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3 17:13:07| 人氣39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漢能陳宏:在TO B賽道,35歲中年危機根本不存在



[文丨資本偵探,作者丨李婷婷,編輯丨韓依民]


編者按:

創投行業正站在新舊時代的交界處。

過去二十年,風險投資與中國互聯網產業相伴,迅速發展壯大。

在移動互聯網紅利最盛之期,風險投資助推野心勃勃的創業者實現了商業模式或技術革新,改變了社會經濟的許多面貌。


但隨着紅利消退,行業告別燒錢時代,同時在疫情黑天鵝影響下,經濟、消費心理以及全球資本市場都在發生變化,更多變數已經出現。

當過去盛行的投資邏輯和方法論到了需要革新的時刻,如何才能成為機遇捕手?

圍繞新宏觀環境下的投資策略變化、機遇搜尋方法等話題,近期,「資本偵探」與多位國內一線投資人進行獨家對話,希冀從一線頂尖從業者的思考中,梳理出後紅利時代的機遇圖譜,錨定前行的坐標。


以下是「資本偵探」投資人專訪系列第一篇。

疫情期間,市場焦慮情緒蔓延,漢能投資集團卻在北京復工的第一天,投了四個項目。

“融到錢的企業可以把很多活不下去的企業接管過來,提供各種各樣的幫助,讓他們生存下來。我覺得這樣看事情心情就舒爽多了。”在與「資本偵探」的對話中,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CEO陳宏這樣說。




這並不是陳宏第一次經歷較惡劣的市場環境,陳宏1985年赴美求學,取得紐約州立大學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但剛畢業時美國的經濟發展並不景氣,後來陳宏在互聯網領域開始創業,又經歷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與2008年金融危機。“每次都安然活下來,而且每經過一次,就成長一次。”


豐富的創業、投資經歷,讓陳宏更善於跳出當下去思考問題。

在他看來,上半年投資規模的縮減,並不全是疫情帶來的影響,這是一級市場投資結構從創投向併購調整,資本更多向後端成熟企業靠攏而產生的自然現象。


而一級市場變化與成長的大背景,是前二十年主導市場經濟的TO C消費互聯網,正逐步走向由科技驅動的TO B互聯網。以美國市場作為參照,陳宏認為:“美國前二十家上市的科技企業里,大概有一半是TO C,一半是TO B,中國以前全是TO C,我覺得會有越來越多的TO B。”


在以TO B為主導的市場形態里,過往的創業邏輯、投資邏輯都必須進行相應調整。

留給毫無根基的年輕人的創業機會不多了,TO B項目要求創業者有技術積累與實踐經驗,擁有社會人脈資源、銷售團隊、方案設計團隊,“創業者一定是要到年齡35歲左右,大家才會關注你”。


技術出身的陳宏,也一再強調知識積累對投資人的重要性。在他看來,TO B業務的理解門檻更高,投資者也必須進化,要有一定的技術背景與積累,才能準確判斷出一家企業的價值。

成立於2003年的漢能投資集團,幾乎是隨着互聯網一起成長起來的,它參與並共同推動了中國市場經濟的快速演變。陳宏對資本結構、投資邏輯、市場趨勢的剖析,可以為如何在當下的市場劇變中把握機會,提供一些啟發。


以下為「資本偵探」與陳宏對話實錄:


01、“疫情是阻擋不住的,干著急也沒有用,這個時候企業要去思變。”

資本偵探:今年上半年已經過去,從公開數據來看,上半年整體投資金額和數量都出現了明顯下降,疫情帶來的影響具體體現在哪方面?

陳宏:中國的風險投資基金和機構60%都在北京,疫情初期我們回不了北京,現在又出不去了。有些案子雖然我們很喜歡,但不能去當地做盡調,這影響了案子的投資進度,所以在一季度和二季度整體的投資數量急劇下降,這與疫情息息相關。

其次,疫情對不同的企業產生不同的影響。如果是一些虧錢比較多、資產比較重、線下店比較多的行業,基本上在這個行業裡面的投資都會被叫停或暫停,除非對頭部企業會給一點錢,但是每個行業的垂直頭部企業鳳毛麟角。我覺得疫情的確影響蠻大。


資本偵探:除了疫情,數據背後還反映了哪些變量?

陳宏:就算沒有疫情,今年第一季度投資數據也會往下降,原因在於哪呢?

