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9 15:41:10| 人氣2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國政府有權依法向美國求償!”法學專家解讀美國誣告濫訴

新冠疫情中,美國是世界上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在疫情防控毫無起色的同時,美國陸續出現多起以中國政府、相關部委等為被告的誣告濫訴,羅織各種匪夷所思的不實指責,企圖追究所謂“中國製造、傳播新冠病毒”的責任,索取巨額賠償,推卸責任、轉移視線的用意昭然若揭。




這些誣告濫訴案件,既有美國律師提起的集團訴訟,又有美國密蘇里州和密西西比州提起的訴訟。為了規避中國的主權豁免,美國一些政客慫恿、縱容濫訴者以中國共產黨為被告提起訴訟,甚至還有議員請求國會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妄圖專門針對新冠疫情索賠訴訟剝奪中國的主權豁免。




此類披着所謂法律外衣的誣告濫訴,在法律上有依據嗎?近期,國際法學界的專家紛紛撰文,從專業角度進行揭露,指出美國誣告濫訴者的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

必將遭到可恥的失敗。


美國立法無權凌駕於習慣國際法之上——中國國際法學會副會長 張乃根

一國法院無權管轄他國在其本國領土上實施的任何國家行為。這是現代國際法問世以來作為調整主權國家間關係的一項重要的習慣國際法,至今仍是國際社會堅如磐石的基礎。

主權國家之間或之上無管轄,這在國際法上是不可撼動的。




常設國際法院(國際法院的前身)在1927年“荷花號案”中強調:“國際法對於國家設置的首要和最重要的限制是在沒有相反的允許規則時,一國不得以任何形式在他國領土上行使其權力。在這一意義上,管轄當然是屬地的;一國不可在其領土以外行使該管轄權,除非依據國際慣例或公約的允許規則。”


雖然《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第三部分規定在商業交易、僱傭合同、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害、知識產權、參加公司或其他集體機構、國家擁有或經營的船舶、仲裁協定的效果等八個方面的司法管轄豁免之例外。但是,迄今只有22個國家批准加入,故該公約未生效。

——中國已簽署,但尚未加入該公約。

——美國還沒有簽署,更談不上加入該公約。


換言之,目前還沒有任何一項已經生效實施的全球普遍性國際公約規定“國家的司法豁免權”的任何例外。這清楚表明國際社會對於“國家的司法豁免權”例外及其認定條件,遠未達到普遍接受的地步。因此,依據現行的習慣國際法,一國法院無權管轄他國在其本國領土上實施的任何國家行為,依然是絕對的,而不是相對的。


美國國內惡訴以其《外國主權豁免法》為所謂法律依據,主張聯邦法院對所謂惡訴有管轄權。應該指出,美方一方面對於《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至今持不簽署、不加入的立場,一方面又以國內立法凌駕於具有普遍約束力的習慣國際法,縱容本國某些居心叵測之徒提起惡訴,具有明顯的虛偽性。




以美國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名義提起的此類惡訴,將中國在本國領土實施的抗疫舉措肆意歪曲為“商業行為”和“侵權行為”,與客觀事實根本背道而馳。此外,美國有關外國國家因商業或侵權行為在其國內法院不享受主權豁免的立法本身,不應也不可抵觸當代國際社會普遍接受的習慣國際法:

一國法院絕對無權管轄他國在其本國領土上實施的任何國家行為。


不管疫情首先在哪國暴發,其均無法律責任——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霍政欣

依據美國《外國主權豁免法》,中國或中國政府屬於該法規定的享有豁免的主體。

由於存在這一法律障礙,密蘇里州將中國共產黨列為被告,提出外國政黨不屬於該法規定的享有豁免的主體,試圖以此繞過法律障礙。但是,該主張既不符合法理,更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局。


中國憲法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所以,中國共產黨當然是《外國主權豁免法》語境下享有豁免權的主體。把中國共產黨與中國或者中國政府區別開來,明顯是對中國國家和政治制度的故意曲解,也背離這部美國國內法的立法宗旨。


更為重要的是,密蘇里州在訴狀中一方面刻意將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區別開來,另一方面又堅稱所謂的中國責任應由中國共產黨承擔,這就陷入了自我矛盾的境地,明顯違反美國法上的“禁反言”原則。




