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6 14:04:51| 人氣46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雙十一中的打工人;泰國軍政府與絕對君主制

国王权力最大国家 每年娶一个妃子,把少女成人礼当成裸体选妃日


當「雙十一」遇到「打工人」

近日,「打工人」成為了新的網絡熱詞,與其相關的視頻、段子、圖片等也席捲了各大主流網站。諸如「加油,打工人」、「早安,打工人」等用語也成為了「金句」,被網友們用來互相調侃。在B站,製作出爆款視頻 《加油!打工人!》的Up主「老摸魚藝術家了」隨後在10月21日上傳了名為 《加油,尾款人!》的新視頻,但是截止周五(10月23日),該視頻所受到的關注卻遠遠不如《加油!打工人!》。


於是,我們看到了這樣割裂的現象,一面是自嘲為「打工人」的網友以段子自我激勵,或表示對工作的不滿;另一面則是投入到付尾款的大軍去的、積極參與「雙十一」狂歡的網絡大軍。或許更為神奇的是,自稱為「打工人」的網友也可能為「雙十一」節日而瘋狂消費。當「打工人」這樣的網絡現象遭遇「雙十一」這一特殊的節日,他們之間所產生的互動又將帶給我們怎樣的啟示?




「打工人」——曖昧不清的「正能量」稱呼?

公眾號「Jemesouviensd」在文章 《以「打工人」自嘲的人,絕不會以「打工人」的心態自居》中追溯了「打工人」一詞的起源:「#早安 打工人#的源頭可以追溯到9月底抽象文化代表人物@帶籃子的一則短視頻,視頻中帶籃子一改以往長捲髮的野生藝術家形象,剃了個圓寸,儼然一副背井離鄉的樸實打工仔模樣,並向我們鼓勵地豎起大拇指:『朋友們累嗎?累就對了,舒服是留給有錢人的。早安,打工人!』」一時間,網友們以「打工人」一詞為素材,創作出了各式各樣的視頻、段子及表情包。在豆瓣,一個名為「打工人聚集地」的小組也吸引了超過4500名網友的加入。


但是,部分網友認為「打工人」一詞的真正含義和其代表的態度含糊不清;關於該詞語本身的討論也是層出不窮。部分網友將「打工人」與日語中網絡流行語的「社畜」一詞作了比較,但是公眾號「Jemesouviensd」指出:「社畜在日本是被用來形容上班族的貶義詞,顧名思義,指的是在公司很順從地工作,被公司當作牲畜一樣壓榨的員工,多用於自嘲。」和常常與「加油!」、「努力」等「正能量」詞語一起搭配出現的「打工人」不同,「社畜」一詞更為消極、也經常被視作「喪文化」的代表詞。


或許是因為「加油!打工人!」這一話語所傳遞的鼓勵意味過於明顯,許多網友將「打工人」視作一種積極的、帶給工作者希望的詞語。在「虎撲」論壇,一則名為 《打工人梗為什麼會爆火,網友熱議:因為說得對,大家都在打工!》的帖子總結道:「 『打工人』梗的流行,雖然是一種暗藏不滿的自嘲,但也是對社會精英成功學的一種挑戰,有一種職業不分貴賤,大家都是打工人的平民式平等,因為你我都在其中。


年輕人自嘲為「打工人」,其實也挺好,也並不是說真正放棄自我接受平庸,相反他們都很踏實、也很努力,只是對眼下無法改變現狀的一種躺平式自嘲,他們需要一個出口,這也是對職場壓力的一種集體釋放。相比那些完全放棄自我的低欲望『家裡蹲』、『廢宅』,『打工人』已經積極幾百倍了。」


                                  看到这个词,也没有同感 社畜


而在「打工人聚集地」小組,網友「十億」的 《關於「打工人」這個概念大家一定要理清》一貼也引起了廣泛討論。「十億」先是表示:「『社畜』是一種喪文化,當代年輕人苦於被無情生活壓迫卻沒有情緒發泄口……人們借『社畜』一詞一邊光明正大地抱怨,一邊自我嘲弄接受現實,好像安給自己「社畜」的身份眼前的一切不公就有了合理性。」隨後,「十億」又強調了「打工人」一詞的積極性:「在本質上『打工人』和『社畜』是不同的。打工雖是事實,但它幾乎消除了階級差異。你是某地球五百強ceo?還不是給大boss打工。我是工地頑強的搬磚工人,也是在給人家打工,我們有差嗎?沒有。」


