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3 16:06:21| 人氣21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ikTok“命懸”美國




[文丨Wise財經,作者丨馬克,責編丨阿sea]

繼印度之後,美國也在考慮對TikTok下手。

上周一,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福克斯新聞表示,美國政府正在考慮禁止TikTok和其他中國社交媒體應用。一天後,總統特朗普也確認了該消息。

該消息使大量的TikTok用戶湧入社交平台,紛紛譴責這一潛在禁令,有關該消息的文章也在幾分鐘之內就收到了數千條評論。


而在此之前,亞馬遜在發給全公司的一封郵件中要求其50萬名員工從手機中刪除TikTok,理由是“安全風險”,但在稍後又撤銷了這一命令,其發言人也以“郵件發錯”搪塞應對。


在印度遭受的打擊還沒緩過勁來,一顆定時炸彈又從美國飛來。儘管禁令並未成型,但美國的不少用戶已經準備好和TikTok提前告別,而本地的互聯網巨頭們也開始摩拳擦掌,對TikTok打下的江山虎視眈眈。


但和印度不同的是,如果想要在美國實施禁令,該過程將要比前者複雜得多。在政府、用戶、企業等多方利益的博弈之下,TikTok真的會接連失去美國這一座重要城池嗎?





一、提前告別

“現在的我害怕又沮喪,整個疫情期間TikTok是我唯一的快樂源泉,如果它被禁用的話,我不知道該去哪裡看那些有趣的視頻。”

聽聞TikTok有可能被美國政府封禁後,15歲的Michael始終覺得無法接受。作為一名TikTok的狂熱愛好者,該應用已經佔據了他生活中90%的時間,而剩下的10%也如他所說,“只是用來睡覺”。


自2017年8月上線以來,TikTok就迅速在像Michael一樣的“Z世代”當中風靡開來,幾乎成了這一群體的“專屬App”。隨着國務卿和總統的壞消息相繼傳來,一時間“#如何才能繼續使用TikTok”成了這群美國年輕人近期討論中最為關心的話題。(Z世代,指1995-2009年間出生的一代人。)


“用VPN翻牆到加拿大”成了大部分人的選擇,對於在互聯網中成長起來的這代人來說,技術並不是什麼難題,地理位置的限制也可以輕鬆破解。而之所以選擇加拿大,是因為澳大利亞在印度之後也同樣表明有禁用TikTok的打算。

但對崇尚自由、追求獨立的Z世代而言,沉默接受並不是他們的唯一選擇,打破常規爭取自己的權利也成了繼VPN之後呼聲頗高的選擇。


“我們會造反的,如果禁令真的實行的話。”

前不久在TikTok上發起的“放特朗普鴿子”活動大獲成功的消息還記憶猶新,如今由這群年輕人再次發動一場新的“TikTok保衛戰”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畢竟我們的隱私和數據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在TikTok之前Facebook、YouTube等平台就已經擁有了我們的所有數據,所以如果他們要以隱私保護為由禁用TikTok的話,那是不是應該對所有的社交應用都進行封殺呢?”

儘管像Michael一樣的普通用戶還在為保住TikTok而絞盡腦汁,但TikTok上擁有龐大粉絲數量的紅人們卻對此次潛在危機更加敏感,為了將風險降到最低,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開始為TikTok提前舉辦“告別儀式”。


@onlyjayus在TikTok上擁有近800萬粉絲,在最近的兩期視頻里,她對政府有可能禁用TikTok這一消息表達不滿,但同時也十分誠實地為自己留好後路。

“聽到這個消息我真的非常難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這個禁令不要實行。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你們可以關注我的Instagram或者YouTube,我們還可以在那裡再次相遇。”據@onlyjayus透露,在“告別”視頻發布後的24小時里,她的Instagram新增了2000名關注者。


自從TikTok進入海外市場以來,便一舉俘獲了Facebook、Google等平台的大批年輕用戶。

根據Sensor Tower商店情報數據顯示,截至4月29日,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已經突破20億次。其中,印度有近半數人下載,月度活躍用戶數超2億,成為TikTok當之無愧最大的海外市場,而美國也以高達1.65億的下載量位居其後。


在第一大市場還生死未卜,如今又面臨被美國政府封禁的風險,雙重打擊下,TikTok這兩年在海外取得的好成績眼看就要付諸東流。但此刻對於美國本土的那些老牌互聯網巨頭來說,無疑是一個重新奪回年輕用戶的絕佳時機。