需要強調的是,這些索賠訴訟不僅沒有法律依據,更背離了基本事實。新冠疫情在美國失控性蔓延,與中國的防疫行為沒有因果關係;相反,事實表明,中國政府的努力有效延緩了病毒的國際傳播。1月23日,中國政府果斷做出關閉離漢通道的決定,並在全國範圍內採取了一系列空前全面、嚴格、徹底的防疫措施。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指出,中國舉國動員應對嚴峻挑戰,以巨大的犧牲為全人類作出了貢獻。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作為第一個以防止疫情輸入為由與中國斷航的國家,萬里之外的美國在3月中旬後疫情忽然呈暴髮狀態,這一局面的造成,除了怨美國政府自己,豈有讓他國背鍋的道理?

在人類法律史和文明史上,還從未制定過因傳染病的國際流行而要求某國承擔賠償責任的國際條約,也從未發生過因此類事件而進行國際追償的案例。道理不言自明:疫情的暴發具有相當大的隨機性和偶然性。


不管疫情首先在哪國暴發,其均無法律責任。譬如,人類歷史上出現了多次全球性瘟疫,其中數次首先在美國暴發,但沒有任何國家要求美國賠償。事實上,疫情的暴發國往往是病毒的最大受害者,也是防止病毒蔓延的最大貢獻者。

傳染病的特點使各國已形成了共同利益和共同立場,要求中國為新冠疫情的國際蔓延承擔賠償責任,這違背科學常識,也超越了各國共同堅守的道德和法律底線。


中國政府或有權依法向美國求償——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研究員 劉敬東

稍有國際法常識的人都不難看出,這些所謂的索賠案件毫無法律和事實依據,純屬濫訴,是典型的栽贓和政治操縱。

首先,主權國家是平等的,“平等者之間無管轄權”,這是國際法最為基本的法律原則,由此產生了國家主權豁免原則,被公認為是現代國際關係的基石。




近些年來,美國國會修改其國內的《外國主權豁免法》試圖擴大主權豁免的例外範圍,近期又有美國國會議員提議針對此次疫情修改該法律,但無論怎樣修改,這部法律都是美國自身的國內法,並不能構成美國不遵從國際法主權豁免原則的理由,同時,對其他國家也不具有任何法律約束力。


其次,根據國際法中的國家責任原理,追究一個主權國家的國家責任的前提是該國實施了國際不法行為,即,該國違反了其承擔的國際條約義務或國際習慣法規則。

在此次疫情暴發後,中國政府根據國際條約及時向世衛組織及包括美國在內的相關國家通報情況,公開信息,並在採取了包括封城等在內的最為嚴格防控措施,使得中國在短時間內控制住疫情蔓延,為世界戰勝疫情作出巨大貢獻。中國政府非但不存在任何違反國際法的行為,而是絕對、忠實地履行了中國肩負的國際法義務,何來國家責任?何來向中國求償、索賠?




再者,和平解決國際爭端是現代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原則,國家之間的爭端或爭議只能通過談判、調解、斡旋等方法加以解決,而絕非由一個國家的國內法院根據該國國內法進行裁判。

根據國際法這一原則,即便各國間對於疫情防控等國際事項有分歧,也只能在尊重各國主權基礎上、通過外交渠道、以符合國際法的方式予以化解,絕不應相互指責、激化矛盾,更不能通過鼓勵或變相鼓勵的方式煽動其國內組織或個人在其本國司法機構起訴另一個主權國家搞所謂“求償”“索賠”。


作為國際法主體的美國有責任敦促相關法院立即駁回此類惡意訴訟,這是其必須承擔的國際法義務,如果美國政府不僅不採取實際措施加以制止、而且還鼓勵或變相鼓勵此類行為,即構成國際不法行為,且這一不法行為給中國造成巨大損失,那麼,中國政府有權依據國際法向美國進行求償。


美國原告沒有起訴主體資格——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副研究員 李慶明

美國律師和民間團體援引依據美國《2005年集團訴訟公平法》(the Class Action Fairness Act of 2005)提起集團訴訟是錯誤、徒勞的。




集團訴訟並非原告提交起訴狀後法院就應受理,而是得法院批准發布“集團證明”。《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23條規定了組成集團訴訟的四個要件:

第一,集團人數如此眾多以至於所有人都參與訴訟並不現實;

第二,集團成員面臨共同的法律或事實問題;

第三,集團代表人的請求或抗辯在整個集團中具有典型性;

第四,集團代表人將公正充分地保護整個集團的利益。


美國受疫情影響的人千差萬別,美國法院如遵守前述規定,則應拒絕批准所謂的集團訴訟。美方的誣告濫訴,離不開企圖作為代表人的部分律師的推波助瀾,而有的律師本身並未在合法執業期內,已被法官拒絕擔任代表人、代理人。

美國法院在決定是否批准集團訴訟時不但要適用《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等法律,更要適用《外國主權豁免法》。




1976年第94屆國會第2次會議上,美國國會逐條分析了《外國主權豁免法》草案,出具了一個報告。從該報告可以看出,美國國會顯然在立法時沒有考慮州政府也享有起訴外國政府的權利。

密蘇里州、密西西比州政府作為原告及集團訴訟代表人對中國提起訴訟,既違反國際法,也不符合《外國主權豁免法》。美國疫情誣告濫訴既不符合國際法,也不符合美國法,終將失敗。---(長安劍)



*[銀行理財不再保本!一場赤裸裸的財富大轉移,正在發生]*


[作者:三萬 來源:功夫財經]


遠在老家的母親打來電話,開心的不得了:“我弄了套寶貝,你可要收好,當咱家的傳家寶”。

很好奇,老太太平時啥也不懂,哪來的稀罕物。電話那頭興奮的說道“去銀行辦事,幾萬塊錢存3年定期,送一套收藏紙幣,就是各種各樣的老紙錢”。

腦補了大概5秒鐘,老太太,你高興就好。

這不是個例,在中國廣大的城鄉,地級市的銀行從業者,基本上算是專業的高精尖人才,在普通人眼裡意味着專業和良心,可信度還是很高的。

老頭老太太對於這類營銷推廣,基本上毫無抵抗力,只要捎帶一些小優惠,進了門的大爺大媽,一說一個準。




這個月是收藏幣,上個月是存錢送雞蛋,聽說大早上排隊的人,得長長的一條路口。曾經我很好奇這有什麼好排的,後來聽老人傳授經驗“你不懂是因為還年輕,這事最主要在於搶,不搶就沒意思了”。後來我想明白了,在很多地方,能免費送禮品,已經是力度很大的活動了。


可是,錢應當是有價格的,自己的錢就這麼低廉的交給了銀行,充滿無奈和惋惜!

上個月,股市一片混沌,低迷、軟弱無力,看盤的人昏昏欲睡。同時不少老股民,大v號稱“套牢盤”“阻力位”“二次探底”。結果探着探着,指數又來到了三千點附近。

筆者曾反覆提醒,我們正面臨著全新的時代,過去股市裡那一套體系,很多都要被拋棄的。




我們的市場正經歷着嚴苛的制度化變革,註冊制、退市、外資入市正加快,市場的機遇已經不是過去的雨露均沾,而是結構化的行情。

今年的股市異常的耐人尋味,有大起大落,也有局部牛市,更有癩皮狗式的乏味。

股民朋友在這場波動中,完成了大規模的財富轉移。


1

財富轉移

怎麼就忽然講到股市了呢?當然有原因。廣大城鄉人士、以及絕大多少股民,當下正真實經歷着財富轉移現狀。屬於這個時代的特有屬性。

我聽過無數朋友告訴我,“我理財就是想跑贏通脹”、“我就是想取得比定期高一點的收益”。

這麼說對不對呢?有一定道理。


但是,在中國,有着極其強烈中央調控色彩的體系下,你真正要跑贏的,是金融體系的分配。




什麼意思呢?我給大家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們每個人、每個企業進行着生產經營,最終沉澱下財富。而目前我們的財富匯聚地,基本上只有國有化為主的金融系統:銀行、券商、信託等等。

那麼問題來了,我們的錢彙集在一起,但它支付給每一個個體的回報是不一樣的,這就是分配的問題。


比如抽象的看,老太太的錢年化3%賣給了銀行,結果另一頭某人是8%的年化,那麼這顯然是老太太變相補給了這個人。

更別提那些年化20%的金融收益(需要一定的水準),可以說,廣大的城鄉勞動者,正用自己勤勞的雙手,不斷賤賣自己的錢財,養富那些頂尖的群體。




想明白這個,正因為這套財富分配體系的存在,在中國做投資,幾乎沒有任何秘密:只需要緊盯着金融體系是如何進行財富再分配即可。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再去看那些“成功企業家”,一方面鼓吹者市場自由化,另一方面提的方案,都是渴望政府加大財政補貼,渴望政策傾斜。

真以為他們傻?別鬧了,財政補貼的本質是什麼?不就是想靠影響力指揮財富分配的機制么!

