2019-11-13 18:04:09 | 人氣(30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幸ABO】萬A之上-3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章三,真田副武將

========================

幸村分化的那天,一早到學校,真田就被重磅消息炸開了鍋。

“幸村他是…Omega…?”

消息很快的就從同班的柳生口中得知,一接到消息,真田整個人都傻愣在原地。

“啊…今天一早全校就傳開了,我也是一來就聽仁王他們說了。”柳生嘆了一口氣。

幸村分化成了Omega……。

幸村他…。

毫無意識到自己逐漸緊皺了眉,手上的拳頭愈握愈緊,真田心中五味雜陳。

真田絕對不會因為幸村分化成了Omega就因此看輕他。

只是……

他知道幸村有多希望分化成一個Alpha,自從自己分化以後,他經常跟自己聊有關Alpha的話題。

而他們也一直以為他一定會分化成一個Alpha。

一種現實與期待的落差感,真田胸口宛如被一顆巨石給壓住,沉悶、還有……

他想不起任何情緒字眼,除了亂還是亂。這時他腦裡忽然只有一個念頭。

幸村他…還好嗎…?

不安感生得不明不白,可真田別無他想,丟下書包就往教室外衝去。

他現在只想見幸村一面。

衝到幸村的教室,馬上就看見一群人圍在教室門外鬧哄哄的,還來不及奇怪,真田迅速察覺到那些圍觀的人幾乎都是A,這些人…莫非都是來找幸村的?

真田捏了捏鼻頭,在這些紛雜的信息素中他分析不出可能是幸村信息素的味道。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他動手稍微推開人群,想進到教室裡找幸村。

“喂,你誰啊,推什麼推。”

擋在前頭的人轉過頭來,一臉不耐,他看見真田,似乎也察覺到他是個A。

“是個A……你也是來找幸村精市的?那就跟別人一樣,乖乖的給我到後面去排隊。”那人哼了一聲,挑釁似的撇撇頭。

“喂,這傢夥不就是…那個跟幸村君同一個網球部的嗎?”那人旁邊的A似乎有認出他來。

“同一個社團又怎樣,想找幸村就乖乖排隊啊。”

這都是什麼輕浮的態度…。

聽著這些話,真田心裡一陣窩火,一想到這一大群人都是帶著這麼些不安好心的態度來找幸村的,他費了好大的勁壓抑當場把拳頭揮出去的衝動。

氣惱之餘,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有學校風紀委員這個身分,倏時底氣大增,他對著擠在走廊上的眾人大喊:

“你們這些人!擠在走廊上做什麼!再不離開我一個個都給記上秩序警告!!”

“糟了…那是風紀委員…!”人群中竄出一個聲音。

拜真田天聲威嚴渾厚的嗓音所賜,這一聲大吼十分管用,霎時間全場怨聲載道,發出不甘心的喟嘆,人群逐漸逐漸的散離出場。

待人群走後,真田向前去拉C組教室的門,但卻拉不動。他敲了敲門。

“誰?”教室裡面傳來詢問聲。

“呃…那個、我是三年A組的真田弦一郎,請問一下幸村…同學在嗎?”

“啊,真田同學嗎,你等等,我幫你開門。”

裡面的人一聽是經常來找幸村的真田,便答應把門打開。

教室的門拉開,站出來的是一個Omega女生。

“抱歉,因為今天一大早就像剛剛那樣……我們班的人就把門給鎖起來了。你要找幸村同學吧,他現在人在保健室。”

“幸村他怎麼了嗎?”聽到消息,真田心裡一驚。

“就...幸村同學一大早好像就沒什麼精神,似乎是身體不太舒服的樣子。可能是剛分化所以對信息素比較敏感吧,然後這一大早又一群人接連不斷的圍著幸村君……要我也不舒服。後來我們班幾個beta護著幸村君到保健室去了。”女同學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照顧幸村。”真田禮貌的向他點了點頭,轉身離開教室。

/

“聽說了嗎,那個幸村精市居然是個O欸……”

“真是超意外的,我還以為他一定是個A啊。”

“不是吧,網球部那裡的人幾乎是A,這麼一來要怎麼統領啊。”

“不過就算是O也是個優質的O,真好,我也好想標記他。”

“你這種貨色就肖想吧。說不定我比你有機會多了,嘻嘻……”

奔向保健室的一路上,傳進耳裡的盡是這類言論,真田低著頭,咬緊牙根,握拳的指節用力到泛白。

幸村不喜歡被別人背地裡議論。

這些輕慢的話,幸村都聽到了多少?

要是我今天…有跟他一起上學就好了。

他現在只想見到幸村沒事。

啪的一聲打開門,坐在裡頭的保健室老師一臉訝異的看著他。

“這位同學…你怎麼沒先敲門?”