過去十多年,中國的風險投資行業發展非常快,2003、2004年做漢能的時候,清科的年會只有幾十號人參加,基本上是中國的VC、PE全到了,到現在,已經有幾十萬從業大軍。但是隨着2018年資管新規出現,再加上最近中國民營企業家整體上比較困難,基本上把人民幣基金這一塊打下去了,這個時候除非你是絕對的頭部基金,一般的人民幣基金都很難融到錢。


美元基金沒有減緩,好的基金融資還是蠻順的,因為這些外資LP通過中國GP,的確賺了不少錢,中國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回報最好的一個國家。但是美元基金是有限的,就那麼幾個主流的美元基金,投資的公司也有限,這些基金主要投資的方向偏向於互聯網、科技行業,其他的行業不太有。所以這個時候中國VC行業整體的趨勢就是投資數量劇減。


其次,在美國、歐洲這些成熟市場,假如你有一百塊錢,可能25塊錢是投資在VC這一塊,另外一部分是投在成長企業,還有五六十塊錢屬於併購基金。而在中國,過去大概70多塊錢都投到A輪、B輪、C輪的成長性企業,真正做到併購的比較少一點,可能就百分之十幾、二十左右。


但是中國肯定是向著全球的趨勢在轉變,導致案子投資總量大,但是案子數量少。我覺得這是一個大的趨勢,一級市場資本會越來越向後端成熟和穩健的企業靠攏,這種趨勢再加上疫情,就導致了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在投資行業,特別是一級市場產生巨大的下滑。




資本偵探:疫情短期來看影響沒有辦法徹底消除,這對於大眾消費心理以及社會經濟會產生哪些比較長期的影響?


陳宏:第一個,大家在重新審視自己的消費習慣,中國經濟發展那麼快,之前除了買房子必須存一點錢,其餘的基本上都可以用來消費,月光族很多。這次疫情讓大家覺得不要花很多錢、吃得簡單一點也活得好好的,那些天天出去花很多錢大吃大喝大消費的,會稍微收斂一點。這個肯定會影響一些企業,像餐飲業、線下商鋪。


第二個,這次疫情使得很多人必須在家辦公,線下線上就產生一個重新的平衡,這對整個格局,包括零售體系的格局,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跟線上交易相關的企業受益,股票各方面成長非常不錯,做直播的、做視頻的越來越多,隨着5G的出現,視頻的質量越來越好,比如看房子不用去現場,就用VR看。企業服務也是一樣,一旦我們在線上工作的時候,我們更加關注公司的IT體系。


人一旦改了習慣以後,就會對各種各樣的情況產生巨大的影響。像視頻領域裡面,以前只提到了長視頻、短視頻,但是隨着5G的出現,最近這段時間,有越來越多的專業團隊來做8分鐘到12分鐘的中視頻。這又產生一種新的業態,把電商等各種各樣的內容製作帶動起來。


這次疫情的確對有些行業,像旅遊、餐飲、酒店等等有巨大的影響,但是在一些行業裡面,他們能夠轉換成功的話,機會也是蠻大。



資本偵探:疫情發生以來,市場上有比較明顯的焦慮情緒蔓延,因為變量太大,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態在面對變化?

陳宏:第一個我經歷的階段比較多,我在1989年那段時間剛畢業,美國經濟發展不好,後來又經過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與2008年金融危機,那個時候比現在還慘。但每次都安然活下來,而且每經過一次,就成長一次。


第二,因為疫情是阻擋不住的,干著急也沒有用,這個時候企業要思變,先生存下來,另外多開發一些新的機會,舉一個例子,我們以前不參與有些上市公司的定增,證監會最近出了一個新規,只有戰略投資者才能做鎖價定增,我發現很多券商對戰略投資者不熟悉,這剛好是我們的強項,我們跟中國的主流CEO們都非常熟,這對我們來講是一個機會。


疫情的影響,迫使我們一方面加強了科技創新,把一些線下的挪到線上,另一方面,融到錢了的企業可以把很多活不下去的企業接管過來,提供各種各樣的幫助,讓他們生存下來。我覺得這樣看事情心情就會稍微平衡一些。

併購是另一個機遇,以前大家不願意併購的,疫情期間可能就願意併購了。有些企業市值上不去,可能就願意分拆,把虧錢的分拆出來去融資,主業就盈利了,股價也就起來了。我覺得有很多東西不用太焦慮,但是隨時保持警惕,不能掉以輕心。



資本偵探:面對這些變化,漢能有沒有調整自己的投資邏輯?

