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17:59:12 | 人氣(26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幸ABO】萬A之上-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ABO設定,真幸,全員幸廚向。

Y以外全員A。但即使是O也是萬A之上!

腦洞到哪寫到哪,OOC自由心證不喜自X。

如果有人喜歡,我就有動力繼續寫。

前期清水後期有肉。

更文速度不定,用愛發電的寫。

====================

章一,O身A心神之子。

/

“這週第四個!”

丸井很狠一踹倒在地上的人,力氣之大讓他翻滾了整整一圈滾出網球部部室。

“聞太,可以了,太過頭的話會又會給真田他們添麻煩的。”

胡狼拍拍他的肩,但毫不憐憫地上疼得哀嚎的人,推推丸井走進部室。

 

 

 

剛開完學生會會議,真田一腳踏入部室,就看到丸井雙手插在胸前,一臉氣憤的坐在鐵腳椅上,空氣中瀰漫一股淡而甜的信息素味,是丸井的。

 

“喂!真田,不是叫你跟學生會申請電子鎖嗎,怎麼到現在都還沒來?”

“已經申請過了,但學校那邊回覆大概要下個月才會撥下來。怎麼了?”

“還能怎麼了,” 丸井氣得牙癢癢,“又有人偷溜進更衣室惡意對幸村釋放信息素,被我跟胡狼發現後打了一頓丟出去了。這週都第四次了!”

真田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幸村呢?他沒事吧?”

“他沒事,在裡面換衣服。”丸井往更衣室底部的方向撇撇頭。

“這種弱到不行的A才不可能傷到幸村,但我就是不爽這種人渣!反正你快點讓學生會把東西發下來啦!” 

 

“好了丸井,你這樣跟真田生氣也沒用啊,東西是學校需要統一流程給的。”

幸村從更衣間裡走出,微笑看著丸井。

“沒事了,你跟胡狼先去練習吧。”

丸井氣鼓鼓的小小哼了一聲,舉起球拍拉著胡狼往外走去。

 

 

自從兩週前幸村分化以來,這樣的事情就開始層出不窮。一開始只是柳生跟仁王發現有人會在更衣室外面偷窺幸村,後來逐漸變本加厲,甚至開始有人使用違規的手段想趁機標記幸村。

 

立海大附中網球部向來是A遠遠大於O的比例,A素質極佳不用說,甚至連BO都有十分出色的身體素質,因此全校學生背地裡偷偷給了個A級寶庫的稱號。無論是ABO,經常吸引了不少人想在這裡面尋找自己的另一半,人嘛,管是A挑O、O挑A都想找個好貨色也是理所當然的。這屆的正選們,全部都是A,簡直是理想情人群。早在眾正選們分化之前,就有不少人趨之若鶩,像是被花蜜吸引的蜂蝶般,個個都想近水樓台先得月,每次團訓時都圍觀一大群人,後來真田再也受不了而訂下一條規則:凡練習時閒雜人等不得接近練習場三十公尺的範圍內。

 

尤其幸村,身為率領眾A正選的隊長,在還沒分化以前就被眾人流傳神化,什麼一定是絕世極品A啊得幸村者即得天下啊A爆全場的幸村一旦分化信息素一定能讓全校跪下之類的,怎麼造神怎麼來。甚至有些A也不顧身分,肖想與幸村來個雙A戀什麼的,OB更不用說,從立海王者傳說開始後時不時都有人頻頻示好,想搶在分化前就跟他鎖死。但沒什麼用,不管是幸村還是其他正選們,除了跟網球啥都鎖不死。

 

幸村是他們裡面分化最晚的,當其他人都確定分化成A了,就幸村還沒有動靜,但沒什麼關係,即便在一堆眾A之中,幸村仍是率領他們的部長,眾人也對幸村的領導不疑有它。況且在網球功夫上本來就沒人比得過他。因此,幸村在分化之前就被很多人冠了個霸氣的稱號:萬A之A。

 

結果萬萬沒想到,兩周前幸村分化了,並且竟然分化成O。這下全校又炸開鍋了,許多O們扼腕不已,痛心失去了和極品A結合的機會;許多A們沸騰不已,前仆後繼的想搶先與幸村示好。前幾個禮拜搞得幸村都有點頭痛了,他現在目標是稱霸全國,對戀愛這種事情一點心思都沒有,更何況身處在極品Alpha集中營的他,那些前來獻殷勤的A們是看不上的。

 

