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15 15:59:17| 人氣25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個台灣女生的「團體生活」經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大結構中總是遊魂狀態,徘徊晃蕩徐行狂奔,赤著腳。團體生活與自我互相干隔的性格弱點,讓我學生時代很吃了點苦頭。分組是恆常的痛腳,團康帶動唱要命,體育課無處可去。整個人是監禁在結界內的刺燙靈魂。

高中體育課偷偷漫行黃沙飛揚校園,躲老師曬太陽吃零食看木棉花。一回偏僻灌木叢外,撞見一中型蛇正扳大了嘴咕嚕吞嚥垂死鳥兒。那鳥屍一半露在蛇口外,一晃一晃地,狩獵畫面駭人,我尖叫,蛇一驚,吐出殘屍,畫面隨即轉黑。(端著飯碗,盯著動物頻道各物種撲殺狩獵,對牢腥紅獸類屍體面不改色,並擊節讚賞其獵殺動作迅猛優雅,是很久之後的特異功能了。)

教官穿著筆挺軍服伸長了豬肝紅嘴巴一張一閡地規訓著一班豔陽下汗逼制服發酸的高中女生(她自己倒懂得躲在樹蔭下)。百百種生瘡流膿以限制他人自由為生存目標的八股文像是黃昏郊外的蚊子,叮得人渾身發癢紅腫,嗡嗡嗡地對準耳邊嘮叨著,揮之不去,抓搔更癢。反抗是無用的掙扎,不明白同學們為何若無其事我卻恨得想拿刀砍人。浪費停頓狀態下,日子攪成一攤忘記清理的茶水,深褐色無處可逃的難堪。

在最純真與激情的年紀,完全無法融入團體生活。不是那種「不屑彼等庸物俗人」的狂涓不羈,也非「我功課不好,配不上同學的閉瑣自卑」,純粹就是與一班人一日十小時緊密相依於同一空間的笨拙與不適應。同學都是好人,老師也非手拿藤條的惡師之徒,跟著課表第一節英文第二節理化第三節國文第四節公民照錶抄課,卻成了生命中永恆逃躲的深沈恐懼原形。考試固然是尤里西思式的磨難,恰恰然自自然地掩蓋內裡翻攪折騰,在被規定的時間內做著被定義好的事情,才是一門學問。

亂夢顛倒的高中生涯像是手拿平衡感走鋼圈的流浪戲班小丑,一手對抗著賀爾蒙漲大身軀、顢頇體制,一手夢想著廣逑無邊的世界與叫人歡樂滿溢的自由生活,活像囚犯靠著腦中草原青青香味與女體多汁馥欲撐過苦牢。

每次看到中輟生的新聞就心生憐惜,那種同為天涯淪落人,我靠上天垂憐平安度過顫危危青春期你卻沒我幸運的惋惜。逃離學校的孩子,是昨日依稀淡薄的影子。

很多很多年過去了,傷口結痂厚硬表皮上,開出了一朵桃紅色的小花。花兒自在大氣的笑。還是不喜歡和討厭的人共處一室,還是很難在團體中確切找到自己的位置,還是看不起虛偽貪婪的人,不過我學會了微笑。在擁擠可怕的人群當中隱隱地笑,這時大時小飄忽的笑像是自製防護罩,隔離自我與世界,築起自我與世界恰當的距離。

台長: Sunny大小姐
人氣(25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