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8 16:00:25 | 人氣(1,161)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江南多情雨*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江南多情雨*

 




那一年,

三輪車穿過薄霧輕籠

秋意揚起薄薄紙片

烏鎮哪堪冷雨淒迷?

茶館風情披上多情紗

暖了一晚的篙影櫓聲!

 

落葉翩然飄下

裊裊雲煙盡情揮灑

石階青綠了一季的雨滴

踩過翠田綠樹,

只為眺望多情畫上的西施橋影!

 

只如今,

雲海早已潰堤了

水鄉色彩依然美麗

河影倒映白牆黑瓦

墨頂思念的星光淌著多情淚

一把匯聚成雲河!

 

昨夜忘了關上江南的窗台

偏偏窗外風起時

我呆望著七寶鎮的簷下斗拱

多情雨不偏不倚放肆

滴漏了一整夜!

--------------------

【按1】:2016/9/20 回應旅人兄『多情雨』習作。對生態、環境、人事變遷的感觸之一。

【按2】:2019/12/08 後記其實那一年,心如江南多情雨。我知道,那一年的年頭與年尾,再也不一樣了,命運的軌跡自然也就殊異了,不論是朋友的江南戀情,或者是自己的人生軌道讓我特別有所感慨

【按3】:「不爭,不是傻! 我用退讓換來和平, 用包容換來幸福:這是深謀遠慮的智慧。」楊絳說:「當你身居高位,看到的都是浮華春夢;當你身處卑微,才有機緣看到世態真相。」跟著自己的心走,過屬於自己的人生。」大辯不言不如無聲地做好自己讓時間開花結果給出最強有力的回應

【按4】:將近兩年來,我做了甚麼

    上面【按3】這一些話都讓我特別有所感慨。為甚麼

    回首來時路,自從去(2018)年 2 月 1 日接任瀕臨全面停招的學系主管以來,當時系上一盤散沙前途茫茫人心惶惶叫不動 7 位中的任何一位專任教師,學生休學、退學、轉學情況嚴重,離心離德,江河日下。不只如此,遇上校方高層行政及招生及教務諸會議之上,所有白眼與鼻孔以對我之主管者,語帶諷刺或略表同情之委員者,議事上的輕蔑以對及霸凌相待之同事者,至於同學院院長及其他四個系主任,對我深表見死不救的不削眼神之同僚者,以及對於本系大學部拖累全學院招生額度而表現出鄙夷口吻者,甚至於刻意避我而走,背後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之其他教職員及主管者。

    其實各位看官不知,我經常如坐針氈,如今白髮蒼蒼,我也經常徹夜難眠,公務上也只能低調以對。不過,我的心態很堅定,我的情感很深刻,這個系所( 還有通識中心與整個學院 )當年是我從無到有打造起來的,胼手胝足開創出來的,我將這一個系所視如己出的心情絕非其他教職員生所可以體會的。因此我把他視為如過往一般的『不可能的任務』尤其是去(2018)年 2-5 月部斷鬥爭的過程中同時一併完成我所創設之學系的學制課規模組的各種改革 (根本再造),從對抗改變校方策略( 面對事實)改變至全面配合停招大學部 ( 去蕪存菁 ),改變成維持為獨立研究所 ( 轉型方向 ),持續辦理國際研討會、出版年度學術論文集 ( 維持能量 ),維持學生受教權益 ( 基本職能 ),爭取教師基本鐘點以維持至少四年基本工作權益 ( 基本立足 )、協助轉聘合聘我系上所有專任教師至其他或本學院相關專長的系所主從聘 ( 掩護徹退 ) ,搶救原屬學系碩士班、碩專班兩個學制 ( 不可能的任務核心 )( 沒錯啦!這是我經過半年反覆鬥爭跟校方談判出來的結果啦全台灣唯一停招系所後,緣停招系所教師權益保障以文字列入校務會議決議經董事會同意後並報教育部備查三重保障的 ) 。

