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4 15:10:58 | 人氣(9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網王 真幸 SY)真夏的美乃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真夏的訓練,不僅天氣炎熱,球員們也各個血氣方剛,幹勁滿滿,教練們為了國高中生彼此的身心實力成長,特地舉辦了導生式訓練小隊,讓三名高中生搭配同一個國中群的選手們進行為期五天的小隊式訓練。

 

而立海被分配到的,正是入江、鬼、德川三人。能與三大高中生巨頭一同切磋實力,王者立海當然是興致勃勃,五天的魔鬼訓練下來,大家都是既疲憊又暢快的。

 

訓練營隊的最後一天,入江提議為了慰勞大家的辛苦,乾脆一起偷溜出去喝酒。

 

欸?!!!偷、偷溜出去?!!!不會被教練們罵的嗎???赤也一臉震驚,可是躍躍欲試的表情出賣了他。

 

其實呢,這個也是訓練營的傳統啦,教練們辦這種訓練方式也是讓各級學生之間彼此有機會可以熟悉,所以,不只我們,其他小隊大概也會藉機會溜出去一起慶祝。所以這個時候教練們是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入江對他們眨眨眼。

不過、的確之前一起的都是高中生,喝酒什麼的勉強是可以啦,哈哈……但這次是你們國中生的話嘿嘿,看你們的意願囉~

 

嘿欸……當然是想試一下囉,感覺很有趣不是嗎,pio仁王第一個贊成,當然,挑戰常規這種事他可是很樂意做的。

 

我也要我也要!!感覺超好玩的!赤也舉雙手贊成。

 

嗯,有甜酒的話我很樂意,其實過年時在家裡也有跟大人們偷偷喝過呢~聞太也贊成。

我也可以。胡狼附議。

 

喂!你們幾個!當然不行!規定就是規定,我們是國中生,怎麼能喝酒呢!首先反對的是真田,不打破規定是他的原則,即使高中生們說可以他也絕對不幹。

 

欸~~副部長你別這麼不知變通嘛!

閉嘴赤也!!

……其實我也覺得滿好玩的,我投贊成一票!幸村興致勃勃的舉了贊成一票。

幸、幸村?!果然,真田被動搖了。

耶~~~部長是站在我們這裡的~~~丸切二人組來個擊掌。

就當做去放鬆吧,吶,真田?幸村挑眉看他。

可,可是……”

反正我們都三年級了,差不多也是半個高中生了,你說是吧?

……連幸村都這麼說的話好,好吧。真田敗下陣來,一貫的,遇到幸村原則什麼的說破就破。

弦一郎跟精市贊同的話,我也沒什麼反對的理由。柳微微一笑,打開筆記本,默默的在真田不敢違抗幸村的資料上又記了一筆。

我也很樂意跟大家同樂。柳生紳士的回答。

耶~~~~喝酒喝酒~~~~切原蹦蹦跳跳起來。

喂,這裡就你不是三年級的,所以你不能喝酒,只能喝、果、汁。仁王搭上赤也的肩。

咦?!怎麼這樣!不公平啦!!

 

 

/

 

三個高中生們領著一群人來到了距離訓練營不遠處的一間居酒屋。一進店裡,鬼彷彿很熟練的跟老闆要了一間和式包廂,大夥們走進包廂裡坐下來,大家一拿到菜單都毫不客氣的瘋狂點餐。

 

那麼!大家這幾天都辛苦了,乾杯!

乾杯!

 

料理很快的就送齊了,桌上也擺滿各式茶飲、果汁及酒類,慶功宴正是開始。

 

丸井前輩!!那是我的啦!你怎麼給我夾走了!

誰先搶到就誰的囉~

好了赤也,別太大聲,我的給你吧。柳把最後一塊炸雞塊夾到赤也盤子裡。

啊啊連我的也、

怎麼了胡狼,你不願意嗎?

