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5 16:37:41 | 人氣(89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我的慘七~之一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皆取自網路
       第三次參加禪七,地點位於苗栗三義。
       多年前禪二來過,記憶中,睡鋪是硬地板、走廊的逃生燈誌亮得刺眼、浴廁沖水聲及馬路車聲頻仍,接連兩晚無法入眠的痛苦經驗,讓我將之列為拒絕往來戶。
       誰知今年規畫禪修時,唯有這梯次時段較合宜,一番思量後,告訴自己因緣既然如此,就把它當成磨練吧!於是備好行囊,啟程向這惡劣的環境(其實是嬌生慣養的自己)下戰帖。
       對禪修者來說,天南寺是物質的天堂,而三義DIY中心則是環保試煉所;這裡生活極簡,整座建築與其他禪堂相比是最不起眼的,蒲團和方墊上的包布、毛巾皆是素白未染色的;寮房是十人一室的木地板通舖(有學員說很像監獄),僅有鋁箔墊和竹席,這些日子寒流來襲,即便我自備厚棉被也抵擋不住從門縫及窗邊灌入的陣陣冷風(連窗簾也沒有喔);吃得很樸素(我的胃口被農禪寺大寮花俏的各式料理寵壞了),用齋需自備碗筷,洗碗使用小蘇打粉,再以擦碗巾拭乾;洗衣服用肥皂,很妙的是竟以大石塊當洗衣板,有學員說,當雙手泡在冰凍的水裡,非常有古時候在河邊洗衣服的fu;水龍頭的水量很小,洗澡的蓮蓬頭也是,沒有抽取式衛生紙,幾乎找不到垃圾桶(除了公用廁所和齋堂,也各僅一個),唯一的鏡子是在曬衣場的吹髮處。 
       不過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心靈的鍛練,而不是度假式的享受,齋飯簡單卻愈來愈能嚐出好滋味,夜裡睡眠雖少但白天可分段小憩(自備睡覺三寶:眼罩、耳塞、充氣睡墊幫了大忙),再加上前兩回禪七的經驗,我很快地掌握生活節奏,從容進出禪堂。
       前兩日打坐照例困在昏沉的迷魂陣中,第三晚師父開示適時遞來「相信自己可以修行,也必須要修行」的處方籤,讓稍稍沮喪的我恢復了自信,立即坐了一支好香,心情平靜而歡喜,不禁想著:「往後幾天也會這麼順利吧!」
      有趣的是,隔日師父又說︰「雖然禪期已過了一半,你不要以為之後都會很順利,根據我的經驗不一定是這樣的。」果真,我的背痛在 密集打坐之後復發了!即使努力做瑜珈和伸展操,每次上座沒多久便渾身不對勁,原本就容易控制呼吸,這下子連數數唸佛都會使我感到太陽穴發脹、胸口悶痛,無法可用的時間走得極緩慢,我在等待引罄聲響的焦躁情緒中一炷香一炷香地煎熬著。
       而打坐以外的時光,則像當兵數饅頭一樣,我在心中數算著日後三天,每天八炷香,還有二十四炷香得熬,不是說後三天快馬加鞭嗎?怎麼還是度日如年?望著外面的淒風苦雨(風雨是有的,淒苦是我加的),非常後悔為何要來參加禪七自討苦吃,也懷疑前兩次的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
       好不容易等到小參,一見法師我就劈哩啪啦地訴苦(大概是禁語太久了),法師說:「妳平時是不是個性很急,什麼事都追求完美?」我聽了這段話眼淚差點掉下來,佛法是面鏡子,照映出與我如影隨形的老友–「完美小姐」,前幾天她鞭策我要坐滿每炷香,引罄未響絕不放腿,我忍過好幾回腿痛還沾沾自喜,而身體是忠實的,向我發出警告。法師要我重新回到放鬆、隨息,如果腿痛就放腿。
       「可以放腿」像一則慈悲的特赦令,頃刻間,我感覺嵌在背上的一副沉重石塊慢慢碎裂、剝落了……
敞亮樸素的齋堂~好懷念ㄚ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Bonnie
人氣(895)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學佛之路 |
此分類下一篇:2017我的慘七~之二
此分類上一篇:佛陀的廚房~之一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