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2 02:00:00 | 人氣(555)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一年

推薦 2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相 遇


愛上層樓,

目送你的身影離去

南風送來了季節雨

唱歌跳舞的狂想曲


迴盪的小夜曲

故事中不期而遇

東山飛上絲柔的雲

西山飄下落淚的雨

 

柔雲對淚雨嘆口氣

相遇得太老,

相愛得無期。

------------------------------
按1~這一首詩與下面的故事無關~只是希望每個人都必須學會要自己多保重~


*****************
一段故事--那一年

    今天寫論文整理電腦文件時,突然發覺一批舊照片,2002年剛剛有數位相機的年代吧?特別製作編輯成影片,特地還加入汪洋的歌曲作為配樂。(非商業使用,如有侵權可移除之) 

    小博,個子高挑卻略胖,頂上微禿(別懷疑!影片中有張相片就是他在我面前宣誓就任系學會會長的合影,影片中與現在的我也已經相差甚遠!17年前了),單眼皮、小眼睛的一個男生。當年招生50位,卻僅以備取第一名勉強遞補進入學校,雖說如此,他的功課始終保持在前5名以內。同時,他也一直是個精於開發新領域的好學不倦者,頗富組織領導魅力,往往創意十足,但是有時不免略帶霸氣,偶而在他眼神可見落漠的神情。這幾年來,我們一直保持密切的互動與聯繫。

 
    2002年,當時我應該是全校最年輕的主管前三名。還記得董事會與校長的付託,在剛創立通識中心之後,同時接下另一個新主管職,轉移陣地開疆闢土,銜命再設立一個新單位。就在剛剛創設新學系的那一年,招生的第一屆同學50位當中,僅有43位報到。當時,全系還只有3位老師,而我端坐在新生家長座談會中間主持,大吹大擂並且擘劃未來願景。這個班級,四年來我常常稱呼他們就是「我的寶貝班」。
 
    我腦海中永遠不會忘記的畫面是,臺下有一位令我印象深刻的家長發問:「主任!您說得這麼多美麗的願景,可是眼下設備、儀器、師資都是未知數!」接著,他又說了一句壓在我心頭長達四年的一句話:「可不可以拜託您,他們既然是第一屆同學,既沒有學長姐,也沒有學弟妹,可不可以麻煩您特別用心照顧他們呢?我不求孩子能夠出人頭地,只求孩子成為有用的人!」臺下頓時獲得家長們的共鳴,響起如雷的掌聲。從2002-06年擔任系所主管,同時伴隨著他們一起成長的這四年期間,我一直被這一句話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說這句話的家長,正是小博的媽媽。
 
    在「我的寶貝班」當中,小博的積極性與企圖心最讓我刮目相看,我們一起籌備系學會,擬定各項規章,並且舉行一場陽春卻隆重的系學會成立茶會。不僅如此,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經常與他出現在各個學生活動的場合,尤其是「我的寶貝班」參與的各種競賽,我倆幾乎風雨無阻連袂觀戰。從籃球場、排球場、羽球場、壘球場到操場,男籃-女籃、男排-女排、男羽-女羽 男壘-女壘、拔河、合唱、大隊接力,他們在繁長的賽事中無役不與,過程中陪著他們驚呼、狂笑、快樂與失落,終於我與「我的寶貝班」之間凝聚出濃得化不開的感情。只是堅苦的賽程,也真的只有這麼一個班級,可也是累得人仰馬翻。
 
    第二年暑假,為了迎接新進的學弟妹們,「我的寶貝班」個個雀躍不已,因為終於不再寂寞,有了自己想了好久的學弟妹進來了(這一屆起招收兩班100人,今年大四),而且一次就有兩個班級,也就是每位同學都要開始照顧兩位學弟妹。小博特別為此,暑假與幹部們留下來在校規劃一切迎新活動。可是,沒想到迎新活動都還沒有正式展開,就出了系史上的第一件學生車禍。
 
