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8 19:07:33| 人氣43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葉檀:上海金融排名全球第三!中國最大的金融開放潮來了!



[文/葉檀☞ 財經女俠:毒舌善心]

現在有最好的創業機會,是最好的打開大門、融入全球的機會。

有兩則新聞,離直覺很遠。

9月25日,英國商業智庫Z/Yen和中國金融綜合開發研究院聯合發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顯示,全球前五大金融中心是紐約、倫敦、上海、東京、香港、新加坡。




上海第一次排名前三,進入國際金融第一梯隊。

這份報告調查了111個金融中心,雖然上海只比東京差1分,比紐約、倫敦的分數相差較遠,但仍然意味着上海金融業規模上的巨大擴張、建立交易系統的巨大努力。

這份報告給了上海很高的評價:上海的優勢主要不在於摩天大樓,而建立在金融系統和機制的無形創新上。

上海已成為中外金融機構最重要的集聚地之一,上海有1600餘家各類持牌金融機構,外資金融機構占比超過30%。


另一則新聞來自於馬雲。

9月25日,馬雲說,今天世界面臨三個巨大無比的戰略性機會:一是數字變革,二是中國強大的內需,三是新一輪的全球化開始。所以青年企業家是真正跨時代的一代企業家。

馬雲認為,現在不是全球化停滯的時代,相反,全球化剛剛開始。




過去的全球化是工業時代的全球化,疫情讓全球化停止的時候,很多人認為疫情讓全球化停滯,我認為真正的全球化才剛剛開始。

我們原來把全球化想得太為簡單了,認為賣點東西全世界做點貿易就是全球化,真正依靠科技提升供應鏈效率,為當地國家創造就業,創造獨特的價值,這樣的企業才是真正具備全球化的能力。


我們一定不是靠成本、掠奪資源的角度進行全球化,而是通過創造價值,為當地創造就業,在當地納稅這樣的方式。企業家一定要出去走,我們出去不是一定要做生意,而是打開視野,而是去培養全球視野。

馬雲的話乍一看,簡直痴人說夢,普遍的認知是,新一輪全球化被魔鬼擋道,怎麼可能開始?

實際上,全球化開始的認知非常準確,中國新一輪的金融全球化、科技全球化已經開始。

大機會在眼前,大風險在眼前,只不過,多數人沒有認識到這一點。

把上海金融中心新聞和馬雲的話結合在一起,再看中國金融業的開放速度,才能夠了解「深度開放」。



美國拼命封堵中國高科技

華爾街卻大踏步進入中國

中國金融市場開放緊鑼密鼓。

前一段時間去了青島,是一家外資投行的落地。這家銀行布局了十幾年,終於迎來這一天。

中國金融開放,有強大的數據支撐。

根據銀保監會的數據,近兩年來,銀保監會共批准外資銀行和保險公司在中國大陸設立近100家各類機構。


截至2020年7月末,外資銀行在華共設立了41家外資法人銀行,115家外國銀行分行。境外保險機構在華共設立了65家外資保險法人機構,外資保險註冊總資產達到1.6萬億元,資產規模較2018年4月初增長了約51%。

今年上半年,作為金融重要聚集地的浦東新區,金融業增加值2022億元,同比增長7.5%,占全市金融業增加值的58.2%,金融業引進外資7.97億美元,同比增長一倍。

外資金融機構資產增速,兩年翻番。




無論是證券、支付、基金託管、信用評級,中國在全方位開放。

因此,我們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美國政府在拼命封堵高科技,華爾街銀行家在大踏步進入中國。

2020年9月召開的中國國際服貿會上,摩根士丹利、瑞銀集團、星展銀行、德意志銀行、盧森堡銀行、瑞穗銀行、富邦華一等43家外資金融機構集體亮相。

9月2日,花旗中國宣布,獲得中國證監會的基金託管業務資格核准,成為首家獲此執照的美國銀行,將也是全球前五大託管人中的第一家,為中國境內的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提供基金託管服務。




從今年4月1日開始,中國正式取消對證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全球基金公司可以向中國證監會申請設立外商獨資公司,能夠在中國設立並向個人投資者銷售公募基金。

早在2018年,中國就推出了15條開放措施;2019年,銀保監會又推出19條對外開放措施,其中包括降低市場准入門檻、取消外資股比限制、取消業務範圍限制,以及簡化行政許可流程等。

幾乎所有的金融監管者都在強調金融業對外開放的重要性。

9月26日,全球財富管理論壇上海峰會召開,一行三會全都提到金融開放。

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說:在外商准入負面清單中,金融業的准入負面清單已正式清零。


合格境外投資者的投資額度限制取消,外資機構參與證券市場的便利性提高,在企業徵信、信用評級、支付清算等領域給予外資機構國民待遇,並積極推動會計、稅收和交易制度與國際制度的接軌。

外管局副局長陸磊說得更直白,要擴大金融業的對外開放,順應市場主體的需求,以更高水平的開放打破封鎖和圍堵的風險,積極融入和擁抱世界金融的體系。


要建設以人民幣金融資產為核心資產的國際金融中心,推動離岸和在岸市場的規則與國際接軌,促進中國和全球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培育全球交易市場。

銀保監會副主席在談到資管時,提到保險資管,正在抓緊修訂保險資產管理公司管理暫行辦法,取消境內保險公司合計持股不低於75%的規定,鼓勵外資發起和參與設立保險資產管理公司。

看看,你在逆全球化,我就大力促進全球化。




以前我們是產業融入全球,現在是金融融入全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是真正的安全,關上國門,必然挨打。

經過42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終於駛入金融業開放、人民幣全球化深水區。這一次金融業開放的幅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預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


