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21:01:14| 人氣1,24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網王 真幸]PY交易(慎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滅五感的錯誤打開方式

毫無邏輯死不正經向

繼續歐歐西

 

如果能接受就往下吧→

 

幸村主動挑撥想做,反攻失敗的杯桑故事

 

==========================

今天U17的訓練已經結束,大家都各自收拾離開,球場上只剩幸村和真田兩人還在對打。

 

那兩個人,還真是精力充沛啊。丸井吹了一口泡泡糖。

應該說在幸村那種滅五感的威壓下還有體力與他對幹的人也只有真田了。

真田那深不見底的體力大概就是被幸村從小這樣磨出來的吧,puri

不過話說回來,赤也走過來參與學長們閒來無事的話題。

也只有副部長面對部長滅五感的要求,還能正面接受了。

 

大家目光繼續回到場上對打的兩人上。

 

到底是為什麼呢……”

 

 

 

/

 

 

等到回過神來,場上只剩自己和幸村兩人了。

明明剛才失去意識前,還看見其他正選們在一旁觀戰。

果然還是太鬆懈了。真田默默鞭斥自己。

 

真田,醒了嗎?幸村走過去,笑得一臉人畜無害。

抱歉,今天打得太開心了,一不小心就下手過重了。見他把手伸向還坐在地上的自己。

 

沒事。我習慣了四個字真田決定還是吞回肚裡,他沒有握住那隻手,靠自己的力量就能爬起來。

 

那我們回去換衣服吧,其他人好像都走光了。幸村很自然的收回手。

 

 

回到部室裡更衣,真田一邊脫下被汗水浸濕的上衣,邊從櫃子拿出更換衣物。

 

吶,真田,要沖澡嗎?耳邊響起幸村的聲音。

啊,我不用了,等等就直接回去了,回家再洗。鋼鐵直男毫不多想的就這麼回答了自家戀人。

是嗎。

 

換回制服,真田面向開著的鐵櫃,正打算拿出自己的書包準備回去,沒有留意不知何時逐漸靠近自己的幸村。

 

磅啷!

 

幸、幸村

 

鐵櫃被一掌拍上,幸村的手臂就這麼堵在自己肩膀高度的位置上,明明比自己還矮了一截,卻絲毫不減氣場。

 

墨藍色的雙瞳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做吧。

 

欸?

 

等等、這是什麼狀況?剛才被滅的五感還沒完全恢復嗎?還是殘存聽力的後遺症嗎?

 

我說,做吧。

呃,等、等等,幸村、那個...…”

你不願意嗎?幸村一臉認真的看著他,如果不聽對話的內容和現在的姿勢,還以為是在討論什麼重要的正事。

不、不是這個問題……”

那就跟我做。

不、那個、等等、你別衝動啊

看著不斷逼近自己的幸村,真田羞得臉都快紅了,一隻手舉著但也不敢真的推拒他,這個正直純情的青少年還沒搞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而且這是我答應過你的事。

哈?

幸村皺起眉,似乎在埋怨自己忘了什麼的樣子。

 

我不是答應過你嗎?滅你一次五感就陪你做一次,不然太對不起你了。

 

真田似乎想起來了,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不過,那天幸村捧著酒杯醉得一臉神智不清的樣子,他以為那是他喝醉了說的胡話。

該死的早在那天去接被仁王跟丸井等人偷偷慫恿去喝酒還縱容幸村喝醉時就該削在場所有人一頓。

 

想也知道這種亂七八糟的話一定是仁王或丸井教他的。

 

真田打從心底不相信他的幸村會說出這種無節操的話。(真爹你濾鏡太重了)

 

 

幸、幸村你冷靜一點,那、那是、

你覺得我是那種會反悔承諾的人嗎?幸村繼續目光認真的看著他。

不是這個問題吧、真田眼神游離他的視線,不敢對上他的目光。

 

