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出遊首選車款 四驅智能化,安全最大化這沙雕技術讓眾人目瞪口呆 「臺北好時尚」臺北TO...
2014-01-25 00:26:25 | 人氣(2,54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舒伯特:聯篇歌曲集「冬之旅」(5)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2部
在第1部裡敘述年輕人被愛人與其家屬背叛,無法待在愛人之家,不顧外面的冰凍,夜裡就離家出走,一心要離開愛人居住的市鎮的情形。他在寒冬中走離市鎮,並在郊外無人的燒炭小屋休息片刻,次日發現他很孤獨。年輕人繼續他的旅行。

13 郵車 (Die Post)
(Dietrich Fischer Dieskau 男中音,Murray Perahia 鋼琴)
http://youtu.be/m_7-KEelaLw 

第2部以郵差吹奏的郵號(如圖)聲開始。歐洲的許多郵局,到現在還用這種號角的形狀為其標誌。當時的郵車是馬車,郵差要兼馭者。他吹奏的郵號聲,是郵件到達的訊息。

郵車也是當時的交通工具,因此除了郵件以外,還帶來旅客。於是郵車驛站常是村里的中心,並兼營旅館與餐廳。

降E大調,6/8拍子。速度是「略快」(Etwas geschwind)。從市鎮的馬路上傳來郵車的聲音。愛人不可能會有信給他,但他心裡怎麼在盼望,怎麼會心動? 8小節序奏,伴奏的低音部刻出馬車活潑的馬蹄聲,高音部則描寫郵差吹奏的號角聲。這旋律不會出現在內省的自問自答場面,顯示舒伯特心理描寫手法之巧妙。曲中有1小節的總休止,像時間在一瞬間停止,表示主角忽然聽到郵號聲,在一瞬之間,盼望、心動,「郵車從市區來,難道…不會吧!?」

歌曲分為前半部與後半部,兩部的形狀大致相同,但不是完全的重複,因此不能算是單純的反復歌。雖然其變化不多,但還是算變形反復歌。

Die Post 
郵車

Von der Strae her ein Posthorn klingt,
was hat es, da es so hoch aufspringt,
mein Herz?
馬路那邊傳來郵車號角聲,
怎麼了,鼓動得那麼高。
我的心?

Die Post bringt keinen Brief fr dich,
was drngst du denn so wunderlich,
mein Herz?
郵差不會帶給你信件,
怎麼那麼焦急,
我的心?

Nun ja, die Post kommt aus der Stadt,
wo ich ein liebes Liebchen hatt’,
mein Herz!
對啊,那郵車從市鎮來,
從我疼愛的愛人居住的市鎮來,
我的心!

Willst wohl einmal hinber sehn
und fragen, wie es dort mag gehn,
mein Herz?
你想看看那一邊
然後打聽城裡現在怎麼樣嗎?
我的心。

此曲的歌詞採自問自答形式,講話的是詩人的「理性」。歌曲開始後不久,到自問「怎麼了,鼓動得那麼高」處,音樂漸強,並以強音把高F音拖長。這地方的歌詞是「我的心」。這時候,心臟鼓動的原因還不清楚。鋼琴伴奏轉為弱音,重複同樣的問話。伴奏更轉為最弱音,進入第2段重複「郵差不會帶給你信件,怎麼那麼焦急?」問句,音樂成為強音,「我的心」一句從高F音爬到高A音拖長,並結束前半部。

7小節間奏,與序奏一樣,由鋼琴描寫馬蹄聲。「那郵車從市鎮來」,忽然男主角想到郵車是「從我疼愛的愛人居住的市鎮來」,於是「我的心」一句又以強音把高F音拖長。這句話會重複。最後以最弱音唱出「你想看看那一邊,然後打聽城裡現在怎麼樣嗎?」並予重複。男主角知道,那城裡沒有可讓他留戀的事物,但他還是依依不捨。這時郵車也不等人,逐漸遠離。兩小節尾聲,每個小節一個4分音符弱音和弦,象徵遠離的馬蹄聲。

14 白髮 (Der greise Kopf)
(Dietrich Fischer Dieskau 男中音,Murray Perahia 鋼琴)
http://youtu.be/O8_ZH_yvWhM 