“抱歉老師…我找人。”

“現在有人在裡面休息,你不能隨便打擾……”老師皺著眉頭看他。

“是真田嗎?”

布簾後面,傳來熟悉的嗓音。

“幸村…!”連要回老師的話都沒注意,真田急著性子一腳踏入保健室。

“同學你……”

“老師,沒關係的,讓他進來吧。”

那句話制止了老師的阻攔,沒了阻攔的真田兩步並一步的衝到病床旁邊,一把扯開布簾。

從布簾後頭露出的是一個坐在床上的身影及淺淺的微笑,但真田察覺到他的面容果真有些憔悴。

那股焦躁的情緒又升了起來。

“幸村…你還好嗎…?”真田小心翼翼的側坐在床沿,習慣性的想舉起手,突然意識到幸村現在已經分化了,又硬生生把手放下。

“沒事啦,剛分化的第一天,不太習慣而已。”幸村語調輕鬆,撥了撥自己的頭髮。

“你跑到教室找我了對吧,抱歉啊讓你們擔心了。”想想真田能知道要找到這裡,大概是班上同學告訴他的。

“你…不舒服的話你請個假吧,我打電話叫阿姨來接你。”

“真的沒事啦,”幸村呼了一口氣,”跟你剛分化的第一天一樣,對氣味比較敏感而已。還好之前有跟你討論到呢,事先有做心理準備果然比較好。”

聽著幸村輕鬆的語調,真田心裡添的堵卻一點也沒有減輕。

對信息素敏感與否,不分ABO,的確跟個人體質有關,且不論是哪種分化結果,身體素質高的人在分化初期都有比較敏感的症狀,這是大家普遍知道的。可是Omega卻不像Alpha,沒法自己築信息素牆完全阻絕別的Alpha的信息素,自己剛分化的那天氣味受體器官有多刺痛,幸村一定比自己當時的感覺還難受。

“幸村同學,老師要先離開保健室一下,你等等如果要離開,記得袋上這個口罩,應該會比較舒服一點。”

“謝謝老師。”

幸村接過口罩,跟老師道了謝便目送他離開了。

保健室一下子便空了下來,只剩他們兩個。

“這裡沒有別人,你就別再逞強了。我知道那很不舒服,我第一天也被那些氣味整得很慘。”

聞言,幸村肩膀微微垮了下來,他舉手揉了揉頸部後面的腺體,欲止又言:

“也不全是…這個原因…。”

“什麼意思…?”

幸村又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決定不瞞著自己從小到大的好友。

“我知道剛分化都會腺體疼,我又是個Omega。但其實我覺得疼痛什麼的沒關係,主要是……”

幸村嘖了一聲,把今天早上整個問題全盤托出。

“所以…你是覺得…噁心…?”

真田聽完整個遭遇,還是十分不解。

學校有所謂的健康教育課程,每個人對ABO的基本生理狀況都有一定的瞭解。照學校所教授的生理知識來說,剛分化的人多少都會有對信息素過於敏銳而導致在腺體下面的氣味受體器官刺痛的現象,不同的是,A對A信息素有本能性的戒備,而O對A的信息素,再不濟也應有輕微本能性的生理反應,但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像幸村這樣,會對陌生Alpha的信息素感到噁心的症狀。

幸村告訴真田,他的不適並不主要來自受體器官的疼痛,而是因為各方信息素給自己引發的噁心反應,他才到保健室休息。

這滿奇怪的,應該可以說有點反自然生理構造吧。幸村自己也這麼認為,覺得有點反常。

“我問過班上的O,但他們分化時都沒有這種症狀。”

“那…對O的信息素也會有這樣的反應嗎?”

“這倒是不會,單純只有A會這樣。”

“真的滿奇怪的。”真田百思不解。”不如今天陪你去醫院檢查看看?”

“我不要,我討厭醫院。”幸村對他擺了個嫌惡的表情。

“這種時候就不要計較這個了,身體比較重要好嗎!”