算了。幸村突然嘆了口氣,鬆開堵著真田的姿勢,垂下目光,一臉漠然。

你既然這麼不願意的話就算了。果然,交往這件事情是我單方勉強你了,當初是我太一廂情願,抱歉。

 

演,接著演,騙不到真田算我輸。

要是其他正選們在場的話一定會這麼想。

 

 

不,不是的!幸村!我不是這個意思!真田急了,抓住幸村肩膀的雙手力度都有點大。

 

我本來是想,不能老是委屈你是因為戀人這個身份,無法拒絕陪我練滅五感這招。所以才想說至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補償你。幸村露出感傷的表情。

 

幸村!......別這麼說,就算你不這麼做,不管幾次我都願意當你的對手啊!

裝成一副四十五度仰角的憂傷狀還說出這麼令人感動的話,真田大直男()毫無知覺的踏入心疼對方的陷阱。

 

……”幸村微微低下頭,舉起右手輕輕貼靠在真田的胸前,"答應我好嗎?不然我總是會覺得過意不去的……

 

好、好吧。真田的臉直紅起來。

 

 

在真田看不到的角度下,幸村偷偷勾起了嘴角。

計畫通

 

 

 

身為一個正常的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幸村也是會有那方面的需求的。

而且他並不像真田那樣熱衷於禁欲自斂的修行,說起來,在那方面的需求可比真田積極得多。

好不容易坑蒙拐騙又剛柔並濟的把自家竹馬搞到手了,沒想到這個大木頭也沒有比沒成為戀人時開竅多少。

 

接吻有過,但少得可憐;牽手還行,但大多幸村主動;做嗎……有,但屈指可數,當然也都是幸村主動。

要不是真有受過真田在床上的硬度跟持久度,幸村簡直想吐槽真田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他曾經有意無意的暗示過真田主動,但總被自家情人一臉認真又正直的勸戒:

幸村,太過勞累的話你的身體會不堪負荷的,我會為了幸村忍耐。真田體貼著自家部長剛大病初癒的身體。

 

誰要你忍耐了!!你這個修行過度的禁慾狂魔!!

他真的很想一把揪起自家副部長的領子怒吼,也不看看自己每次對打都被我幹翻甚至還昏過去的死樣子,柔弱這兩字跟我一點也沾不上邊!

 

當然了,真田副部長從沒認為幸村柔弱,只不過是一向過剩的保護欲。

 

於是,幸村決定在自家戀人跟著室友一百零八式出家以前,主動一點把人調教到開竅。

 

 

 

沒讓抱著自己的純良戀人知道內心黑不見底的想法,在懷裡的幸村突然抬起頭,那一抹笑容燦爛得讓真田一下恍惚,不由自主的主動低下頭,靠近那雙紅潤的雙唇,被誘惑得順理成章又甘之如飴。

 

幸村卻推開了他。

 

準確來說,是將真田壓倒在地。

 

幸、幸村真田懵看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剛剛才被我滅完五感,真田應該很累了吧。

幸村深邃的眼裡透著餘裕的笑意,不如今天就讓我來吧,真田只要乖乖享受就好。

 

那像是在背景中盛開紫羅蘭花般的笑容,映在真田眼裡,本能的讓他背脊一陣發涼。

 

 

從小相處到大的豐富經驗告訴他,這笑容,絕對有詐。

 

 

/

 

哈啊幸、幸村、…”

放學的部室裡充滿令人羞恥的水聲以及隱忍的喘息聲。

而那位立海大附中令人聞風喪膽的黑面武將,真田副部長,正被自家部長壓在身下為所欲為。

 

身下人的碩大被自己幾乎完全含入,柔軟的舌頭由下而上滑過,在頂端的敏感觸來回鑽弄,深知哪些地方會讓對方更加瘋狂。幸村勾起餘裕的微笑,用力吸了一下。

 

幸村別這樣

被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弄得全身一個激靈,真田花了好大的力氣強忍住才沒有繳械投降。

 

