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2 22:08:32| 人氣47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白遼士:安息彌撒曲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如果我的作品面臨全都要毀棄,只允許留一首時,我會懇請留下「安息彌撒曲」」──白遼士。

上次談到白遼士的一首傑作「羅密歐與茱麗葉」,這次再談他的另一首代表作。他的這首「安息彌撒曲」,正式名稱叫「為亡者的大彌撒曲」Grande Messe des morts g小調作品51837年作曲。全曲依據傳統的安息彌撒曲歌詞(經文)作曲,但其配器龐大,還包含4組另外配置的樂隊。這首音樂雖稱為安息彌撒曲(也稱「安魂曲」),但是一首戲劇性音樂作曲家的作品。他把安息彌撒曲所使用的經文自由的奪胎換骨,重新構成為以「最後審判」為中心的戲劇,因此這首安息彌撒曲極少真正使用在安息彌撒典禮上。(關於「安息彌撒曲」,請參本台佛瑞:安息彌撒曲威爾第:安息彌撒曲各文。)

18373月末,法國務部長,也是白遼士的支持者德嘉士帕朗(Adrien de Gasparin),委託他為7月革命的犧牲者、和1835年暗殺路易•菲利普國王未遂事件的犧牲者以及愛德華·莫蒂埃(Joseph Mortier元師等人,預定在1837728舉行的紀念儀式中演奏的安息彌撒曲。政府因公式的儀式,委託年輕作曲家創作樂曲是很特別的事。當時他只有33白遼士後來把這首安息彌撒曲呈獻給德嘉士帕朗。

白遼士只有4個月時間作曲。他一方面移用舊作「莊嚴彌撒曲」的一部分,一方面趕時間作曲。據,當時他來不及寫下緊接著而來的曲趣,臨時還想出樂譜的速記法。更驚人的是他在這期間,還繼續樂評工作,以維持生活。在這樣趕工之下,全曲在629完成。

然而這次紀念儀式縮小規模原訂在儀式中舉行的此曲的首演也由務部取消。這時德嘉士帕朗已離職,白遼士還認為其中有政治陰謀。白遼士為了因應7月的首演已舉行數次合唱練習,因而舉了數千法郎的負債。他認為這費用該由政府負擔,最後經大仲馬與奧爾良公爵而得陸軍部長貝爾納的支持,就在當年125日,於巴黎榮軍院L'hôtel des Invalides禮拜堂追悼儀式中首演。該次儀式是追悼在阿爾及利亞戰爭中犧牲的達姆雷蒙將軍(Charles-Marie Denys, count de Damrémont)與其他軍官士兵而由陸軍舉行。樂譜在1838出版,1853修改一次,1867修改一次。

由於此曲要在榮軍院禮拜堂的大空間演奏,白遼士除合唱團與大管弦樂團之外,還在四方配置銅管樂器的小樂隊。

聲樂部分是男高音獨唱,混聲6部合唱:女高音與女低音80人),男高音兩部(60人),男低音兩部(60人)。人數只記載相對數量,如果場地允許,則可增加到兩三倍,樂器數量也要配合比例增加。但合唱人數超過七、八百人時,只有在「神怒之日」、「號角高響」以及「流淚之日由全員演唱,其他樂章則由四百人左右演唱。

管弦樂部分的配器為長笛4,雙簧管2,英國管2,單簧管4,低音管8,圓號12,定音鼓8對(奏者10人),大鼓2筒鼓4銅鈸10對,弦五部(最少第1小提琴25,第2小提琴25,中提琴20,大提琴20,低音提琴18
樂隊1:短號4,長號4,大號2
樂隊2:小號4,長號4
樂隊3:小號4,長號4
樂隊4:小號4,長號4
奧菲克萊德號Ophicleïde4

樂曲的大半,都由混聲6部合唱以管弦樂為伴奏演唱,但「聖哉經」的「歡呼之聲響徹雲霄(Osanna in excelsis」以外的部分,則由女低音合唱與男高音獨唱演唱。場外樂隊則在接「神怒之日」以後的「號角高響 (Tuba mirum)」部分,與「流淚之日 (Lacrymosa)」中使用。在「尋覓著我(Quarens me」則無伴奏,「讚美犧牲(Hostias et preces tibi」則樂隊中的長號弱奏與長笛擔任伴奏。可見白遼士不是只使用大管弦樂團,各曲的配器規模都多樣化,而且其強弱範圍甚廣。歌詞省略「讚美歌(Benedictus)」,而重聖哉經 (Sanctus)」。
1曲:「進堂詠:永恆的安息--求主垂憐」(Requiem et KyrieIntroit
以第2小提琴與中提琴開始演奏半音階風格的上升音型,管樂器加進。不久,男低音開始唱「永恆的安息」(Requiem),聲樂部分是半音階風格的下降音型。這樂章在寂靜裡開始,經過少許高潮後,進入後半部求主垂憐」Kyrie最後又回到寂靜。安息彌撒曲的經文都使用拉丁文,唯有「求主垂憐」使用希臘文。

2曲:「 續抒詠:神怒之日--號角高響」(SéquenceDies irae--Tuba mirum
大提琴與低音提琴奏出「神怒之日」的主題。女高音開始歌唱,不久就接到後半部宣告最後審判的「號角高響」。