陳宏:我們的邏輯一直沒有變。漢能是投行加投資的商業邏輯,我們投行團隊在外面比較多跟各種企業,特別是大型企業的CEO溝通。同時,我們的投資團隊整體上把對行業的理解、關係網、案源結合在一起,來幫助這些企業。漢能關注的行業是互聯網跟科技、消費升級、醫療服務,這三塊一直是中國成長最快的。


從投行角度來講,我們操盤了京東工業品的拆分重組,字節跳動收購百科名醫等等,參與了不少併購。我們投資這邊也沒閑着,北京復工的第一天,我們就投了四個項目,後期我們還投了世紀互聯,以及對上市公司進行定增。


當然我們也有小心一點,尤其是對那種很虧錢的,短期看不到贏利空間的。我們投了一個企業叫貝爾科教,它是一個有着上千家線下門店的線下教育企業,但我們對企業前景看好,對它比較有信心,因為疫情的確不是一兩個月的影響,還是要看看這個企業長期能不能跑出來。


我們特別關注疫情的另外一個特點,就是疫情導致很多頭部企業變得越來越頭部,但行業內以前是打來打去的,現在願意抱團取暖了,這個時候通過我們資金的支持,併購整合容易被大家接受,所以有些投資方式會產生變化。

在資金減少的情況下,大家都想融資,以前不融資的企業現在也跑到市場上融資,就會向下擠壓。我們給企業打一個分,ABCD,以前打B的企業六個月就融到錢了,打A的企業可能三個月就融到錢。現在很多以前不融資的企業,A+的企業也跑來融資,所以它就把B擠下來變成B-。這個時候B-要融九個月,甚至融不到錢,依次類推。


在這種情況下,強企業在疫情期間有了更高的關注度,我們相信疫情結束以後,以前比較強的企業會變得更加強壯。這裡面有我們的投資邏輯,我們要尋找這種企業,在疫情期間通過資本的支持讓他活下來,等待疫情結束以後,它會第一個跑出來,競爭對手也變少了。



資本偵探:現階段除了關注現金流,在業務布局、戰略方面對創業者還有什麼建議嗎?


陳宏:現在作為一個創業者很不容易,我現在判斷再過幾個月會有更多的企業產生問題,有的企業現金流就是兩三個月,咬咬牙撐到五六個月,疫情還不結束,撐不下去了。從這個方面來講,壓力非常大。

第一個告訴創業者,還是控制現金流,公司活下來。第二個,如果是傳統企業,通過這個時候用IT技術的力量使得企業更加高效一些,人的數量不是制衡這個企業發展的因素,用平台技術的力量幫助它成長。


第三個,我們希望創業者在這個時候,應該多考慮一些資本的力量,這是一個特殊的環境,對於一些企業來講是災難,對於一些企業來講是機遇。


如果是虧錢的企業,應該趕快融錢,融到錢才能發展。競爭對手融不到錢,實際上你已經跑到它的前面半步。如果你已經是賺錢的企業,這個時候不妨去融更多的錢,做投資和收購,布局自己的生態體系,以前人家不願意賣給你,現在可能就願意了。我現在看到很多上市企業在做定增,定增完了以後就可以做一些這樣的事情。

對於創業者來講,不要認為這次完全是一個災難,應該看作是一次機會,真正好的企業如果度過這個最難關,它再跳出來的時候就比其他競爭對手更強大。






02、“(TO B賽道)創業者一定是年齡35歲左右,大家才會關注你。”

資本偵探:當前業界普遍認為消費互聯網的紅利在消退,你認為之後的投資機會集中在哪?

陳宏:我們認為中國互聯網前二十年是TO C的消費互聯網二十年,之後肯定是科技驅動,這是漢能投資所關注的。在企業服務領域,所有主流的跟科技相關的大型企業服務公司都是我們的客戶。


但是這個行業一直沒起來,像用友和一些半導體芯片公司、中微半導體設備公司,十幾年了都不溫不火。現在大公司全是做TO C的,中國超過100億美金的科技企業基本沒有。但最近這段時間,這些企業的股價都翻倍了,以後會變得更大,千億美金市值的科技企業都有可能出現,這是一個大方向。


產業互聯網、工業互聯網,實際就是用科技的力量來改變傳統的行業,所以市場對科技的訴求越來越多,這裡面會跑出很多巨大的企業。

可以把美國作為一個榜樣,來判斷未來的投資趨勢,美國前二十家上市的科技企業里,大概有一半是TO C,一半是TO B,中國以前全是TO C,我覺得會有越來越多的TO B(公司)。


另外醫療服務也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市場,全球上千億美元市值的醫療公司,不管是設備公司或者是生物醫藥公司有幾十家。而中國上千億人民幣市值的醫療公司都不多,只是最近多了幾家。疫情的爆發,大家認識到健康、醫療很重要,醫療需要加強,就在這個行業裡面找到頭部企業投資,回報也是非常好。


