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風非冬季限定 把握... 溫暖平和的東京都小島們微笑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黃子佼2百桌婚宴砍一半...
2019-01-16 11:06:14 | 人氣(1,30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迴光返照的天然珍珠---3珍珠的大盤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背地裡操縱珍珠成為泡沫之人,其實是法國的珍珠大盤商們,他們除獨占了此個市場也將珍珠打入至悲慘的境地。

 

(圖片網絡摘錄)



  錫蘭島的曼納灣,英國人用疏浚船來進行珍珠貝的採集導致一掃而空,1907年後,造成該處好一段時間都無法再進行這項的作業,至於,產量毫無改變的是向來以珍珠為傲的波斯灣,市面上近80%品質良好的珍珠都出自於此。波斯灣產的珍珠被阿拉伯或印度商人買走,事先收取英國人訂金的印度商人,再將這給送往孟買交給訂購者。如此之英國․印度聯合企業,遂形成一道牢固的珍珠陣線。

 

  法國人的珍珠盤商們,幾度想打破此樣的英國․印度聯合企業,數次專船拜訪阿拉伯半島灣岸和巴林島的酋長們,表示想要直接購買好些珍珠之最大誠意。像是卡地亞家的三男積斯・卡地亞於1910年左右去了波斯灣訪問,能操流利北印度語的他在孟買設有代理店,是負責東方此域市場的珠寶商。

 

  至於法國大盤商的抬頭,達到業界頂點君臨天下的人,再得說說前文曾多次提及的萊昂納爾・羅森塔爾此人。高加索地區出身有猶太血統的他,1886年僅才14之齡憑著一身是膽單槍匹馬前往巴黎謀生。先往著名的百家樂美術館任職過後,又去家具和美術品的拍賣行培養出了興趣,不久再與珍珠搭上了線。天然珍珠的生意不僅要眼光銳利,按地區之不同,對重量計算和價格計算之嫻熟和理解尤其必要,羅森塔爾的審美感不僅極好連計算能力也是極佳。

 

  之後他與自己的兄弟成立公司,進行買賣阿古屋珍珠這種東方珍珠的行當,在《珍珠王國》的著書裡頭他寫到,操作東方珍珠讓自己累積了大量的財富。

 

  1907年左右,羅森塔爾對掌控珍珠產地,獨占珍珠市場開始有了野心這樣的抱負。先是派他的弟弟維克托往波斯灣產地直接購買珍珠,與巴林島和阿拉伯半島沿岸開始和該些個酋長周旋,想割斷從來英國建立的關係不是那麼容易,阿拉伯人不僅相當保守,又有複雜的不成文商業習慣,英國人處處設防也從中作梗。起初的那三年,連一顆珍珠竟然瞧也沒瞧著。

 

(圖片網絡摘錄:羅森塔爾)

 

  屢吃閉門羹的維克托突發奇想,有次刻意法國帶來的小銀幣給增加數量的擺在箱子,然後從港口往住家用了12匹驢子馱著招搖過街,錦衣不夜行,富貴歸故里,露白闖名號的此方式果然奏效,阿拉伯人看此炫富的隊伍除感嘆不已還一傳十傳百。自此,當地業者不吝惜地提供最高級珍珠給維克托選購,成功突破了英國人的防線。

 

  波斯灣的酋長們更加高興的事情是,居然還能收到了槍枝和大砲這樣子的貼己禮物。維克托本身亦曾遭受海盜的襲擊,武器保護自己顯得順理成章,不僅付現又加送武器,若說這樣是身臨其境、設身處地、將心比心、推己及人…都不如有長心眼來得妙用多了?

 

  羅森塔爾還有一位弟弟多羅西亞則派往委內瑞拉的瑪格麗塔島,購買當地珍珠現貨成為主顧客後,自此,漁夫們都會定期拿珍珠前來兜售,然後他再由南美將包好的珍珠以郵包方式寄往巴黎。盡管那樣,南美海上仍會遭遇當地住民們襲擊珍珠的運送船,珍珠因此與武器是畫上等號。加上,委內瑞拉的權力鬥爭有如家常便飯,城牆三不五時頻頻更換大王旗,政府一方或反政府一方該送的禮物都得準備馬虎不得,討好雙方是生存鐵則。

 

  南美洲有黃熱病(美洲瘟疫),波斯灣有黑死病、霍亂。當地倘若痢疾四處蔓延之時,餐餐也只能以罐頭果腹,大太陽曝曬沙土導致的高溫高熱,加上珍珠產地特有的腐爛貝肉發出之強烈味道,珍珠買賣辛苦程度絕對超過想像,正如此句捨不得孩子就套不住狼一點不假!

 

  巴黎的羅森塔爾收到弟弟們由產地寄來的珍珠,然後他騎著腳踏車穿梭於巴黎市內各珠寶店。除本人之外當然還有其他暗中活動的盤商,此從《珍珠王國》的著作裡可見意味深長的記述。

 

  「某位法國買家購買大約2,000萬法朗的波斯灣珍珠,再又買了孟買大致2,000萬法朗的珍珠…當下東方各個國家像是印度人、波斯人、中國人、阿拉伯人,無論大盤商或是小賣商,都擁有想像不到的珍珠庫存數量。不僅加爾各答的寶石店,印度大君的宮殿和富裕印度人的櫥櫃,可見收藏許多數量的珍珠…但是,珍珠的價格仍持續上漲…人們自然不能將他全部財產押注在價值更高的財寶(珍珠)上頭…每年得兌換好幾億的法朗,接著再將珍珠的郵包寄往歐洲各地。可是,此等好事應該無法一直下去,那些想要擁有最高品質珍珠的印度大君和中國高官們之數量卻不是很多,盡管那樣,珍珠在中國盜墓者手上擁有的數量,依然不少。」

 

  用郵包寄送珍珠,是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誰知,您沒看錯。

 

  那個時代沒有國際快遞的DHL更沒有隨處可見的宅急便,便捷又安全的方式除已經退出市場的鏢局押送,小包交給郵局遞送想必是沒有辦法的有辦法了。台灣堪稱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日據時期有則新聞是報導,住在台南的珍珠商人陸續遭受珍珠竊盜,由於此屬於走私行為,貴重的珍珠即便被偷也多不敢大聲張揚,待警察破案經新聞披露,一般大眾方才曉得原來有人是這樣幹的啊!



