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4 17:43:13 | 人氣(6,17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北電影節] 真情還是假意─陽陽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陽陽》真是國內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小品電影,但是別以為這只是部「輕鬆小品」,作為李安大導演「推手計畫」的第一部長片,其影像質感、場面調度以及敘事結構都深具國際水準,我並沒有看過導演鄭有傑先前的任何一部作品,但是觀賞完《陽陽》之後,確實吸引我期待他的其它部作品,很難相信這是個僅有三十出頭歲的導演之作。

 

《陽陽》聚焦一個特異又平凡的角色,耕耘、挖掘、擴展出一個深度廣度,大環境的無奈與現實表露無遺,頗有李安導演的敘事餘韻,大量的手持攝影運用,如歐陸電影般冷調鏡頭細膩且深層的旁觀一個大時代裡的小角落小故事,一如上演正在你我身邊所發生的任何事,尤其在台灣的我們更能想像的故事。

 

如果是你,遇見了陽陽,怎麼看待這女孩?

 

電影開場,陽陽在一間日光燈有點暗的洗手間裡,她面對鏡子頻頻拭淚,我以拜讀過電影簡介的直覺,揣測他的悲傷來自於孤獨,或許想念未曾蒙面的法國父親吧!後來將成為親姐姐的學姐小如進來洗手間關心陽陽,這才明白陽陽流淚,是為母親再嫁喜極而泣,廁所之外是熱鬧的結婚喜宴,我的妄自想像隨即被劇情賞了個耳光,這個開場真高明!不管此刻的陽陽是真情還是假意(我認為是真情),我們都被自己的想像設下陷阱,無人能倖免。

 

陽陽是學校的賽跑選手,繼父原來是自己的田徑教練,新姊姊是田徑隊學姊,從成為一家人的開始,繼父就承諾兩姊妹平等對待,但在學校一定要稱他為教練。一家人看似和樂融融,兩姊妹看似情深意濃,就在田徑隊學長、也是小如男友紹恩與陽陽之間出現情感後,有了變化。

 

在體育場上,紹恩是一個陽光大男孩,熱心的學長,總是細心照顧自己的學弟妹(或者只照顧學妹?),也許就是這樣的氣質吸引了陽陽,當陽陽練習受了傷,紹恩幾個關懷的眼神、親密的舉動,兩人關係便愈趨曖昧,然而紹恩畢竟是姊姊的男友,陽陽斷然拒絕了紹恩的追求,卻在一次協議下兩人發生了關係,陽陽要的只是一次不悔的激情,紹恩則食髓知味,一而再再而三慾求陽陽,縱使陽陽拒絕,小如最後仍然發現了這段關係,姊妹情感從此急轉直下。

 

「我覺得你們好假!」家中的飯桌上,小如突然歇斯底里的控訴著父親、繼母和陽陽,這個家庭的真情是假裝的,就像小如面對妹妹與男友一樣,那是表面。

 

陽陽不再與紹恩見面,小如則盡力滿足紹恩的慾求,她當他是戰利品,他當她是性工具,紹恩已不愛小如,兩人只剩下虛情假意,徒有其表的情侶。紹恩已不像觀眾最初認識的陽光男孩,反倒像隻野獸。

 


電影中段導演特地安插一場關鍵的賽跑戲碼,讓陽陽與小如同場競技,這場象徵性的姐妹鬩牆最終破局收場,陽陽對姊姊的信任,敗於小如對妹妹的背叛,讓姊妹情感徹底的瓦解,當陽陽被驗出服用禁藥,而她只是承認,不多作解釋,不向教練父親說明原委,她把裂痕止於姊妹之情,而求全於家庭的和平,只有認了!被禁藥毒殺的情感,她選擇離去。

 

陽陽不再待田徑隊,去找當初來體育場搭訕她的學長鳴人,這個外表玩世不恭的痞子,難得回學校又被教練罵不務正業的男人,加上他對陽陽見獵心喜的嘴臉,觀眾對他恐怕沒有太好的印象,因為鳴人模特兒經紀人的身分,走投無路的陽陽只能找他。此時我們看陽陽似乎是羊入虎口,鳴人恐怕不懷好意想要染指她,「印象與想像」已讓我們超越劇情而妄下定論了。

 

陽陽開始她的模特兒生涯,擁有混血兒面孔的她在業界頗受青睞,但是她已經不能再作自己,她的身體不屬於她的,笑容不是她的,她說的話不能是真心,她屬於公眾文化的,她必須逢場作戲,卻因為外表而一再被誤會。公眾對她有期待,她要美麗、要優雅、要會哭、要會笑、要會講法文,一次拍片通告因為誤會陽陽講不出任何一句法文,只能被迫接受螢幕上的暴力語言,陽陽頓時眼淚奪眶而出,卻仍要乾笑著感謝劇組的賞光,笑容是假的眼淚是真的,在這裡她沒有家人訴苦,只有鳴人職責上的呵護是她唯一的倚靠,陽陽對他的情感越趨濃烈。

 

而電影聚焦鳴人與陽陽的相處,我們才開始認識鳴人這個男子,他對於自己的工作負責,也給陽陽最完善的教育訓練,對陽陽呵護有加,卻嚴守經紀人與模特兒的職業分際,幾次與陽陽曖昧的眼光與親密接觸,鳴人對兩人之間的關係總能拿捏得當,我相信縱使最初鳴人對陽陽的呵護只出於職責上的義務,然而在孤立的環境下他也同樣陷入這份情感中,其中一次鳴人帶陽陽練習跳探戈的橋段,陽陽看鳴人的眼神是真情,卻換成鳴人極度壓抑,他也是逢場作戲,只因他的工作紀律,無法溢於言表的情感,兩個人的探戈,是孤單也是真情假意的拉鋸。此時鳴人不像我們初見到的痞子樣了,以貌取人的我們又被電影閃了一個耳光。

 

表像是可怕的偽裝,也是可悲的假面。

 

當紹恩、鳴人兩個男人再次相遇,當紹恩對著鳴人咆嘯「陽陽在哪裡?你是不是上了他了?」我們對於兩人的觀感又不同了。電影裡看似平凡的一來一往,導演很高明的設下想像的陷阱,又一次一次讓觀眾恍然大悟。就像紹恩在醫院看到一張以陽陽為主角的攝影作品,我們也預期當事人的陽陽必定想知道是誰拍的,或許是她尋父的線索之一,就如電影開場我們預期看到陽陽的尋父之旅,然而這竟是陽陽一點也不想知道的答案。

 

陽陽最終在一場戲裡扮演了尋找父親的混血女孩,她被示意看見自己親生父親的照片必須流淚,這是電影中陽陽唯一一次為親生父親流淚,戲是假的,淚的真情與否,藏在陽陽的心裡。

 

戲後(劇中拍完電影的陽陽,也指看完本片的我們),陽陽終究選擇做自己,作一個孤獨的賽跑選手,在暗夜裡往前衝,直到黎明。

 


我們能否就像陽陽,如此真實的跑著,縱使疲憊是真的,汗水也是真的。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電影開演」

台長: Bearslife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