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31 10:49:48| 人氣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Dear All 遊泰記 part 2-0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Dear all
前兩個禮拜忙翻了, 我一月三號開學了, 一開學就連上了兩個禮拜60個小時的課. 每天早上的九點上到傍晚的五點下課, 課時數已經很長了, 偏偏每個老師都好心的覺得應該再多給我們一點, 所以幾乎每天每堂吧, 都延遲下課, 在加上所交代的作業報告考試等, 啊, 累死了. 才兩個禮拜的課, 硬是把我之前回台灣, 去泰國和回英國後, 在雅雯那借住, 被雅雯養白胖胖的五, 六公斤, 扎扎實實給減掉了, 恢復輕盈的感覺真不錯, 又離開腦滿腸肥傻呆呆了.
這次上課壓力比起之前大多多了, 一是課的內容難了許多, 整合了許多之前的再加上了許多許多新東西, 二是老師當人了(真是太可怕了), 班上原來有九個同學, 當了三個, 現在只剩下六個了. 澳洲小博士Karen最慘, 得從第二個module重修, Martz得從第三個module重修, 我的好朋友Pranam則是得從這個module重修起. 這無預警的被當掉, 嚇壞了同學大家, 同學們問老師爲什麼呢? 老師只是輕描淡寫的說, 他們的作業及考試出了一些問題, 至於細節, 老師基於隱私的考量, 就怎麼再也不肯多說了. 事實上, Martz和 Pranam都還是參加了這個module的課, 他們兩個都覺得既然繳了學費, 那就算是已知道被當掉 還是要來上課, 一是救本(用台語發音啦), 二是為明年做準備, 多上一次, 明年再重上時應該會輕鬆多多吧. 不過, 也可能是知道大勢已去, Pranam這次上課時, 猛打瞌睡. 雖然以前上課他也常睡覺(他自己推論這應該是造成他被當掉的主要原因吧), 不過以前他還會稍微遮掩一下, 這次可是大剌剌的睡了起來, 有一天上所長的課, 他坐我和Liz的中間, 坐著坐著他就躺了起來(我們在舞蹈教室上課,) 然後就睡著了. 這一切都很正常, 很像他平日的作風, 只是接著他, 他竟然打起呼來了, 而且是一種有規律又極大音量的呼聲, 他的呼聲幾乎快蓋過所長講課的聲音了. 剛開始所長還有所忍耐的假裝忽略他的呼聲, 想不到的是, 他越打越大聲而且呼聲之間的間隔越縮越短. 因為他的呼聲是如此的宏亮可觀, 終於所長再也忍不住了, 所長緩緩的站起, 緩緩的向我和Liz中間走來, 她輕盈的步伐和帶殺氣的眼神, 就像是一個殺氣橫驣的殺手, 一歨一歨的向Pranam靠近. 而Pranam則向熟睡般的嬰兒一樣, 完全放鬆, 毫無警覺. 我和Liz對看了一眼, 不知應不應該將我們的好友搖醒, 還是讓他繼續在夢裏的美好世界徜徉留戀. 我倆正猶豫時, 所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出手了, 她輕叫了他的名字一聲, 兩聲, 然後提高音量再叫了一聲, 兩聲, 最後, 敞開喉嚨大叫一聲, Pranam終於終於醒了, 從地面上彈醒的. 此情此景另原本神經緊張的旁觀者我等諸同學, 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更妙的是就在 Pranam還未從驚訝裏回神時, 所長竞冷靜的對他說 ‘‘ 現在輪到你用身體表現Laban理論裏的Space了”, 只見Pranam雙手一舉就開始做起即興了, 我們則是笑的喘不過氣來(包括所長在內喔). 而且Pranam一邊做還一邊亂解釋, 一副Laban再世的模樣. 直到他發現我們都笑不停, 才忍不住問我們 ‘他做錯了嗎?’, 所長回答他 ‘你唯一的錯, 就是不該一醒來就聽我的話, 應該平常清醒時多聽我的話.’ Pranam至此, 才知道他被所長捉弄了, 才傻愣愣的抓頭連聲說Sorry.千萬別惹女人啊, 尤其是能給你成績的女人. 經過這事, 我也開始覺得聰明的Pranam會被當掉, 是因為睡覺而非才能.
至於我呢, 現在處於一種驚弓之鳥的狀態, 還沒被當掉(我的所規定要所有的課目都過, 才可以開始寫論文, 當然論文的題目也要過啦), 同學們都爲我大感驚奇與開心(我自己也很驚奇, 可能有神助吧), 我自己呢當然希望能一鼓作氣, 順利唸完. 所以最近都在努力的寫第四個module的作業(這個module的作業成績佔總成績很大的比重), 我大概已經有將近三個禮拜沒踏出過校園一步了吧, 都在趕作業. 書是越唸越有趣, 尤其這個module做了很多課程的回顧和串聯, 很多之前不清楚的理念, 都越顯明朗清晰了, 很有趣. 只是寫起作業來免不了的壓力大吧. 不過也好啦, 壓力容易激發潛力.
我左手一邊寫著作業, 右手可沒忘要繼續寫著我的泰國遊記, 腦子走走停停的, 速度有點慢, 大家見諒吧, 現在讓我們都深呼吸, 長舌的我就又要接著說說我的陽光泰國行了喔-