    另外,擔任第二個學系主管是意外特別是自今年 5 月起歷經 8 月至今的人事鬥爭,自從該系六位教師聯合以不合正當程序的部分,刻意疏漏而"不提續聘"(不是"不續聘"),造成這一位主管職同事之續聘權益受損公開的部分接到該系一部分教師存證信函,申訴委員會申訴書、與監察院陳情書回復、立法院轉教育部函、以及教育部本部公文函覆,約莫15場次左右包括系務課程評鑑實習教評等各種系級會議的議事攻防,七天前必須發出開會通知與議事內容,以及刻意以人數不足而多次流會抵制或議事癱瘓我本人私下的部分至董事會與高教界四處抹黑我個人不符合該系系主任資格,八方黑函與前後耳語攻擊我個人操弄議事。然而,上下不論申訴委員會監察院陳情立法院教育部的八道黑函,至董事會及四處的抹黑行動流會抵制或議事癱瘓迄今為止,不但教育部本部正本本校副本監察院的公文函覆,皆直接確認我本人的人事任用並無不法!有效維持該系系務運作,配合校方全校校務運作以維持學生權益形式上算是立了一件大功另外因為近來教育部空降突襲檢查教學品質一事,事涉學校是否能夠續招學生生員已經成功應對教育部空降突襲檢查我所主持兩個學系,並代理本學院院長( 他當天剛好不在校內 )整理應對教育部檢查資訊教育部官員要求以我所做系級與院級兩個層級的做為全校範本( 2017借調時剛好有應對教育部的多次經驗 )形式上算是意外立了第二件大功除此之外,既然拯救左側的那一個隔壁學系,元本我自以為應該約莫這一個學期末之時,便可以功成身退而淡出,否則面對天天沙盤推演的作戰狀態,這裡只是支援校方的救援任務,絕不是我想長久發展之處。不意,加上自己原屬學系碩士班碩專班兩個學制因為我也成功辦理出第二個碩士學分班,救亡圖存的救援任務更進一步確立之後,形式上算是立了第三件大功

    因此,學校及董事會高層仍屬意我繼續擔任這兩個學系的主持人,一則維持左側這個學系 ( 該系有 9 個法律學博士,沒錯啦!就是財經法律及科技法律專業系所,其中留學美德日奧四國的法律學博士我是本土法學碩士但博士學位並不是法律學 ) 多年來難得一見的安定局面,二則繼續挺進發展自己本系所的招生之路,三則如果必要時立即上升至原本今年8月份我拒不就職的一級主管職務( 很多學界師友罵我笨蛋,為什麼放著一級主管職務不幹,偏偏都是去當救援投手 )。但是,我目前暫時答應繼續擔任這兩個學系的主持人,尤其是我因為南部弟弟及預備購屋一事,已經箭在弦上,為求順利已進以免兩頭忙不過來,一動不如一靜

    如今,感恩的,青睞的,求助的.....,一言難盡!人生無常!誰能長住?我只有告訴自己,縱使此去一途無人相伴一程無人相知,我都必須一方自己堅強!一路自己挺進!

----------

 高教工會網站

https://www.theunion.org.tw/

** 高教工會大大小小數百場戰役,最近一場勝仗是為了文化大學打壓工會,造成員工寒蟬效應,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文大法律學院院長)在今年6月28日,於「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文化大學分部」對員工發起其個人施政滿意調查當天,三小時後隨即下令資遣解雇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高教工會7月23日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裁決申請,歷經多達四次調查會議後,取得全面勝利,還給被違法解雇的兩位幹部一個公道!此案為台灣大專院校內第一起違法解雇工會幹部、亦是首次遭勞動部裁定違法「解雇無效」案例,對高教產業內的勞資關係具劃時代指標意義。

