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2 04:22:08 | 人氣(211) | 回應(0)

又是一個失眠的夜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又是一個失眠的夜。

想起來真是荒唐,曾經以失眠為樂。凌晨到清晨的時間讓人感覺特別的飽滿、純粹,萬籟俱寂時隨手捉下一縷紛飛的思緒,伴著湧泉般取之不盡的靈感稍加爬梳,理出的小文章總是欣喜於真實的存在的感覺。幾年後身體搞砸了,才停止這種向老天爺借時間的遊戲。

究竟是再度失眠了,想起了虞世南,拿出《孔子廟堂碑》來抄寫,手極生。想起了大他一歲的歐陽詢,在一千多年前的長安城裡,虞世南懷著顯赫的身世、超絕的書藝、淵博的學問,以及君王的賞識於一身。歐陽詢就沒如此幸運,雖然書藝和永興於伯仲之間,身為《藝文類聚》主編的學問無庸置疑,但是早歲家破人亡,加上形貌畏瑣,士宦之途並不順遂。一千多年後的台灣書壇,歐陽詢卻比虞世南顯赫多了,因為大部分的書法老師將歐體作為教學的入門字體,誰料得到呢?

歐、虞二大書法巨匠同在京城,並執教於弘文館,張懷瓘《書斷》中說:「然歐之與虞,可謂智鈞力敵,亦猶韓盧之追東郭逡也」,他們之間的關係真教人好奇。

腦海中搜尋不到歐虞之間的互動,只記得虞世南曾向褚遂良說歐陽詢寫書法不擇筆的事情。借助網路搜尋,找到了下面這一段,其中有幾條說這一段也出自於張懷瓘的《書斷》,可是我將書斷反覆檢視了幾次,卻都沒看到,使用網路知識真的要小心求證才好。

遂良問虞監曰:「某書何如永師?」曰:「吾聞彼一字直五萬,官豈得若此者?」曰:「何如歐陽詢。」虞曰:「聞詢不擇紙筆,皆能如志,官豈得若此?」褚曰:「既然,某何更留意於此。」虞曰:「若使手和筆調,遇合作者,亦深可貴尚。」褚喜而退。(出《國史異纂》)

除此之外,歐虞之間幾乎沒有直接的對話,為什麼?最近寫虞世南之餘,想做這方面的功課,如果史書上找不到,只好自己想像了。

台長: 度魚
人氣(21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度魚日誌 |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