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17:39:15| 人氣1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連跌2天,但牛市沒有結束



(文/二掌柜)

“連續2天調整,牛市還在嗎?”那位總是關心牛市的巨富老闆一大早又在問,我有點納悶,問他是不是票倉里的100股又開始冒綠光了。哥們一聲長嘆:見證歷史都能綠帽子橫飛啊。震蕩的A股還有牛市嗎?牛市結束了嗎?

數據會說話。牛市怎麼來的?第一要素就是資金,當然還有諸如基本面、宏觀經濟等等因素的綜合刺激。現在GDP變成負數,上市公司大面積業績滑坡,疫情雖然階段性得到防控,全球的疫情還沒有出現拐點,那麼經濟復蘇只是一個夢想。


現在的行情唯一的推動力量就是資金。資金推動有資金推動的規律,我在尺度APP上跟大家分享過,當名義GDP的增速跟廣義貨幣M2出現剪刀差,當M2的增速超過GDP增速一段時間後,形成一個剪刀差的貨幣敞口,那麼牛市就來了。

從有統計數據的1995年開始,1996年M2增速開始超過GDP增速,當時GDP由24%一路下滑到1998年3月的6%,而M2增速儘管也從28.5%一路下滑,可是增速一直高於GDP。1996年到1997年兩年之間出現了3倍的牛市。


可是隨着國家的貨幣緊縮政策,牛市終結,到1998年股市一直處于震盪狀態。隨着貨幣政策變化,從1998年6月開始,GDP繼續下行的過程中貨幣政策開始放鬆,直到1999年爆發了著名的5.19行情,風險敞口在互聯網的風潮中將行情推到了極致。2007年那一輪牛市除了股權分置改革的制度紅利,貨幣因素同樣不可忽視。到2007年12月,GDP的增速已經超越M2的增速,形成了巨大的剪刀差,貨幣開始收緊,牛市結束。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全球開始貨幣放水,中國推行了4萬億的救市措施,GDP依然處於頹勢,M2的增速超過GDP,再次出現巨大貨幣敞口,股指從1700點附近飆升到3500點。到了2014年,GDP喊出了保8的口號,M2的增速拉升到13%左右,2015年出現了短暫的牛市,那一次數萬億的槓桿資金抽離,令牛市夭折。


到2018年,政府開始去槓桿,收縮流動性,GDP的增速高於M2,熊市開始出現。2019年底,穩經濟成了政府的重中之重,去槓桿開始退後,加之疫情因素疊加,GDP出現斷崖式下跌,現在GDP在正負之間掙扎,而M2的增速已經拉升到11%以上,貨幣敞口已經形成。

到目前為止,還看不到政府有收緊貨幣的任何跡象,那麼貨幣敞口的角度看,牛市沒有終結的理由。




那麼可能面臨的不確定性風險是什麼?中美關係目前是最大的灰犀牛。在布雷頓森林會議之後,美元的全球貨幣地位確定了美國的霸主地位。任何第三方國家GDP達到美國50%規模的時候,就會遭遇美國的警覺,達到60%的時候就會遭遇壓制甚至摧毀。


曾經只有蘇聯跟日本GDP規模均抵達過美國60%的紅線。那麼現在中國GDP已經達到美國的70%,遭到壓製成為必然。那麼美國真正恐慌的是什麼?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國際間對比。

當時蘇聯只有美國的30%,日本50%,而現在的中國已經將近70%,意味着中國的消費潛力巨大,他們恐慌之下,就會出台各種制裁政策。傳統的消費增長空間有限,電子產品的消費增速越來越快,所以在半導體、芯片方面的壓制極其突出。


當然,除了科技方面的壓制,美國還會在貨幣方面對中國進行消耗,典型者莫過於現在的外匯儲備,中國的外匯凈儲備量在8000億美元左右,這一部分外匯他們會通過貿易協議的強制性採購、產業鏈轉移進行消耗。還有藉助疫情煽動國際上的債務減免,甚至離間同盟國家關係。如此一來,令中國的“一帶一路”布局陷入困境。