**  
高教工會為了公私立學校大大小小數百場戰役,公立學校也難倖免,例如我的母校國立政治大學也是~~" 政治大學社會系的黃厚銘老師也出席分享,原先政大以「新聘專任教研人員作業流程」容許校長對各系徵聘教師「先行閱覽」甚至以此介入聘任的權力。.............................."
https://www.theunion.org.tw/2018/04/%e5%ae%98%e5%a4%a7%e4%b8%8d%e4%bb%a3%e8%a1%a8%e5%ad%b8%e5%95%8f%e5%a4%a7%ef%bc%81-%e5%ad%b8%e7%95%8c%e4%b8%89%e7%99%be%e4%ba%ba%e8%81%af%e7%bd%b2%ef%bc%81%e5%8f%8d%e5%b0%8d%e6%a0%a1%e6%96%b9%e9%ab%98/

**  大學版的「永不妥協」!長期任職於國立中正大學輔導中心的林盈慧心理師,曾因考取博士班卻不被主管許可進修,【大學快報第185期】國立中正大學惡意栽贓員工遭駁斥! 林姓諮商心理師訴願成功!
https://www.theunion.org.tw/?s=%E4%B8%AD%E6%AD%A3%E5%A4%A7%E5%AD%B8


台長: Mann
人氣(1,161) | 回應(5)| 推薦 (17)|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詩的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 當你老了** (重登與新感)
此分類上一篇:*明天?*

荷塘詩韻 二
過程 好不艱辛啊。 一路走來 真的是 獨行俠。

我們外人 很難想像。 我老弟 在 國立大學 也當過主管, 沒這麼可怕( 系主任 學院院長 ),
你辛苦了。
2019-12-08 19:01:31
版主回應
喔,大學自治原本是築基於人性本善的基礎之上的!!

但是,老師也是人做的,人性本善,但是因為貪嗔癡慢疑,更容易誤入歧途,特別是高教領域!公私立學校皆然!特別主要是私立學校

我的故事還算是很簡單的!我幾位好朋友被弄到流浪街頭,上法院訴訟、上街頭抗爭,台灣高教,斑斑血淚!連結幾個網址在上面這一篇日記的最下方:請參考!
2019-12-08 19:38:49
荷塘詩韻 二
哇 果然 斑斑血淚 十分複雜。

老天爺 都不知高教 怎會走到這地步呀 ...

人人自危 ...影響教學甚鉅 真非學子之福。
2019-12-08 20:12:55
版主回應
大專院校教師權益Q&A/高教工會

【解聘、不續聘爭議】
Q.1 我是某大學的專任教師。學校這學期說聘約(兩年)到期後不續聘,卻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這麼做嗎?

Q.2 學校能否以評鑑不合格(例如連續2年乙等或丙等)為由,將我解聘、不續聘?

Q.3 我國法院對違法解聘/不續聘問題,有相關的判例支持教師工作權嗎?

Q.4 學校沒有把我解聘或不續聘,但新學期沒發聘書給我,也不給我薪水了。該怎麼辦?

Q.5 學校強勢操作各級教評會,沒有法定理由的情況下硬是通過了我解聘/不續聘案,不排課,也不給薪水了。該怎麼辦?

Q.6 學校校教評會通過了解聘/不續聘案後,多久教育部會做出核准與否的決定?

【資遣、超額教師與系所裁併爭議】
Q.7. 學校要資遣教師,有什麼要件?

Q.8. 學校人事室通知我「評鑑連續兩年未通過,違反聘約」,要我簽下「自願資遣同意書」,我一時情緒混亂,也就簽下去了。但我覺得他們不該這樣侵害我的工作權,請問我該怎麼辦?

【教評會程序】
Q.9. 學校人事室要我的系開教評會,聽說打算要把我不續聘或強制資遣,卻沒有通知我出席答辯。它們可以這樣做嗎?

Q.10. 學校教評會前兩天才臨時通知我出席答辯,可以這樣嗎?我可不可以不去參加?

Q.11. 系教評會沒有通過我的不續聘案,但學校還是要開院教評、校教評會,硬是要把我不續聘。可以這樣嗎?

