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19:03:27| 人氣19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全球風暴,歐盟的最大危機來了!

[作者:薛不破 來源:功夫財經]

全球最大的問題是歐盟。自疫情爆發以來,美聯儲斥資了數萬億美元來支撐經濟發展,這些舉措緩解了市場動蕩,將搖搖欲墜的市場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同時,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也飆升至超7萬億美元。

上周,達里奧擔憂美聯儲的政策,將破壞自由市場。而本周,素有“新債王”支撐的剛克拉也將矛頭指向美聯儲,稱其不過是在延緩一場危機。




這個有着35年投資經驗的債券界傳奇人物,其在交易生涯中已經度過了多次危機。他是為數不多的在2008年次貸危機前發出警告的投資者之一。

剛克拉認為,BBB級債券沒有太多回報,但遭下調至垃圾級的風險很大,一旦遭到評級下調,其定價將會受到影響。

目前,美聯儲的回購政策,其實只是在推遲違約潮的發生。但若真的爆發,信貸市場的崩潰比2008年金融危機的後果“嚴重得多”。


1

美國大蕭條可能性有多大

筆者認為,這是小概率事件,三月份海外資產大範圍劇烈下跌的根本原因有兩個:

一是,美元流動性窘迫;

二是,為控制疫情而導致的經濟活動收縮。


不過,以3月20日美元指數下跌為標誌,美元流動性最緊張的時候已過。此外,新冠病毒的破壞力雖不容小覷,但將其衝擊簡單的類比為大蕭條,就有屁股決定腦袋之嫌。

目前看,歐美經濟在三季度增長速有望出現反彈,四季度有望轉正,2021年全球增速或將出現較大幅度反彈。至於1929年代的大蕭條,本質上是一系列錯誤政策的結果。




有一種觀點是,美聯儲和政府沒有及時採取救助措施,甚至採取了緊縮,加劇了形式惡化,而金本位制導致了其他央行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喪失,從而造成了更廣泛的貨幣緊縮。紙幣時代,想要維持泡沫,印鈔就好了。

當前,各國在政策上,不論是為企業提供流動性,還是減稅,救助低收入群體,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方向均為阻斷經濟受重創從而引發負向循環,這必將是有效的。

而美國就更不用擔心了,美國可以用今天印出來的美元解決昨天惹出來的麻煩,對美國來說本質上“不缺錢”,不存在沒錢的情況,它有自己的印鈔機,而且後果由全球承擔,其他眾多國家卻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2

世界真正的麻煩是在歐洲

上周,李迅雷在錄製大師課時表示,貨幣超發將帶來兩個問題:一是全球債務危機,另一是貨幣貶值。美元大量超發,並不能解決美國經濟的問題。


但美國政府的槓桿率還不算高,最高的是希臘、意大利、葡萄牙等歐元區國家。由於持續低迷的經濟疊加不斷擴張的債務規模,歐洲主權債務風險開始大幅上升。如果未來爆發主權債務危機,大概率會是歐洲先爆發。這也是我要講的重點。

歐元區成立之後,部分歐洲國家利用貨幣一體化吸引了大量的海外資金,實現了經濟短期的快速發展。


以希臘為例,2002年以來海外資金通過國際收支下的金融賬戶流入希臘國內,僅2008年這一規模就達到299億歐元。

同期,在信貸擴張的支持下,希臘GDP同比增速中樞保持在4%左右,實現了短期繁榮發展。但貨幣一體化削弱了部分國家出口競爭力,導致經常項目收支惡化。


貨幣一體化的代價是各國利用貨幣政策調節經濟的能力被削弱,歐洲各國本身經濟狀況存在差異,較弱的國家難以通過匯率調節機制增加本國的外貿競爭力。

同時,這些國家沒有利用外部資金改善經濟結構,反而大肆揮霍,這導致經常項目逆差逐年擴大。

仍以希臘為例,在海外資金的大量流入下,希臘經常項目逆差在2008年規模達到了348億歐元,這為後面的危機埋下隱患。08年美國次貸危機發生後,歐洲09年也掉坑裡了。




3

現在,這個情況變的更糟了

穆迪上個月表示,新冠病毒今年將使全球最發達國家的債務水平平均提高近20個百分點,破壞力較金融危機高出幾近一倍。

這份報告中,穆迪對美國、日本、意大利和英國等14個國家進行了研究。其中,意大利、日本和英國的債務增幅料最大,分別為GDP的約25個百分點,美國、法國、西班牙、加拿大和新西蘭的債務增幅約為20個百分點。