二、對手狂歡

如果不去想那讓人頭疼的800家廣告主聯合抵制的事,扎克伯格現在應該是在背後偷笑的。

從TikTok在年輕人心中佔有一席之地後,全球社交巨頭Facebook的危機感便撲面而來,扎克伯格對TikTok的不斷妖魔化也由此開始。

去年10月,扎克伯格在華盛頓喬治城大學演講時,就以TikTok舉例,指出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崛起是對美國言論自由的威脅。


“十年前,幾乎所有主要的互聯網平台都來自美國,但在今天,前十大互聯網平台中,就有六家是中國企業。更危險的是,TikTok已經成為一個我們無法忽視的中國對手,這是我們想要的互聯網嗎?”

Facebook一位前高管如此解讀扎克伯格的此番演講,“Facebook非常憤怒,因為TikTok是他們唯一無法擊敗的東西,以至於他們不得不求助於地緣政治論點和華盛頓的立法者來為他們助戰。”


除此之外,為了對抗張一鳴的強勢進攻,扎克伯格還分別於2018年11月上線了類似於TikTok獨立短視頻應用Lasso以及2019年11月在Instagram上推出了一個與TikTok非常接近的新功能Reels。

但令其失望的是,面世以來,二者並沒有在短視頻領域激起太大的浪花:上線一年後,Lasso的下載量為42.5萬次,僅為TikTok同期下載量的零頭而已;而Reels也只進入了巴西、法國和德國三個市場,離在全球市場鋪開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但印度政府對TikTok的封禁給了扎克伯格一個天賜良機。

禁令下達的的第三天,Facebook就開始在印度測試Reels,並於一周后正式在該國推出這一功能。

“印度一直是我們的首要目標市場,這裡擁有龐大的用戶基礎及旺盛的消費需求。更重要的是,視頻已經在廣大印度用戶中成為一種頗為流行的社交方式,所以我們也很高興將Instagram Reels擴展到這裡。”


Facebook產品副總裁Vishal Shah如此解釋Reels在此時登陸印度的契機,同時,他還表示Facebook將於本月底關閉Lasso,“以專註於Reels的發展”。

根據App Annie的數據顯示,Instagram上個月在印度的活躍用戶數已經超過1.65億。隨着TikTok的禁用,大批紅人紛紛轉戰Instagram,假以時日,其趕超TikTok的2億月活將不會很遠。


而Instagram Reels目前雖然可以憑藉這片市場空白迅速成長起來,但其最終能否真的取代TikTok,還要依據其產品發展走向來定。


“首先,Reels不像TikTok一樣第一眼就可以找到入口,而它要通過多一步操作才能進入開始製作視頻;其次,TikTok上只能製作一種15秒的視頻,Instagram上面僅視頻種類就有5種:live、stories、feed、IGTV以及現在的Reels,每次製作之前還多了一步分類選擇的步驟;最後就是視頻展示,Instagram上又有圖片又有多種視頻,觀看不同視頻的入口也不一樣,總之操作起來感覺沒有TikTok那麼簡單順暢。”


從TikTok轉移到Instagram的印度內容創作者Pai在用Reels操作了一周視頻後表示,Instagram要想完全取代TikTok除了要不斷迭代其功能和設置外,還要懂得取捨,“也許把這個功能獨立成一個App會更好點。”

此外,和Instagram一樣,視頻巨頭YouTube也計劃在今年年底推出類似於TikTok短視頻應用功能Shorts。


可以想象,如果美國對TikTok的禁令成真的話,短視頻市場勢必將在一眾老牌互聯網巨頭當中再次掀起一輪廝殺。而引領他們進入這一領域的TikTok無異於被打回原形,張一鳴的出海之路也將面臨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




三、美國能戒掉TikTok嗎?

