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6 00:16:08| 人氣4,81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馬約卡之行─蕭邦與桑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836年深秋,喬治‧桑在達爾古伯爵夫人的沙龍認識蕭邦而一見鍾情。當時蕭邦正與瑪麗亞‧沃津斯卡(Maria Wodzińska)有婚約,因此根本沒有把桑看在眼裡。不料,翌年與瑪麗亞的婚約破裂,蕭邦陷入失意志中。

上圖是1838年4月喬治‧桑寫給蕭邦的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紙條。「On vous adore george(熱戀着你 喬治)」。久別重逢,分外熱戀,兩個月之後,兩人已互相需求,不可分離。

只是他們兩人太有名了,巴黎社交界的仕女們,都使用好奇眼光圍繞他們,他們漸漸成為八卦的焦點。喬治‧桑為了改善她兒子莫利斯的健康,並想與蕭邦建立愛情生活,決定逃離巴黎,前往西班牙屬地地中海中的馬約卡島。這是逃離眾人耳目的旅行。


上圖是馬約卡島。

以當時的交通工具,須經陸路一週左右,到達巴塞隆納,再經18小時的水路才會到馬約卡島。蕭邦與喬治‧桑都期望在此地得到藝術靈感。喬治‧桑正開始着手寫以修道院為背景的「斯匹里狄翁(Spiridion)」,而蕭邦則想實地聽聽西班牙獨有的使用響板的三拍子舞曲波麗路。

「斯匹里狄翁(Spiridion)」可在http://www.gutenberg.org/etext/15239下載法語原文。

上圖是帕爾馬。

1838年10月他們離開巴黎,11月到達馬約卡島的首府帕爾馬。喬治‧桑為了尋求落腳之地,在港口逢人即問,但沒有人肯告訴她哪裡有得住。原來西班牙在當時內戰不斷,治安不佳,搶劫橫行,因此當地人不大歡迎也不很信任陌生人。在疲憊之餘所找到的客棧,實在破舊不堪,而且找不到可口的食品。喬治‧桑到處尋找比較好的住宿,還從巴黎要來介紹信,以接近法國領事銀行家卡努夫婦。最後他們在帕爾馬郊外小山上的橄欖園中,找到一家附帶傢俱,窗戶玻璃齊全的房舍租下來。因為時常有舒適的輕風吹過,因此有「風之家」之稱。

最初幾天他們住得很愜意,蕭邦寫給友人信函裡,就充滿喜悅之情。

「親愛的朋友,我在帕爾馬。椰子樹、喜瑪拉雅杉木、仙人掌、橄欖樹、柑橘樹與檸檬樹、無花果、石榴…沒錯,就是被植物園溫室裡的樹木包圍着。天空藍似藍寶石,海是蔚藍色,山是翠綠色。空氣像天國的空氣。太陽一整天都在閃爍。由於天氣熱,因此大家都穿夏天的衣服。夜晚歌聲連棉不斷,遠處傳來吉他聲。…一言以蔽之,這是很愜意的生活。」

喬治‧桑在她的「馬約卡的冬天」裡也寫:「在這像是隱居似的房舍居住的開頭的日子,天氣宜人,對我們來說,這些自然景物都很新鮮。我們被這些事物引誘,一次又一次出去散步。我曾經有過好多次旅行,但從來沒有到過這麼遠的地方。因此第一次看到在我國溫暖風土以外的地方長大的草木與風光。人們、房屋、樹木以及路上的小石頭,都呈現出獨特的樣子。小孩們到什麼地方都覺得好奇,什麼東西都收集。」

喬治‧桑實地執筆寫「斯匹里狄翁」,蕭邦使用帕爾馬製的鋼琴開始作曲。但是這鋼琴品質太差,只好焦急的等待巴黎的鋼琴運到。

馬約卡的天氣,一年當中有300日左右的晴天,其他日子則為嚴酷的雨季。他們住進後不久雨季開始,「風之家」裡沒有暖房器具,這家一到雨季曝露在風雨中時還很冷。蕭邦又開始患咳嗽舊疾。 於是鎮上遍傳臉色蒼白的外國人患上奇怪的咳嗽。屋主最後要他們遷出。12月15日他們一家人只好搬到法德摩薩(Valldemossa)修道院的僧房。

上圖是法德摩薩 。

1399年由阿拉貢王創設的這所修道院,自1835年左右把僧房出租為別墅。喬治‧桑他們就租用其中3間,房租是一年35法郎。修道院的中庭有一片墓地,墓地內種有許多桔子樹與檸檬樹,還有建造得優美的廣大回廊,以及教會與椰子樹。 腐敗又會搾取農民而堕落的修道士已由政府趕走,因而修道院內安靜得像是廢墟。其他房間還有人居住,但都是些有問題的人。當佣人的鄰居,夜裡會徘徊的老人,維修工程的工人,都想偷竊蕭邦家的食品或用品。當地的餐食也不合他們的胃口,人們也不喜歡假日都不來教堂的蕭邦一家人,更討厭咳個不停的蕭邦。當地的住民,甚至神父都對他們不懷好感。他們孤立無助。