(圖片網絡摘錄)



  等到二戰結束日本百業待舉黑市猖獗,對於藥品之需求尤其殷卻,這時顛倒過來,又有人將此樣的東西給寄往日本,聽說還發了些小財。

 

  盜墓者偷盜珍珠,是的,飽暖生閒事飢寒發盜心,無庸置疑。

 

  前文曾介紹中國好些富貴人家,有在亡者棺中放置「飯唅」「珠襦」珍珠等貴重陪葬物之習慣。此剛好與國家要富挖馬路,人民要富盜古墓的順口溜不謀而合。怎麼說呢?想必大家都聽過條條大路通羅馬(All Roads Lead to Rome)這西洋諺語吧?馬路除具有政治、軍事、交通之目的外,發展經濟更是一項不可缺少的大工程。

 

  至於古墓為何要放好些貴重東西呢?

 

  除給死者說是在來世使用外,往往我們都忽略了「地下銀行」的功用,陪葬物還有個功能是做為將來墳墓翻新的基金積存。子孫往後能否像目前的境遇,那些東西除可變賣當作修茸費用,亦是後人重新出發站立的本金,甚至也可說是看顧好先人墳墓的誘因。清末民初辛亥革命前後以及軍閥割據各地時期,戰亂無法可管,逃難無暇兼顧,引發盜墓猖獗,不少墳墓裡的珍珠、寶物據說就這樣給流到國外去了。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Rome was not built in a day),臉皮卻是一天養成的!好比枵雞無畏箠,枵人無惜面皮”(Iau ke bô uì tshuêIau lâng bô sioh bīn-phuê,飢餓的雞不怕竹鞭打,飢餓的人不怕沒臉皮)此台灣諺語,苦大仇深的人們花了一個世紀的時間,溫飽了後能夠抵制衝突鑽石是不也要正視偷盜古墓的問題呢?

 

  1920年發行的《珍珠王國》書邊又記述到:「(大顆粒珍珠供給地的巴拿馬等中美洲)買著200400法朗的珍珠經盤商過手報出來的價格居然得5,000法朗,此等之誘惑(賣出的價格)真是無法抗拒呀…近三年間大量的珍珠,流向巴黎、波蘭、西班牙、義大利、俄羅斯各國的同時也一併消失了!所以現在,各國的珍珠盤商們都吃到了甜頭,至於目前,真的是沒珍珠可賣了啊!」

 

  以上裡邊所寫的主語顯得瞹昧不明,真正的事情無法全然了解,但想必是以羅森塔爾為主體,再拉來波蘭、西班牙、義大利、俄羅斯的盤商們一起加入,共同為國際性的真珠寡占行為做開脫的吧?

 

羅森塔爾1925年出版《珍珠獵人》的自傳中如下寫到。

 

  「如此獨占世界珍珠的市場,經過34年不屈不撓之努力我司遂才達成此等偉業,我們總算得以舉起勝利的手臂,至於我本人,足以證明受到銀行莫大程度的信賴與支持而感到滿足。自此,世界上要買珍珠的盤商得來巴黎,想要賣掉手上中古珍珠的人亦如此,王室珍寶或先祖寶貝都得透過我的手。」

 

  1910年代,世界的珍珠市場主要聽任羅森塔爾個人在呼風喚雨。

 

(圖片網絡摘錄)



  羅森塔爾的公司於各地廣設支店和代理店,為世界上最是重要的珍珠交易公司,維克托是波斯灣的珍珠王,多羅西亞為南美的珍珠王。至於給兩位弟弟戴上此般冠冕的羅森塔爾宛若珍珠業界的拿破崙,其實他才是真正不折不扣的珍珠王,羅森塔爾的名字與珍珠等於是同義詞。

 

  波斯灣的珍珠被直接送往巴黎,孟買的珍珠市場反倒變得冷落蕭條,世界各地的珍珠市場因為缺稀而在掙扎,呈現賣珍珠不如買珍珠來得熱絡之景況。珍珠現在能從產地送來嗎?拍賣會上偶才僅見對吧!頂多只有個人的零星交易,因為珍珠產地全被羅森塔爾給牢牢掌控住了。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經濟躍升的力道有目共睹,對珍珠之需求簡直暢旺到不行,該國盤商們對於要大、要美、要好珍珠的海外電報訂單,有如雪片不斷飛到羅森塔爾該處,至於他所報的價格對方根本是諾普拉波”(No problem,行啊!沒問題)

 

  掌控珍珠流通之羅森塔爾的公司,若繼續這樣順利下去,簡直能與獨占鑽石市場的戴比爾斯匹敵吶…可後來事實的發展呢?非常抱歉,走筆至此請見下回分曉。

台長: 蔡蟳
人氣(1,30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 個人分類: 珠寶 知識 |
此分類下一篇:“合成”鑽石還是”養殖”鑽石呢?
此分類上一篇:迴光返照的天然珍珠---2一把項鍊等同一棟大樓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