然而,這種觀點也遭到了許多網友的反對,網友「慘綠少年川」表示:「社畜」顯然是一個帶有貶義情感色彩的詞,相比來說「打工人」只有階級意味,沒有情感色彩。但是,「打工」並沒有消除階級差異。剛好相反, 「打工」是一種無產階級對於自己工作的稱呼,「打工」和「工作」最微妙的區別就是在於前者是不穩定的,流動的,而後者暗示了一種正式而穩定的契約勞動。


現在自稱「打工人」的人並非真的都是底層打工人民,也有一部分人有着不錯的工作和待遇,但也是在這種被剝削的體制下掙扎的人,「打工人」更像是一種帶有自嘲意味的意義外延的名詞。對此,該小組的組長「ele」則表示,自己同意打工跟工作的區別,但是經過疫情之後,TA 發現並沒有穩定的工作,許多人的工作與打工也沒什麼區別。


網友「少壯不努力」表示,在公有制經濟內,比如一些集體經濟的單位,工作不等於剝削、勞動很光榮。但是私有制經濟的公司和企業里,「打工人」的確就是為了老闆生活的更好而打工,工作就是被剝削,雖然同時「打工人們」也獲得了微薄的報酬。


近日,日本的中小企业和地方创新机构推出一则广告「社畜博物馆」,其中社畜是自嘲上班族的贬义词.


另一方面,人們也對「打工人」傳遞的所謂「正能量」表示懷疑。公眾號「Jemesouviensd」指出:在就業形勢較為嚴峻、並經歷過疫情的今年,大部分人能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已實屬不易,更別說還有去抗爭996工作方式的力氣。於是,年輕人不得不服從公司的要求,以透支的方式去完成工作。這也與視頻《加油!打工人!》中提到的,「不打工就沒飯吃,生活里80%的痛苦來源於打工,但你要知道,如果不打工,就會有100%的痛苦來源於沒錢」相呼應。


此外,日復一日的枯燥工作已經讓人們放棄了追求精神世界的權利,就像段子裡所說的:「沒進電子廠之前我有夢,關於文學,關於愛情,關於穿越世界的旅行。而今我在廠里上着班,零件和零件碰到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晚安,打工人!」因此,與其說部分網友們通過「打工人」段子自我激勵,倒不如說這是他們發出的無奈、微弱和自嘲式的反抗之聲。


綜合看來,「打工人」一詞本身承載了不同工作與打工群體的情感與追求,對於部分網友而言,它代表了一種進取、較為平等、乃至對工作和晉升充滿希望的態度;然而,對另一些網友而言,這個詞背後是對於工作的不滿、無奈、以及在當前經濟形勢下的一種無能為力的自嘲。




雙十一的狂歡——是「打工人」也是「尾款人」

在「打工人」一詞在全網蔓延的同時,一個新詞:「尾款人」也悄悄占據了主要網絡平台、登上熱搜。在剛剛過去的10月21日,許多網友們熬夜搶貨、而他們「戰鬥」的地點則主要集中在李佳琦和薇婭的直播間。公眾號「DT財經」在文章 《李佳琦vs薇婭,誰才是雙十一最強打工人》中寫道:「雙十一不僅是一次欲望與錢包的作戰,更是網速、帶寬和人品的互搏。


平日裡不許男朋友大聲說話的女孩子們,在這天晚上頂着鑼聲、黑眼圈和第二天浮腫的風險,被主播們懟着臉怒吼。畢竟在便宜面前其他都不值一提,買到就是賺到,不買就是暴虧。當天晚上,李佳琦和薇婭的GMV總和接近80億元人民幣。」文章同時寫道:辛苦的不止是網友,賣力帶貨的李佳琦和薇婭都硬生生地從晚上六七點直播到了凌晨。


對於許多網友來說,直播間瘋搶的氛圍讓他們不由自主地付了「看似小額」的定金,卻背負上了高昂的尾款。雖然網友們紛紛表示,「搶到就是賺到」、「搶到就是贏了」;但無疑銷售額達到70億的李佳琦和薇婭,和他們背後的資本才是真正的贏家。


双十一


另一方面,許多加入搶貨大軍的網友表示,在李佳琦和薇婭的直播間中似乎忘記考慮別的,只是一心想着搶貨。公眾號「DT財經」寫道:「儘管主播們都在拼命上貨,也無法滿足所有嗷嗷待哺的消費欲望。一位虎撲老哥就表示:『今天凌晨幫女朋友搶東西,某品牌洗面奶40w的備貨不到一秒鐘秒沒,太難頂了。』」而直播間過程中萬人搶貨緊張的氛圍,也促進了購物轉化;加上「雙十一」這一「人造節日」本身與消費、購物的直接關係,更是讓人們無暇關心其他,不知不覺地完成了從「打工人」變成「尾款人」的轉化。


