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4 17:15:08| 人氣69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線教育賽道現在很瘋狂



融資加速、巨頭下場,往往是賽道變熱的信號。

6月8日,字節系旗下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宣布開啟“學浪計劃”,將推百億流量扶持平台教育創作者;6月22日,淘寶宣布正式進軍在線教育,並以搭建基礎設施的形式在未來3年為1000家教培和知識付費機構每家獲客10萬,合計1億用戶。

6月29日,作業幫完成E輪融資,此輪融資高達7.5億美元。今年3月,猿輔導完成了10億美元的G輪融資,成為在線教育有史以來的最大一筆融資。


根據網經社的報告,在線教育2019年融資事件共150起,總融資額115億元。而今年,僅作業幫和猿輔導的兩起融資就合計超120億元,已經超過去年全年融資額。

疫情之後,在線教育已經紅得發紫,投資人們彷彿重新認識到了這個賽道的美好未來。去年在線教育融資總額同比下降了33%,這個賽道幾乎跌入冰點似乎還是不久前的事。一場疫情,真的讓在線教育又活了過來?還是說,這又是一次大洗牌前的狂歡?


兩個戰場

賽道變熱,意味着在線教育的戰火也會愈來愈烈,今年看主要會逐漸分割出兩大戰場。一個是頭部教育機構之間的博弈,一個是頭部平台之間的博弈。

先看頭部教育機構。疫情之後,在線教育迎來了用戶和消費增量的井噴。面對強勢的競爭對手,最快獲取增量的方式就是更低的價格和更大的營銷投入,這一點是大家的共識。


目前看,猿輔導、作業幫,已經上市的有道、跟誰學等,都或多或少表明將在營銷上加大投入,以搶奪那些寶貴的新用戶。這樣的策略會進一步增加他們在獲客成本上的壓力,而獲客這塊也一直是在線教育的成本大頭。

根據東方證券對K12賽道的跟蹤報告,行業多家頭部企業在今年寒假期間獲客成本同比上漲明顯,學而思漲了38%,跟誰學漲了86.6%,有道漲了338%。


暑期將至,這就不難理解為何作業幫和猿輔導的融資額會如此之高。面對即將到來的學習高峰期,無論是已上市的,還是未上市的,都得準備好充足的糧草,迎接這場即將到來的硬仗。

由於用戶需求會持續增長,所以頭部機構之間的這場博弈只會越打越激烈,獲客成本難免會創新高。


再看頭部平台。阿里和字節跳動其實早幾年就布局了在線教育的相關業務,但是今年的大好形勢進一步加快了他們的節奏,不過他們的目標不在於獲取有在線教育需求的用戶,而是獲取有線上化需求和營銷需求的在線教育機構,是機構的機構。


根據天眼查的數據,今年1月到5月,有超過2萬家在線教育相關企業成立,每天平均新增140家在線教育相關的企業。截止目前,中國共有超25萬家在線教育相關的企業。

這裡面絕大多數都還處於發展的前中期,對營銷和線上化有巨大的需求。因此,這部分教育機構自然就會成為阿里字節們的目標對象。而從賦能維度看,淘寶側重全面化的方案,字節系側重流量扶持,兩者重疊的部分在於直播,或許未來還有電商,未來碰撞的程度並不小。




全面盈利依然遙遠

在線教育的大好形勢,也引來了一些大佬比較樂觀的看法。近日有道掌門人周楓在接受36kr採訪時就行業的健康度發表了看法,認為“去年比前年改善很多,今年比去年改善很多,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全行業盈利。各家公司都意識到要盈利的問題了。”


在周楓看來,行業全面盈利提前的原因一是公司有此意識了,二是行業整體更健康了。雖然提前盈利這個說法本身沒有問題,但如果加入一些時間關聯,或許對在線教育行業會更有參考意義。

目前,在盈利節奏上,有的企業走的比較靠前,比如跟誰學,在上市之前已實現盈利,有的企業走的比較慢,比如51Talk去年Q4才迎來首次整體盈利,做了8年多在線教育的有道目前還承擔著不小的虧損。


至於未上市的品牌,比如猿輔導、作業幫、一起學這些,盈利進程只有內部清楚。可以斷定,和已上市品牌相仿,這些品牌盈利的節奏也不同。


從這次爆發對行業的利好來看,說頭部機構的全面盈利提前了不少問題不大,但要說整個行業的盈利都快了,恐怕為時尚早。從收入來看,行業是比較健康,大家的收入增速都比較快,但是從成本來看,行業恐怕還是“亞健康”的狀態,沒有降溫的競爭決定了成本可能會長期居高不下。這一點前面有數據已經證明。

