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Lexus CT200H首賣海外資金匯回專法即將上路 最慘撞衫!貝克漢父子帥...
2006-10-04 21:42:40 | 人氣(1,334) |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Tamarind Bay, 如WANG般低調 沉穩 內歛的北印料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一邊盯著FOX SPORT上王建民先發的季後賽,邊想:來寫點什麼好了。

去年畢業的學長Bobby從西雅途回來給Job Talk,我們上週一起吃了Zagat 29分的OISHII,心裡一個勁的只想撥電話訂年底北海道的機票。好吧我承認自己又犯了不夠理性的錯誤:這兒日本人明明就沒幾個,你吃什麼日本料理呢? 而且這家根本是中國人開的!

想到一件趣事。去年寒假在成田機場轉機回台,那個航站大廈竟有壽司餐廳(請注意,要搭UA才有,我後來搭日航轉機所用的那個就什麼都沒得吃,頓時把離鄉背井的悵然燃燒到最高),而且有吧台,我二話不說拋下隨身行李一屁股坐上去,點一個”竹”的握壽司---真是比什麼米其林三星都要美味!

我旁邊坐了一對胖大美國夫婦,點太捲,當小徒弟一片片切下的剎那,那位美國太太陶醉地說”Oh, I’m watching the work of art!” 我心想這鶯歌的阿婆也會耶!不是說太捲不好吃(很.好.吃),而是你要用這種口吻讚美壽司師父(Spike Lee is here,I like this guy),好歹對著正幫我捏”竹”的那個師傅講嘛! 美國人對東方食物的認識和鑑賞能力由此可見一斑。但我也要公平一點的說,在築地碰到的美國人很多就真是夠內行,敝校甚至有位教授出了一本叫Tsukiji的書來專講築地市場,我以後也要!

To eat or not to eat, in case of sushi, it’s a question no more.

這晚我們決定吃Tamarind Bay的印度菜,以前Bobby就說他家做的不賴,我曾利用兩個空堂的中午去吃過自助午餐,一人八塊九,不算便宜,但看得出主事者有堅持,廚房有兩下子。怎麼說呢,雖是吃到飽的自助餐,種類不多,也沒用太貴的材料(肉類通常只有雞,更別提海鮮了)但各色蔬菜、肉類、或坦都里,都有自己獨特的調味和搭配,不是一個醬料對付所有菜色一逕到底的那種(洋基終於開砲,三比零,三局下無人出局),況且他不刻意把醬汁弄糊弄稠,所以吃起來沒有一種形而上的狼狽感,是俐落而層次井然的印度菜。中午來這裡吃的多半是年紀較長的客人,學校教授大概佔不小的比例,我第二次去的時候還碰到我們的DEAN(院長),有他在我對這兒手藝的道地程度再增一層信心。

事實上我在美國---尤其大學附近---吃到的印度菜普遍來講都還不錯,來自印度的人材大量湧入,挾其語言與智力優勢 (爽,GIAMBI兩分砲,三局下無人出局)在此地各階層---從客服界到一流學府都引領風騷,需求有了自然引來大量供給,愈擠愈高是自然的。(Wow, Denzel Washington)

事實上,這家Tamarind Bay是Zagat上的印度餐廳中在食物一項得分最高的餐廳---我猜你可能要說:那29分的OISHII咧? 幹,反正不一樣啦,相信我,”context”不同!

在台灣製造的神力女超人忙著做實驗沒來,我們一逕來到地下室的餐廳,不到七點已七成滿。倒水,上菜單,點菜,再請侍者調一下不穩的桌角,第一道、也是我們唯一一道開胃菜LEVER FRY便上來了,這是用印度香料和焦糖化的洋蔥拌炒的羊肝,香料像軟泥般裹住切成一吋立方略小的羊肝,香料本身固然味道十足,但入口前先聞到的仍是羊肉特有的味道(也可說是騷味),羊肝甚乾,吃來像那天我在Per Se吃到的美式牛腩,口感和味道只能說是豐富有趣(if you know what they usually mean by “interesting”)。

這裡的菜單長這樣 http://www.tamarind-bay.com/dinner.htm 分成開胃菜與湯,葷素兩類的坦都(就是那種陶土烤爐),雞肉,海鮮,羊肉和蔬菜,後面是米飯或烤餅之類的主食以及甜點飲料。我們這晚只點了一道開胃菜和兩個主菜,沒有點烤餅(Naan),這我平常中午就吃很多了,做的很標準。

