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必知的求職陷阱 怎麼買車最划算?入境隨俗!跟著穆斯林參拜 台灣人辦陸居住證是否違...
2011-04-17 22:23:21 | 人氣(2,324)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劇雜感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近來看緯來的「不毛地帶」,再次又成為固定觀眾。其實這齣戲,我可說是衝著唐澤壽明的招牌而看。他是位硬底子演員,當初看「利家與松」,便見識了他的演技。後來看「戀愛症候群」,更是有耳目一新的感受。沒想到唐澤竟然也是個搞笑高手。我一直都覺得,能搞笑,也能正經的演員,才是一流的演員。而在「不毛地帶」的第一集裡,有一幕是壹岐的老婆和孩子在俄國人的安排下前來看他,但他為了堅守信念而刻意避不見面。當時他隔著窗簾窺望妻子時,難忍心中的悲痛,流下淚來,雙唇還強烈顫抖。就是那個顫抖!把那種壓抑的情緒表演得淋漓盡致。前不久也有一幕,是在兵頭力勸他前往莫斯科時,壹岐向兵頭怒吼,說他不懂自己在莫斯科那種冰天雪地下當了十幾年苦力是何感受。那種聲發自內心的吶喊,看了委實令人動容。而每當一集播畢,片尾曲傳來悠揚鋼琴聲,配上歌手滄桑悲涼的嗓音,更是為整齣戲帶來畫龍點睛之效,好一處漫天飛雪的不毛地帶。很佩服美術人員能構思出此等意境。但……重點來了,那歌詞……我實在看得一頭霧水。照理說應該是個滄桑的老先生,娓娓道出一段辛酸的故事才對。但怎麼是向老友法蘭克借錢去跟Matilda這個來路不明的女人跳舞呢?最後又向Matilda道晚安,難道Matilda就睡他身旁?真是看得莫明其妙。後來上網查了一下,哦~原來waltzing Matilda是收拾行囊流浪的意思。可能是日文譯者在翻譯日劇不毛地帶時,順便連同片尾的英文歌詞也一併翻譯了吧。英文的原意似乎走味了。不過,這首歌還挺有名的,上網查一下應該就能查出原文,進而查出前人的翻譯。翻成「和Matilda跳舞」,連我這種英文的外行人看了也覺得很奇怪。在播了幾集後,緯來也突然發現不對勁,偷偷把「和Matilda跳舞」改成了「流浪啊流浪」,也可算是從善如流啦。不過話說回來,聽說這首歌的歌詞玄之又玄,眾說紛云,還扯出一位名叫「Mathilde」,和歌手有關的真實女子,有人說Matilda也許是取其諧音。不過,最後那句「And goodnight, Matilda, too」,緯來還是譯成,「晚安,Matilda」。依網友的意見,以及我外行人的研判,應該還是向行囊道晚安的意思比較合乎邏輯。但到底真相為何,恐怕要真正的專家才清楚吧。不過還是要說一句,英文就該由英文譯者來翻,才不會誤把馮京當馬涼了。

另外,近來PPS當道,但上頭大多是大陸譯者的翻譯,像「趕快」,大陸用語則是翻成「抓緊了」。日文的「はい」,有「拿去吧」的意思,大陸譯者則是翻成「給」。因為文化的差異,自然是不太習慣,不過相對的,我們台灣譯者的用語,在中國大陸也常被評得一文不值,彼此文化之間似乎還是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說到這幾年我最喜歡的一齣日劇,就屬「天地人」莫屬了。相較之下,像「篤姬」這種講後宮生活的內容,格局相對就小多了。而「龍馬傳」呢,我則是為了看導演如何呈現龍馬的死法,才忍著哈欠看到最後。導演似乎很標榜「真性情」,總是叫帥氣的福山雅治哭得涕淚縱橫,尤其是那兩行鼻涕……真是美感全無啊,但有感動到嗎?抱歉,沒有。因為刻劃得不夠深入,感覺有點矯情。但說正格的,開頭畫面的確是氣勢磅礡,硬是要得!

說話,很多在日本叫好的日劇或是小說,來到台灣似乎都「水土不服」,像「天地人」這齣戲,在收視上好像遠遠不如篤姬,有一度還悄悄重播,但演出時間一來是冷門時段,二來還中途更換時間,就像只是拿來墊檔用的,令人不勝唏噓。不過,這種大河劇因為與史實有關,劇情頗具真實性,所以更能讓人融入劇中。像有一段是上杉景勝在國力空虛,外敵壓境的窘境下,妻子的娘家武田遭織田軍侵攻,雖然妻子請求他派兵援助,但基於保護自己家國的考量,他遲遲做不出決定,愧對自己的妻子。不過最後,他還是選擇為「義」出兵援助武田(武田也明白上杉家的處境艱難,因而婉拒其好意,獨力苦撐,最後慘遭滅亡)。聽起來似乎頗為老套,但正因為歷史上確有其事,才更教人佩服這種決心和勇氣。只見當時景勝陷入天人交戰,一旁又播放著名為「道」的配樂(有興趣可以去查一下這首配樂,開頭的部分很沉悶,但到了後段則在鼓聲的帶動下,逐漸轉為激昂清越,令人熱血沸騰。),就在配樂的鼓聲響起時,景勝也正義凜然地做出決定,大喊一聲「出陣じゃ」,看到這裡,和也不禁大為感動。儘管劇中人沒落淚,一樣可以令人動容。有人和我一樣對此感動嗎?

當然了,自然也要提一下翻譯。我當時是緯來和PPS交替著看,PPS的譯者不時會更換,同一齣戲分成很多譯者來處理,大家都說PPS的翻譯內容不佳,但也未必。像有位叫「一生一色」的譯者,譯文就頗具水準,後來還升格當校訂。有一段戲是上杉謙信驟逝,織田信長得知消息後,沉著臉說了一句「滅相もない」,語意同「あるべきことではない」。PPS的譯者翻的內容好像是「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有抓中那個味道。但緯來卻譯成類似「既然生在人世,豈有不滅者」這樣的意思。之所以提這個例子,是覺得印象中,緯來的翻譯都頗具水準,而PPS則是破綻百出,但這個例子倒是頗讓人意外。不過說實在話,翻譯並非只是「一句定江山」,就像棒球(是的,我很愛舉棒球為例),投手一次投那麼多局,難保不會偶爾暴投、失分,但只要能把壞球降至最低,就算是好投手。

附帶一提,大河劇的片頭畫面和配樂都是水準之作,像篤姬、天地人、龍馬傳,都很值得一聽。不過,請認明「NHK」標誌,像大奧、大奧前傳這類的,則不是NHK出品,開頭的「萬花筒」畫面配上桑田佳祐的主題曲,倒有點像台灣的鄉土劇,不看也不會可惜。反倒是一些有水準的好戲、好書,來到台灣卻乏人問津,難免令人有曲高和寡之感。

台長: 和也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2,324)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悄悄話)
2011-04-18 23:46:15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