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4 16:08:37| 人氣4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你相信自己其實是有偏見的嗎?偏見的錯誤來源於主觀推論和判斷

你能夠保證自己表達的觀點是不偏不倚、公平公正的嗎?

這是不存在的,我們每一個人對待這個世界的看法,都是從自己的觀點出發的,而我們每個人所看到、聽到的都是局限的。





心理學中有一個“投射效應”,這是一種認知心理偏差。

我們每個人看到同一個事物時,都會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

這個看法其實都是我們對自己的評價,只是會去通過事物才能投射出來,而我們自己並不知道。


    就像兩個人,他們同時看到了一個衣着華貴的人給了乞丐十塊錢。

    一個人說:這個人真是個大方又慷慨的好人。


    另一個人卻說:這個人穿的這麼好卻只給十塊,真小氣。

    為什麼會有分歧?

因為我們去看待別人的第一步,是去觀察別人的行為。






然後是根據自己的認知和想法去解釋別人的行為,最終形成自己對別人的看法和評價。

如果看到別人的優點而去讚美他,那麼我們內心認為自己就是擁有這些優點的。

如果只盯着別人的缺點去攻擊對方,其實就是證明我們自身是有這些缺點的。

    這就是“投射效應”。


我們所看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們內心的投射,我們怎麼評論別人,其實就是怎麼看待自己。





    “投射效應”如何產生的?

當我們看到和聽到一些事件時,都會根據已知的事實,去對未知的結果做一個推論和判斷。

和別人描述的時候,我們不會說已知的事實,只會把自己推論和判斷下的結論闡述給別人。

我們不會去證實這個事件的結論對不對,也不會關心我們對這個事件的描述到底是不是真實的。

真和假?





為什麼下意識做推論和判斷是帶有偏見的呢?

因為每個人都會按照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環境背景以及自己的經驗去推論和判斷。

所以一開始就是偏倚的。


如何讓自己的文字和語言不偏不倚,沒有偏見?

那就是要保證已知的事實足夠多,保證“推論和判斷”是在有極為豐富的經驗和細心認真的推論下得出的判斷。

    例如女朋友覺得肚子疼。

一種答案就是,很多人都知道那個“多喝熱水”的梗。





另外一種就是去醫院檢查,那麼醫生會根據自己過往的經驗去檢查,然後才會去認真推論和判斷。

一位哲學家說過:發現自己的偏見是智慧的開端,擺脫自己的偏見是智慧的源泉。


最後再舉個例子也問大家一個問題。

老張兩年前因為盜竊罪被抓了,然後被判了兩年有期徒刑,最近剛剛刑滿釋放。

    請問“老張偷過東西,他是一個賊”這句話是在陳述事實嗎?





很多人都會認為這是在陳述事實,但實際上不是的。

首先不能說“老張偷東西”,因為他是盜竊罪被抓,這是警方和法院給出的審判意見,盜竊罪才是大眾一致認為的事實。


其次“他是一個賊”,說一個人是一個賊,等同於在說這個人從前偷東西是個賊,以後也會偷東西還是個賊。

所以這樣描述並不是在闡述事實,而是主觀的給出了推論判斷後的結果。





陳述事實應該怎麼說呢?老張曾經犯過盜竊罪,在監獄中坐了兩年牢。

我們在描述事件人物時,要把讚許和不讚許都拋棄,要把認同和不認同都摒棄,只描述已知的事實,不要去預言未知的結果。---(茶館說書人)



*[你所知的詞彙量,就代表了你的認知世界]*


你知道的詞彙量,你常用的詞語,就是你認知世界的邊界,你的語言體系,就會暴露你的階級和認知段位。

這句話上個星期聽到的,當時那位老師舉了一個例子,小學生知道的詞彙量並不多,你和小學生說“機會成本”、“模型”、“指數增長”,小學生大概是不懂的。





換而言之,你和60後或者70後說“區塊鏈”、“比特幣”、“理財投資”,他們也不明白,只會用“傳銷”這兩個字來解釋。

聽完後我就想起了一件往事,以前只會覺得好笑,但是如今…

我的工作是卡車貨車維修,維修行業的學歷普遍都是初中畢業或者初中沒畢業。




修車時拍的

兩三年前,有一輛外地車輛在廠附近趴窩了,我和同事一起去搶修拖回來。

同事問我,這個車牌照上的“盧”是哪裡的?

我當時就笑着告訴他,這是“滬”,是上海市的簡稱。

當時覺得同事挺可笑又挺可悲的,如今想想卻覺得自己挺可笑也挺可悲的。





我和他都未曾與文字代表的實物發生過接觸,這就是我覺得自己可笑可悲的地方。

人類會發出聲音,漸漸的人類創造了符號,人類能夠故意用符號去代表一樣東西,或者是用一樣東西去代表另一樣東西,這個過程就是“象徵化過程”。





例如“滬”是代表了上海,滬就是一個符號,但是這個符號真的能夠代表它所代表的地區嗎?


某種意義上,我們都活在兩個世界裡。

第一個世界是真實的世界,環繞在我們的周圍,是由我們直接認識的事物組成的。





例如我們真正親身看到的、聽到的、接觸到的一些事物,所以它非常的小。

    這個叫“外向世界”,我喜歡解釋成外部接觸世界,即我們從生下來開始就接觸到的外部世界。


就像井底之蛙一樣,只有井底周圍這麼大,這就是它的“外向世界”,燕子說的天之高遠和地之遼闊,對它而言都是虛無縹緲之地。





    另外一個世界則是“言辭世界”,即通過言辭學到的世界。

例如從學校、報紙、書籍、談話、電視、電影等一系列,通過語言文字這一媒介得到的知識世界。

歷史知識都是從語言文字中得來的,百家爭鳴、戰國七雄、秦二世而亡、強漢盛唐等這些都是通過別人的語言或者是書籍中得到的。





一個人的“言辭世界”和“外放世界”。

書中說,言辭世界和外向世界的關係,就像地圖和它假定代表地域之間的關係一樣。





一個孩子逐漸長大成人,如果他腦子裡的言辭世界,和他在日益增多的經驗中所接觸到的外向世界相差並不太多的話,他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因為在他“外放世界”和“言辭世界”重合時,他已經有了準備,他知道對什麼可以多期望一些,對什麼可以少期望一些,他不會感受到驚愕和痛心。





但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言辭世界”中的地域是錯的,和“外放世界”完全重合不了,他就會不斷的遇到麻煩。

因為他的“言辭世界”與現實脫節的過於嚴重,他適應不了實際情況。

如果“外放世界”是現實地圖,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慢慢摸索接觸不斷前行之後的認知。





那麼“言辭世界”就是我們腦海中的地圖,腦海中的地圖如果不正確,無論它再好看再漂亮再大,對摸索接觸不斷前行的我們都毫無用處。---(茶館說書人)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