菜單第一頁有餐廳簡介,強調他們的使命是讓大家認識真正好的印度料理,明信片上也說:「咖哩不是”一種”香料,而是多種香料調配而成的醬料,美國市面上常見的「咖哩粉」在印度的廚房是不存在的!」我好喜歡這種自信與氣魄! (Hay, that’s Donald Trump)

所以Tamarind Bay的料理不像大部份的印度餐廳採用批次處理(batch process, they said),換言之,這裡每一道菜都有自己專屬的醬料,現點現做。Bobby另外指出菜單簡介上一段:主廚曾是印度著名的料理節目裡的助理廚師(DAMON, JETER上壘,又進入得分模式),「後來主廚被請到新加坡,又被挖來美國,才有這家餐廳。」來自新加坡的Bobby補充道。


我點的主菜不久就上來了:坦都里烤鵪鶉,過去只吃過用橘紅色香料與優格先醃再烤的坦都里雞,拿鵪鶉來做的坦都里倒是第一次嚐試。這尾燒鳥表皮顏色不深,而香氣撲鼻,除了豐富卻清爽的香料味很誘人之外,鵪鶉本身肉質幼嫩,白肉的地方吃來沒什麼纖維感---比剛才的羊肝更像印象中的肝,難得的是他這麼小的身軀還能烤得皮脆肉嫩而多汁,令我印象深刻,也對菜單上其他食材的坦都里更加好奇,放心,我會再來。Bobby選的ROGAN JOSH是喀什米爾式的燉山羊腩,湯汁呈現蕃茄冷湯般的豔紅色,但我不確定是否真有蕃茄,即便湯汁之爽口或許是一點點酸味所致。紅彤彤醬汁富有層次,像酒一般分前中末不同的味道:香料的香,繼之以湯汁的鮮,再終結於似乎帶著乳脂但僅若隱若現的醇厚,相較之下浸泡在湯汁裡的羊腩似乎失色,卻又不盡然,軟嫩略帶膠質又吃不出什麼羶味的山羊肉,至少算得上中規中矩。

我們就點了這三樣菜而已,今天甜點剩冰淇淋與米布丁,呃…下次好了。

主菜乍看之下份量極小,二者同時上桌的那刻我馬上有再索來菜單加點個什麼蔬菜或海鮮的衝動,沒想到兩分主菜配著印度米飯吃完卻是恰恰飽足,想來味道本身的繁複與紮實讓我們的感官已經飽合,卻又不至於吃下太多份量的東西---這會不會是我幾乎沒看過胖印度人的原因之一?

(Bobby Abreu太讚了,今天的打點王!) 坐我對面的Bobby也是,從他那裡得到關於學校還有系上的心得都極為寶貴。事實上,我目前還不能完全確定未來研究的走向,打算利用接下來的一年在兩個我都感興趣但大相逕庭的領域試試身手,明年夏天前擇一投入,這兩個領域都是極有趣的,就世俗觀點也都非常的Hot,更幸運的是在兩邊都找到令我心儀且崇敬教授,其中D.W.是我目前的導師,熱情洋溢,才華外露,Bobby說他從D.W.那兒學到最重要的東西是如何Think Big,如何選擇最重要的題目,如何寫好文章;R.W.教授的研究則是我想來敝校的原因,當年他在Nature封面上那個”看見電子”的實驗圖像,到今天都還是我Windows的桌布---真是我見過最聰明最有創意的想法了!開學那天在辦公室與他面談,實在好想請教他當初哪來這樣的點子?可惜R教授實在太忙了,我身後還有整一排的學生等著要找他,那天的對談只好意猶未盡地結束於日本的握壽司和溫泉旅館的露天風呂上頭…

Bobby另外告訴我的東西則好好笑,例如赫赫有名的那位李阿伯教授,文章被Nature退稿時會在辦公室載安全帽撞牆壁洩忿;下週將要來演講的法國諾貝爾獎得主總帶他的情婦(據說累計有七個)出席;人稱帝王級教授(”He runs an empire!”)的白教授則在上課時告訴學生,他所發明的東西比輪子還重要,將在下一世紀主宰人類的生活,還有某位已經念七年的學長,身在一個專事生物物理的實驗室,不思老師的任務,卻在二十五歲時因著自己的興趣在Science獨立發表一篇有關考古學的論文---二十五歲前在Science上single author paper,這可破了系上所有教授的計錄,但真正令人眼紅的則是:他女友是位Model呢!(不是數學模型,是伸展台上的Model !)

