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18:13:27| 人氣1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葉檀:關鍵時刻 不讓余承東流一滴淚!



[文/葉檀☞ 財經女俠:毒舌善心]

余承東在接受採訪時又一次哽咽了,華為終端、5G在全球被圍追堵截,累到極點,卻不得不跑。

這何嘗不是華為的寫照,不是中國高科技的寫照。

只要有一點真正實力的企業,就被圍剿。這一次,美國政府算是替我們篩選了一輪高科技企業。



關鍵時刻還內訌!

美國動用力量各種圍追堵截華為,從北半球到南半球,從歐洲到澳洲。這一次,跟以往的困境不同,對手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這是華為的榮耀,但在榮耀背後,是無盡的壓力。在一定程度上,華為是在替中國的高科技企業進行一輪壓力測試。

作為華為消費業務的掌門人,余承東處於風口浪尖。


余承東夠狠,在華為內部,余承東綽號余瘋子,余大嘴。

衝鋒不要命,懟人不要命,是個得力的幹將,也是個可怕的敵人。無論是內部外部,都得罪了不少人。余承東的背後,有走了的劉江鋒、楊柘等一干團隊。

至於懟外部、懟友商,更是毫不留情。




但余承東所處的環境,可能比手機初起時屢屢黑屏被老闆扔到臉上更致命。

華為手機在國際上的銷量在下降,根據IDC的數據,在全球範圍內,華為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機出貨量略低於4900萬部,是八個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相比前兩個季度的峰值6600萬部有所下降。

一切跡象都在印證,已經坐上牌桌的人,想讓中國永遠掌握不了高端手機的核心機密。中國只能是傾銷的市場,是低端製造的象徵。

余承東哽咽,大概是三種情況:要末是跟“家裡人”在一起,情難自己;要麼是回憶過往情不自禁;要麼是關鍵時刻被捅了一刀。

他前三次哽咽,在什麼時候?

2017年3月參加央視《對話》節目,談到華為拼搏、談到自己,表示“我總覺得做得不夠好,能夠做得更好”。

2019年12月跟花粉見面,一句“一想到你們就充滿了力量”,淚濕眼眶。沒有花粉們,就沒有華為手機的今天。

這次,是覺得受到了不公平待遇,關鍵時刻被友商嘲笑。





余承東肯定憋屈:我們的手機為什麼這樣,難道你們心裡沒有點數嗎?平時互懟也就算了,算是人民內部矛盾,同仇敵愾的時候,好意思在背後捅刀子?

小米也很憋。關於小米自研芯片失敗的消息,江湖四處流傳。

technosports報道,小米自研芯片失敗之後,將目光投向了與聯發科合作,開發用於未來智能手機的全新定製處理器。


2014年10月16日,小米和聯芯合力靜悄悄地開了全資子公司松果電子;2015年7月6日,完成芯片硬件設計,第一次流片,9月芯片樣品回片,9月24日凌晨1點48, 松果芯片第一次撥通電話。

2017年2月28日,小米正式發布了其第一代手機芯片“澎湃S1”,成為蘋果、三星、華為之後第四家擁有自主研發手機芯片的手機廠商。但此後,澎湃處理器再也沒能出現於小米手機中。


2018年11月,傳出連續五次流片失敗的消息,有傳言說小米與台積電緊密合作,但進展不多。在2019年初,它剝離了芯片組部門的一部分,目標是製造用於IoT設備的AI硬件。

