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19:12:47| 人氣17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特朗普的這盤棋,註定走不遠!

[作者:關不羽 來源:功夫財經]

近期的財經熱點集中在A股,這當然可以理解,畢竟身邊、眼前的真金白銀還是最重要的。關注A股之餘,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全球化格局也應有所留意。

美加墨三國貿易協定(USMCA)生效,中國不再就市場經濟地位問題起訴歐盟,涉及了中美歐三大經濟體,以及WTO、北美區域貿易,不可謂不重要。




1

美加墨貿易協定的“貓膩”

美國三大主要貿易夥伴是中、加、墨,加拿大和墨西哥對美貿易額合計佔美國對外貿易總額29.3%。這一比例就可以看出,這一協議的意義有多重大。美國的經濟之所以強,北美“鐵三角”的貢獻不容小覷。

加拿大的經濟沒有短板,要農業有農業,要工業有工業,而且還有豐富的自然資源——這在工業化發達國家中屬於特別的“技能加成”。人口僅3700萬,地廣人稀、富饒安定。人口相差懸殊決定了,美加之間整體上沒有競爭,只有合作。


墨西哥人口1.23億,人均GDP一萬美元左右,和中國差不多。墨西哥的自然資源也不錯,是礦產大國,最重要的是石油。但是,對美國而言,墨西哥的最大經濟價值在於廉價勞動力,礦產是很次要的——美國本身就是礦產大國。


北美鐵三角的經濟分工基本上是美國的金融和科技、加拿大的自然、墨西哥的廉價勞動力。這種態勢下,美國對兩國的貿易均呈現赤字。墨西哥是美國第二大赤字貿易夥伴,僅次於中國。美加的貿易赤字比較小,僅名列美國對外赤字國家的第十二名。

因此,在三國貿易協定的修訂過程中,堅持“美國優先”的川普對加拿大並沒有太多要求,主要是爭取美國對加拿大的農產品出口份額,以此縮小貿易逆差。


在CPTPP的協議中,加拿大承諾對會員夥伴開放國內乳品市場產值的3.25%進口量,這次三國協議中,加拿大將這一比例提高到3.5%。也就是說美國爭取到了0.25%的乳製品市場份額。按照加拿大乳製品產業每年200億美元計,也就頂5000萬美元。

好吧,這一成果的經濟價值算是聊勝於無。加拿大人民多啃一點奶酪,基本上就擦平了。這也在意料之中,兩國領導人都有理由對選民宣布自己勝利了。這一“成果”也就是個雙方不失面子的嘴炮勝利題材。





美國對墨西哥就不是那麼平和了,因為涉及到核心產業:汽車。墨西哥的廉價勞動力和靠近美國的地理位置,吸引了美國和日本車企在墨西哥設廠製造汽車,再出口到美國。人力成本優勢非常明顯,美國國內汽車產業的日子當然難過。


川普的手段是兩條,第一是拉高墨西哥製造的汽車原產地比例(此處的“原產地”包括了美國),必須提高至75%(NAFTA原規定為62.5%),方能在進口美國時享有優惠關稅。這就要求在墨西哥設廠的車企更多採購美國的車輛零件。

第二條是提高人力成本。川普為墨西哥汽車製造工人的最低薪資上設定條件,規定墨西哥生產的40%~45%汽車零件,工人時薪需至少從16美元起跳。


這兩條對墨西哥汽車製造業的限制作用明顯,但是汽車主要出口至美國的墨西哥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接受。

從這份協定直接作出的貿易安排看,川普的想法很直線。擴大美國的市場份額以縮小貿易逆差,提高對手的產業成本以求“公平貿易”。前者可以說是很合理的,後者是很有問題的,下文會詳述。



2

WTO已死

三國貿易協定作出的直接貿易安排看點並不大,但是在排他性上頗有看點。幾乎所有條款都帶有一定程度的排他性,其中最為重要的是USMCA第32.10條規定,若協議任一成員國與非市場化國家(Non-MarketCountry)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其他國家可以在6個月後退出並單獨建立雙邊貿易關係。


這條中所指的“非市場化國家”顯然是中國,也就是說北美三國中任何一國和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都有可能導致失去USMCA中的一系列優惠安排。這是在北美市場的“門羅主義”——北美是北美人的北美。這就讓USMCA的性質發生了變化。




北美自由貿易區旗幟

沒有這條,USMCA和WTO是完全平行兼容的。加上這條,USMCA就帶有排他性的區域貿易一體化性質。按照當前態勢,沒有美國允許,中國和加拿大、墨西哥之間就不可能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展開談判都很困難。


儘管沒有這一條款,以美國的影響力,沒有它允許,中國也很難和加拿大、墨西哥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更不用說和美國了。這一條款在北美生效後,是否會在更大範圍內複製,比如美日、美歐乃至CPTPP,影響就很嚴重了。如果真如一些“鷹派”人士分析的,變成全球孤立中國出口的形勢發展,那麼結果當然很危險。