總市值高達百萬億的房地產,為何不間斷慫恿經濟學家鼓吹放鬆解綁?互聯網各大佬,為何藉助小賣家抵制收稅?


不管是過去的地產,還是新的互聯網產業,無不是深通這套機制的玩家。

誰的聲音大,誰指揮財富分配。金融地產擠壓了聲音小的製造業,互聯網藉著壟斷和通道,擠壓了線下實體小賣家。佔據信貸加槓桿的欺負沒有槓桿的,沒交稅的欺負老老實實交稅的。

同一個池子,不同的分配結果。


2

新的戰場

就在上個月,四川信託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銀行也開始大面積推廣非保本理財,保本型理財不再保本,聲浪有愈演愈烈之勢。打破剛兌,不是說說的。

可以說,我們正經歷這麼一個新時代,手上的錢無奈的交給了金融系統,那麼自己在這套分配體系里,能分到多少,完全靠個人技能了。能力強,你就多分些,能力弱,就被分走。

結合當下的分配機制來看,幸運的是,這個新戰場已經日漸明晰。然而很不幸的是,這個戰場對於很多人極其殘酷,因為它叫:股市。




我們看到國家在政策上,已經:


鼓勵保險資金擴大權益資產比例;

加大權益類產品發行力度;

各地社保基金入市;

銀行成立理財子公司….


截止6月22日,公募基金髮行規模已經達到9833億元,僅次於2015年上半年的水平。2020年上半年基金髮行量已經接近之前4年的總和。

整個金融體系都在擴大資本市場的比例,各地水源彙集一處。

但是每個個體能從裡面拿走多少,就不一定了。


中國這套財富分配機制,幾乎沒有任何秘密,各行大佬心裡跟明鏡似的。或許最開心的也是他們,因為一個強大的資本市場,簡直就是財富分配的渦輪加速器。

這麼赤裸裸的轉移,誰能不愛呢。---(功夫財經)



*[陳根:《柳葉刀》重磅發現,新冠傷肺還傷腦]*





[文/陳根]

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最近刊發的一份研究顯示,新冠可損害大腦,在某些嚴重情況下會導致中風、炎症、精神病或類似痴呆症的併發症。


事實上,早在4月份就有美媒稱,新冠病毒似乎導致30幾歲和40幾歲本來病情並不嚴重的成年人突然中風。根據美媒信息,醫生的報告顯示:過去兩周內,年輕患者突然中風的病例增加了6倍。其中大多數沒有既往病史,感染新冠病毒後要麼僅有輕症(要麼無症,2例),而醫生團隊在此前12個月期間,每2周平均接治0.73個年齡在50歲以下的大血管中風患者。


《柳葉刀》對英國125名新冠重症患者進行深入研究後發現,新冠最常見的腦部併發症是中風。而在125名患者中有77人中風,他們的年齡多數超過60歲。中風患者多數屬缺血性中風,即由腦部血塊所導致的中風。

此外,醫生們在4月份對125例COVID-19病例進行了跟蹤調查,專家們觀察了最初感染可能導致的神經和精神併發症。


當涉及到精神狀況時,39名患者出現了精神錯亂或行為改變的跡象。7人出現腦炎或腦部炎症。23名患者被診斷為精神病、神經認知痴呆樣綜合征和情緒障礙。研究人員認為這些精神病診斷都是新的,但他們不能保證有些患者在COVID-19住院前沒有被診斷出來。在37名出現精神狀態改變的患者中,有18名患者年齡小於60歲,19名患者年齡較大。


該研究是首個針對冠病神經系統併發症的研究。研究人員表示,研究結果顯示有必要展開更大型研究,從而協助研髮針對冠病的療法。---(陳根)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