當然,比起三四年前全行業“99%企業都在虧損”的慘狀,現在的在線教育的確在掙錢這件事上表現要好多了。




行業亂象依舊

掙錢歸掙錢,在線教育這個行業的亂,還是一如既往。根據黑貓投訴平台的數據和信息,今年有關在線教育機構的投訴量依然非常多,多集中於退費難、虛假宣傳等方面。

今年3月,財聯社的一篇文章指出,尚德、51Talk、英語流利說、跟誰學等知名教育品牌亦有不少消費者投訴記錄。可見,在線教育亂象問題,不僅來源於小企業,大企業也難辭其咎。


問題不僅僅出在消費層面,還有財務數據層面。比如今年4月份,頭部教育機構好未來就自曝員工銷售作假。年初開始,跟誰學也陷入了被多個機構做空的風波之中。

這些問題的核心,還是得歸結於企業經營管理。在線教育起勢的時間不長,這一方面導致大企業小企業都會出問題,另一方面也給政策出台和管理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今年在線教育對資本的吸引會陸續引來更多的入場者。這意味着,在線教育的亂象今年可能還會持續下去。尤其是很多不知名的小企業,在當前的情況下,他們藉助營銷多少都能獲得一些用戶,但是這些用戶可能就會面臨比較大的消費風險。


亂象不僅僅是對消費者的一種傷害,也是對行業本身的一種傷害。今年又熱起來的在線教育,不應該伴隨着這些亂象繼續發展,從企業到政策,都應該及時站出來對這些問題進行制止,否則一損俱損。






熬出頭的曙光仍未到來

對整個賽道而言,好消息是這輪爆發有效提高了在線教育的滲透率,讓在線教育得到了更多用戶的認可。長期來看,這是一個最重要的利好,也意味着在線教育有更大的施展空間。

但縮小到細分賽道,甚至是個體,尚難說在線教育已經熬出了頭。如果按照壟斷來判斷行業發展階段的話,現在行業最多處於中期,還沒有真正的雙寡頭或三寡頭,因為跑道還在不斷擴大,進場的資本會催生更多的變數。


未來幾年內,競爭可能還會更加激烈,尤其是頭部機構之間對用戶消費能力的挖掘。因為從頭部機構來看,全年齡段業務布局已經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機構間的全面對壘只是時間問題。


AI也是一個很大的變數,它能降低業務布局的門檻,讓頭部有更強烈的慾望去擴張自己的業務邊界,並反覆試探對手的底線。以此來看,在線教育這場仗可能越打越大,而現在,沒有誰敢說已經熬出了頭。---(文/劉曠公眾號)



*[拉夏貝爾財報:“中國版ZARA”出局]*





“全力以赴爭取實現2020年度扭虧為盈的目標。”6月29日,拉夏貝爾在姍姍來遲的2019年年度財務報告中如此表示。

被稱為“中國版ZARA”的女裝第一股拉夏貝爾,如今卻難以爬出虧損。財報數據顯示在2019年拉夏貝爾依舊處於虧損當中。


根據財報數據,拉夏貝爾在2019年年度實現營收為76.66億元,和去年同期的101.76億元相比,下降24.66%;凈利潤為-21.66億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增加虧損20.1億元,同比下降達1258.07%。

再有,因為拉夏貝爾連續兩年都沒有能實現翻身,其被實施退市風險警告,從“拉夏貝爾”變成“*ST拉夏”。


風光難續

拉夏貝爾成為“首家A+H紡織服裝股”之後,股價一度上漲,市值曾突破過160億元。在這種強勁勢頭之下,定位大眾消費市場的快時尚品牌,拉夏貝爾更是被看做“中國版ZARA”。

當初,為了擴大自身版圖,拉夏貝爾開始採取了“多品牌、直營為主”的打法。


在繼推出La Chapelle、Puella、Candie’s三個女裝品牌之後,拉夏貝爾又相繼推出7m、La Babit等時尚女裝品牌。除此之外,拉夏貝爾旗下還有男裝品牌以及童裝品牌8m等。推出了多個品牌之後,拉夏貝爾對於規模的追求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1年時,拉夏貝爾旗下門店數量為1841家,到2017年年底就擴展到了9448家,擴張速度十分驚人。

但是好景不長,2018年開始,拉夏貝爾盈利出現滑坡。


相關數據顯示,拉夏貝爾在2018年實現營收為101.76億元,同比下降2.58%;凈利潤為-1.60億元,同比下降132%。

“多品牌、直營為主”的打法雖然讓拉夏貝爾得到了一定的發展,但後續隨之而來的問題同樣讓其面臨巨大的挑戰。


首先,採用多品牌的打法,對新品牌的拓展需要投入新的、巨額經營資源,新品牌培育周期長的同時伴隨着可能達不到預期目標的風險。還有,新品牌定位不準確,品牌同質化嚴重。最後,採用直營為主的拉夏貝爾在人工、租金成本面前承壓不小。