直到現在,TikTok都是讓張一鳴倍感驕傲的出海乾將。

出征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裡,TikTok便在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斬獲20億下載、8億月活,牢牢俘獲了Z世代這一年輕群體,其母公司字節跳動的市值也一度高達千億美元。


如今,在最大的海外戰場印度折戟,又面臨著被第二大市場美國封禁的危險,“內容監管和隱私安全”成了TikTok在全球市場爆發危機的主要導火索。

對此,TikTok在最新的全球透明度報告中表示,在過去的六個月中,該公司刪除了超過4900萬條內容違規視頻,其中印度1650萬條,美國460萬條,以此表明其對內容監管的決心。


該報告還指出,對於各國政府和執法機構提交的希望平台刪除或限制相關內容的申請,TikTok並沒有全盤照收。“如果我們認為一份報告不具有法律效力,或者視頻沒有違反我們的標準,我們可能就不會對其內容採取行動。”

儘管TikTok一再聲明,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其在海外市場的生存環境不容樂觀,但對美國而言,它真的能輕易戒掉TikTok嗎?





“據我所知,截止到目前美國政府從未禁用過任何一款應用程序。”馬里蘭大學專門研究數據隱私的教授Jennifer Golbeck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但這也不排除該禁令實現的可能性,如果他們真要這樣做,我認為政府需要通過一項法律才能讓蘋果和谷歌在他們的應用商店下架TikTok,雖然這這兩家公司也不想這樣做,畢竟近這幾個月來TikTok仍然是這兩大應用商店中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Jennifer Golbeck說道。


“但如果美國最終禁止了TikTok,我也不會感到驚訝。”Jennifer Golbeck在最後補充道,“誰能預測出特朗普下一步會幹些什麼。”

而Check Point Research的安全專家Oded Vanunu也同樣認為TikTok不應該被封禁,“TikTok的確存在一定的隱私安全問題,但老實說,我認為它沒有其他數百種應用程序所引起的隱私問題那麼嚴重。”


例如,他提到了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的“劍橋醜聞”。在2016年美國大選之前,未經用戶同意,政治研究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收集了數百萬用戶的個人數據。

“但是”,Oded Vanunu說,“美國政府並沒有禁止Facebook,也沒有這個計劃。”


由此可見,TikTok就算存在隱私安全問題,也不至於被禁止,畢竟有同樣問題的公司並不在少數。況且,數十萬名用戶的反對以及觸及兩大應用商店的利益,想要在美國禁用TikTok並不會像在印度那麼簡單。


用扎克伯格的話來說,TikTok是其在全球市場遇到的第一個中國對手。而對張一鳴來說,TikTok也是字節跳動出海戰略的唯一希望。


如今,一路過關斬將的TikTok面臨著出海以來的最大難題,如何才能在印度市場起死回生、在美國市場躲過這一劫,以及怎麼才能打消海外市場的隱私顧慮,將成為張一鳴全球野心能否實現的關鍵。---(鈦媒體)



*[為什麼馬斯克一個美國商人可以造出許多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的火箭?]*





問題描述的很對,伊隆馬斯克的確只是個商人,而且準確的說他最初並不是航天從業人員,也沒有真正掌握一些航天技術,就像亞馬遜的傑夫貝佐斯一樣,創業前他們是真正的“外行”。他們創辦航天企業真的只是個人興趣,因為他們有太多創業機會了,也基本都會成功。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這些“外行”都能弄出這麼厲害的成就?


1.政府政策的支持

這是最最核心的因素,沒有之一,把一個涉及國防軍工的核心產業如此大尺度開放給民營企業,離不開常年連續政策的支持,尤其是大尺度落到實處的政策支持。


其實早在1980年代,美國就開始轉型一直以來以政府和軍隊主導的航天發展策略,在1982年開始將航天分為軍用航天和商業航天。1984年通過了對後來影響深遠的《空間商業發射法案》,放開火箭發射業務給商業公司。隨後,1990年《發射服務購買法案》、1994年《商業遙感法案》、1998年《商業空間法》。


但這些並沒有創造真正的商業航天,因為有一個非常直觀的原因:光打雷不下雨。政策說得比花還漂亮,一點實際的事情都沒有,商人們都不傻。

真正出現轉機是21世紀之後的事情,連續三屆政府開始大刀闊斧改革航天。


小布什政府對處於壟斷地位的NASA、洛克希德馬丁、波音、諾格、洛克達因等公司開刀,頒布了《國家航天運輸政策》、《美國國家航天政策》,其中最重要目的就是要求NASA轉變發展核心到科學研究和深空探測領域,逐步讓出近地空間。這是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改變,目前美國最核心的一批商業航天企業,都是這個時候創業的。


奧巴馬政府期間,則更加直接,《關於促進私營航天競爭力、推進創業的法案》和《商業航天發射競爭法案》直接逼迫NASA開始讓出最賺錢的近地空間業務,放開相關科研給私營航天公司並支持它們的發展。相應的,大量的技術也允許轉移,人才也鼓勵流動。