部長頭痛的事情眾正選們當然是看在眼裡,大家心照不宣的當起”護神使者”來,對於有事沒事就想趁機在幸村身邊散發信息素的閒雜人等,能趕的就趕能踢的就踢,有時乾脆在部室附近建起自己信息素的屏障將幸村屏蔽起來。一開始眾人還有點擔心,即使他們是幸村熟悉的人,但A的信息素會對O產生影響是天經地義的,擔心對幸村有不好的影響,剛開始時大家都只敢隔著相當的距離建,並且很小心釋放自己信息素的量。但不久後發現,幸村似乎對信息素不大敏感,即便能清楚感受到,也似乎沒有任何負面影響。大家心想著大概是經常出沒在網球部這樣高度Alpha密集度空間的緣故,便放心的運用自己的信息素趕走那些閒雜人等。

 

 

 

 幸村倒是一臉不在意,開著置物櫃的門,隨手整理東西。

 

真田默默走到幸村身邊。

“你沒事吧?”

“沒事啊,丸井剛才不是都說了。”

幸村漫不在乎的拿毛巾擦拭頸部。

“學生會那邊,我會想辦法再催,實在不行我直接去買個電子鎖回來裝吧。”

“沒關係啦,真田,跟著學校那邊的流程就好了,我也不想太麻煩你。”

真田看著從剛才就不斷用毛巾擦拭後頸的幸村。

“…腺體會痛吧?”

幸村愣了一下,放下手上的毛巾,一手按著後頸。

“只是被討厭的氣味刺激到了而已。”

 

所以剛才丸井才……是為了驅趕陌生的信息素吧。

 

真田臉沉了些,他知道幸村雖然不像一般的O,被強烈的信息素攻擊後就會引發令人難以啟齒的生理反應什麼的,但畢竟還是多少會不舒服,尤其幾次觀察下來,幸村似乎是會出現後頸處的腺體疼痛的狀況。

他從書包裡摸索了一會,掏出一塊貼布。

“這個給你。”

“這什麼?”

“我大嫂給我的,說是對緩和腺體疼痛有幫助。”

真田的大嫂也是個O,他曾經提起幸村的狀況,從大嫂那邊得知,O或多或少會出現腺體疼的狀況,但疼痛的情境就是個體差別了。大嫂還好心的給他幾塊貼布,說是能短暫緩解腺體不適的狀況。

“謝謝。”幸村接過貼布,順手撕開貼到後頸,冰冰涼涼的讓原先熱脹的腺體舒適不少。

“啊,還挺有用的,謝啦!”

“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去幫你問一下牌子吧。”

“那就麻煩你囉。”

幸村終於恢復了心情,他拿起靠在鐵櫃旁的球拍,拍了真田一下。

“陪我打一場吧。”

“當然。”

 

 

 

 

球場四周鐵網外聚集的不少圍觀群眾,當然都是衝著立海校隊們來的。自從幸村精市是O的事情傳開以後,本以為原先圍觀的幸村O粉們會減少,但沒想到還沒少幾個,A反而變多了。

 

正選們每一個輪流暴衝信息素對抗那些不知好歹的A,在幸村二十公尺的範圍外建起一座信息牆。愚蠢的傢伙,我們家部長豈是你們這些升斗小A可以覬覦的?

 

但還是有人不識相。

 

真田臉黑得那叫一個深沉,他走到球場邊的坐椅,抽起他橫置在那的木刀,自從這些麻煩事發生後,他開始在沒有去劍道社練習的日子裡也隨身攜帶木刀。舉著木刀,他來到場邊,很快找到不斷明裡暗裡散發擾人信息素的混帳,一刀劈在他面前,刀尖直指他的鼻端。

 

“你…你幹什麼……。”

看著真田身邊不斷發出攻擊性的氣息,那人吞了口口水,原本圍觀的人很識相的閃出一個圓圈,沒人敢靠近。

“你不要太過分。”真田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幾乎接近低吼。

 

“真田,等等。”

本來不理會圍觀群眾的幸村突然出聲,包括真田在內,全場目光焦點轉移到他身上。

只見幸村還是那個從容不迫的笑容,外套披在肩上,舉著球拍直指那人,散發出凜然的氣息。

“這位同學,不如我們來打一場吧。你只要能讓我外套掉下來,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如何?”

 

全場除了正選以外的人全抽了一口氣。只要掉外套而已?這不是太便宜他了嗎?!