拉夏貝爾沒有能夠有效的解決這些挑戰,導致其從2018年到2019年間,連續兩年虧損規模不斷擴大。而想要通過收購的方式,來對自己補充新血的拉夏貝爾卻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海外收購翻車

2018年,儘管拉夏貝爾已經跌入虧損的旋渦,但是依然堅持收購法國品牌Naf Naf SAS。

最終,拉夏貝爾以2080萬歐元收購Naf Naf SAS的40%股權,而在拉夏貝爾收購Naf Naf SAS時,Naf Naf SAS正處於虧損狀態。


據悉,Naf Naf SAS1973年在法國成立,是生產女裝產品以及配飾的品牌。Naf Naf SAS在多個國家以及地區有着將近500家的零售店,在法國的零售店達到200多個。不過Naf Naf SAS的盈利能力卻令人堪憂,在拉夏貝爾收購其的上半年,虧損就達到324.2萬歐元。


拉夏貝爾在收購Naf Naf SAS之後,並沒有能使其扭虧轉盈。

在2019年Naf Naf SAS產生巨額虧損,讓拉夏貝爾2019年度合并報表的凈虧損增加了4.43億元。截止至2020年3月31日,拉夏貝爾已經向Naf Naf SAS提供了經營性支持資金9641萬元。

在5月19日,拉夏貝爾宣布公告,旗下全資境外子公司Naf Naf SAS,因為沒有能力償還當地政府以及供應商的2411萬歐元欠款,所以當地法院在法國時間2020年5月15日裁定其啟動司法重整。


Naf Naf SAS啟動司法重整之後,其部分或全部經營都將由當地法院指派的管理人員進行管理,拉夏貝爾對Naf Naf SAS則失去了控制權。一再失意的拉夏貝爾,在擁擠的服裝零售行業里正在逐漸失去競爭力。




擁擠的服裝零售行業

“端木他帶我去了美特斯邦威,挑了很多衣服和鞋,站在鏡子前,我都不知道裡面那個女孩子是誰。”當年在偶像劇《一起來看流星雨》里的人氣服裝品牌,美特斯邦威近日卻傳出董事長被限制高消費的消息。

儘管沒過多久,其就被解除了限高,但是美特斯邦威業績出現滑坡,負債甚至超過41億元的卻是一時難解的問題。

從美特斯邦威與拉夏貝爾目前的狀況來看,國內服裝品牌的日子並不輕鬆。


一方面,國內服裝零售行業面臨著產能過剩的問題難解。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服裝零售行業發展現狀與發展趨勢分析》中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為10365.4億元,同比增長1.4%;2018年全國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為9870.4億元,同比下降4.8%,服裝商品零售額第一次出現負增長。截止至2019年上半年,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為4749.7元。


另一方面,國內服裝品牌面臨著國外眾多服裝勢力湧進的擠壓。國外一眾快消品牌ZARA、H&M、優衣庫等進入國內市場,由於一系列的品牌效應以及產品品質等原因,讓這些等品牌在國內迅速走紅,獲得一定市場。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中國版ZARA”拉夏貝爾想要在眾多品牌中突圍變得難上加難。已經連續虧損兩年的拉夏貝爾,自救倒計時已經開啟。




2020自救倒計時

2020年將會是拉夏貝爾竭盡全力自救的關鍵時刻。

在2019年拉夏貝爾不停出售資產以及剝離虧損資產多次瘦身之後,對旗下眾多門店也開始壯士斷腕。

截止至2019年年底,拉夏貝爾在境內的零售網點數量為4878個,和2018年的9269個相比減少了4391個,境內經營網點數量減少比例為47.37%。然而這麼做卻遠不能挽救拉夏貝爾的業績,數據顯示,2019年拉夏貝爾的營收為76.67億元,同比減少24.66%;凈利潤為-21.66億元,同比下降達1258.07%。


屋漏偏逢連夜雨,2020年的疫情黑天鵝,更是讓拉夏貝爾備受打擊。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拉夏貝爾實現營收為10.02元,同比下降57.75%;凈利潤為-3.42億元,同比下降3609.01%。


拉夏貝爾對此提出,在2020年將會持續關閉低效門店,保留優質經營的門店,從而降低人工、租金等成本;同時計劃設立終端銷售平台公司,推動終端業務模式變革創新;整合線下零售網點與線上銷售渠道,完善全渠道的營銷業務體系等等計劃。


不過目前拉夏貝爾的創始人兼董事長邢加興,以及董事兼總裁於強已經先後離任。在這個自救的緊要關口,失去舵手的拉夏貝爾,在風雪交加的環境里能否駛向春天,存在着太多的變數。---(劉曠)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