同時,他們通過整肅中概股的機會,緊縮國際融資渠道,同時取消香港的特殊經濟地位,甚至可能通過脫鉤港元的聯繫匯率,阻斷中國通過香港市場的資金融資渠道。同時,美國會加強周邊地緣政治的衝突,將中國拖入滿月型的包圍之中等等措施,給中國製造各種麻煩,形成不可預測的風險。


從資金面上看,短期內收縮流動性很難,最多不如貨幣中性階段。隨着疫情的防控階段性成果顯現,經濟環比回升可期。震蕩的行情沒有終結希望,從國際局勢看,依然面臨著諸多的風險。


未來行情的分化成為必然,機會依然就在前方。尤其是美國想方設法要遏制的電子消費品,將是中國要加強內生髮展的,產業鏈將會持續得到國家跟民間的合力支持,基於5G的通訊行業依然會被資金看好。如果將新能源汽車從消費品的角度看,整個產業鏈會有更大的機會。

未來充滿變數,前途依然樂觀。面對牛市的糾結,也許,老百姓會說,腳踩西瓜皮,滑到哪裡是哪裡嘛。---(德林社)



*[北極圈比現在的海南島還熱了?]*




俄羅斯薩哈(雅庫特)共和國中部,森林大火正在燃燒。這裡本來是俄羅斯最寒冷地區之一,森林覆蓋率超83%。

圖源:YEVGENY SOFRONEYEV, TASS/GETTY IMAGES


西伯利亞遭遇有史以來最熱6月,

高溫更引起大規模野火爆發並持續。

野火危及到凍土地帶,

其火勢之大、範圍之廣令科學家震驚。

永久凍土或將不再“永久”,

百年來冰封、貯藏地下的碳可能會釋出,

加劇氣候變暖。




滅火飛機一次性可輸出40噸降水,但採用空中撲滅的方式依然無法阻止野火在森林內部復燃蔓延。

圖源:BBC




圖源:莫斯科時報

今年1月,

南極地區出現20℃高溫,

打破141年以來最熱紀錄;

而北極地區也出現同樣狀況——


6月20日當天,

地處北極圈以內、

北半球最冷地區之一、

世界第三冷的地方——

俄羅斯維爾霍揚斯克

出現創紀錄38℃高溫。


據歐盟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中心分析,西伯利亞西部地區經歷了有史以來最炎熱春季。西伯利亞西部5月的歷史平均氣溫為1℃;而今年5月,平均氣溫比往常高出近10℃。如果不是人為造成的破壞,那麼這種情況10萬年才會發生一次。





圖片拍攝於阿拉斯加,科學家鑽穿冰層,點燃釋放出的甲烷。

攝影:KATIE ORLINSKY


甲烷正從北極各處湖底解凍土層中冒出,它的威力是溫室氣體——二氧化碳的25倍。研究人員推測,地球平均氣溫每升高1℃,永凍土就放出相當於煤、石油和天然氣4到6年釋放出的溫室氣體——是之前認知的2到3倍。




2016年,西伯利亞苔原地區已出現地面晃動,“像果凍一樣”。

持續高溫,

也成為大規模野火爆發持續的根本原因。

一旦西伯利亞凍土帶受野火侵擾成為常態,

就會急劇重塑整個生態系統。




升高的溫度讓微生物能終年分解土壤里的有機物,釋放出二氧化碳或甲烷。高溫向下擴散至永凍層,加速解凍。

攝影:KATIE ORLINSKY


6月中旬前後,大火在西伯利亞蔓延,俄羅斯林業局估計,西伯利亞東部薩哈(雅庫特)共和國、楚科齊和馬加丹地區,數萬平方公里土地已被大火吞噬;凍土帶和碳含量豐富的泥炭地遭遇大火侵襲,釋放出冰封於地下、積累數百年來的碳,加劇氣候變暖。