這樣還能忍住啊,算你厲害。

也不是沒別的辦法可以治你,幸村在心底哼哼一聲,低下頭,將漲得發紅的分身一口氣吞到喉部,生理反射性的收縮擠壓著分身敏感的頭部。

是有點難受,可是要讓真田鬆懈下來,是必要手段。

 

幸村!!……”

緊緻的窒息感帶走最後一份理智,真田再也忍耐不住,大喊了一聲幸村的名字就射了出來。

 

從高潮中回過神來,才想起自己剛才幹了什麼,真田慌慌張張的挺起身,看見跪坐在自己面前的人。

幸、幸村抱歉,有沒有怎樣?

 

只見幸村臉上還殘留一些自己的液體,真田聽見一聲吞嚥聲,臉又忍不住紅了起來。

你幹嘛吞下去。

 

幸村挑眼看了看他,露出一抹勝利的微笑,舉起手指輕抹過臉上殘留的液體,伸出艷紅的舌頭舔舐。

 

 

這個人本身就是誘惑的化身。真田下意識的咽了咽,感覺身體裡所有血液都因這人而沸騰。

 

他看見幸村注視著自己的眼裡又帶了更多笑意。

 

又勃起了呢,弦一郎……”

 

被一把扯住自己鬆開半掛的制服領帶,真田覺得那雙墨藍色的雙瞳一定具有某種魔力,否則自己怎麼會動彈不得。

 

太鬆懈了,哪。

 

 

 

 

身體比大腦更快做出反應。

等到回過神來,真田發現自己已經把幸村反過來壓倒在地。

他聽見幸村驚呼一聲,但不想再管其他,現在只想要狠狠進入這個誘惑他的罪魁禍首。

 

真田發瘋似的不斷深吻著他,強烈的侵略氣息彷彿要把人拆吃入腹,幸村想抵抗,但推拒對方胸口的雙手被馬上抓住,束縛到頭頂。

 

為、為什麼這傢伙的力氣還可以這麼大?

 

幸村完全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原本他打算好的,想趁真田被自己滅過五感,又被自己弄得繳械一次,體力虛弱時趁機上了他。

 

沒想到這傢伙體力也太不尋常了吧???是吃什麼長大的為什麼體力可以這麼深不見底???

 

 

 

 

空氣中不斷瀰漫著令人羞恥的水漬聲,幸村的意識隨著被吻到逐漸缺氧腦部開始渙散。發現身下人不再用力抵抗,放開束縛住他的手,真田的吻循序漸進的往下侵略。

 

 

真田你幹嘛……啊!!!

下身突然被含住,幸村狠狠的抖了一下,手顫抖著推拒埋伏在自己腿間的黑色腦袋,但對方仍舊文風不動。

 

還給你的。老實點。真田警告似的輕按了按幸村大腿根部的肌肉,又惹來一陣痙攣與呻吟。

 

尖端開始分泌黏稠透明的液體,真田知道這是戀人開始進入狀況的徵兆,用手指沾抹過那些液體,往後方的秘部探去。

 

 

!啊啊!…..”

 

不甘心又這麼被上,幸村咬牙憋過那一絲疼痛與快感,被情動染紅的眼眶泛著氲氣,惡狠狠的對身上人警告:

你敢進來我就滅你五感……

 

真田沒有回話,只是又將兩根手指挺進的一截。

嗚啊!……嗯!

找到對的地方了,真田繼續抽插手指直到緊緻的甬道濕熱軟化,便抽出手指,替換自己的熾熱一鼓作氣進入。

 

 

啊啊!!

 

 

太緊了、

真田悶哼一聲,他知道自己不該這麼衝動,但今天意志力不斷被那人挑撥,又忍不住動了動下身,果不其然又聽見誘人的呻吟。

 

"幸村...放鬆..."

"你、你說得容易……啊!....."