事實上,消費主義將目標從中產階級轉移至「打工人」的做法並不新鮮。界面文化在文章 《「雙十一」之後:消費主義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中曾寫道:「這其中的關鍵就是,當社會中上階級的消費能力不足的時候,工人階級也應當被納入消費者群體之中,把消費轉變為一種值得追求的生活方式。從1920年代開始,商家針對工人階級投放廣告,刺激他們的消費欲望,力圖讓他們打破節儉度日的舊習慣。


與此同時,消費也被認為是轉移階級矛盾,令工人階級忘卻惡劣的工作條件、為滿足消費欲望加倍努力工作的重要手段。從1910年到1929年,美國工人的平均購買力提升了40%。工會不再遊說僱主們減少工作時間,這是因為工人們自己就需要通過長時間的勞動來追逐消費主義的生活方式。休閒時間甚至也被轉化為消費時間,為在工作間歇獲得短暫喘息的人們提供一個逃離現實的出口。」


另一方面,在「打工人聚集地」小組中卻沒有任何有關「尾款人」或「雙十一」的帖子。比起在這樣一個消費節日狂歡,小組中的成員似乎更加關心與工作和打工有關的話題。當然,不可否認的是,並非所有以「打工人」自稱的網友都拒絕參與「雙十一」這場消費狂歡。但是,與「打工人」本身帶有的強烈階級意識與打工、工作特徵相比,「尾款人」與消費行為的聯繫更為直接。雖然網友也可以讀出該詞背後可能帶有的階級意味和諷刺,但是其本身更多是針對消費行為的調侃和無奈。


在視頻《加油!打工人!》中,面對主角「我打工也掙不了幾個錢」的不滿,另一面角色以「打工掙不了幾個錢,但是多打幾份工可以讓你沒時間花錢」的調侃作了回應;但在視頻《加油,尾款人!》中,主角卻諷刺地說道:「大家平時都嚷着打工沒錢,結果一個比一個搶得快」。或許清醒而痛苦的「打工人」註定要經過一個又一個的消費誘惑,選擇快步走過;或是「自願地」成為「尾款人」,享受消費帶來的快感和隨之而來的負擔。


泰國抗爭:軍政府、絕對君主制與憤怒的年輕人

泰國不斷升溫的街頭抗爭又迎來高潮,成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運動。年輕人通過社交媒體和街頭遊行等方式,表達對軍政府的不滿,要求修改憲法、建立民主選舉制度、廢除褻瀆王室罪,抗爭至今矛頭已經直指君主制——這在一個王室至高無上,對國王有任何微詞就會面臨刑事指控的國家前所未有。因經濟高度依賴旅遊業,疫情使旅遊業遲遲無法恢復,泰國經濟在今年遭遇劇烈下滑,泰國央行預測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將萎縮 8%,是泰國有史以來最大的GDP跌幅,甚至超過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刻。


泰王拉瑪十世登基以來,媒體過分關注他沸沸揚揚的花花公子醜聞,而掩蓋在這些醜聞之下的,是他對財權與軍權的進一步集中,對君主立憲制的踐踏並企圖恢復絕對君主制(absolute monarchy)的野心。




不斷通過政變上台的軍政府

泰國的當代政治史是一部由軍事政變構成的歷史,自1932年以來經歷了12次政變和20部憲法。自1950年以來,王室與軍隊的關係不斷在鞏固着軍政府的合法性。過去二十年間,這套王權-軍權相勾連的系統所遭遇過的最大挑戰,是2001年贏得大選的他信(Thaksin Shinawatra)所領導的泰愛泰黨(Thai Rak Thai Party),這是首任依照1997年憲法選舉上台、組成的政府。他信的民粹主義政策為他贏得了廣大農村地區的支持,然而最終在2006年被軍事政變趕下了台。


這場政變使軍隊重回政治舞台,2010年3月,軍隊在政府的屬意下,對支持他信的紅衫軍展開了為期兩個月的屠殺,讓人聯想起1991年政變上台的三軍上將蘇達欽(Suchinda Kraprayoon)在1992年對曼谷街頭呼籲民主的學生進行的史稱為「黑色五月」的鎮壓。


