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9 02:19:11| 人氣38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在台北偷聽一嘉義二阿姨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坐捷運要帶書是我的生活信仰之一。工作的關係,孤身夜歸是常態,幸運的話坐在直式椅上將腳輕輕靠在前方九十度椅側,車行晃蕩,閱讀多了點輕搖漫舞的特殊節奏,機械般牢靠甜美的女聲到站廣播散發著都市文明的寂寞妥當,混亂世界中,我與我的書與屁股下這方椅子,構成一種絕對的自在愜意。人群之中隔絕人世本來就是都市人的不可讓渡的神聖權力(當然,如果可以吃點魯豆乾、泡沫金佶綠茶更好)

忘記帶書坐上捷運,我的表現不會比一隻被主人送到寵物店理毛染上粉紅色耳朵的貴賓狗好是多少,無聊、窘迫、裝睡、發呆、發發白吃簡訊(這狗兒倒是不會)、偷聽鄰座講話。

「她很可憐的,九歲起就被阿公叫去背香蕉,也不給她唸書,後來才去學裁縫,認識了妳姨丈阿!他是修縫紉機的,後來結婚生了黃XX,沒錢阿!一天到晚叫她回娘家借錢,妳阿公阿嬤都是做田的人也沒那麼多錢,隔一陣子就借,借了也沒有還…後來他就被關,黃XX被送到妳阿公家,可憐阿,他爸爸一毛錢也沒給也沒去看他,」

「妳阿姨為了賺錢養小孩,自己跑到台北後火車站來賣東西,寄錢回去。唉!妳阿姨沒唸過書,跟妳姨丈寫了離婚書也沒去戶政事務所登記,她就是腦袋不太好,也不知道這樣不算離婚。後來就遇到那個也是賣東西的蔡先生,兩個人才在一起。她現在生病了,不能做生意,蔡先生又不要她了。辛苦買在嘉義的房子,每個月繳貸款的房子也被妳姨丈佔去,還帶一個大陸女人住在那裡,變成她回不去。」

「她命運很坎坷,人太好了,以前妳舅舅叫她把房子拿去貸款再偷偷找一個地方買房子跟黃XX住,讓房子被銀行查封,妳姨丈就沒地方住,結果她又說不忍心、不會辦,結果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誰也趕不走妳姨丈…可憐阿!誰又能幫她呢?」

這個原籍嘉義黃XX的媽媽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呢?沒讀過書、沒嫁對人、沒離好婚,養孩子由父母代勞,房子被惡夫霸佔,病老體衰被同居人拋棄(那她到底住在哪兒呢?)這簡直是給女人的現代版恐怖故事。

當夜,夜夢荒唐,我被一群可怕的大烏鴉攻擊,怪物烏鴉張著巨大鋒利的嘴喙,啄人,扳回一成的方法是伸出無助雙手,誘引食人者攻擊,然後出奇不意將鳥嘴扣住,再以剪刀剪下嘴喙與鳥舌。抓著刺手的羽毛鳥身,雙手壓住鳥嘴,盯著那一雙雙血紅的眼睛我怕極了,剪刀沈沈地下不了手,沒種地決定竄走…

偷聽鄰座講話是小說家的專利,多少豔麗刺激的故事由耳語開始,我不是小說家卻幹了同樣悖/背德的勾當,聽到現代版恐怖故事或許是是活該。

台長: Sunny大小姐
人氣(3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