在西伯利亞北部和北極其他幾個地區,凍土的解凍風險遠超預期。




攝影:KATIE OOLINSKY


倫敦經濟學院的環境地理學家Thomas Smith說:“凍土帶火災並非前所未有,但在如此廣闊的地區內,同時發生如此數量眾多的火災很不尋常。”

西伯利亞野火頻發,其6月二氧化碳排放量達5900萬噸,比產油國挪威整年都多;另一方面,“火災輻射率”(fire radiative power)的每日水平,是衡量火災熱量輸出的一個重要指標,該指標今年數值與2019年幾乎相同,眾所周知,2019是一個極端火災年份。




從太空觀測到的西伯利亞凍原大火

圖源:JOSHUA STEVENS, NASA EARTH OBSERVATORY


6月底,歐洲航天局的哨兵2號衛星在北緯73度附近探測到一系列火災——衛星遙感專家Annamaria Luongo稱,這是2003年有記錄以來,地球上最靠北的火災。最近的一次是6月30日由哨兵2號衛星發現的,它在距離拉普捷夫海(北冰洋的一部分)海岸只有幾公里的地方突然爆發。




西伯利亞南部的一個社區被大火燒焦。與此同時,新西伯利亞地區已有數百個社區被大火燒毀。

圖源:KIRILL KUKHMAR, TASS/GETTY IMAGES


依然是今年6月,西伯利亞一個柴油罐坍塌,致使20000噸柴油泄漏到附近的河中,解凍的土壤或許是此次事故元兇。據科學家分析,到2050年,由於地面解凍坍塌,北極地區大量基礎設施,包括數千公里的輸油管、公路,建築物、儲油罐、油田、機場等等都將面臨巨大風險。




西伯利亞柴油罐坍塌,大量柴油泄露。

圖源:紐約時報


比起火災、泄露、坍塌等看得見的危機,

看不見的威脅也潛藏在冰雪之中。


古老病毒在冰層中休眠數百乃至萬年之後,

隨着持續不斷的冰川、凍土融化,

也存在被釋放出來的風險。




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長度最大1.5微米,直徑0.5微米,為已知最大病毒,可在光學顯微鏡下觀察到。

攝影:JULIA BARTOLI AND CHANTAL ABERGEL, IGS AND CNRS-AMU


2014年,法國科研團隊從俄羅斯遠東地區採集到一份凍土樣本,證實了“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Pithovirus sibericum)存在,其存在年代正是史前人類尼安德特人滅絕之時。這種病毒被封存在3萬多年前凍土層中,仍然存活且具有感染性(只能感染阿米巴變形蟲)。這也意味着,凍土融化有可能給人類公共健康帶來危險。

1938年3月,在紐約加斯波特,一名校醫和一名縣衛生員給一名年輕人接種了天花疫苗。天花曾造成“人類史上最大的種族屠殺”。




攝影:HARRY CHAMBERLAIN, FPG


1980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天花已被完全根除”,但天花的病原體仍可能埋藏於西伯利亞的永久凍土中,其繁殖過程也與“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類似。在20世紀90年代啟動的一個研究項目中,俄羅斯科學家化驗了19世紀具有患天花後遺留癥狀的屍體樣本,仍然檢測到天花病毒的DNA片段。




大約1900年育空地區,一位醫生為感染天花的印第安人進行治療後,將自己裹在一個甲醛帳篷里,對除了頭部以外的所有部位進行藥物熏蒸。

攝影:THOMAS RIGGS, JR.


2016年,

西伯利亞炭疽疫情捲土重來。

在西伯利亞凍原的亞馬爾半島上,

經過夏天一波熱浪的襲擊,

加速了永久凍土的解凍,

導致75年前死於炭疽的馴鹿屍體暴露。

附近放牧的2000多頭馴鹿被感染,

並引發了小部分人類感染。

1名12歲的男孩因感染炭疽死亡,

至少有20人因此住院治療。




馴鹿肉在俄羅斯原住民涅涅茨人飲食中占重要地位,而且他們偏愛剛剛宰殺、尚有餘溫的生肉。2016年炭疽爆發後,他們減少了這種吃法。---(落筆如雲)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