對此,小米官方沒有回應。

從上述一系列動作看,小米是一家雄心勃勃的公司。他們不甘落於人後,從選擇澎湃的名字,就可見一斑。芯片肯定是小米難以言喻的心頭痛。


兩家有雄心的公司,在關鍵時刻,居然還在暗戳戳相互指責。

現在是什麼時候?是有人趁你病要你命的時候,耐着點性子悠着點兒,過了壓力期之後再互懟也不遲。

小懟怡情,大懟傷身,動刀子,大家以後都過不了安生日子。



台積電沒有那麼壞

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在高科技領域,這個理論同樣適用。

擦了擦眼角,余承東站上了合作夥伴比亞迪的新車發布會。


在此之前,余承東就曾親自體驗比亞迪漢,王傳福也專門坐在副駕為其講解,而在比亞迪預告新品上市的時候,余承東也曾轉發助威。

雙方在技術上有合作,整個物聯網、智能車系統,雙方合作的空間非常大。

台積電、三星一度被認為是背後捅刀子的人。




未必。

根據台積電高管在特定時期的一兩句話,就判斷對方的立場,跟18歲的少男少女一樣不成熟。關鍵不是對方在巨大的壓力下做什麼,而是說什麼。

7月12日,來自媒體以及業內人士晶片達人的消息,台積電、高通等公司,已經向美方遞交意見書,希望確保對華為的供貨。美方給出的時間節點是,企業要在7月14日前呈交。

美國頒布515禁令到現在,快到兩個月的時間。

當時預留120天的緩衝期,在這個緩衝期內,各方肯定是想方設法多備貨,如果網傳華為追加7億美元的訂單為真,在120天的緩衝期內能囤1000多萬個芯片。

華為有極大的可能性在大規模備貨。

線索之一,台積電最新的營收創出歷史新高。

7月10日,台積電公布6月份營收1208.8億新台幣,摺合約41億美元,環比增速28.8%,同比暴增40.8%。截止到第二季度,台積電的總營收為3107.17億新台幣(約合105.24億美元),同比增長29%。

從1999年以來,台積電首次在單月份營收突破1200億元新台幣,打破了之前的紀錄。看看台積電的股市漲幅。




華為是全球第二大、中國市場第一大智能手機廠商,台積電每年10%到15%的營收是華為貢獻的,僅次於蘋果。

這一次台積電營收大漲,估計不是因為蘋果訂單。

蘋果公司在2020年向台積電下單了8000萬塊A14芯片,將採用台積電最新的5nm工藝製造。


業內資深人士爆料,台積電替蘋果代工的5nm A14處理器要等到8月份才能大規模出貨。換句話說,台積電6月營收大漲,與蘋果A14大規模出貨無關。也不排除,蘋果、英偉達等貢獻很大。

線索之二,聯發科創出四年來新高。


6月,聯發科營收252.79億新台幣,同比大漲20.99%,環比上漲7個百分點,創下了2016年10月份以來的單月新高,

第二季度,合并營收達到676.03億新台幣,環比上季增長了11.1%,上半年合并營收為1284.66億新台幣、同比增長12.4%,創造了四年來最高紀錄。

聯發科如此之高,與蘋果關係不大,與華為有間接關係。




今年6月以來,聯發科天璣系列處理器出貨大漲,華為榮耀系列推出了採用聯發科天璣800系列的新機。有消息稱,華為向聯發科採購的智能手機處理器訂單量,增長了300%。

為此,聯發科也已經向台積電追加了很多訂單,推動了台積電營收的增長。

線索之三,中國航空貨運量大幅增長。


7月10日,中國民航局運輸司二級巡視員靳軍號介紹,今年第二季度,民航局每月分別批覆全貨機加班包機1794班、2225班、2083班和1521班,同比分別增加401.1%、476.4%、578.5%和541.8%,實現爆髮式增長。

核心電子產品,必須要通過航空運輸!



不要懟天懟地 會發瘋

不要懟天懟地。

台積電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高管有些發言刺激了敏感神經。比如,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說,就算失去整個大陸市場,我們也能很快補足空缺。劉德音還說過,不希望發生(指美國限制華為訂單)。

但是,美國禁令出台後,台積電第一時間聘請美國法律專家,還聘請專業人遊說人員,目的就是放寬限制,想盡辦法騰挪產能。


2018年1月,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接受《領航者》採訪,曾經說,大陸的半導體成長得很快,對大陸半導體發展非常樂觀,在設計和製造兩方面,他認為注重設計這一部分對大陸的半導體發展比較有利。

但是,製程方面的競爭不是花很多錢、投入舉國之力就能做成的。他提到學習曲線:“假如一家公司在一個行業發展得很久,積累的經驗就比新的競爭者多,只要自己不糟蹋機會,就可以長期保持優勢。”


這話讓人聽着不爽,但聽着一個行業頂級大牛的過來人言,能夠用心學進去,那是福氣。

當時,台積電成立31周年,張忠謀計劃當年退休。

我們的短板,舔着傷口也得補上。


特殊時刻,力挺華為。余承東並非完人,華為也非完美的公司,但他們在實現中國高科技彎道超車的理想。

小米同樣是了不起的公司,芯片失敗,理想仍在,特色依舊。

不要讓內訌毀了我們的長城。

此時,讓大家舉起手,拭去創業者的淚,現在,我們不能讓余承東這樣的人流一滴淚。---(葉檀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