【退休、資遣與退休金權益】
Q.12. 我是私立大學老師,到底我的退休、資遣的要件是什麼?會不會影響我的退休金?

Q.13. 學校和我說,我評鑑未過,叫我自己去辦退休或資遣,「若不接受『自願退休』或『接受資遣』,將予以不續聘或解聘,讓所有的舊制退休金都領不到」,真是這樣嗎?我該怎麼辦?

Q.14. 若已達退休資格,能否先申請自願退休取得退休金,再控訴學校違法解聘或不續聘教師,爭回工作權?

Q.15. 若尚未達退休資格,但遭學校解聘或不續聘,是否仍能取得舊制退休金?

【欠薪、減薪、減學術研究費或獎金爭議】
Q.16. 學校經常會積欠我們教職員的薪水,有的時候甚至還積欠達兩個月以上沒發出來。請問我們該怎麼辦?

Q.17. 學校在校務會議上決議,為了因應財源困窘的狀況,要教職員共體時艱,實施「學術研究費打七折」。學校可以這麼做嗎?

【教師評鑑爭議】
Q.18. 學校的教師評鑑內容包山包海,招生一名加三分,還強制一定要有產學案。我覺得這些項目根本不合理,無關老師的教學研究。我該怎麼辦?

Q.19. 學校的評鑑結果我認為不合理,而且導致我的權益受損害,減少了年終獎金,還不能升等。我可以怎麼救濟?

【聘約內容更動爭議】

Q.20. 學校在新學期的聘約裏頭,自行更動我的基本授課時數,要求每週多教1小時、不會有超鐘點費。他們可以這麼做嗎?

Q.21. 學校在新學期的聘約裏頭,載明應聘教師要授權學校依財務狀況來議決學術研究費的發放額數,不得異議。他們可以這麼做嗎?我不接受該怎麼辦?

【升等權益】
Q.22. 學校規定有「限期升等」,超過期限沒升等就解聘、不續聘。請問這種規定合法嗎?

Q.23. 我的學校有規定教師升等的「配額」,每種職等(如正教授、副教授)限定一定數量,除非有空缺教師才能夠申請升等。這規定導致我一直不能申請升等,請問它們可以這麼做嗎?

Q.24. 我們學校規定升等教授一定要有「一二級主管的行政經驗」,否則沒有提出升等的資格。請問它們可以這樣規定嗎?

Q.25. 我升等的「外審」都通過了,回來到院/校教評會,學校的委員卻硬是表決不讓我通過,也沒有理由。請問它們可以這麼做嗎?

Q.26. 我聽說校長介入了我的外審委員名單,找了他的親信來當外審委員,不讓我通過。我該怎麼辦?

【非典型聘僱權益】
Q.27. 我應徵某個學校科系的專任教師工作,結果三級三審通過後,校長卻突然告訴要先接受當一年的「專案教師」,才能夠轉為專任。請問它們可以這麼做嗎?

Q.28. 我是一位以校務基金聘僱的「專案教師」,一年一聘。請問我是否就沒有任何法令保障?

Q.29. 學校招聘我當「專案教師」,但結果為填補員額,卻向教育部報我「專任教師」,並辦理「公保」而非「勞保」。那我的身分究竟是?可以要求作為編制內專任教師留任嗎?

Q.30. 我的學校新學期片面修改「專案助理教授」的基本授課時數,從10小時上修到16小時,而且還要求薪資要縮減為只能領「講師級」的薪資。請問它們可以這麼做嗎?

Q.31. 我是在某學校任職「兼任教師」,學校可以隨便就把我們不續聘嗎?我們有什麼樣權益?


【工會權益】
Q.32. 學校因為我參加工會,處處給我難堪,刻意不讓我升等、也不給我應有獎金,甚至威脅把我解聘。該怎麼辦?