「真的很有趣,你應該去認識一下這傢伙!不,我不是說他女友…事實上你該多認識人,因為連他這號人物也不過將是你眾多匪夷所思的同儕裡面,極為”尋常”的一個。」Bobby懷念不已地告訴我:「好好享受吧!你會過得很好的。」

七比三,王建民終於在七局上半被換下場,洋基經理托瑞來到投手丘,隊長Jeter, 捕手Posada,Damon,A-Rod,R. Cano等明星球員一起上來與他致意送他退場,這時五萬四千名現場觀眾給他Standing Ovation,我回想那現場熱烈的氣氛,我想哭。

媒体報導眾說紛云,而我一直好奇王建民當初選擇洋基隊的真正動機是什麼?或許這再不可考了。在我看來這是我所見過最勇敢的決定,無疑地大聯盟是世界棒球的最高殿堂,洋基隊又是唯一的超級隊伍---像紐約睥睨著所有美國城市般。要從小聯盟一步步晉升,從數不盡才華洋溢、野心勃勃的小聯盟球員中脫穎而出,站穩大聯盟先發位置,其艱困程度較其他隊伍更高了不知凡幾。王建民用五年漫長的工夫做到了,只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五年前的他,領著每月1,400美元的薪水,經歷三次肩傷,一整年停賽,可是大有可能一輩子載浮載沉,淹沒在蒼莽巨大的棒球史洪流之中的。

對於在別人的地方掙扎立足的人來說,他的故事就像瑪法達在壹週刊上的每週星座,充滿無盡的啟示與鼓舞。

晚間球賽結束時,洋基球場總會響起New York,New York的歌聲歡送大家:

Start spreading the news
I’m leaving today
I want to be a part of it, New York, New York
These vagabond shoes
Are longing to stray
And make a brand new start of it
New York, New York
I want to wake up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
To find I’m king of the hill, top of the heap
These little town blues
Are melting away
I’ll make a brand new start of it
In old New York
If I can make it t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
It’s up to you, New York, New York.

I want to wake up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
To find I’m king of the hill, top of the heap
These little town blues
Are melting away
I’ll make a brand new start of it
In old New York
If I can make it t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
It’s up to you, New York, New York.

就是這樣。



Tamarind Bay
http://www.tamarind-bay.com/

Lunch:
Monday to Friday, 12:00 PM - 2:30 PM
Saturday & Sunday, 12:00 PM - 3:00 PM
Dinner:
5:00 PM to 10:30 PM

Reservation are strongly recommended for parties for 4 or more.

75 Winthrop Street,
Cambridge, MA 02138

T: 617 491 4552
F: 617 491 4525



台長: becco
人氣(1,334) | 回應(6)|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美食情報(食記、食譜、飲品)

原來印度菜跟我也有共
有一個跟吃沒關係,也跟王建民不相干的問題
”我旁邊坐了一對胖大美國夫婦” 裡面那個”大”是用來修飾那對夫婦,還是美國?
2006-10-05 05:03:11
becco
是既胖且大,就像PANDA一樣”胖大”
2006-10-05 05:03:44
站長
昨天法國電視播了Zagat夫婦去紐澤西Craig Shleton家吃飯.
原來名指南夫婦可以先預告餐廳,
讓主廚費盡心思做菜, 還有外國媒體貼身拍攝採訪.
還很誇張地看到小廝飛奔到菜園裡摘最新鮮的綠蘆筍, 十分鐘內上菜.
菜當然做得一級棒啊.
C.S.也是拿到28分. 這樣的分數準嗎?
原來特權飯糰我們也是學人家的.
2006-10-05 16:15:09
becco
不過,我在想如果指南的分數不是zagat夫婦打,或許分數還會有參考性吧。

我覺得zagat是西餐部份最有可信度,雖然他也是被normalized的。

晚上參加完搞笑諾貝獎的得典禮後又去吃了Tamarind Bay,喝了芒果Lassi,一個開胃菜裡的雞湯,還有羊腿,依然是很美味,我真喜歡這樣的印度菜。
2006-10-06 12:26:57
becco
奇怪,2007的米其林指南紐約版也該出來了,怎麼還沒看到
2006-10-07 06:19:07
站長
十一月啦. 台長也太猴急了些.
2006-10-07 15:45:43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