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耳鳴有新解!耳鳴老... 最期待的就是聽你分享出走體驗江南煙雨之境美悽悽! 冤獄求償2160萬元 ...
2018-04-04 22:16:10 | 人氣(74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酒後那天(特傳安賽)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存放]


特殊傳說第一部某番外衍生文




==========================

看著醉成一片的一群人,唯一還清醒的精靈深深嘆了口氣,俯身站起,稍微收拾了一下,原本房裡的杯盤狼藉已有些整頓,剩下的….明天再說吧。

經過隔壁的床正要離開時,賽塔有意無意的瞥了床上沉睡的天使一下,以及故意躺在旁邊的惡魔。

奴勒麗,可以請您到別張床上休息嗎?這樣不太好睡吧。

一張病床的容納量並不是很大,硬是擠上兩個人實在是有點困難。看著那位美艷的女性惡魔左手因空間不足而攀上一旁熟睡天使的胸膛,那看在精靈眼裡……很不是滋味。

還半醒著的奴勒麗瞇起眼,看了看他,牽動豔紅的雙唇道:

……可愛的精靈老大吃醋啦….”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並不是如此,只是這樣不能好好的休息….”

我覺得無所謂喔。嬌嗔的語氣說著,便將另一隻手也環上了天使的腰,帶點挑釁意味的看著精靈。

賽塔微抿了嘴,沒有說話。

嘻嘻真是太有趣了。望著似乎正強忍著不爽的精靈,奴勒麗充滿惡趣味的笑了笑,這才放手。

你說的也對,這樣實在不太好睡,但這裡也沒多餘的床了呢….要不然….”易手把沉睡中的天使拉坐起來推向一旁的精靈,賽塔沒料到她會這麼作,心裡一驚,趕緊向前扶上他。

……”正想說些甚麼,卻見床上的惡魔迅速滾到床中間,閉眼馬上睡去。

無奈的又嘆了口氣,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天使,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先移動到一旁的長型沙發上,賽塔的動作很小心,就怕一動,吵醒了沉睡的他。

輕輕扶著安因躺下,賽塔坐了下來,怕他不好睡還將他的頭枕在自己雙腿上,見他的氣息沒有絲毫紊亂,才放下心來。

卸下心後,賽塔微瞇起眼閉目養神,手掌輕輕摩娑著天使橙金色的髮絲,安睡的天使下意識露出微笑,然後……

大氣精靈無聲的吐露著令人舒適的氣息,將所有人帶入了夢鄉…..

翌日,溫和的日光吻醒了沙發上的睡天使,當天使在迷濛的意識下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過分完美的面容。

朝陽灑落在淡金的長髮上,披落於瘦削的肩膀,與精靈本身就有的微弱光芒輝映著更顯縹緲空靈,清風微拂,一縷髮絲被撥了下來,覆上那糖瓷般的美麗側臉,閉著的雙睫在風中微微顫動,安因第一次發現,他的睫毛是如此的長……

看了入迷,半晌才赫然回過神,驚覺自己為何會躺在精靈的雙腿上?!

下意識的起了身,睡夢中的精靈感到腿上一輕,也被弄醒了。

“…….安因?”剛睡醒的精靈揉著惺忪的睡眼,望著眼前錯愕到不行的天使

賽、賽塔..……..”安因的臉有些不自覺得殷紅,老天,他喝醉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一點都不記得了啊….他不會對賽塔做了什麼失禮的事吧?!

像是明白心裡如何著急的安因,賽塔微抿著脣,漾起一抹微笑

昨夜您醉了,醫療室又沒有多餘的床,只能委屈您在沙發上休息了。

這樣…..”還好,沒有做出失禮的事。

那個…..賽塔,謝謝你…..”想起昨夜安睡在某只精靈的雙腿….臉又不禁紅了起來。

別客氣。精靈依舊是那萬年不變的柔笑。

那麼,我看我也該回去了,還有些善後的事要做…..”為了起身而挪動了大腿,但昨天一整夜都有隻天使在上頭棲息著,整個……..麻掉了。

剛才不動還沒發現,這一動,可真夠受的。

雖然只是很輕微的皺眉,但安因還是發現了。

腳麻了嗎?”關心的詢問著,聲音很溫柔

賽塔有些羞赧的點點頭。

不過不礙事的….”給了對方一個笑容,執意的跨出一步

麻意更加強烈了,就連精靈也無法忍受的,身體便失衡倒下……

眼前晃過一縷燦金的秀髮,失神的瞬間跌進了一個溫暖的胸膛。

真是的,不要逞強。安因及時向前,修長的雙臂將精靈纖細的身軀擁個滿懷。

沒錯,他認識的精靈一直都是這樣。

寧可默默的承受一切,也不願造成別人的困擾。

即使,已經超出了負荷…..