 

好嘞,你已經死了。

正選們集體冷漠臉。

 

“呵…呵呵…你說道做到啊,到時候可別後悔。”

那人眼裡閃著自信的光芒,真幸運,這麼便宜的事情居然被他撿到了,即使他不是網球部的又如何,他們可不知道自己有網球學齡三年的經驗,論實力他當然知道比不過幸村,但也太看輕他了,三年的學齡只是掉個外套而已能有多困難?

 

幸村使了個眼色,真田從球袋裡拿出另一把備用球拍借給那人,那人信心滿滿的走到場上,嘴角滿溢著笑容。

 

 

 

不到二分鐘,那人跪倒在球場上,汗流浹背,全身顫抖不已,眼神空洞無比,球拍早不知道掉哪去。圍觀群眾屏息,有些人甚至知道那人好歹也是其他運動社團的,體格上不可能差到哪去,但別說讓幸村掉外套了,連在場上只撐不到兩分鐘就跪了,還這麼狼狽。

只有在場的正選們看在眼裡,哪只是狼狽,怕是連五感都沒了。

 

幸村跨越球場走到那人身旁,肩上的外套隨風飄動,睥睨他一眼,不再搭理,轉過頭面向球場外的所有人:

“學校是公共場所,我沒權力禁止他人在場外圍觀,但從今天開始,我不要看到有任何人打擾到球場內的訓練,否則我會用網球部的規範來解決。”

 

這氣場簡直一米八,神之子果然不是叫假的。所有人幾乎都忘記幸村精市是個O這件事,被這殺雞儆猴的一幕嚇得顫慄。

 

人潮逐漸散去,即使留下來的人也是安安份份的在場外看著,跟以前沒什麼不同,也沒人再來攪局了。

 

 

今日訓練還算平安的渡過。

 

 

 

/

 

 

回家一路,真田依照慣例的跟幸村一同走。從小認識的兩人即使在路上不發一語也不會尷尬,幸村舒了一口氣,至少,不變的事情還是有的。

 

分化後,他曾一度擔心自己是否該跟真田保持距離,自己雖然不受他影響,畢竟以後真田還得找O,要是氣味沾染上他還怎麼找到好的O。他找真田談過,是否放學就不用再一起回去了,可真田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才沒有那些念頭,一心一意都在網球上,而且打擾幸村的人變多了,還是一起走比較安全。

幸村拗不過他的脾氣,只能接受他的好意了。

 

幸村看了一眼天邊的晚霞,心裡難免有些感嘆。

生活在這幾周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還好,網球,真田,大家,都還在。

他並沒有失去什麼。

 

幸村自顧自的恢復心情,沒注意身旁的真田停下了腳步。

 

“真田…?”

“等我一下。”

他看見真田快步走到道路旁邊,幸村目光跟過去,一眼就看到開在路旁泥土地上的雛菊。幸村跟了過去。

“這種地方居然有雛菊呢……大概是哪裡來的種子不小心落下的吧。”

幸村隨意的說著,看見真田蹲下身摘了幾朵,然後站起來舉到自己面前。

“哪。”

“欸?”

“我記得你滿喜歡這種花的,雛菊對吧。”真田拉拉黑色的帽沿。

“你身上的信息素好像也是類似這種味道。”

 

看著幸村木然的杵在那裡,真田想著怎麼了嗎,但下一秒又立刻意識過來自己剛剛說的話。

 

我去剛剛那句話聽起來是不是特別像性騷擾?!

 

“欸…啊、不,不是的幸村,那個、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說你的味道很好聞…啊不是!我是說、”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越說越奇怪了!!

真田在心中吶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以為會被投注嫌棄的目光,結果得來的卻是幸村的一陣爆笑。

“我、我知道啦,你不用解釋。”幸村邊抹去眼角笑到飆出的淚水,好久沒看到真田這麼慌慌張張的模樣了,可讓他笑得夠嗆。

“你是,怕我心情不好對吧。”

幸村忍著尚未完全消除的笑意,他知道,真田從小就是這樣,每次只要察覺到他可能在生悶氣了,就會找一些東西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也不是每一次都有用,可是他總會嘗試一下。

 

幸村看見藏在黑帽後邊的耳朵無法掩飾的紅了起來。

“真田,謝謝你。”他伸手接過對方的花。

真田只是嗯了一聲,沒有再多說什麼,也沒有看他,帽子很適時的遮蓋住他所有表情。

 

 

幸村手握花朵,眼神溫和起來。

他神清氣爽的抬頭,只覺得今天的夕陽特別好看。

 

 

TBC。。

台長: 桔子
人氣(26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萬A之上 |
此分類下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