「我們在馬約卡像是在砂漠孤立。風在山峽哭泣,雨水敲打僧房的玻璃窗,雷聲貫穿厚壁,把憂鬱投入嘻笑的孩子們的聲音中……我們像絕望的囚人。我們的頭上有死神在飛舞,想要抓走我們之中的一個,我們只能自己抵抗成為死神的獵物。我們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不想把他趕向墳墓。想到村人們的敵意,真的可怕又可悲。」(馬約卡的冬天)

雖然如此,生活總算安定下來,喬治‧桑寫小說,蕭邦專心作曲。蕭邦的美麗旋律,在僧房的圓形屋頂上繞響。喬治‧桑就在鋼琴旁邊,凝神靜聽那美麗的音樂。

這居所充滿自然之美與無比詩意,沒有打擾他們兩個工作的任何事情。久候兩個月,從巴黎運來的鋼琴到達帕爾馬,但在稅關還得辦理冗長的手續,再付300法郎的高額稅捐,直等到1月22日,這台鋼琴才到達蕭邦之手中。只是這時候蕭邦的健康狀況已經很差。

前奏曲之外,敘事曲第2號、詼諧曲(升c小調)、波蘭舞曲(c小調)等都是在馬約卡譜寫的作品。不過蕭邦在譜寫前奏曲e小調之後,就臥病不起。這次旅行並不順利,但兩人的關係愈來愈密切。 喬治‧桑為了讓蕭邦喝到羊乳特地飼養山羊;還由於蕭邦不喜歡吃使用酸化的豬油與辣椒做的西班牙菜,就從法德摩薩下山到帕爾馬買菜自己做;為了使羊乳容易入口,還把杏仁磨碎加入奶中。

蕭邦對喬治‧桑非常感謝:「她不斷照顧我。當地的醫生已束手無策,因此她只有獨力照顧我。她整理我的床,整理房間,煮藥。她為我斷絕所有交往,沒接一封信,在不尋常的環境中,不斷以母親溫柔的眼光看著孩子們。而且她還繼續寫書。……」

馬約卡的氣候愈來愈遭,蕭邦的病情愈來愈惡化。3個月過去,到了2月中旬,他們決定離開馬約卡。喬治‧桑認識十來個養馬或養驢的村人,想跟他們借馬車載蕭邦到帕爾馬,但沒有人要借。因為在當時久咳不停都被認為是結核病,與鼠疫病人、痲瘋病人一樣,大家都用石頭扔他棍棒打他,非得打死他不行。最後,喬治‧桑只得用手推的一輪車,載蕭邦走15公里左右的山路下山。到帕爾馬時,蕭邦大量喀血。他們終於搭上汽船,但狹窄的船內載滿豬隻(馬約卡的產業是養豬),搭起來絕非是舒適環境。蕭邦在船內又喀了一臉盆的血。

到達巴塞隆納時,法國領事與海軍司令官以戰艦迎接他們,經船醫盡心治療,終於在24小時後停止喀血。領事以馬車送他們一家人到旅館,蕭邦在那裡靜養一週後,經海路回到巴黎。

喬治‧桑寫給友人的信裡提到:「蕭邦咳嗽,因此沒去望彌撒,結果馬約卡人討厭我們。小孩子們在路上被人丟石頭。我們被認為是異教徒。要把這愚蠢、偷竊、狂妄的國民的小心無膽、不誠實、自私、愚蠢、小心眼道盡,那就得寫10本書。我大概再也不會來法德摩薩了。…… 」

約兩年後,喬治‧桑寫旅行記「馬約卡之冬天」,裡邊仔細稱讚當地美麗的自然風景、陶瓷與民俗衣裳等,但也嚴詞批判當地人民、西班牙政府。那不是什麼優越感,而純粹是站在法國人立場,無法苟同當地人那種不知禮儀,對困境中的旅客不但不申出援手,甚至會迫害病人的態度。

西班牙方面則則猛烈批評「馬約卡之冬天」。 帶兩個小孩與年輕愛人,隨便跑到馬約卡長期逗留的法國作家。愛人患肺病,女兒總是男裝,也沒有帶介紹信的無常識者。自己不對還把馬約卡島寫得像是未開發地區,還罵人懶惰得文化都落後,把農民說成小偷,最後還叫馬約卡島為「猴子島」。真可惡的法國人。……西班牙的批評者都罵她。

喬治‧桑習慣受批評,認為以後在西班牙也會知道這作品的價值,在別的地方。

圖片借自維基百科。



台長: 雲翁
人氣(4,811)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音樂家 |
此分類下一篇:蕭邦─鋼琴詩人
此分類上一篇:喬治‧桑─蕭邦的情人

Scott Lin
馬約卡島現在是觀光盛地
有國際機場
修道院也是熱門景點
2020-04-03 23:39:25
版主回應
謝謝來訪。
2020-04-04 12:25:1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