Q.33. 有沒有參加工會,在勞動權益保障上差在哪裡?
2019-12-08 20:59:29
Mann
上一則~~到處都是這種爭議
2019-12-08 21:00:34
(逸竹)野叟
高教工會與全教會的關係
是 各自獨立 或隸屬
全教會 似乎 已沒聲音
各級教育 往下沉淪
2019-12-09 06:46:52
版主回應
高教工會當年之所以發起,緣於幾個層面,

一是民主化時代來臨,教育部鬆綁私立學校辦學,尤其是李遠哲以李登輝尊之為國師,從體制外指導廣設大學政策,直到杜正勝任教育部長任內都知道核准高鳳學院成立之後十年倒閉,依然不踩剎車而放行。

二是政黨輪替之後,特別是廣設國立大學,例如包括宜蘭農業高職,三級跳成立宜蘭大學,九個師範專科師範學院改設教育大學,台中台南台東屏東等各地區大學,光是高雄就三所科大(現在已經合併),不經有效評估數量而過度廣泛地在各公私立大學成立客家學院及台灣語文學系等等,以及專科及技術學院科大化造成學用落差。

學生素質除了少子化之外,政策影響所及,私立學校招生當然江河日下,我第1屆學士班學生,有2位取得台大博士學位,19位取得碩士,7位高考,2位普考。

高教工會成立緣於私立學校開始招生不足,有些學校辦學開始變質,教育部在某些層面又放縱各公私立學校各種形式的權利侵犯,教職員開始上街頭到法院,特別是高教教授們諸多權利受損,因此引進西方近兩百年的工會法令及組織經驗進行鬥爭。(全教會沒有這一方面的經驗與能力)
2019-12-10 12:26:08
荷塘詩韻 二
少子化 導致 招生困難, 大學老師的工作權 反而被漠視 沒保障了。我在國立高職,也退休了, 沒受坡及。 就是退休金 被砍。相較之下 這樣惡劣的工作環境, 會讓更多人才流失, 真的。真非國家之福。
2019-12-09 09:01:00
版主回應
台灣高教界人才流失的問題,從最近十來年分析,當然早就已經很嚴重啦!特別是最近這三年以來,台灣的公私立學校教師聘任,所謂的『只出不進』,只能退休與離職,幾乎都是不再新聘教師。至於學校因為教育部生師比要求,不得已因而開缺,通常是因為:教師屆齡退休或亡故;以及國際學術界提供較優條件,甚至於直接來台挖角。公私立學校開缺之後,多數也以『約聘』教師方式聘任之,並不是有所保障的『專任教師』的聘任方式,而且,教育部同意某些計算方式係以四個兼任教師缺額抵算一個專任教師缺額,宛如『派遣人力』一般。上述作法,皆是各校藉以逃避法令規範,降低人事開支。結果,幾乎八千名流浪博士,只好往中國大陸移動了!

往中國大陸移動者,有如候鳥一般。據悉,很少人能夠接到專任終身聘約,每隔兩至三年就會移動,學校與台灣博士教師的條件不一,彼此之間有權利義務關係,多數係要求研究表現。因為對岸:一部分是借重士林望重、攀緣學界權威;一部分是無中生有、援引接地;一部分是廣納良才、為人作嫁;一部分是空間開闊、短暫服務;一部分是統戰策略、招賢納才。但是,至少他們能夠提供舞台與薪水,並藉以發展教育與學術的水平!例如,我有一位台大學弟,他應該是他這一屆當中最優異的吧!但是在台灣找不到任何專任聘缺,在台流浪三年之後,只好到大陸教書三年,因為他的學術表現多數是國際期刊,所以四川大學以正教授跳級直接聘任之。這三年,他安心研究,發表更多國際期刊,因為太優秀了,所以兩年前回台灣,母校台灣大學已經聘他為『約聘助理教授』,今年因為一位六十歲的老師因病過世開缺,他被聘為『專任助理教授』。豈止是人才斷層,人才流失的問題呀!
到處是這種優秀人才,但是並沒有舞台!
2019-12-11 00:25:41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