而且,USMCA出現這樣排他性的區域一體化,再加中國不再就市場經濟地位問題起訴歐盟,在某種程度上正式宣布了WTO失去了實際影響力。在中國看來,WTO沒有兌現加入十五年後自動獲得市場經濟國家地位,這是背信。





在歐美部分國家尤其是美國,則是WTO機制未能約束中國進一步市場化,說明WTO機制已經失效。無論是誰對誰錯,這一紛爭以這種方式結束,WTO的聲譽都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去年年底,美國拒絕提名導致WTO仲裁機制停擺,今年中國放棄訴訟,都是標誌性事件。中美歐都放棄了WTO框架解決糾紛,WTO還有什麼實際意義呢?

全球貿易體系進入了一個各國雙邊為主、區域多邊為輔的“混亂時代”。



3

“有毒酒一起喝”的“公平貿易”

USMCA是川普政府主導的雙邊——區域多邊貿易協定的範本,其中透露出一些川普政府處理貿易問題的基本思路。

首先,協議的中短期目標是減少貿易逆差。在這一點上,川普公開宣示多次,想法昭然若揭的。從加、墨的反應看,還是很配合的。畢竟美國提供了市場,話語權自然要大一些。川普在USMCA的主要成果集中在此。






但是,這種拉平逆差數字的影響其實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大,影響小於所謂“公平貿易”名義下的經濟制度輸出。

所謂“公平貿易”的實質是發達國家國內經濟體制安排的向外延伸。川普甚至此前的奧巴馬以及CPTTP中“攪局”的加拿大都有這種思路,“我有工會你也要有”、“我的最低工資標準,你要看齊”、“我的環保標準你也得上”等等。


問題是,這些“政治正確”的經濟制度安排在歐美髮達國家造成了企業成本的激增,才有了本輪全球化的產業大轉移。現在要通過全球貿易體系重構把國內的“經濟毒藥”強行“分享”給全球,“有毒酒一起喝”也算“公平”,可是結果一定糟糕。

而且,這個問題上川普出現了“雙標”。他的政治主張是反工會的,但是USMCA中還是出現了指向工會的條款,這種做法只是為了保護汽車工會的局部利益,卻會導致美國市場汽車供給成本的增加,長遠看一定會成問題。


發達國家處境的微妙之處在於,把經濟和人權、環保的高度捆綁可以抑制新興經濟體的發展速度,保證國內生產系統帶病生存一段時間。這對選票有利。然而,真的推廣了那些代價高昂的標準,導致國際貿易體系的供應更為昂貴,遲早出現問題。

所謂“公平貿易”長期而言就是以抑制全球經濟增速、犧牲國內消費者利益為代價,為過度管制和干預的國內經濟體制續命。最終一定會與實現國內經濟提振的長期目標存在衝突。






而且,新興經濟體國家也不會輕易接受這套安排——客觀上也不容許,比如就在USMCA生效之際,墨西哥法院就做出了對工會不利的判決,情形頗為尷尬。美國要求墨西哥汽車工業執行的“16美元最低時薪”和該國的實際工資水平相差甚遠,執行的後果很難意料。


USMCA僅北美三國,美加兩國有能力按住墨西哥,這種“公平貿易”還有可能實現。範圍更大的CPTTP就很難了。所以東盟十國要牽頭RCEP,突破這種制度輸出式的“公平貿易”是主要目的之一。

如果公平貿易被定格在強迫性的制度輸出,那麼這次美國主導的發達國家主導的全球貿易格局重構是走不遠的。


4

結語:中國的應對

作為世界最大的國際貿易國家之一,又是這輪全球貿易重構的主要對象,中國正處於艱難的關口,必須正確應對,關鍵有以下幾點:

1)

更開放的市場

更開放的市場是應對國際貿易新形勢下的重要手段。USMCA的談判修訂過程中,美國的主導權不是靠武力奪取的,也不是靠科技能力換取的,而是它龐大的國內市場帶來的。

這是個“買家時代”,中國決不能再和改開初期那樣把出口賺外匯的單邊出口作為重點。有來有往的貿易平衡才是爭取優勢的方式,內生市場、內循環都可以有,但是不能以貿易保護主義封閉國內市場,否則就真的被孤立了。


2)

提高市場經濟水平

提高市場經濟水平是經濟繁榮的必由之路,而不是為了爭取任何外部承認的權宜之計。堅定不移地走市場經濟道路是為了自身發展,而且這是走向富庶繁榮的“華山一條道”,國際貿易中的任何紛爭都不能影響對市場經濟的堅持。


3)

拒絕“經濟毒藥”

深化改革促進經濟發展,先得拒絕“經濟毒藥”的輸入。開放合作是必須的,但是引入西方經濟政策和體制要謹慎,成功的經驗可以借鑒,失敗的教訓也要吸取,不該學的千萬別學。---(功夫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