唉算了,拿去,你別搶赤也的啦。

對了幸村,上次的頭帶……”

啊,我還沒謝謝鬼前輩呢,縫得很好呢,謝謝你。

吶,怎麼樣啊,和也,雖然沒有跟你想要的那個小鬼同一組,這群後輩們也挺不賴的吧?入江推推德川的肩膀。

“…我可沒說想跟那家夥同組。

仁王君,炸蔬菜也要吃下去,不要偏食。

嗨嗨,你是老媽子嗎,柳生。

赤也!吃東西不要吃得到處都是!

嗚啊啊今天就饒了我吧副部長。

 

當大家盡興的吃吃喝喝聊天時,仁王偷偷往真田身後溜去。

等等、你在做什麼?!仁王君。柳生立馬看出自家搭擋一臉要惡作劇的樣子,用氣音小聲對他吼道。

嘛、真田他從剛才就沒喝酒,想偷偷讓他喝一點試試看。

趁著真田轉頭罵赤也時,仁王將剛才從鬼前輩身邊拿來的酒瓶偷偷往真田的杯子裡倒,然後又麻利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並對柳生擺了個禁聲的手勢。

 

 

啊咧,鬼,剛才放在你旁邊的酒瓶呢?入江探了探頭,詢問道。

啊,前輩們抱歉,在這裡,我剛剛用了點。仁王舉起瓶子還給他們。

欸~真意外哪,你酒量那麼好啊?入江接過瓶子。

這個是店長請我們帶回去給教練們的小禮物,是很烈的酒喔,就連鬼喝這個,也大概三杯就醉了呢。

什麼叫就連我,我也沒有特別會喝酒好嗎。

可是因為你的臉看起來就很會喝啊哈哈。

 

一旁的柳生跟仁王,露出一臉呆滯的表情,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又不約而同的看向不遠處的真田。

 

啊,喝下去了。

 

“……

嘛,說不定,我們家副部長挺能喝的,puri

“…仁王,請記住這件事情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兩人決定當做什麼也沒發生,直到後來那個晚上,發生了讓大家跌破眼鏡的慘烈現場,以及可能會讓他們家副部長後悔終生的悲慘事件……

 

 

 

 

/

 

那麼,弦一郎就拜託你了,精市。

蓮二你別再笑了,最大受害者可是我也!幸村紅著臉怒道,全身上下亂七八糟的,頭髮跟衣服上沾滿了許多黏黏糊糊的不明液體,背上扛著睡得深沉的真田弦一郎。

誰、誰知道真田喝醉是這個樣子,哈哈哈哈哈哈。自己是罪魁禍首這件事當然沒有讓別人知道,仁王繼續笑得沒心沒肺。

而且,沒料到真田手邊剛好就一個凶器,哈哈哈哈哈!!!!從剛才就笑得沒停,丸井受不了得彎下腰。

哈哈哈哈哈我明天訓練要跟副部長說!我還拍了不少照片當證據!

赤也你小心被報復,哈哈哈哈哈。

你們幾個!通通都把照片給我刪掉!不准留著!不然我明天通通給你們訓練加倍!幸村大吼。

 

一旁的入江也笑到趴在德川的肩膀上,舉著手機小聲對他嘀咕:

我一定要讓毛利看看他家優秀的後輩。

 

 

 

/

 

一早醒來,真田發現自己不是睡在自己寢室的床上。

這是怎麼……從床上爬起來,摸摸還有點脹痛的頭,看了一下房間四周,沒看著其他人。

我怎麼在這裡瞥見床旁邊的書桌上擺著一盆雛菊,真田的腦袋逐漸清醒了些,但仍沒有解除疑惑。

這裡是幸村的房間?

下意識伸手拉拉衣領,發現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而且還有點小。

奇怪,為什麼連衣服都換了

 

轉頭看見一旁的電子時鐘,七點四十。

 

自己這不是晨練遲到了嗎?!