    還記得,小博當時正騎著機車想到學校,沒想到就快到距校門口二公里處,遭到一輛猛然竄入路肩的轎車撞倒,小博立即倒地昏迷。所幸對方並未肇事逃逸,立即報警處理,並且隨後即時送醫照護。後來,我接獲消息立即趕往探視,發現小博有輕微腦震盪,右手中指因為猛烈撞擊而粉碎性骨折,右腿斷裂性骨折。從此之後,小博的右手便常常有著略微不便的舉動,也因此而後來體位認定後被可以免服兵役。當時在醫院,第二度見到小博的媽媽,儘管相關善後的保險及求償事宜花了我不少力氣,總是覺得辜負了她的期許,沒有將學生照顧好。
 
     現在少子化結果,今非昔比呀!招生已經嚴重困難了!2022年後,將來我們只能維持、也只剩下碩士班、碩專班、進修部為主體了。當年我一直期待著「我的寶貝班」他們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如果沒有記錯,第一屆40位同學畢業,19位繼續讀各校研究所,有2位取得台大博士學位,7位過高考二級或三級成為公務人員!

********************
按2~我或許年紀大了!想起往事、說說故事!沒辦法無悔,但是要怎麼樣過日子,就是對自己交待
,所有的故事都是自己的故事我特別喜歡王家衛的電影《一代宗師》中的許多對白。「人生如棋、落子無悔」、「憑一口氣點一盞燈、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有燈就有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Mann-一生中的不可能的任務*
2000-2不可能的任務一:創設全校性通識中心後獲選示範學校,從無到有!
2002-6不可能的任務二:創設學系研究所學院三個全新設機構,從無到有!
2005-6不可能的任務三:輔導某縣府八局處導入公共服務設計,全台首創!
2006-7不可能的任務四:輔導某府工務局獲行政院服務品質獎,全台首創!
2014-5不可能的任務五:教育部對原創系所評鑑未過重出江湖,拯救成功!
2016-7不可能的任務六:某院校瀕臨危機被借調服務搶救該校,功敗垂成!
2018-?不可能的任務七:原創系所滅系危機返校擔負神鬼任務,起死回生?
**現在進行式:
公務:搶救一整個系所招生生存困境;暨職場上必須面對某系主任對全院院教評所有委員司法訴訟!
家務:弟弟知覺失調症身心障礙住院與否與復健治療之路!同宗族兄弟間田業產權糾紛協調與處理!
*********************

台長: Mann
人氣(555) | 回應(2)| 推薦 (23)|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心情感想 |
此分類上一篇:消費糾紛與大聲公

(逸竹)野叟
拜讀 此文
深感 走過 必留痕跡
又 知覺失調症 似是 思覺失調症 之筆誤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思覺失調症 是精神疾病 很難根治

祈 萬事如意
2019-07-22 09:02:23
版主回應
您好。謝謝逸竹先生來訪與指正:

1. 弟弟的思覺失調症,前文已經多次以詩文提及,容我在此處不做贅述。
2. 自從母親辭世之後,由於彼此在初期未獲共識,以致有關家產處置一切遵從母親遺願,一切以平均繼承方式為原則,所以共同持有部分家產。因兄弟間遇事考驗,並因而逐漸建立起相互信任感。目前弟弟選擇以居家治療為主!
3. 去年以來, 由於他自覺身體與心理狀況不佳,夜不安枕、臨夜頻尿,是以我們討論出五項解決方案。其中有三項則是不可行或窒礙難行,是以排除。惟及至目前為止:
(1) 北上申請「康復之家」:以利於我能夠方便就近探視;然而,思覺失調症患者適應新醫療環境困難,目前洽問結果又逢多數康家屬於一床難求與價位較高情況。
(2) 仍留南部「康復之家」:不利我方便就近探視;由於弟弟10多年來多次進出該處,自覺熟悉與較能適應此醫療環境,目前洽問結果又逢該康家有設地病歷雨就診住院紀錄,進住較易與價位合理。
4. 當然,如此一來:
(1) 從康家提出觀察、健康評估、程序申請、入住、探視與請假、總體評估需求等等,我則均必須完全配合康家相關規定,身為照顧家屬的我,則必須南北奔波、定期訪視、請假外出,依法規定,幾乎都必須我親力親為!
(2) 弟弟入住康家期間,在外所有資產,帳務、醫療、保險與零用金等等,含生活必需費用在內,全部財務管理,弟弟也決定委託給我。

是的,凡走過必留痕跡,所以但求無愧我心,盡心盡力,謝謝您多年來的勉勵
2019-07-22 21:40:18
(悄悄話)
2019-07-26 10:53:56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