 

還剩下一點沒能完全進去,這半調子兩人都難受,真田往後坐起身,將躺在地上的幸村連著抱起,就著面對自己的姿勢一口氣將人按下。

 

"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頂入讓幸村紅了眼睛,缺氧般的張著嘴喘氣,他摟著真田的脖子,全身肌肉不斷顫抖。

"yukimura……"

真田含住他的耳瓣廝磨,兩手抓住白皙的大腿打得更開,挺起下身徐動。

 

"哈啊.........你給我......差不多...一點......我要.......嗯、滅...滅你五感..."

真田當作沒聽到,動得更快了。

"啊!......啊啊......"

 

下一秒,真田突然動作一僵,他睜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幸村。

"幸村、你......"

他看見幸村緩了一口氣,帶著挑釁的眼神看著自己。

 

"......"幸村哼笑,"你的觸覺,被我剝奪了吧。"

 

"、解開我……"

"不要..."

"…...不要耍賴。"

"哼,我才沒有。"

 

哪有這樣耍賴的,這種時後剝奪五感什麼的根本就是犯規啊!

 

真田深吸一口氣,不管觸覺有沒有,今天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於是更用力的動起下身來。

 

"啊!...你!唔啊!...……"

幸村沒料到明明觸感都被剝奪了竟然還不停手,而且對方像是報復似的用前所未有的力氣進出,好不容易壓下的快感又被層層挑高。

 

"快點...解開......"

真田皺著眉,雖然現在感受不到情事的快感,但看著幸村被自己每一次的進出惹得呼吸紊亂,不斷顫抖的身子,還有那努力隱忍卻又逐漸臣服於快感的表情......

 

真是,欲罷不能。

 

不知不覺將手伸到幸村下身,握住不斷分泌濕潤的分身開始擼動。

他看見幸村被自己抱著的身體抽搐了幾下,半聲呻吟才剛出口,幸村就將臉埋在自己肩膀上,雖然感覺不到,但據他對幸村的了解,肯定是狠狠得咬下去了。

 

觸感被剝奪,自然感受不到咬勁,真田竟覺得有些可惜。

 

 

 

 

忽然在懷裡的幸村開始不安分起來,不斷的往前磨蹭貼到自己身上,知道這是戀人快要高潮的預兆,真田加快手速,在聽見他尖細的哼呢時又及時堵住頂端不讓釋放。

 

啊!真、真田你給我放開……”被堵住宣洩口的感覺很不好受,更別提身下還被毫不留情的用力進出。

 

不要,你先解開我。真田使勁力的往裡頭挺進,沒了觸覺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是用了多少力,但看見幸村逐漸失去理智的表情,決定不停止身下的動作。

 

竟敢威脅我……嗯啊!哈啊!啊!嗯!

體內的敏感點被不知力道的狠撞,該死的這傢伙就算被剝奪了觸覺還是可以盲狙到自己的敏感點!幸村憤憤的咬住的下唇不想出聲,不然就承認是我輸了。

 

別咬了,會痛的。真田手指輕輕撥開他的唇瓣,換做自己的唇貼了上去,討好似的溫柔舔吻。

 

不要以為你在那邊裝溫柔就可以讓我心軟!你現在下面動得多狠以為我不知道嗎

幸村報復似的咬回去,但真田毫不在意的全盤接受,繼續深吻他。

 

 

不行真的、

太舒服了可惡……

幸村想壓抑瀕臨高潮的快感,但徒勞無功,分身被堵著無法釋放,身體不斷在高潮與壓抑下來回折磨得意識渙散,即使是神之子也無法招架。

 

 

啊、嗯啊………”

弦、弦一郎哈啊不要了……真的不要了……”顫抖的手往下探去,毫無力氣的抓住真田禁錮自己的手腕,他才不會哭出聲,但此時聲音已有些哽咽。

 

幸、幸村……抱歉、是我錯了,你解開我好嗎?

