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9 02:20:17| 人氣36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在台北遇見台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烤肉、啤酒、香腸、紅酒、煙、麻,啤酒,如此三回,身子底下涼暖涼暖的海沙、眼皮子上愛睡星星,跟我跟台客,泡在文明與蒙昧交界,聽任潮聲起落。半醉半無賴地,滾成一團,又親又抱,街邊小狗小貓樣地,全由賀爾蒙做主。竟然,還真在一起。簡直是,唉,不成樣子。(禮物、電影、車伕全無,修電腦、出國玩、出主意沒有。海岸微明,台客欣然)

台客是台客。藍白拖、說不出顏色形狀的膝上短褲、Mild Seven煙、92年深藍手排舊車、三天份鬍渣、隨地皆可睡之流浪漢習僻、廝混海鮮攤成癮,以及,笑起來叫人心疼的無辜嘴角。多點形容便是:車窗百搖不起、端賴乘客使勁以手推之;港邊倦極,賴上天后宮廟前長板凳仰躺大睡,廟祝驅之又驅,遂至另一廟,一干對岸漁工樹下同眠,直呼爽快;極端野性難馴,曾曰,上班不如自殺、堅持體制外游擊路線,百死不改。學術棄民、中產叛徒。遊民之變種、浪蕩者的表親。乾淨狂暴。野火般恣意炙熱、海水一樣的無端溫柔。

我以前也是。漫不經心攔下好心人車子,任意闖進不屬於我輩階級之怪誕時空。紐約富貴人家棉軟大沙發聽請來的歌劇女伶拔嗓、海邊阿嬤雜貨店餐桌上吃著自家種的地瓜葉、醃蘿蔔,遊晃於帳棚林中尋獵歇息之地。隨時可走、隨地可留。居無定所、食無定時。白蘭琪那類仰賴陌生人善意的女子,就是多了些知識、多了些後援、多了些「到此為止」的計算。

那是一段,為浪費而浪費的虛擲時光,降服中產百無聊賴前的逃逸路線。就是,精明花用著廢人時期的大花日子。

離開青春之後,表面乖順臣服、內裡激盪難安,逃得了吃人禮教,逃不了自身怯懦。海邊遇見台客,好似重返青春荒煙蔓草之境,丟失的海岸無人冬季樂園,鬼影幢幢煙花四射的廢墟迷宮。

在台北遇見台客,於我青春不再的壞掉時刻。他有他的巨大悲傷我有我的陰鬱記憶。喜歡台客的自由,卻難耐台客興之所致的浪子作息,卑劣地以中產品味、教條規訓。於是,我的台客被迫放棄內裡台客,不甘願不徹底的刮鬍子、穿襪子、治療灰指甲、努力營生,在黎明與酒意當中,懷念起野狗般自由的日子。

台長: Sunny大小姐
人氣(36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