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2 20:41:15| 人氣2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個台灣女生的「愛和平」經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而我,又該說什麼呢?這美得不像話的晚春時節,風兒肆意微揚、海岸細雨幽柔寡斷淅淅窣窣,苦鹹海潮時輕時重撫觸砂礫灘,浪上白沫即生即滅。夾在山海之灣的南島海岸,嗅著是小狗掌心好聞的熱呼鹽腥,美好的溫度。赤腳晃過一整幅綿綿細沙,咧嘴傻笑中,冷不防踩上一隻乾扁河豚,痛得呼呼跳腳。旁邊那個人說「河豚是被漁民丟在灘上的,魚網補到沒有經濟價值的東西,就隨手一丟。」,呵!空氣裡充滿了戀愛的味道,我卻刺痛了腳心,令人預期起我與這人可疑的命運。(米蘭昆得拉說,我是相信我遭遇的事情都有不只一種意義;相信它象徵某件事;相信生命以本身的奇遇對我們說話…這樣的想法是幻覺嗎?有可能,甚至非常可能,可是,我不能抑制這種不斷解讀自己生命的需要。)

命運,多麼重口味的字眼,如果通感可以信賴,牠肯定是又生又猛的海鮮味,誘人非得一口將之置入腹中,沾著芥末醬油,大嚼特嚼。

媽上台北參加326遊行,數不清第幾回了,遊行,是她實踐「台灣人命運」的神聖儀式之一。對於一個佛教徒來說,儀式是不容輕押的莊嚴過程,香要怎麼擺、手勢該朝哪個方向舒緩翻轉、經書翻閱前得在捧至額上致敬…儀式種種細節自有其背後繁複龐雜的偉大體系,不容凡人冷眼挑眉。

「反分裂、愛團結」像所有的口號一樣,廉宜簡單好記,媽媽卻不怎麼滿意。夾在兩大國(中美)正反面欺負的小媳婦情緒裡,她草草收起綠色小旗,頹敗的說「算了,反正我們這麼小,打也打不贏人家(中國),誰要就拿去好了,(把我們收去做一省)要好好疼愛我們就是。」,隨即沒入廚房煮食。

正細細揣測話中微言大義,不得解(以我跟我媽相處多年經驗,她太累心緒不佳時,會出現語言退化症狀,吞字、發明新詞,口吐火星話,需要我發揮金田一的本領翻譯原意。)。

阿碗學姐帶上海老公來家裡玩兒,不幸地遇上反分裂遊行後低迷不振的兩岸人民關係黑暗期。四個人排排坐啜飲酸甜濃滑的桑椹優格(材料:種在阿姨家後門的肥胖果子加光泉鮮奶優酪乳。工具:貴夫人果汁機。作法:原料通通放入打五十秒即成),媽媽盡力維持風度終究噤忍不住,埋怨一堆中共侵壓台灣的強盜行為,可憐大陸新郎當場成了尷尬的靶子,猛抽煙傻笑(突然覺得需要編預算給大陸配偶看心理醫生,成天被外人碎碎念,夜半肯定心生「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之悲)。裝瘋賣傻捏媽媽手臂皆已然無法阻止這場怨念深重的恐怖對話,渴求和平而不可得,唉!

阿碗學姐帶著新婚上海老公回台灣玩兒。自由肆意慣的人本來不甩結婚,為了讓心愛的哈泥看看自己心愛島嶼以及血液中豐潤滋養的可愛家園,阿碗結了婚辦了登記,帶著愛人定定徜徉在風和日暖的南島。

活在歷史幽默感中,我們三人決定一種更無謂、更挑釁的姿態。我告訴學姐的上海老公,鬧烘烘的台北盆地夾在姿態各異的小山之凹,心臟地帶是大城世故擁擠,周遭寬寬融融地帶著山河海相依交錯的田園景致,這怪異的可笑的無節制的美而瘋狂的化外之城,活該住著些野蠻潑灑的人們。

台長: Sunny大小姐
人氣(29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