賽塔…..”安因沒有放開他,甚至抱得更緊

至少,在我面前不需要逞強。把頭埋在精靈頸窩,深深一吸。

低沉的聲音極為溫柔,賽塔也沒有推開他,任由他擁著自己,雙掌輕輕撫上他的背

他靜靜的聽著,然後微微點了點頭,像是允諾般的,忽然間他感到某種情緒充滿心中,是在長久以來的歲月下,不曾有過的。

名為孤獨的最後一道防線,被某位天使打破….

那麼,安因放開了他,微笑   “相信我嗎?”

賽塔沒有說話,但他知道,自己大概是笑了。

再之後(安賽續)

輕輕的把精靈放到柔軟的床鋪上,安因無奈的一笑。

今天…..換我照顧你了嗎?”低聲笑著,他永遠不會忘記剛才所發生的事。

 

今天一早,在賽塔和安因離開醫療室後,他們回到塔裡繼續辦公,一切都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一點的不對勁。

處理著公文,昨天整個昏睡的天使悶悶地想著,明明眼前的這個精靈灌了比他多瓶的惡魔烈酒,為什麼他卻一點事都沒有呢?

知道自己酒量差,但這個精靈.....看起來酒量也沒很好啊。

其實,他一直都知道。

數百年,對於別的種族,是很長久的歲月,但是對於精靈,卻又是那麼的短暫。

縱使在別人面前,是個成熟的大人,但在他面前,自己就像是個不成熟的孩子,無論是處事,甚至喝酒。

居然,口口聲聲說要守護對方的人,卻先被照顧了。

對於自己的不成熟,安因第一次感到憤恨。

牢騷似的把手中的文件丟到桌上,安因抬起頭來瞥向賽塔,卻發現眼前的精靈身子似乎若有似無的晃了一下。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他確實捕捉到了。

賽塔?”呼喚著對方的名子,對於剛才感覺得不對勁做個確認。

?......安因,有事嗎?”昂起美麗的臉龐,那祖母綠的雙眼依舊動人,只是......似乎多了點朦朧?

你沒事吧?”再次發聲詢問,安因緩緩走向了他。

.....沒事啊......”有些不理解的看了看他,抓起桌上的資料,正要走到一旁擺放

不料才剛踏出一步,世界便開始天旋地轉......

賽塔!!”安因衝了過去,在某精靈倒下之前,扶住了他的肩。

.....好暈......”賽塔扶住額,暈眩和疼痛感使他皺起了眉,本想靠意志力振作,卻還是不敵,悶哼一聲,便昏倒在安因懷裡。

“!!!”安因嚇了一跳,卻發現懷中的人傳來陣陣均勻的呼吸聲.......原來是睡著了。

二話不說,迅速的和其他行政人員請了個假,直接把精靈抱到黑館休息。

 

回想著剛剛的事,安因著實覺得精靈是種奇妙的種族,該說是這個精靈反應遲鈍,還是惡魔之酒的後作力太強.......明明是昨天的酒精,怎麼會今天才發生作用呢?

不再續想,安因帶著滿眼的笑意凝視著賽塔,安睡的臉毫無防備的,多添了份純真。

真是的......這麼沒防備,要是被偷襲的話該怎麼辦呢......”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意,以指腹輕壓著精靈的鼻尖,凝視的眼神盡是溫柔愛憐。

安因低下頭,柔軟的唇瓣輕吮著,偷偷的在賽塔的嘴角印下一個吻。

"好好休息吧。"

---------------


在那之後,安因把某精靈飲酒過渡而昏睡了三天這件事情說給某個小學弟聽,小學弟聽完後先是發出一陣陣不可思議的嘆息,然後在他看不見的心裡,默默許下以後絕不帶有酒精的東西參加聚會這個心願。

嗯?你說精靈後來怎麼了?

在三天後的某個早晨突然醒來,發覺自己失態的那個精靈,以及在一旁一直守著的天使

安因帶著幾分趣味看著眼前臉紅紅的精靈,又輕聲的笑了,然後趁他毫無防備之時,迅速的將他拉進自己的懷中,偷襲上對方的脣瓣

....果真,酒精會令人遲鈍呢。

 


台長: 桔子
人氣(74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特殊傳說同人 |
此分類上一篇:顏色(特傳安賽)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