我們做投資很關注一點是看大勢,如果整體行業的增長超過GDP很多,年增長率有百分之二三十,你能跑贏市場、投到好的企業,增長率就能超過百分之四五十,或者百分之百。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這麼多年,投資TO C互聯網等新經濟的VC和PE的回報率非常好,因為他賭到了很多千億美金市值的公司,隨着它一起成長。在行業爆髮式增長中,你如果投到好的企業,看準了,回報就很大。



資本偵探:過去幾年中國創業者會說以前中國的互聯網是Copy TO China,現在有很多模式創新,是Copy from China。但是到現在這個階段,我們發展到TO B業務的時候,還是把美國作為直接的對標對象?

陳宏:TO B業務仍是在非常直接地對標美國,跟我們十年前TO C對照美國一樣。的確在全球上來講,美國各種各樣的企業比較強大,我們在科技各方面跟美國的企業相比還有些差距,這個需要時間的積累,需要大家、需要資本市場對企業服務的認可,讓最優秀的人才願意跳進來。我估計前幾年很多中國做半導體芯片的優秀人才都跳去做APP,多可惜,但這就是事實。


資本偵探:如果不考慮成長速度,你覺得現在創業的賽道裡面,還會像消費互聯網那樣有成百倍千倍增長的機會在嗎?

陳宏:從營業額角度來講,TO C的量很大,在企業服務行業裡面,量的增長比較慢一點,但是市值增長不一定慢。美國企業服務行業很多不一定多賺錢,但PS(市銷率, Price-to-sales,市值除以營業額)都是十倍,有的還達到二十倍。因為很多科技企業毛利率不低,雖然增長慢,但一旦把市場抓住以後就非常穩健,市值會很高。

像ZOOM這樣的公司,它的營業額不高,估計還沒到十億美金,但是它的市值已經四五百億美金,甚至更高。用友的營業額也不高,就是七十億人民幣到一百億人民幣,相對於互聯網企業來講,它的市值也不低。



資本偵探:在這個賽道裡面,你會更看重哪一類的創業者?

陳宏:我們喜歡看到的創業者,第一個是要解決比較大的問題,至少是在行業裡面想要解決比較大的痛點問題;第二個是團隊裡面有銷售能力很強的人,也有技術能力很強的人;第三個是做一些技術改革,技術發展。因為任何一個行業裡面都有很多競爭對手,企業能不能跑出來,跟這個團隊、方向、技術路線、融資能力都息息相關。




資本偵探:之前在移動互聯網創投風潮非常熱的時候,BAT的高管可能還沒有出來,就已經有很多風險投資願意給他錢,或者更早之前有一些基金乾脆喊出來我們只投90後,但在TO B賽道的邏輯完全不一樣?

陳宏:不一樣。過去的90後,就是現在的00後,在企業服務裡面不太會有。比如做芯片設計,如果沒有親自帶過團隊,設計過成熟的產品,是做不出來好東西的,所以創業者一定是年齡35歲左右,大家才會關注你。

還有一點是,大企業裡面一些做得特別好的技術大拿,他出來創業還是會有人投,因為他在大企業裡面得到了各方面的知識,他出來再開公司,可以借鑒到過往的經驗、能力、客戶關係。



資本偵探:你剛才提到前二十年的趨勢是TO C,過去很多VC圍繞消費互聯網投資的時候,會看團隊、押賽道,甚至把一個賽道裡面主要的玩家全部投資,而以後的大趨勢是以科技驅動,再以相同的邏輯去投還能行得通嗎?

陳宏:我覺得投賽道還是可以的。TO B跟TO C有一個非常大的區別,互聯網TO C會贏者通吃,兩三家就把這個市場吃得差不多了,像搜索基本上就是百度,社交就是騰訊,別人很難撬動。另外就是頭部企業跟非頭部企業的市值差別特別大。


TO B不太一樣,它有一個服務成分在裡面,註定在每一個大的垂直行業裡面會有幾個玩家,這幾個玩家每年的增長速度沒有辦法像以前TO C那麼快,對應的投資方法就不太一樣,像滴滴,可以一直往裡面砸錢,砸出一個市場來,在企業服務裡面很難這樣做,沒辦法用虧錢的方式把市場拿下。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基金投資的還是一些科技驅動能力比較強的企業,這些企業自然增長,同時通過併購的方式加產品線,使TO B的銷售渠道賣出更多產品,這個跟國際上企業服務大的邏輯比較接近,從VC和PE角度來講,參與度也是蠻高的。




資本偵探:那麼不管對於LP還是GP來說,企業的成長周期和回報周期都不一樣了?