最典型的就是國際空間站兩大合同,一個是2008年的商業貨運服務(Commercial Resupply Services),另一個是2010年的商業載人項目(Commercial Crew Program),加一起超過百億美元的巨額合同,它們都有一個共同要求:只能商業(Commercial)。


也正是這兩個項目,給了SpaceX巨大的資金支持,也成為它發展的最核心力量。對於SpaceX而言,CRS支持了獵鷹9火箭和貨運飛船(20次發射任務);CCR則支持了載人飛船。期間,軍方也資助了火箭發動機研究。SpaceX的盈利,也夠支持自身的獵鷹重型、ITR等研究。事實上,其他幾個著名企業,也都主要靠這兩波成長的。


特朗普政府期間,這一切還在加速。一方面,給NASA的經費達到冷戰結束後最高點。另一方面,國家航天委員會在歷史上第三次成立,副總統彭斯挂帥。它在歷史上僅成立兩次,一次是冷戰起步時成立,主要目標是全盤組建NASA,完成後解散;另一次是星球大戰時期,一系列黑科技級項目,把太空競賽推向最高點,完成後解散;而這次它的主要目的很清晰:在政策、經濟、技術上全面扶植商業航天發展。


所以,當我們看到幾個著名的頭部企業後,也必須意識到,現在的美國商業航天是一股洪流,因為企業實在太多了,大量的資本和技術在湧向這個方向,我們只是看到了幾個浪頭上的弄潮兒。但這個趨勢的根本在於政策的大力支持,尤其是貨真價實,能看到效益的政策,而不是80年代的“口惠而實不至”。


2. 人才儲備

航天是個重資產的行業,其中,人才是最重要的資產,這是毫無疑問的。

這也能回答幾個經常有人問我的問題:為什麼獵鷹9火箭、獵鷹重型、龍飛船、龍2飛船都這麼便宜好用了,NASA還用ULA(聯合發射同盟,洛馬和波音成立的)又貴又黑的德爾塔和宇宙神、極度昂貴(貴10倍以上)的SLS(洛馬和波音)、又貴又弱的天鵝座飛船(諾格)、又貴又不靠譜的獵戶座(洛馬)和星際飛船(波音)?


這背後的邏輯非常簡單:養人。


NASA明知道這些錢是被宰的,但沒辦法,SpaceX東西確實便宜好用,但SpaceX不會也沒有能力給NASA造國際空間站(洛馬、波音)、哈勃太空望遠鏡(洛馬)、好奇號火星車(洛馬、波音)、朱諾號木星探測器(洛馬)、冥王號小行星探測器(洛馬)等。更別說事關國防安全的鎖眼(洛馬)、SIGINT(諾格)、TDRSS(諾格、波音)、GPS(洛馬、波音)、AEHF(洛馬、諾格)、SBIRS(諾格,洛馬)這些超級黑科技衛星。


而這些技術背後的科研人員,都是世界最頂級的,培養的價格非常高。為了使他們始終保持在最高水平,不僅需要誇張的薪水,更需要不斷給他們項目練手,保持“手感和狀態”。這就和奧運冠軍需要不斷參加國際大賽維持狀態同樣的道理。


並不是說工資高就一定好,不少技術人員也真的沒那麼在乎這個,但幾乎沒有人能拒絕頂級的待遇+頂級的平台+近乎無限的頂級項目,這是每個技術人員的理想,沒有人能拒絕星辰大海的誘惑。但換句話說,如果你提供了這些,基本就一定能聚攏世界最優秀的各行業人才。


人才代表着技術,技術代表着企業和產業鏈,這些共同促成了先進的航空航天產業,進一步良性循環。

所以,在這一批人才儲備的背景下,流出來的一些人才到了SpaceX,就已經足夠支撐得起相關的技術發展了。比如,真正讓伊隆馬斯克下決心創建SpaceX的原因,是2002年湯姆·穆勒(Tom Mueller)願意加入。