 

 

/

 

那麼,我先去球場了。真的不用去叫弦一郎嗎?精市。

唔,我想今天的晨練就先算了,讓他睡吧,我晚點再回房叫他。

柳點點頭,拿起球拍離開更衣室。

 

幸村轉身繼續整理球櫃裡的裝備,不到幾分鐘,突然被一聲很大的開門聲打擾。

 

幸、幸村!

 

他聽見聲音,一轉頭就看到氣喘吁吁跑進房間裡的真田。

啊,真田,你醒啦。

 

晨練怎麼沒叫醒我?還有我怎麼會睡在你房間裡?

因為昨晚你室友們剛好都跟自己隊裡的學長去聚會了,你們房間沒人,我進不去,就想說先帶你回我房裡睡。

幸村邊拿球衣邊說,他看見真田還是一臉不解的樣子,又說:

你昨晚醉到昏睡過去了,你不記得啦。

我?!喝醉?!真田一臉難以置信。

幸村嘆了口氣,很好,估計他完全沒有印象了。

你不小心喝到了要給教練們的烈酒,然後就醉了,醉得很嚴重,最後是我把你背回來的。

其實幸村心裡大概猜測到是仁王做的,但他沒說破,真田一但暴怒只會給自己添亂,還是算了。

眼看真田不說話,一臉懊悔的模樣,估計在自己心裡大罵太鬆懈了!

 

我、我有做了什麼嗎……真田打從心底祈禱自己不要做出什麼亂唱歌或亂說話之類的事。

……你做了很過分的事呢,都不記得了嗎?幸村一臉雲淡風輕的說著讓真田緊張不已的話。

 

什麼?!我做了什麼嗎?!!幸村,拜託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

他看見幸村又嘆了一口氣,真田雖然繃緊了神經,但接下來幸村說出口的話還是讓他心涼了半截。

昨天最大的受害者可是我呢,真田你對我做了很過分的事啊。那種黏黏稠稠的東西弄得我們兩個身體到處都是。

幸村邊說,邊指著真田身上的衣服:

最後回到訓練營,還是我把你拖到浴室洗乾淨的,要不然我們兩個全身上下的慘狀,根本不能躺回床上。

 

????

 

真是的,沒想到你會當著全部人的面把那種東西噴在我身上,還噴那麼多出來,把我全身的衣服都弄得黏黏的。你知道那種黏糊糊的東西很難洗掉嗎!我昨晚洗衣服跟洗澡時都超辛苦的。

我的手跟臉,跟頭髮,都被你射得黏黏糊糊的了。

還用很大的力氣把我壓在地上,硬要把東西塞進我嘴巴裡,叫我含住……真是的,你弄進我嘴巴裡好多。唔……雖然不是說很難吃…....但一次吃那麼多,還是很不習慣……而且太濃了到現在嘴巴裡還有一點味道。幸村皺眉。

 

????!!!

真田聽完,整個人都不好了,事情遠遠比他想得還要嚴重一千倍。他現在當場跪下來切腹謝罪的心都有了……話說可能連切腹都謝不了他的罪,玷汙了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兼幼馴染他還算什麼人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經,人間失格了。

 

真田弦一郎,十五歲,決定自己享年十五歲。

 

 

 

幸村……你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什麼嘛、對我做了那麼過分的事,自己一覺睡醒就想不認帳了嗎,還真是薄情哪,弦一郎。

一想到昨天的事情雖然還是很想扁他一頓,但幸村也沒真的生氣,而且想起昨天這人發酒風抱著自己像小孩一樣亂哭的樣子其實……還滿可愛的。

 

反正,昨天在眾人面前丟臉丟最大的是真田,自己倒也沒那麼氣。

 

 

 

真田忽然間什麼話也不說了,陰著一張臉,眼神跟死了沒兩樣。

幸村想自己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

啊、真田,其實也沒事了啦,過去就過去了,我不在意了,你別擔心。

幸村對不起……你在這邊等我五分鐘,我會為我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

 

幸村一臉不解的望著他。

下一秒真田就從自己面前奪門而出。

田?