“好歹也等個幾天看看症狀有沒有減輕吧。”幸村搖搖頭。

“本來每個人剛分化的狀況都不一樣啊,說不定也只是我個人體質的問題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真田拗不過他,”好吧,幾天後如果還是這樣,我拖也要把你拖去醫院。”

“是是是。”幸村吐了吐舌頭。

“好了,我好像已經沒事了,還是回教室吧。”

幸村收拾收拾,戴上口罩,起身欲離。

“我送你回去吧。”真田想起之前在走廊上聽見的那些話,心裡又添堵起來。

“不用啦,跟你說沒事。”

“我們教室回去的路也一樣啊。”

“…這倒也是。”

兩人起身離開保健室。

/

走廊上他倆的確有些醒目。

真田機警的護在幸村後頭一步之差的距離行走。從分化後第一次建牆出糗後,真田十分勤於信息素的收放練習,如今的他已能很精準的控制自己的氣味。

他悄悄在幸村周圍展開信息素牆,但忌憚著幸村現在對Alpha信息素的不適反應,更加小心所使用的量。真田戒備的盯著四周的人,只要被他看見有人看了幸村久一點,又感應到他是A,真田就彷彿黑面將軍般怒目而視。不管那些人有無冒犯之意,清一色的被真田可怕的表情嚇得躲離他們,能多遠就多遠。

一方面是謹慎,一方面是草木皆兵。真田副部長今天也為他家部長操碎了心。

“真田,”

注意到幸村的叫喚,真田嗯了一聲,注意力回到眼前的人身上。

“你不用這麼緊張沒關係。”

“啊…抱歉,讓你不舒服了嗎。”真田立刻往後退了一點距離跟隨,並再壓低信息素的量。

幸村見到他的反應,本想跟他說自己不是這個意思,最後欲言又止。

其實,從剛才幸村心裡就有些許的納悶。

今天早上在進校門前遇到仁王及柳時他就察覺到了,雖然四周Alpha信息素的味道讓他噁心暈眩,可只有他們兩個的信息素不同,雖然也並沒有任何被吸引的跡象,但幸村至少不會覺得厭惡或噁心。他想過,或許是長期相處的關係,自己似乎唯獨對Alpha熟人的信息素不會反感。也因此,當真田在保健室說要陪他回去時並沒有非拒絕不可的理由。

但當真田弦一郎在他身後默默展開信息素時,他就發現到,跟早上遇到仁王他們時又不一樣了。

他並不噁心厭惡,也不是像一般的Omega會心跳加速。

而是一種,心情鎮定下來的感覺。

是因為複雜的信息素都被隔開來了嗎。幸村如是想。

這股味道,讓他突然想起以前去真田本邸玩時,真田房間裡,那些剛曬過陽光的榻榻米的味道,很類似。

還有,像是混合了茶葉、木頭地板、還是雪松香之類的味道,總之都是一些很有日本傳統感的淡雅香味。

原來真田的信息素是這樣的味道啊。

分化以前聞不到,現在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是說這種味道,讓人想起昭和時期的日本呢,有點成熟的感覺啊。

幸村想著想著竟開始覺得好笑起來。

真田這樣真的能吸引到年輕的Omega嗎?

不過也有呢,那種喜歡成熟穩定感覺的人,我想真田就會是很好的對象吧。記得好像真田從以前就比較容易跟高雅文靜的人相處…大概就像那種大和撫子型的Omega吧,感覺他會喜歡這種的。

幸村突然開始想像起身穿傳統式袴褲的真田弦一郎紅著臉,面對另一個身穿白無垢的人溫和微笑的模樣。

奇怪我幹嘛在那邊想這些有的沒的…。

“幸村,你教室到了。”

幸村回過神來一抬頭,就看到自己教室的班牌。

“呃、啊…謝謝。”

“下午我再過來吧,陪你到網球場。還是你今天下午的團練要不要請個假?”

“不用了,我沒問題的。現在腺體也好多了,不那麼疼了。”

“那就好。啊,還有,如果還有一些無聊份子想騷擾你,你發個訊息跟我說吧,我立刻過去記他們幹擾秩序。”

“這也太麻煩你了吧。”幸村苦笑。

“好歹我也是個風紀委員,找亂教室走廊秩序者不可原諒。”

“也是呢,要是單單因為一個Omega的關係讓真田你被怪罪管理不周,那也真是太對不起你了。”幸村點點頭。

真田心想我不是那個意思,但又解釋不出其他意思。

“總之,”真田拉拉帽子前端。

”我只是做好我份內的事。”

“你這樣,我還真想給你取個新綽號呢。”

“什麼?”

“真田副武將。”

TBC

=================

關於真田的信息素味,簡單來說就是雪松。

雪松又名維吉利亞雪松,是屬於柏科植物。而名字中的Cedar是閃族語,意指精神的力量,它還是閃族恒久信仰的象征。氣味初聞起來是厚重的木質香味,後勁又略帶陽剛氣質,讓人有寧靜致遠的感受。(從別的科普文扒的)

而幸村的簡單來說就是洋菊類的香氣,感覺花香類的還是比較適合喜歡植物的幸村,本想用波麗菊但似乎這種花本身並沒有什麼味道,乾脆索性就給他安個洋菊類香氣的統稱,這種味道也比較中性。

台長: 桔子
人氣(30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萬A之上 |
此分類下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4
此分類上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