近日刊出的一則題為 《泰國觀察:學生與紅衫軍的潛在結盟,能否改變一個深層不公的國家?》的訪談文章指出,這一次的運動更超越了傳統的「紅黃陣營對立」(黃衫軍曾是推翻他信的保皇勢力,底盤是城市中產階級;紅衫軍則是泰東北部支持他信的農民,泰國的政治版圖長年圍繞着這兩個陣營展開),以民主為共同訴求,第一次使得曼谷的學生運動與泰東北部的農民運動產生了廣泛的連接。


今天的總理巴育也是通過政變上台的(2014年),這讓他在年輕一代人心目中合法性微弱。2019年刊出一篇對泰國年輕一代社運人士Pai的採訪 梳理了巴育軍政府政變後鞏固權力的過程:2014 年 5 月 22 日,陸軍總司令巴育(Prayuth Chan-o-cha)發動政變,成立國家和平暨秩序維護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f Peace and Order,NCPO)接管政府,並通過指定的國家立法大會,在 8 月選出巴育為總理。


2014 年政變之後,NCPO 解散國會、廢除憲法,並委任憲法草擬委員會為其量身打造一套憲法。2016 年 3 月,泰國當局公布了憲法草案,明訂參議院 250 席議員須由軍官出任或經 NCPO 篩選產生,並在同年 8 月舉行的全國性憲法草案公投中,納入「是否同意總理由參眾兩院共同選舉產生」的議題。


2019 年 3 月 24 日舉行的泰國大選,親軍方人士及退役軍人組成了公民力量黨(Phalang Pracharat Party),提名帕拉育為總理候選人投入選舉,並在選舉前後對他黨議員進行利誘。軍政府在這次選舉中掌控了行政及司法資源,先是由憲法法庭將為泰黨(Pheu Thai Party,紅衫軍的主要盟友)的支黨泰衛國黨裁定解散,再經監察確保巴育的總理候選人資格,最後更將選舉委員會撤換為親信人馬,在選舉中做盡一切對軍政府有利的決策。


而在選舉過後,新興反對黨新未來黨由於在選舉中大放異彩,該黨核心人物持續遭到輿論及司法追殺。即便公民力量黨最後所獲得的眾議院總席次只有 115 席,不及反對黨為泰黨(Pheua Thai Party)的 136 席,但巴育有由 NCPO 指定的 250 席參議員支持,公民力量黨也藉由釋出內閣職位,吸引關鍵少數政黨加入聯盟。2019年 6 月 5 日,泰國參眾兩院共同開會,在參議員、公民力量黨、民主黨、泰自豪黨與及其他 16 個小黨共 500 席的支持下,巴育通過「選舉」當上了泰國第三十任總理。


《經濟學人》10月17日刊出的文章《 對抗皇權》分析指出,軍隊六年前奪權的一個動因是,確保拉瑪九世與拉瑪十世的平穩繼承。拉瑪十世在去年五月的登基之路並不像看起來的那麼順利,老國王仍然在世的時候,泰國精英就開始反對這位荒淫無度的貴族王儲。在任70年、深受民眾愛戴的拉瑪九世普密蓬事實上與軍權勾結甚深,被認為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君主,其財富甚至超越中東被石油供養的那些君主。


中國新聞周刊的記者曹然在《 泰國王室的穩固與脆弱》一文中指出,這位所謂的「平民國王」擁有泰國最大的水泥公司、第三大商業銀行和曼谷核心地段的大片土地,持股權世界各地的知名企業,不用納稅、不受審計、利潤不上交國庫,但在1997年金融危機中卻得到公共資金扶持。


泰國最重要的反對派領袖之一阿努頌在接受曹然採訪時 指出,泰國王室突然變得不受歡迎,是拉瑪十世太多的醜聞顛覆了一個國王應有的形象,人們認為他是花花公子,長期住在德國不關心人民的君主。然而在阿努頌看來,正是因為今天的泰國人可以通過社交媒體接觸到各種信息,王室的醜聞傳播是政府難以控制的,儘管老國王腐敗且與軍隊勾結,他的完美形象得以保持,是因為當時民眾對他的了解主要來自於官方報道。而今天,泰國民眾在大量的社交媒體對拉瑪十世私生活的曝光之中,憎惡這位君主。


有人評價拉瑪十世在德國的遠程君主生活:「騎車、亂搞、吃飯,他只做這三件事」。不過,更值得注意的是,拉瑪十世對立憲君主之位置的進一步突破——在政治、經濟和軍隊層面,拉瑪十世獲得了其父親從未擁有過的權力,如《對抗皇權》一文所指出,這是一場將泰國再次推向絕對君主制的更大戰略的一部分。