金融,是真的開放了。

任何一個國家在人均GDP到達1萬美元左右時,貨幣市場化、金融全球化將會成為命門,很少有國家能夠安然度過。

這就像螃蟹蛻皮,是成長的必經之路,也是螃蟹一年中最柔軟的時候。

從這個角度,我們才能理解上海金融全球化。





最近幾年,上海設立了一連串交易所,目前,已經成為全球金融要素市場集聚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股票、債券、期貨、貨幣、票據、外匯、黃金、保險、信託等各類全國性金融要素市場在這裡齊聚,直接融資額超過12萬億元。

上海還是全球金融基礎設施最完善的城市之一。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原油期貨交易平台、上海清算所、上海保交所、上海票交所、科創板等一大批新型金融基礎設施相繼設立,為交易提供有力的支持。


毫無疑問,上海將是未來人民幣資產最重要的成交地,上海價格將成為全球市場重要的參考價格。

花海桑田,歷史轉了一圈,回到了七十年前,上海、香港、新加坡站在同一條賽道上,重新賽跑。



巨大的交易機會 怎能錯過?

面臨如此重要的機遇期,市面上資金早就行動。

首先表現在外匯交易上。這兩年,人民幣大漲大跌,全球外匯交易機構根本忍不住。

樓繼偉提供了一個數據,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70多個央行或貨幣當局將人民幣納入了外匯儲備。


2016年,離岸人民幣外匯全球日均交易量是2020億美元;2019年,上升到2840億美元,占全球外匯市場的份額從4%到4.3%,在新興市場貨幣排名第一。

下面這張圖,是在岸人民幣和周K線,離岸人民幣的走勢如出一撤。

人民幣匯率市場巨幅震盪,給人民幣外匯交易帶來了巨大的機會。估計新加坡這些地方的外匯交易員,會笑不動。




第二個機會,來自於資本市場。

證監會機構部主任邱勇提供了一個重要數據,今年1到7月,QFII、RQFII累計流入規模達到近六年來最高值。

9月25日,周末,悄無聲息出來一個大政策。證監會、央行、國家外管局發布《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期貨投資管理辦法》,從11月1日起實施。

辦法主要是降低准入門檻、擴大投資範圍、加強監管。

以後,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證券、私募投資基金等,允許參與債券回購、證券交易所融資融券、轉融通證券出借交易,外資全部可以介入。


接下來,境外資金參考意義會越來越大,

截止今年8月底,境外投資者通過滬港通、深港通持有A股市值高達2萬億元,占A股流通市值的比重是3.28%。

截止9月26日的一周,市場賺錢效應極差,北向資金大規模流出。本周流出247億,加上上一周流出超過200億元,兩周流出近500億,看樣子,北水是想持幣過節了。

但外資總體增加了流動性。近一年,北向資金合計淨買入2626.64億元A股股票。

我們一定會讓人民幣資產具有吸引力。




一行三會在論壇上確認,中國市場有吸引力,而且吸引力的來源是,能賺錢。

證監會機構部主任邱勇說,全球流動性過剩,主要經濟體普遍處於低利率甚至負利率,中國資本市場已經成為最具吸引力的市場。

外管局副局長陸磊解釋,人民幣有吸引力。


主要經濟體維持零利率或者是負利率,中國和主要的發達經濟體維持了較高的息差,決定了近期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面和改革紅利對全球資本形成了強大的吸引力。

全球「寬貨幣、低利率」,中國呢,匯率不跌反升,利率比其他國家高,匯率利率都能賺錢,當然就會有外資被引入中國。

這就差直接吆喝,買人民幣資產吧,買吧買吧,又便宜又好。



只要是人才 全都搶着要

目前,上海金融從業人員47萬,相比十年前翻番,在國內金融人才最多,但這樣的比例離全球金融中心,還差得遠。

各地都是直接赤膊上陣,搶人才。

2019年一年,全國超過170個城市發布人才政策。獵聘近日發布報告,長三角城市人才淨流入,杭州、蘇州排名在上海之前。


北京也在搶金融人才。

9月7日,北京發布《西城區關於在金融街落實金融業擴大開放的若干措施》(簡稱「金開十條」)。

對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聘用的「高精尖缺」外籍人才,給予工作許可、在京永久居留、出入境等證件辦理及社會保障便利措施和「綠色通道」服務。

只要是高科技緊缺人才,是金融人才,北京、上海的戶口,壓根兒不成問題。

不光是城市之間搶人才,外資機構也在搶中資的人才。


《21世紀經濟報道》披露,有不少海外券商高薪聘請A股民間高手,將他們的投資策略與投資邏輯「數據化建模」,部分外資控股券商還會引入基於智能技術的多元化量化投資策略,形成獨特的A股投資策略。

不管是IT、交易還是投行,只要你是人才,外資都要。

部分資金、人才轉投外資懷抱。中資機構想方設法留住人才。

未來金融行業會有大洗牌,頭部企業把數字經濟和金融交易結合在一起,這些企業將具有定價優勢。


新興金融機構「快馬加鞭」:

目前,全國平均每6張保單中就有1張來自眾安。

螞蟻戰配基金9月25日上線,支付寶被指定為唯一銷售平台,這也是權益基金行業史上首次出現「純互聯網平台」代銷。

一元可買,首日一小時,102億元銷售完成,估計累計關注人數可能接近千萬。


今年初,上海出台方案,力爭5年時間將上海建設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金融科技中心,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5G、量子計算等領域,人才有多少,要多少。

人的問題永遠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這一場金融開放之戰,人民幣國際化之戰,勝利的要訣永遠就是留下人才、用好人才、培育出真正的人才。---(葉檀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