 

 

 

/

 

幸村真的在更衣室裡等了四分鐘。

不到五分鐘,真田又飛也似的衝進更衣室到自己面前。

手上還提著一把武士刀。

 

 

真田,你還帶這種東西來訓練營啊

 

幸村看著提著一把武士刀的真田噗通一聲跪在自己面前。

 

幸村,我對不起你……我想事到如今,我只剩切腹謝罪一途了。

真田、你、你怎麼了?!有話好說啊你別衝動

我都已經玷汙我朋友的清白了!我怎麼還有臉活下去!我知道即使切腹了也還不了你的清白……但至少至少……”真田哽咽的抽出幾公分的刀身。

說清白也太誇張了……真田,我真的沒生氣、真的,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嚴重……”

怎麼可能不嚴重!!!你不要再安慰我了幸村!我這種人不值得你溫柔對待!像我這種人渣……就應該早點消失在這世界上!!!

 

說完,真田拔刀就要劃向自己的腹部。幸村一把抓住他握刀的手腕,力氣大得出奇,急得對真田大吼:

不過就是瓶美乃滋!!!真田弦一郎你給我聽著!!!你要是敢傷害自己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嗯?…”

真田停下動作,眼神呆滯的看著他。幸村也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美乃滋

怎、怎麼了嗎?幸村對他的反應毫無頭緒。

你是說……我弄得你一身的是美乃滋

欸?不、不然呢?還能是什麼幸村完全搞不懂真田話的意思。

 

只見真田手鬆下武士刀,搖晃著身體站起來,抬起一臉絕望的表情望向自己。

幸村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見他突然一個轉身,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瘋狂逃離自己。

 

我對不起你yukimuraaaaaaaaaaaaaa!!!!!!!

響徹天際的,只剩這一句話。

 

 

留下風中凌亂的幸村精市。

 

 

/

 

晨練時間結束,當然幸村一整個晨練都沒再看到真田的影子。

 

"真是的,搞不懂真田那傢伙是怎麼了。幸村站在更衣間換衣服,邊跟一旁的柳說道。

一整個早上情緒大起大落的是怎樣?!酒還沒醒嗎他?一邊抱怨整個早上的行為讓自己摸不著頭緒,一邊把換下的球衣扔進櫃子裡。

 

精市,柳突然轉過頭來,帶著平和的微笑面向他。

但不知為何,幸村覺得今天柳嘴角的弧度似乎比平常來得大些。

在考慮弦一郎的反應之前,你要不要先想想自己今天早上說過的話?

 

“…什麼意思啊,蓮二。

 

柳突然從包包裡摸出一支錄音筆,按下播放鍵:

『真是的,沒想到你會當著全部人的面把那種東西噴在我身上,還噴那麼多出來,把我全身的衣服都弄得黏黏的。你知道那種黏糊糊的東西很難洗掉嗎!我昨晚洗衣服跟洗澡時都超辛苦的。

我的手跟臉,跟頭髮,都被你射得黏黏糊糊的了。

還用很大的力氣把我壓在地上,硬要把東西塞進我嘴巴裡,叫我含住……真是的,你弄進我嘴巴裡好多。唔……雖然不是說很難吃…....但一次吃那麼多,還是很不習慣……而且太濃了到現在嘴巴裡還有一點味道……

 

幸村精市,笑容逐漸消失.gif

幸村精市,表情逐漸崩潰.gif

 

蓮二你這傢伙到底躲在哪裡偷錄的!!!!還有你明明聽到了為什麼不來解釋清楚!!!!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說了很奇怪的話!!!!!

 

 

 

 

 

最後,幸村紅著臉去跟真田道歉的事是後話了,當然柳蓮二也沒告訴任何人,他偷偷藏了一張立海的神之子部長跟皇帝副部長兩個人互相紅著臉不斷道歉的照片在手機裡。




END

台長: 桔子
人氣(9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網王真幸 |
此分類下一篇:[網王 真幸]PY交易(慎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