主角很想早點死掉。冰霜掉落在頭上,看來像是銀髮老頭。他覺得像老人,離死亡很近而高興。但是冰霜一下就溶化,恢復原來的黑髮。離開死亡好遠啊!

c小調,3/4拍子。速度是「稍緩」(Etwas langsam),有點像敘唱的曲子。有4小節序奏與兩小節尾聲。序奏緩慢描寫「冰霜的白粉掉落在頭髮上」的樣子,歌聲以完全相同的旋律唱出歌詞。鋼琴伴奏的低音部,同樣也重複相同的音形。序奏漂浮着孤單的氣氛,聲響聽來悲傷與嘆息。 

Der greise Kopf
白髮

Der Reif hatt' einen weien Schein
mir bers Haar gestreuet.
Da glaubt' ich schon ein Greis zu sein,
und hab' mich sehr gefreuet.
冰霜把白色的光輝
撒在我頭髮上。
於是我以為已變成白髮老頭兒,
高興異常。

Doch bald ist er hinweggetaut,
hab' wieder schwarze Haare,
da mir's vor meiner Jugend graut-
wie weit noch bis zur Bahre!
但是白色光輝不久就溶化,
又回復原來的黑髮。
因自己還這麼年輕而嚇了一跳,
離開棺木還那麼遠!

Vom Abendrot zum Morgenlicht
ward mancher Kopf zum Greise.
Wer glaubt's? Und meiner ward es nicht
auf dieser ganzen Reise!
從黃昏到次晨之間
有些人頭髮就變白了。
誰相信?我竟沒有這樣
雖然經過這麼久的旅行!

「我以為已變成白髮老頭兒,高興異常。」絕望的男主角只想死了算了,因此看到頭髮變白就高興。同樣音形的旋律,以大調反復。轉調的運用,顯出舒伯特和聲手法之精緻。當然主角不是真的高興,只是生命對他已無引誘力而已。孤獨,在這世上沒有拉他不放的人。他還年輕,白霜溶化,又會顯出他的黑髮。他絕望的叫喊,「離開墳墓怎麼還那麼遠!」樂曲開頭的旋律回來,「有人會在一夜之間變蒼蒼白髮」,鋼琴奏出同樣音形。「誰相信我走了這麼長的路,頭髮都不變白。」有點安心的大調與寂寞的小調交互出現,兩小節小調尾聲,似乎象徵此後暗澹的旅程。

寫這麼失意的詩與音樂的兩位藝術家,竟然都是30歲前後的年輕人,而且兩人都在30歲出頭就去世!

15 烏鴉 (Die Krhe)
(Dietrich Fischer Dieskau 男中音,Murray Perahia 鋼琴)
http://youtu.be/bfhYUmKaURM 

一隻烏鴉從市區一直跟着信步而行的男主角。一般人都討厭烏鴉,因為叫聲難聽,又會在垃圾堆中找食物,搶弱小動物的飼料,還會啄食動物屍體。

c小調,2/4拍子。速度是「稍微緩慢的」(Etwas langsam)。有5小節序奏與5小節尾聲。鋼琴伴奏從頭到尾彈奏3連音符,描繪在頭頂上畫圓圈飛行的烏鴉。

Die Krhe
烏鴉

Eine Krhe war mit mir
aus der Stadt gezogen,
ist bis heute fr und fr
um mein Haupt geflogen.
一隻烏鴉跟着我
從市鎮一起來。
到今天一直還在
我頭頂上繞圈子飛翔。

年輕人無精打彩的一個人行走,一隻烏鴉在他頭頂上繞圈子飛翔。不是有隻烏鴉陪伴他一起走,而是孤獨到只有烏鴉會跟他作伴一起走。

Krhe, wunderliches Tier,
willst mich nicht verlassen?
Meinst wohl bald als Beute hier
meinen Leib zu fassen?
烏鴉啊,奇怪的動物,
你不想離我而去嗎?
你是不是打算把我當獵物
捕捉我的身體?