穆迪稱,若不能降低債務水平,信用狀況較弱的國家將更容易受到未來經濟或金融衝擊的影響,主權信用評級也將被調降。此外,2020年還是歐洲各國主權債務償還的高峰期。

從未來幾年歐洲各國國債到期規模來看,2020年4月-12月累計到期規模將達到1.76萬億美元,占未到期總債務規模的比重達到12%,其中4月和7月是國債到期高峰,分別有3217億美元和4558億美元國債到期。


同時,歐洲企業債務違約風險也在持續上升,2020年4月-12月累計到期規模將達到2.02萬億美元,占未到期總債務規模的比重達到14%。

換句話講,無論是從主權債還是企業債角度,歐洲情況都不樂觀。未來,即便疫情得到控制,歐債的問題也需要警惕。




4

制度弊端,無法統一的財政

歐洲的核心問題,在於沒有統一的財政。雖然歐洲形成了統一的貨幣聯盟,但財政主權仍歸各國政府所有。

為維護財政紀律,歐盟出台了多項措施,如在《穩定與增長公約》中要求成員國政府赤字率不得超過3%、政府槓桿率不得超過60%等,否則要受懲罰;在《馬斯特里赫特條約》中的“不救助條款”規定歐央行和成員國央行不得向問題國直接購買債券等。


但由於各國經濟、政治、文化和法律等方面的差異,財政紀律常常被破壞。這裡破壞規則的,也包括德國和法國。

經濟狀況好的時候,財政、貨幣無法協同問題尚可湊合這過。而一旦經濟遭到衝擊,問題國只能加大財政刺激來複蘇經濟,如此,不僅會面臨歐盟條款的制約,還會導致政府債務負擔加重,使得問題國償債能力下降,引發主權債務風險。這時候,制度弊端變暴露無遺。


索羅斯曾在2011年提出過一個解決方案,其中關鍵的環節就是建立歐洲財政部,通過財政部發行全歐債來解決主權債務問題,但這個方案的關鍵在於債務共擔分歧。

如果成立,則歐洲將面臨共同徵稅的問題,這顯然在德國的容忍範圍之外,因為沒人願意替他國擦屁股。 


 


5

躲不掉的命運,歐元解體

歐債最大的癥結不是邊緣國家的債務和競爭力喪失,因為這些問題在引入歐元之前就已存在。在進入歐元時代後,德國過於強大的競爭力壓制了其它國家。

由於德國的競爭力遠超歐元平均水平,德國出口猛增,而其它國家的唯一出路就是變得更德國化:緊縮財政、壓縮開支。但各國這樣做,不僅沒有效果,反而還會引發社會動蕩。


因為德國民眾不太可能認識到,德國的政策正對歐洲其他國家造成傷害,按照歐元的運行方式,通縮將會增強德國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但同時也會推動較弱的國家陷入更嚴重的衰退,加重他們的債務負擔。解決的辦法,德國退出歐元。


這樣,歐元區剩餘國家將能發行債券,並讓歐洲央行真正發揮中央銀行的功能。對德國來說,退出歐元區會導致出口銳減和暫時性的失業率上升,但大量資金將湧入德國,從而壓低通脹。

重新恢復的德國馬克將會一路飆升,歐元將會直線下跌。不過,歐洲其它國家將會變的具有競爭力,從而依靠增長擺脫困境。但德國將會發現,擁有一個幣值過高的貨幣是多麼地痛苦。


它的貿易收支將會變成負數,失業率將會高企。國內銀行將會因匯率發生嚴重虧損,從而需要巨額政府注資。

德國政府可能會覺得,與拯救希臘或西班牙銀行相比,拯救德國銀行在政治上更容易接受。另外還有其它一些補償:德國的養老金領取者可能會搬去西班牙、過上國王般的生活,幫助推動西班牙房地產市場復蘇。歐元從啟動之初就不完善。


《馬斯特里赫特條約》(Maastricht treaty)建立了貨幣聯盟(央行),但沒有建立政治聯盟(中央財政部)。當涉及主權信用時,歐元區各成員國需要各自為戰。

所以,歐元從誕生之初,就註定會有這麼個結局。---(功夫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