泰国


絕對君主制

理論上,泰國是君主立憲制國家,但是,舊制度卻並未徹底消失——國王以半神聖的角色坐在社會的最高處。一方面,王權在給不斷政變上台的軍政府提供合法性,另一方面,軍政府最核心的使命就是為王權保駕護航。在不斷的軍事政變之中,絕對主義君主的幽靈周而復始。


《對抗皇權》一文指出,2017年,拉瑪十世獲得了皇家財產局(Crown Property Bureau,簡稱cpb,負責管理皇家投資)的完全控制權,它以前則是由財政部管理。據估計,皇家財產局持有的資產價值400億美元。2018年,皇家財產局宣布將其資產視為國王的私人財產。結果是,君主本人在泰國的巨頭企業中都擁有了股份。


他是暹羅水泥集團(Siam Cement Group)的最大股東,持有1/3的股份——該集團在2019年的收入接近140億美元。皇家財產局的局長,長期以來是國王圈子裡的忠實支持者,也是暹羅水泥集團和暹羅商業銀行(Siam Commercial Bank)的董事,後者擁有113年歷史,是泰國最大的銀行之一,很顯然,國王在其中也占有股份。除了這些私人斂財手段外,國家還向君主制提供資金。


2021年政府制定的財政預算中,擬向王室撥款超過370億泰銖(合11億多美元)。皇家辦公室直接獲得其中的90億泰銖,其餘大部分用於政府機構,警察和國防部門的安全與發展項目。相比之下,英國女王去年花費了納稅人8700萬美元。


皇家指揮衛隊(The Royal Command Guard)有着5000士兵,他們駐紮在曼谷,而其他重要的軍隊包括一個步兵團和一個曾經協助無數政變的裝甲兵營,已經撤出城市。這意味着,在沒有提前與皇家軍隊合作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推翻任何政府。九月剛剛退位的軍隊最高指揮官和他的繼任者都無限忠於皇室,他們也是從國王衛隊(King’s Guard)中被選拔出來的,拉瑪十世曾在這一兵師服役。


巴育和其親信,則是從第二兵師的皇后衛隊(Queen’s Guard)中出來的。也就是說,首相不可能抵抗君王對權力的攫奪,相反,他要依靠國王的支持來延續合法性。


《對抗皇權》一文引用澳大利亞前駐泰國大使James Wise在其著作《泰國:歷史,政治和法治》中的一段話:儘管很多國家的中上階層也扮演着遏制民主的角色,但是泰國的中上階層則從來不需要群眾的支持來維護其自身利益。這些保守派不可能支持一個拒絕皇權的首相。《對抗皇權》一文進一步分析,事實上巴育總理也很虛弱,他甚至不得不疲於應對執政聯盟中的盟友,並且他缺乏個人魅力。這阻礙了他解決泰國如今由疫情導致的經濟危機的能力。


政府面對抗爭開始了逮捕行動,並開始了對書籍的查禁。反對派領袖之一阿努頌在 訪談中指出,總理巴育宣布他會在國會建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以解決人們提出的問題。這是示威者最初提出的三項要求之一。這是運動的局部勝利。但我們不能半途而廢。當提出在國會建立委員會的方案得到執政集團的支持時,這意味着他們認為他們依然可以掌控局勢。這個委員會最終是反映示威者的意見,還是維護當權者的利益,還很難說……---(澎湃新聞)


參考資料:

1.《Battle royal:Thailand’s king seeks to bring back absolute monarchy》https://www.economist.com/briefing/2020/10/14/thailands-king-seeks-to-bring-back-absolute-monarchy

2.《泰國觀察:學生與紅衫軍的潛在結盟,能否改變一個深層不公的國家?》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1021-international-thai-social-movements/

3.《【重溫】「繁星皆塵土」,與體制、監牢和軍政府無止盡抗爭的泰國青年Pai》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0621-international-thailand-social-movement/

4.《對話丨泰國政治反對派領袖:通過革命推翻軍政府是不可行》:https://mp.weixin.qq.com/s/Y8VSneA6b1tfDGFgTG1_HA

5.《新國王「非常不受歡迎」,泰國曼谷上萬人聚集抗議,前所未見要求王室改革》:https://mp.weixin.qq.com/s/upSyId9S6ZQY3IImQaHHvg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