2曲是全曲的第1個高潮。前半部「神怒之日」採AA’A”結構,速度與音樂逐漸增加迫切感。每一部分都以弦樂器極為怕人的上升音型連接起來,而第3次最怕人的上升音型跑到最高點時,全銅管樂器的和聲忽然高響,聲樂衝入「號角高響」部分。然後,佈置在會場四周的銅管小樂隊依次重疊,逐漸增加音量,最後8對定音鼓最強奏震音響遍四周。表現最後審判時天雷地動的恐怖,這簡單但強大震撼音響極有效果。在敲擊樂器的巨響上吹奏的莊麗的號曲暫時靜下來之後,歌聲也靜下來。號角高響」部分會重復一次,但這一次會加進銅鈸群的最強奏轟隆音響,最後轉弱而結束這一樂章。

3曲:「我這可憐的人 (Quid sum miser)
這樂章是號角高響」的餘韻。合唱只有男聲,管弦樂配器也限制為小規模。曲中使用「神怒之日」的動機。低音弦樂器、低音管與英國管想起最後審判的恐怖發抖,歌聲斷斷續續。像在細語的很短的樂章。

4曲:「無比輝耀的國王」 (Rex tremendæ)
全曲中最強力而輝煌的音樂。重新動員全管弦樂器與合唱各聲部,四周的小樂隊也很活躍。

5曲:「尋覓著我」Quaerens me
這一樂章是由無伴奏合唱演唱的寂靜的音樂。白遼士刻意交錯安排管弦樂大聲響演奏的樂章與聲響簡樸的樂章,以加強演奏效果

6曲:「流淚之日」 (Lacrymosa)
這一樂章會動員全管弦樂團,包括配置在會場四角的小樂隊。全曲中,只有在第2、第4與這個樂章這種情形。這樂章與第2樂章一樣,描述最後審判時的可怕情景。音樂的含甚大,曲中充滿恐怖與歡喜、絶望與陶醉,雖然兇猛卻令人著迷,雖然美麗卻具有爆炸性的震撼宇宙的音樂,這真是這首「安息彌撒曲」的真正中心。

就形式來説,這只是單純的ABA’B’A”形式,9/8拍子。主部A與中間樂段B都有美麗的旋律。尤其A的部分,管弦樂奏出把重音放在第6拍,顯得很獨特的拖拉似的節奏(這是切分音節奏),男聲合唱則在此節奏上唱出充滿無限悲哀與寂寞感的廣大旋律。管弦樂在第一個A以平常的配器演奏。隔B回到A’時,4個角落的樂隊加入奇異的重音。再到平穩的B’。但這段即將結束時,顯現有點怕人的高潮,最後到達全管弦樂的咆哮,並到A”!這個樂章最後轉弱而結束。這與「號角高響」一樣。

7曲:「奉獻詠:主耶穌基督」(Offœrtorium Domine Jesu Christe)
管弦樂回到通常的配器。這是充滿奇異魅力的樂章。合唱只在兩度音程間上下移動,但背景的管弦樂則以豐富的色彩奏出很美的旋律。這種有巴洛克樣貌,卻富於浪漫色彩的感覺,以後就在另一首傑作「基督的童年結果。聲樂部分,到樂章即將結束時會有較大的移動。

8曲:「讚美犧牲」(Hostias
一聲弦樂合奏之後,四部合唱以無伴奏唱出歌詞。這一樂章的特徵是神秘的樂器法。器樂樂句,都在聲樂樂句的間隔中出現,甚少為聲樂作伴奏。銅管樂器使用8支長號,用的還是小樂隊的,其他就是3支長笛。這些樂器以弱音奏出和聲,並對話。

9曲:「聖哉經」(Sanctus
聽來很神聖的美麗音樂。男高音獨唱在「聖哉」部分登場,並與女高音合唱對話。然後進入「歡呼之聲響徹雲霄」(Osanna in excelsis的復格部分。這部分由混聲合唱演唱。這兩個部分以ABA’B”的形式重復一次。曲中高音的持續音釀出天上的氣氛。在A’部分,3對銅鈸的最弱奏表現天使的奏樂。

10曲:「羔羊經--領主曲」(Agnus Dei et Communion
「羔羊經」是依式的終曲。以第1曲與第8曲的主題為中心,回想前面的情景。在這裡可以聽到讚美的犧牲」與進堂詠:永恆的安息--求主垂憐」的一部分。在8曲聽到的神秘空間感覺在這裡再現。最後的「阿門」,以弦樂的撥奏、小樂隊的長號、8對定音鼓的最最弱音的伴奏下,靜靜的結束全曲。

Andrew Staples男高音,Jukka-Pekka Saraste指揮WDR Sinfonieorchester KölnTschechisch Philharmonischer Chor Brno WDR Rundfunkchor Kölnhttps://youtu.be/6cFwAcKxAvQ
Ronald Dowd男高音,Colin Davis指揮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 Chorushttps://youtu.be/BnI_4bvqong

 

台長: 雲翁
人氣(479)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歌曲 |
此分類上一篇:蕭邦:歌曲「我的卿卿」與李斯特的編曲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