陳宏:做互聯網TO C相對來講回報快一點,一旦抓到一個方向,用戶量成長起來,企業就起來了。TO B得一點一點積累,一般來說年限都比較長,但是TO B有一個特點,一旦把客戶拿下來,服務做好了,技術一直更新的話,替代成本比較高,企業會比較穩健。


其實做好投資,不需要每一個案子賺好多倍,一年賺好多倍。對於一個基金來講,一年百分之二三十左右的回報已經是很好。在TO B行業後期的這些案子成功率高,損失率低,這個時候年回報率不一定很高,但是投資量大,對整個基金的回報非常不錯。



資本偵探:最終從整體的結果來說,回報差不多?

陳宏:在一些階段,有些基金表現會好一些。舉一個例子,在過去很多年中,投資半導體芯片行業的基金回報率很差,一是因為上不了市,二是因為增長很慢,但是今年凡是投半導體的VC、PE回報率極高,很多半導體企業一兩年內翻了十倍,有些達到了上千億人民幣市值。


這就是一個時代的機遇,像全球供應鏈體系重組等等因素,給予這些半導體芯片企業的機會。它的估值並沒有漲的那麼高,可能漲了一倍左右,但是市值翻了十倍左右,這是大家是對未來的預測。


資本偵探:以科技驅動為主的投資案例,成長風格會偏穩健一點,退出時間可能更長,LP能接受嗎?

陳宏:美金很多VC基金都是8+2,8年投資再加上2年退出,一共是10年,還是很長期的。問題是人民幣基金,人民幣基金希望3+2、2+1,恨不得投完了以後馬上把錢收回來。我覺得這種方式有些挑戰,如果一家企業不被賣掉,獨立成長三年、四年比較難成長為一個上市公司。但是TO B企業併購非常多,另外一個趨勢是以前TO C的互聯網企業也開始做TO B。




資本偵探:以騰訊跟阿里巴巴為代表的CVC某種程度上成為一些企業退出的渠道,在新的階段里,巨頭的CVC對於整個市場的影響還大嗎?

陳宏:首先從CVC角度來講,逐漸會有更多的CVC出現,過去我們講BAT,最近其他企業的市值增長也很快,像第二梯隊的美團、拼多多、字節跳動上市以後也會有巨大的資金,中國移動、電信也在開始做投資。在中國除了純粹的VC和PE的這波人的資本以外,其實CVC提供了大量的增量資本,它們之間會有越來越多的競爭。


其次,在企業服務裡面,年輕企業的機會還是蠻多的。在一個大企業裡面,有做安全的、做供應鏈的、做基礎項,這一波優秀的人出來以後自己做,在資金的幫助之下可以逐漸成長。

的確等到後期融資量比較大的時候,會遇到一些選擇,企業在選擇大型CVC投資的時候有自己的考量,包括CVC的風格與賦能,企業要的不單單是純粹的資金而已。另外有些大型CVC對一些企業投資時,有一個排他條款,你拿了我的錢,就不能拿ABC的錢,不能跟ABC做業務,這些條款你是否願意接受。


在有些領域裡面,如果一家企業需要大量的基礎設施的支持,像中國移動也是最好的合作夥伴。我覺得對於一個好的企業來講,他現在的選擇變得比以前更多了,除了BAT,還有十幾家可以選,大家都差不了太多。



03、“用美元或人民幣投資的差別已經不是那麼大了。”

資本偵探:如果把時間拉長一點,風險投資整個行業出現的時間並不是很久,支持風險投資行業獲得高回報的系統性增長機遇,是由什麼因素推動的?

陳宏:其實很多VC和PE投資的企業,是一點一點進步的,這個過程中會產生很多機會。比如ZOOM,它看似沒有什麼革命性的變化,可能算法做得好一點,但在系統結構上把各個服務器放在數據中心裏面,用分布式軟件操作的時候,使得它的雲效果能力更好一點,視頻比別人更好一些,這個時候它就跑出來了。


不太有技術是革命性的,除了癌症技術、研製疫苗,其餘大部分都是屬於改良性的,技術就是如此,幫助你效率更高。中國在IT裡面的花費佔GDP 3%左右,發達國家是百分之十幾,從這個方面來講,我們跟技術相關的一些投資還是非常少。

在這個情況之下,作為一個創業者,如果能夠找到一些技術,可以幫助這個企業提高效率,只要有足夠多的企業願意去買你的服務,買你的軟件,你的營業額就會起來,這就足夠了。


資本偵探:有一種聲音認為燒錢時代結束了,那麼在新的環境下,風險投資的槓桿效應還會那麼顯著嗎?