Nun es wird nicht weit mehr gehn
an dem Wanderstabe,
Krhe, la mich endlich sehn
Treue bis zum Grabe.
不會再太久
能依賴拐杖旅行了。
烏鴉啊,最後你就呈現
跟到墳墓的忠誠心吧。

對人生失去希望,也沒有精神繼續活下去的男主角,只能嘲笑似的邀請烏鴉跟到墳墓。大家討厭的烏鴉,也許會一直伴隨他。

16 最後的希望 (Letzte Hoffnung)
(Dietrich Fischer Dieskau 男中音,Murray Perahia 鋼琴)
http://youtu.be/jhr5mDlkAu4 

樹枝上有幾片枯葉,主角把這些葉片比喻為自己的希望。但是枯葉被風吹走,希望也消滅了。

降E大調,3/4拍子。速度是「不要太快」(Nicht zu geschwind)。有5小節序奏,4小節尾聲。在序奏中鋼琴以左右手交互奏出斷奏旋律,描繪殘留在樹枝上的幾片枯葉遇風而紛紛掉落,並在風中飛舞。這一部分的音樂,因多用減7和弦而使調性很不穩定。拍子也不很清楚。一連串不穩定的音形,讓聽者感覺到枯葉飄落。

主角在枯葉中挑選一片,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這片樹葉上。樹葉被吹落,主角倒地哭泣。此後再沒有出現描述主角哭泣的地方,或許主角的眼淚,在這時候哭乾了。

Letzte Hoffnung
最後的希望

Hie und da ist an den Bumen
manches bunte Blatt zu sehn,
und ich bleibe vor den Bumen
oftmals in Gedanken stehn.
樹林的樹木上
還殘留着各色樹葉,
我經常在樹木前佇立
沉思久久。

Schaue nach dem einen Blatte,
hnge meine Hoffnung dran,
spielt der Wind mit meinem Blatte,
zittr' ich, was ich zittern kann.
看到一片樹葉,
託付它我的希望。
風與那片樹葉戲耍,
我從心底發抖。

Ach, und fllt das Blatt zu Boden,
fllt mit ihm die Hoffnung ab,
fall' ich selber mit zu Boden,
wein' auf meiner Hoffnung Grab.
啊,那片樹葉掉落地上,
而我的希望也一起掉落。
我也潰倒在地上,
在希望的墳墓上哭泣。

主角的旅行,大概是在初冬,因為樹上還殘留樹葉。這種時節總是令人有許多感觸。在夏天綠色茂密的樹林,不知不覺間樹葉凋謝,草叢枯萎,白雪降下,繽紛的彩色世界變成黑白的單色情景。熱鬧的小鳥聲失蹤,只剩烏鴉聒噪。氣溫轉冷,身心萎縮。這首歌曲,很像一輻音畫。數分鐘裡,濃縮了許多事情。

失意而孤獨旅行的主角,看到掉落的樹葉,都覺得與他的境遇有關。此曲是降E大調的曲子,但有調性模糊的不安定的分散和弦,大調與小調間的徘徊,一片不安定的氣氛。主角的命運被最愛的人與她的家人擺佈,樹葉的命運就要看風的臉色。強風突如其來(鋼琴的音響),寄託希望的葉子終於掉了。「啊,那片樹葉掉落地上,而我的希望也一起掉落。」這些情節都用音響描述。「我也潰倒在地上」,主角也被捲入強風中,然後以大調唱「在希望的墳墓上哭泣」。最後結束此曲的最弱音降E大調和弦,像是照射主角的軟弱的冬天太陽。

17 在村莊 (Im Dorfe)
(Dietrich Fischer Dieskau 男中音,Murray Perahia 鋼琴)
http://youtu.be/AF28dbH29m4 

深夜,男主角到達一個村莊。人們在貪睡,只聽到狗吠與鐵鍊聲。男主角覺得自己已沒有什麼希望,而且與貪睡的人們不一樣。

D大調,12/8拍子。速度是「稍緩慢」(Etwas langsam)。序奏5小節,尾聲3小節。在序奏裡,鋼琴很巧妙的釀出被鐵鍊鎖住的看門狗,讓鐵鍊做聲的氣氛。長長的震音會留印象。

Im Dorfe
在村莊

Es bellen die Hunde, es rasseln die Ketten,
es schlafen die Menschen in ihren Betten,
trumen sich manches, was sie nicht haben,
tun sich im Guten und Argen erlaben,
und morgen frh ist alles zerflossen.
狗吠,鎖鏈作聲,
人們在床上貪戀睡眠,
看到現實裡不會有的
美夢與惡夢,
明天早上這些都會消失無蹤。

Je nun, sie haben ihr Teil genossen,
und hoffen, was sie noch brig lieen,
doch wieder zu finden auf ihren Kissen.
好吧,各自享受夢境了,
而且還希望繼續在床上
看到還沒看完的續夢。

Bellt mich nur fort, ihr wachen Hunde,
lat mich nicht ruhn in der Schlummerstunde!
Ich bin zu Ende mit allen Trumen.
Was will ich unter den Schlfern sumen?
就繼續對我吠叫吧,這些看門狗,
在這該睡的時候,就不要讓我休息!
我已經看完所有的夢。
何必再費時跟貪睡的人們在一起?