真田怎麼忍心讓他難堪,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先。一邊道歉哄他一邊親吻他,幸村終於答應解開被奪走的觸感。

 

哈啊!……”

被奪走的觸覺一回來,仿佛被堵住的堰塞口潰堤,一瞬間所有累積的快感一口氣湧上,真田被這突然襲來的極樂衝得既痛苦又舒爽。

 

一向自以為傲的自制力早不見蹤影,向前一個傾身將抽搐不已的幸村壓倒在地,下身動得比剛才更狠更快速,只想讓這至高無上的快樂到達頂峰。

 

手掌高高托起白皙的大腿,每一下挺進都聽見身下人拔高的呻吟和強烈的顫動,此時自己腦海裡只剩一個念頭。

 

想看到你失去理智的樣子。

想讓你除了我以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的。

想讓你除了我以外,再也思考不了任何事。

 

 

要你只當我一個人的神之子──不,是神。

 

 

 

“幸村…”真田啃吻著那張不斷洩出呻吟的嘴,“可以射在裡面嗎?”

“嗚…啊啊…快…我要…”被快感逼得幾乎失去回答能力,即便還是有聽見真田說的話,這時的他只想趕快得到高潮。

 

 

太狡猾了…真田…

可不得不承認真的很喜歡他。

 

 

“我愛你,精市…”像是被真田猜中了自己的心意,聽見真田說的話,自己被用力頂了幾下,隨著真田一聲低沉的悶哼,一股熱流貫注進來,打在深處的要害上。

 

幸村被刺激得發出無法忍受的呻吟,全身肌肉一陣緊繃,跟著射了出來。

 

 

 

等到幸村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剛才竟然斷片了,現在正全身癱軟的趴在真田身上,那人健壯的手臂還環著自己的腰支撐自己。

 

“被滅五感了嗎…?”

他聽見真田在耳邊的聲音,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抬起還泛紅濕潤的眼神惡狠狠的給上一刀殺,無奈此時的殺傷力可比平時銳減太多。

 

“真田…你給我…記著…明天、你就…死定了…”

 

真田沒有說話,輕輕吻了幸村的額頭。

我是不會從你手中逃走的,他心想。

 

 

/

 

你們說今天的幸村是不是太火力全開了?

 

立海正選眾人看著場上被滅五感滅到搖搖欲墜的真田副部長。

 

隔著球場我都可以感受到部長豪不收斂的殺氣……胡狼吞了吞口水。

真田的求生欲我已經看不到了。丸井為真田默哀一秒鐘,他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讓幸村生氣的事?

雖然說經常看到真田被滅五感……但今天強度好像比平時大多了,果然是做了什麼吧。柳生推推眼鏡。

“吶,我說啊,”赤也有些不忍直視這慘不忍睹的畫面。

“為什麼真田副部長願意接受部長的滅五感魔鬼訓練呢,明明知道一定會被滅……還答應跟部長比賽。”

 

換做正選的其他人是跑得比飛的還快,雖然不見得逃得了,但至少會做出無謂的抵抗。

 

“或許弦一郎就是這樣正面對決的人吧,不過今天被滅五感的時間比昨天晚了半分鐘,值得稱讚。”蓮二記著手裡的數據。

 

“真不愧是真田副部長!”赤也發出崇拜的稱讚。

 

“不,或許是這其中可能有什麼py交易,puri。”

“仁王!少對赤也亂說話!”柳生捂住那張無法控制的嘴。

“欸?py交易?那是什麼啊仁王學長?”

 

仁王掙脫柳生的束縛,一臉壞笑。

 

“就是play yukimura的交易。”

“仁王!!!!!”

 

 

 

立海的正副部長家暴日常,今天依然絕讚進行中。

 

 

 

 

 END

=============================

幸村:我感覺他(真田)的體力深不見底呢。

 

原話是rb裡的,不知怎麼看幸村突然用認真的表情說這句話就覺得很有故事(深沉臉)

台長: 桔子
人氣(1,24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網王真幸 |
此分類下一篇:【真幸】制式引力(微慎)
此分類上一篇:(網王 真幸 SY)真夏的美乃滋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