陳宏:風險投資還是非常重要。一是現在對所有創業公司來講,人才特別貴,我91年拿到博士的時候,找工作很難,但現在如果你是人工智能的博士、大數據科學家,大家都會搶着要你,薪酬都很高。

第二個是,做TO B,特別是做平台產品,得有一兩年的時間把它做出來,前期得一直進行投入,這期間公司不產生任何現金流,這個時候都需要VC的支持。美國那麼多企業服務公司,都有VC的身影在裡面。



資本偵探:從全球視角來看,中國VC處於什麼階段?

陳宏:從VC市場來講,跟國際相比,我老覺得中國的VC跟美國的VC已經沒什麼差別。但是從併購基金方面來講,國際上有黑石等成熟的基金,中國才剛剛開始。併購整合,特別是在資本的支持下併購整合,這是下一波投資的機會。最近私有化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像58這樣規模的已經被私有化,以後可能還有更大規模的私有化會發生。


其次,很多大型戰略投資者對自己的企業分拆,以前創業者做的企業一點點融資,現在分拆吃了大量的資金,我們投行團隊剛剛做了一個交易,京東工業品的分拆,A輪融了2.3億美金。從這個方面來講,未來後期成熟性大規模的基金會越來越多。





資本偵探:你自己是03年開始做投資,當時國內做這一行的人特別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為什麼選擇進入這個行業?

陳宏:跟我的背景相關。第一個我是計算機本科碩士博士,所以我對整個計算機行業比較了解。我93年在美國創業的時候,是做的互聯網公司,後來99年我在美國帶上市的第二家公司也是做全球互聯網的,所以我是在互聯網行業裡面創業的人。後來換了一個賽道,以前是創業者自己把企業做起來,現在是給有夢想的企業家和創業者賦能,給他們提供資本和資源。


我在這個行業裡面比較熟悉,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科技行業做得非常好,中國有1/4的大型新經濟互聯網的併購交易我們都參與了。

創業、投資都是一樣的,一定要做自己熟悉的行業。比如我們投一個做IT的企業後,可以幫上人家,除了給他提供資本,還可以提供人脈資源。其次我們在判斷的時候,我們非常容易判斷這個企業是好是壞,因為我們懂這個行業。


做企業也一樣,特別是做TO B,一個大學生很難做TO B,你要有社會人脈資源、銷售團隊、方案設計團隊,不是只做一個APP就可以。最近中科大、清華工科出身的人融資就比較容易,因為要做AI高科技,你最好得是個博士,知識就是力量,這在TO B這一塊變得越來越重要。


對投資者來說,TO B又比較難看懂,這裡面技術成分特別多,需要積累。所以我們這麼多年,在我們熟悉的行業里一直積累,一是知識的積累,二是人脈資源的積累,三是經驗的積累,加在一起讓我們在判斷一家企業時比較精準一點。




資本偵探:這個階段對漢能有什麼影響?

陳宏:我覺得是利好,我們一定要去做一些複雜交易,因為我們對這個行業的深度理解、人脈資源、專業經驗等的競爭優勢特別明顯。在大型的分拆、私有化、融資中,除了跟財務投資人打交道以外,還要跟很多戰略投資人打交道,特別是CVC,如果做併購的話,更是要跟企業一號人物、二號人物打交道,這是我們這麼多年積累起來的優勢。


資本偵探:投資機構本身的能力也是要進化,很多項目不是那麼容易看懂。

陳宏:我們一定要進化。特別好的項目裡面,競爭還是蠻大的,CEO要和你有共鳴,同時你能夠幫到別人。投資人把錢放在企業裡面以後,後面至少七八年你們要共生存,你希望企業能做好,企業做好了,你的回報就變好了。因此要跟自己投的企業,跟自己的客戶有更緊密的了解,做深做透。

TO B也是一樣,作為一個投資人如果沒法判斷企業做的事有沒有未來,大趨勢是怎樣的,只是跟風的話,不一定能選到好的目標。投資人要更加懂得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情,更專業化。


資本偵探:投資行業會發生洗牌嗎?

陳宏:投資行業已經在進行洗牌,在VC和PE里可以多家生存,不是只有一家兩家。但是有一點很明顯,一些頭部的有品牌的VC和PE融資更容易,也更容易招到優秀的人和好的案子。這還是有一些重新洗牌的味道在裡面。


資本偵探:入這行的門坎是不是也會發生變化?