此曲的歌詞會令人想到第1曲「晚安」。在溫暖家中休息的人們,對着陌生人狂吠的狗。不過,音樂與第1曲完全不同。夜已深,外面漆黑,只有看門狗醒着。四周寂靜。看門狗遠遠就聽到主角的腳步聲,聞到陌生人的氣味,起身靠近陌生人。鎖鏈作響。鋼琴序奏就是表現這種情形。歌聲也淡淡敘述這種景象而已,感情也不會再高昂。

第2段的音樂比較輕鬆。這音樂引用派西艾羅(Giovanni Paisiello, 1740-1816)的歌劇「美麗的磨房少女」(La bella Morinala)的詠唱調「我的心已感覺不到」(Nel cor pi non mi sento)。對這引用有許多說法。說,這是諷刺舒伯特在歌劇方面沒能成功;說,這是揶揄畢德麥雅時期維也納小市民的生活方式,等等。

到第3段,主角又回到現實。夢破,心受傷,主角已沒有夢想的希望。如果再追夢,又會受傷。「我已經看完所有的夢。何必再費時跟貪睡的人們在一起?」鋼琴忽然彈奏讚美歌似的和弦。這是主角的在心裡的喊叫。尾聲的音形差不多重複序奏,主角逐漸離開村莊,看門狗與鎖鏈的聲音逐漸遠離。

18 暴風雨的早晨(Der strmische Morgen)
(Dietrich Fischer Dieskau 男中音,Murray Perahia 鋼琴)
http://youtu.be/qASYXu3j_EI 

「冬之旅」中最短的一首歌,演唱起來,往往不到1分鐘。在暴風雨中,主角自己都變得荒蕪。

d小節,4/4拍子。指定「稍快,但有力的」(Ziemlich geschwind, doch kraeftig)。2小節序奏,尾聲只有1小節。兩小節強奏的序奏,描繪出狂風摧殘過的冬天早晨的景色。在前曲中,主角明確批判現實,這一曲則以同主調承接下來。他把自己的思維投射在颱風與曙光上,並以激烈的音樂描述。第1段與第3段前半口氣較鬆的地方,歌聲與鋼琴完全是齊奏,這是從巴洛克時期以來,要表示不安感、狂亂、死亡陰影等時常用的傳統手法。

Der strmische Morgen 
暴風雨的早晨

Wie hat der Sturm zerrissen 
des Himmels graues Kleid, 
die Wolkenfetzen flattern 
umher in mattem Streit. 
暴風雨撕破
天空的灰色衣服,
已疲於戰鬥的雲的破片
到處飛散。

Und rote Feuerflammen 
zieh'n zwischen ihnen hin, 
das nenn' ich einen Morgen 
so recht nach meinen Sinn. 
而紅透的火燄
射出雲間。
這才是早晨
正合乎我的感覺。

Mein Herz sieht an dem Himmel 
gemalt sein eig'nes Bild, 
es ist nichts als der Winter, 
der Winter kalt und wild. 
我的心在天空看到
描繪在那兒的自己的身影,
這就是冬天,
就是寒冷而荒涼的冬天。

像突如其來的狂風,一瞬間就過去的歌曲。刺骨寒風,通紅的天空,灰暗的飛雲,富於戲劇性的氣象。這正代表主角的心情。序奏後,鋼琴伴奏與歌唱旋律以齊奏進行,提高緊張感。經5個3連音符,進入第2段才有和聲。

台長: 雲翁
人氣(2,548)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歌曲 |
此分類下一篇:舒伯特:聯篇歌曲集「冬之旅」(6完)
此分類上一篇:舒伯特:聯篇歌曲集「冬之旅」(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