SpaceX推進系統技術總監Tom Mueller 自:SpaceX

湯姆曾在大名鼎鼎的TRW Automotive (Thompson Ramo Wooldridge)公司工作15年,主持了TR-106發動機的研發。TR-106是個超大推力的液氧液氫發動機,海平面推力接近300噸,是目前世界上最頂級同類發動機之一。對他而言研發一個燒液氧煤油燃料(比液氧液氫燃料難度低很多)、海平面推力在34-93噸的發動機(獵鷹九號和重型火箭的Merlin 1A到1D+發動機)而言,豈不是非常現實?後續進一步做猛禽系列發動機,也很現實。而發動機是SpaceX所有技術的基礎。


那麼,2002年是什麼背景呢?那一年,TRW要被軍工巨頭諾格併購,湯姆顯然是覺得進入諾格之後自己前景有限,馬斯克拋出橄欖枝,拉出來創業的。如果洛克達因里有人願意出來跟着馬斯克創業,估計他會更開心,美國絕大部分的自研火箭發動機,都是洛克達因做出來的,例如土星五號超級火箭和航天飛機的發動機。但洛克達因的待遇平台項目都太好了,這些核心人才很難挖走。


所以是高水平人才很多,SpaceX撿到了溢出來的寶貝。由於政策的放開,NASA和軍方等也直接允許了技術方面的轉移,比如SpaceX的貨運飛船和載人飛船,就有NASA全程指導和技術轉移;下一代的猛禽發動機,也有美國空軍參與研發。


技術儲備,就更不用說了,最頂級的人才就足以說明了最頂級的技術儲備。舉個例子,1967年首飛的土星五號火箭,直到今天還是世界第一,且幾十年內依然很難看到有火箭能超越它,目前世界各國在研的重型火箭也僅是達到它的水平而已。其他很多先進航天科技,更是如此。



3.情懷

這點我本來想用錢/資金來形容,但後來覺得還是用情懷好一些。因為有錢人太多了,遠不止在美國。航天對於頂級富人而言並不算很多錢,馬斯克也僅僅是1億美元創業的。但問題在於,顯然並不是每個有錢人都願意搞航天,道理也很簡單:我對火箭沒有興趣。


美國出現這麼多商業航天公司的一個很重的原因還在於,有很多有錢人對火箭很感興趣,這就是情懷。而這些情懷,很大程度上來自從小耳濡目染的航天科普和教育。就以馬斯克為例好了,




這是我參加知乎活動時做演講用過的PPT,介紹硅谷鋼鐵俠馬斯克唯一公開場合哭的一次。當時,SpaceX剛拿到對它發展至關重要的NASA貨運合同訂單,結果阿姆斯特朗(登月第一人)和塞爾南(登月最後一人)直接在新聞發布會上怒懟NASA,質疑為什麼給這麼不靠譜的企業,搞得馬斯克談及此事淚流滿面,也說出了這些話。足以說明這些明星宇航員對他的巨大影響力。


而離了婚依然是世界首富的貝佐斯,就更明顯,他每年自費超過10億美元投入到藍色起源里。火箭的名字是什麼?是新謝帕德(首個進入太空美國人)、新格倫(首個環繞地球美國人)、新阿姆斯特朗(首個登月人類),足以可見這些人是啟發他干航天的人。


維珍銀河老闆是做混業經營的、畢格羅老闆是開連鎖酒店的、內華達山脈的小型航天飛機名字叫做“Dream Chaser”。就連曾經說過“谷歌最大的人才競爭對手,不是微軟、蘋果、亞馬遜、臉書,而是NASA!”的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也投入巨資資助了很多航天項目,包括谷歌給SpaceX投入了10億美元。


但有一點需要強調:目前這一批核心商業航天創始人,實際上年齡都在50歲左右,甚至更年輕,他們其實並沒有見過謝帕德、格倫、阿姆斯特朗這些宇航員風光的時候(上世紀50-60年代),因為他們當時可能還沒有出生。那麼,為什麼NASA和這些早期宇航員這麼出名,且對他們產生了如此巨大的影響力?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深入身心的科普和教育啊。情懷,是一點一滴培養出來的。


所以,做好商業航天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實力強如美國,都需要30多年連續且升級政策的推動,需要巨大的人才儲備再溢出,需要有錢企業家不計成本的情懷資金投入。最終,在政策+人才+資金的結合下,又經過了十幾年發展,才逐漸冒出了世界上最好的商業航天企業,領先歐洲、中國、俄羅斯、日本等航天勢力都一大截。


這幾股勢力,也在往這個路上走着,不過都還任重而道遠。---(來源:太空精釀/海外情報社OIA)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