陳宏:我覺得是,變得越來越難。你要重新進來,除非做一個特別不同的領域,或者團隊是大機構直接跳出來。行業內總的人數基本沒變,還是這波人,整體上來講,我覺得VC這個行業變得更加成熟。


資本偵探:無論是內地註冊制的放開,還是港股的改革,都為企業上市提供了更多的選擇。那在更早期選擇風險投資的時候,人民幣跟美元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對於FA或者VC來說,在前期的募資階段,怎麼平衡人民幣跟美元的結構呢?

陳宏:過去人民幣跟美元是完全不一樣的賽道,基本上拿了人民幣投資以後,就沒有辦法在國外上市了,除非搭一個VIE結構。如果在國內上市,又必須解VIE架構,把外資退掉,重新找一個人民幣基金。目前這個現象在改變,科創板出現以後,逐漸允許VIE結構、同股不同權這樣的現象存在,用美元或人民幣投資的差別已經不是那麼大了。


我比較擔心的一點是,中國很多一流美元基金LP們是美國的大學,受宏觀環境影響,會導致美元基金融資產生一些問題。

我比較看好的一點是,最近中概股在漲,國內股票也在漲,我自己分析很大的原因在於,很多外國基金還是覺得中國市場是最穩健的,如果把錢放在這裡是很安全的選擇,所以有大量的資金湧進來。美元基金一方面受到限制,一方面又有資本回報驅動,在這種情況下或許也可以找到一個平衡。---(鈦媒體)



*[炒鞋退熱,得物“毒”難解]*





(文丨安樹)

以圈子文化自成一派的Z世代,過去幾年掀起了諸多消費風口。炒鞋、盲盒、漢服風潮都引發了新的消費變革,加之金融屬性的疊加,也讓一股一股崛起的風潮快速變味。其中,最為火爆的“炒鞋”在經過去年的爆火後也逐漸冷卻。


根據百度指數,和去年10月相比,炒鞋相關關鍵詞熱度持續下降,如今不足最高點的20%,同時,曾經被炒至數萬元的球鞋,價格跌去60%以上也依然無人問津,炒鞋泡沫破裂在所難免。這背後,伴隨炒鞋崛起的相關產業也在迅速降溫,其中加碼品類擴張、社區轉型,同時又被中消協、電子商務協會頻繁點名的“得物”,其境遇或許是一個縮影。


熱得快,涼得快的造富神話

隨着一代年輕消費者的成長和流行文化的演變,潮鞋逐漸成為新生代們的社交貨幣。甚至有人說,80後炒房,90後炒幣,00後炒鞋。短短時間內,潮鞋經濟迅速破圈,並引發熱議。

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最貴的10雙球鞋,二級市場價格區間在847美元到4393美元間,最高漲幅達到驚人的2645%。進入2019年後,資本、投機者的快速介入,也讓炒鞋也從小圈子向大眾市場升級。


據媒體報道,截至2019年8月,得物App註冊用戶突破1億,DAU(日活躍用戶)大約達到800萬,同時,數據顯示,2018年中旬毒每月GMV成交總額已接近2億元,2018年全年達20億~30億元,2019年達到60億~70億元。


美國市場調查機構 Grand View Research報告顯示,2025年全球運動鞋市場規模預計將超過 950億美元,僅僅中國二手球鞋轉售的市場規模已經突破 10 億美元。球鞋轉售平台鼻祖StockX預計,目前全球二手運動鞋市場規模為60億美元,一級市場仍以1000億美元的規模佔據主導,在線上轉售的推動下,到2025年,二級市場規模將達到一級市場的15%-25%。


一時間,潮鞋市場供需失衡,大牌線下通宵排隊,代購雲集,而真正鞋穿不炒的消費者,眼見着這場造富神話,也開始大量湧入。與此同時,高仿潮鞋也混雜其間,讓這一市場再度添上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伴隨着炒鞋而熱度陡增的“毒”,已於今年元旦起更名為“得物”。去年 4 月,該公司完成了新一輪融資,估值已達 10 億美元,從小公司成長為獨角獸企業。

然而投機市場逃不了的宿命是熱得快,涼得也快……




亂象隨炒鞋熱度迭起

不得不說,得物C2B2C的模式解決了部分潮流消費者的購鞋難問題,消費者可根據的自身需求通過平台求購潮鞋。而商家同時也可以藉助平台收穫不少相關內容分享,吸引更多潛在消費者。


然而不久前,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618”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報告中提到得物在618期間的被投訴情況,涉及退貨被索“鑒別費”、質量瑕疵等。實際上,得物不僅因鞋子涉嫌假冒偽劣屢遭投訴,還有不少網友表示在得物上買到過假冒的Gucci皮帶、Burberry相機包等商品。