話說這個按摩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事. 總之, 上按摩課的第一天, 就在滿頭大汗, 滿身酸痛和滿臉狼狽中結束了. 下課的時候, 老師還不忘叮嚀, 回家要複習, 明天要檢查等.
在和可親的老師和可愛的同學們道再見後, 帶著滿腳鉛字筆記號的雅涵和穿著一條舒服看起來卻像一個大布袋的泰國棉褲的我, 坐在學校門口的騎廊下休息好久, 好累, 一種從身體中心擴散到全身四肢的累, 從來不知道當一個按摩師是一件這麼費體力的事, 休息的同時 還一邊忙著和各國的同學們打招呼道再見. 同學裡分成兩大部分, 一部分是善良可親的的泰國同學們, 他們來學按摩, 通常真是爲了一技之長, 養家糊口的. 泰式按摩名聞全球, 所以觀光客們到泰國旅遊時, 嘗試泰式按摩便成了一項不可或缺的旅遊項目了. 因為這緣故, 所以按摩師成了一個有較好及較穩定收入的行業. 當然, 按摩師的種類及等級很多, 會選臥佛寺上課的泰國同學們, 通常都是衝著這國家認證的證照來的, 因為如果他們拿到了證照, 他們就可以受聘於環境及收入都較好的按摩中心(也就是純的按摩中心, 不含色情服務的啦), 或是自行開業. 在以觀光業為主的古暹邏國裡, 按摩應該算是一種可以終身受用的好技巧吧.
另一部分的同學們, 當然就是非泰國本地的同學了, 這部分的同學學習動機千奇百怪, 比如說為了學術研究的(我和隔壁組的紐西蘭同學是也), 商業緣由的(對面組的英國中年男同學想拿了證照回老家開按摩spa), 強健身體的(另一邊隔壁組的瑞士老公公, 看起來好像有6, 70歲了吧, 他們老師找他做式範時, 他的骨頭響徹雲霄, 全部的人都擔心的看著他, 怕他的骨頭在按摩課裡散了), 體驗當地生活的(跟老公公同一組的加拿大小男生), 想每天享受按摩又兼能拿一張證照的(我斜對面一臉天真樣的德國佬), 或是純粹只是為了興趣的(雅涵就是這一纇喔), 各式樣都有. 人種裡面, 西方人站了大宗, 第二名是日本人, 老師說韓國人也挺多的, 不過台灣人就很少見了. 總之第一天的課就在這像一個小小聯合國的氛圍裏, 開心結束了. 而我的漫漫Thai massage學習路才正精采上演呢.
第二天上課去的比較早, 同學們大都三三兩兩或坐或臥的閒聊著, 正聊著呢, 突然大家都坐了起來, 面朝牆壁一臉虔忱的盤腿斜坐著, 而老師們也排成一行, 魚貫進入教室, 並面對大家也盤腿斜坐了起來. 我和雅涵兩人對看了一眼, 完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 正疑惑著, 忽然, 師生双方都雙手合十, 互拜了一下. 接著就唱起歌來了, 老師群們唱一句, 我們跟著唱一句, 綿綿軟軟的泰語歌, 聽起來溫婉和諧極了. 我心理想, 一早唱歌當暖身, 真不失為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方法. 一面想嘴上還不忘一面模仿老師們的泰語, 唱著唱著, 突然覺得調子和少數的發音有點耳熟, 每隔一兩句就會聽到 “南無”這發音, 再細聽了一下, 喔喔原來我們唱的是佛曲, 也就是像每天寺廟裏早上起床後 做早課一樣. 怪不得, 唱起來令人覺得分外的神輕氣爽, 有朝氣. 不止唱歌喔, 唱完後還唸了一小段的經, 師生再互相又拜了一下. 然後才正式展開新的一天的課程. 後來每天上課前都有著這樣的儀式進行著, 我問泰國同學Gu這儀式的原由, 她告訴我一是因為泰國是佛教國家, 二是因為這課設在寺廟裏, 三則是老師告訴我的, 那就是 ‘學按摩或幫別人按摩時一定要真心誠意’(老師們覺得唱佛曲是最能體醒大家真心誠意的了), 這也是爲什麼泰式按摩一開始時要雙手合十拜一下, 有兩個原因, 一是提醒自己真心誠意, 二是感謝老師教導按摩這項可維持生計, 保養身體的技藝. 親愛的大家啊 每天我的按摩課都在這溫馨莊重的儀式後開始, 然後呢, 當然就又開始按摩啦 啦 啦 啦………




(((全文太長了,要分兩篇刊登)))

台長: 尚未設定
人氣(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