網友“用戶7473758362”稱,他於6月17日在得物APP上購買了一款Burberry的相機包,收貨後開箱查看,發現不少瑕疵,和正品存在較大的差距。6月21日,該網友通過“優奢易拍”做了專業鑒定,被認定為假貨。

據中消協報告顯示,在6月1日至6月20日共計20天監測期內,共收集得物APP有關負面信息8735條,主要涉及假冒偽劣、鑒定費、優惠券等問題。


在黑貓投訴上,關於得物的投訴數量高達3.2萬次;公開資料顯示,改名之前其投訴數量就達到月2.2萬次,其中多數消費者直指得物售假。今年2月,得物甚至還被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台電訴寶給出“謹慎下單”評級。

在黑貓投訴平台上,有網友表示,在得物平台上面購買了一款貨號為FX9028的椰子350亞麻亞洲限定鞋子,購買前平台鑒定為真品,但收到後發現鞋子有很多瑕疵,通過得物平台再次檢驗後,得物APP合作鑒別師的鑒別結果為假。


對於鑒定服務,得物方面曾表示是為用戶降低了交易過程中存在的風險,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成本費用。而其"先鑒別,再發貨"的購物模式,開始也很受消費者推崇,然而在某些鑒定出現了偏差之時,消費者鑒定費、服務費和保證金還要折損,這類問題在黑貓投訴上居高不下。

退換貨成本、客服服務、售後保障等問題都一一擊穿了得物曾經的優勢,帶給用戶極差的購物體驗,不僅造成用戶流失,還影響了平台的口碑。


瓶頸期初現端倪

事實上,得物的問題,正是炒鞋市場變化的折射。面對炒鞋市場數月的狂熱,去年10月,央行發出的警示函指出,國內球鞋轉賣出現炒鞋熱,炒鞋平台實為擊鼓傳花式資本遊戲,並且點名批評了10餘個炒鞋平台,還未更名為得物的“毒”排在首位。

隨着央行警告,主流媒體呼籲“鞋穿不炒”,大家逐漸認識到炒鞋實則資本變相割韭菜。一時間,許多“炮灰”賣家退出了鞋圈,造富神話破滅,市場降溫,為一雙限量潮鞋一擲千金的買家越來越少,得物的存在感也隨之下降。


作為國內最大的球鞋轉賣平台,得物一直以來盈利模式比較單一,核心業務為對接買賣雙方、幫助買方鑒定真偽,從中抽取7.5%—9.5%的傭金和鑒定費。但隨着炒鞋熱度褪去,平台口碑動搖,這個模式已經有些捉襟見肘,這也是得物目前不得不警惕的問題。

不得已的得物,開始啟用新名字來改頭換面,並從現有領域開疆拓土,以求講出更多故事,打破瓶頸。于是之後得物持續引入頭部運動潮牌入駐,甚至羅志祥、薛之謙、汪峰、陳赫等明星以及潮流圈內數百位知名KOL也紛紛入駐。


目前,得物上除了球鞋、潮物領域,還擴展了包括數碼電子、手錶、箱包等產品,甚至有日本萬代的手辦。同時,界面上像小紅書、快手等平台的靠攏,也在一定程度上凸顯了內容屬性,看似弱化了電商屬性,實則是以此引導用戶種草,進而為電商平台導流。


在得物 App 熱門板塊帖子中,曬整體穿搭和潮玩的帖子佔一半以上。而這和小紅書甚至抖音、快手都有交疊。但是其社區和電商連接性並不強,社區垂直內容不夠豐富,PGC的內容匱乏,目前看來只是一個樣子貨。而其所在的潮鞋領域,不僅要與nice、有貨、識貨等平台相競爭,甚至連閑魚都可以從其身上分走一杯羹。




結語

創立5年,目前還在靠融資存活的得物,一開始宣稱的優勢似乎有名無實,正品保證、逐件查驗、多重鑒別和售後無憂四大優勢就像是四大諷刺。以至於其自2018年以來客訴率居高不下,鑒定環節也久經詬病。


無論如何,其現階段核心業務仍是潮鞋部分,要想維持營收的正向增長,在社交電商火熱的當下,內容並不出眾的得物還是要提升鑒定師團隊的專業度和售後的服務,把平台的專業性和可靠性做好,畢竟只有質量和服務才能換來用戶的信任度和口碑。


一路狂奔的得物,如果只想着小修小補來改善平台現狀,想着賺快錢,而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未來面臨的恐怕就不止負面新聞這麼簡單了。---(鈦媒體)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