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9 14:33:29| 人氣18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新冠破1000萬,資本市場慌了




上周五,美國股市出現了一輪大幅的下跌。




道指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B浪的調整。




原因很簡單,和疫情有關。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6月28日17時47分,全球累計確診新冠肺炎達10001527例,累計死亡499124例,累計出現疫情的國家和地區共188個。

美國疫情的單日確診人數,創下了新高。





儘管美國人已經經歷過一輪疫情,但對於第二輪疫情,內心還是非常擔憂的,特別是華爾街這次明顯表現出了自己的擔心,加上之前的這波反彈特別激烈,超出了絕大部分市場認識的預期,所以,在疫情沒有徹底扭轉之前,這樣的反彈的高度,短期內給市場帶來的更多的是壓力。


而美國市場下跌,之前我們說了,全球股票市場基本都是美國股市的跟屁蟲。所以,美國股市的下跌,對全球股票市場而言是真正的利空。

除了美國,其他幾個國家的病情也是越來越嚴重,其中特別突出的是巴西和印度。

加上印度和中國還有軍事衝突,總之,目前的地球很不太平。

水災又來了。




今天的新聞聯播,中國李克強總理特彆強調了外貿方面的困難。




總之,整個全球的政經形勢,以及國內的經濟新形勢都給了我們非常不好的信號。


那麼A股是不是一定應該跟跌呢?

我們看到創業板在節前還是努力地創出反彈的新高。







所以,我們的核心思想還是,堅信ETF的指數型上漲能力,在大盤政經消息的錯綜複雜之中,堅定ETF的持有信心,穿越當前的股票市場的混亂。

大家都知道我們馬上要推出一個ETF的組合,這是可以跟投的。基本的原理我大致先鋪墊一下,就是我根據行業和題材的基本,做一個大的備選池,然後,每隔一段時間,比如1個星期,或兩個星期,就調整一下。


目前我的池子里涵蓋了超過60個ETF基金。




收益來自於兩個部分,一個是根據基本面和技術面,主要是行業和題材基本面選擇ETF基金,並持有,這個是一部分收益。

另外一個是根據纏論技術面的較短級別的買賣點來做一部分的短差,增強前面一個選股項的收益,業界一般稱之為增強收益。

這個就是我的ETF的大致的思路。希望能夠給讀者和更多的散戶朋友帶來幫助。


大家都知道瑞幸咖啡,這次是真的要退市了。A股類似的公司也很多,每每對普通投資者都產生了極大的傷害,所以,選擇用ETF來做投資,在避免公司造假的傷害方面,可以起到非常好的規避作用。




回到A股的判斷上,雖然內憂外患,但創業板指數在技術上到周五收盤,依然保持強勢上攻的姿態,並沒有出現什麼頹勢。




現在新股發行的數量也非常多,按以往早就影響了A股的走牛。那為什麼這次沒有這麼明顯的效果呢?


應該說,機構投資者比例的增加,是市場得已維持強勢的最重要的原因。

因為新股的短期投機,只適合小資金的博弈,而不適合大資金的大級別的運作。

所以,現在的機構資金不是那麼容易被吸引到新股高速發行的行情中,而是會儘可能恪守自己的交易理念,對二級市場的新股,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既然抱團資金沒有被分流,那麼,指數型的牛市行情,就能夠得到維持。---(曉峰全財經)




*[中國財富大轉移 是真的、真的、真的來了 | 檀談]*


中國的富豪們正在洗牌。

幾天前,財富賽道上,上演了兩起精彩的“彎道超車”戲碼。大家平時總是把“新經濟時代”掛在嘴邊,現在,一個又一個大事件,正在把抽象的感知變成硬朗清晰的事實。

財富怎麼轉移、轉移到了誰的手上,也就呼之欲出了。



葯神為什麼超越股神?

第一場超車,中國葯神“KO”地產巨頭、恆瑞醫藥實控人孫飄揚夫婦身家超越王健林夫婦。

王健林縱橫於政商之間,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直接進入中國硬通貨——房地產界,房地產在中國一度是什麼體量和地位,跟美股一樣,是全球兩大日不落地產。


如今,王健林的身家被一位書生氣滿滿的“藥廠廠長”孫飄楊超越。

去年有份數據,中國房地產總市值達到了65萬億美元,超過美國、歐洲和日本總和,美歐日分別是30萬億,20萬億和10萬億。但是A股市值只有6萬億美元,僅僅只有美國股市市值的五分之一。

中國房地產總市值大概是GDP的5倍,因為一些房子不是商品房,所以保守估計大概是GDP的4倍,其他國家的比例保持在2倍左右。


房地產總市值和GDP之比,我們不能再高了,再高,金融風險會指數級增長。中國股市也不能再低了,再低,經濟就有失速風險。

表面上,房地產和股市都處于震盪階段,房地產價格還在漲,但從未來空間看,房地產價格看得到天花板,股市暫時還看不到。兩個市場的成長階段不一樣。


在中國轉型的關鍵時刻,高科技企業、進口替代企業成為眾星捧月和那輪月,估值水漲船高。

6月22日,高歌猛進的恆瑞醫藥又創新高,市值突破5000億元,超越中國石化,挺進A股市值排名第10。




“人憑股貴”,恆瑞醫藥的實控人孫飄揚的財富隨之激增,根據6月22日福布斯最新富豪榜,目前孫飄揚身家為160億美元,超過了王健林的140億美元。

孫飄揚,1958年出生,一直做葯,1990年,32歲的孫飄揚接手恆瑞醫藥前身——連雲港市製藥廠時,工廠主要生產紅藥水、紫藥水和片劑,利潤只有8萬元,職工卻有300多,低技術含量、低利潤率,是一片紅海,搞得不好,就會成為死海。


孫飄揚下決心掌握自己的命運,說服大家,集中全廠精英攻關抗癌藥VP16針劑膠囊劑型。幸運的是,產品一炮而紅,當年就賺了上百萬元利潤,孫飄揚地位就此奠定。用銷售VP16帶來現金流,收購抗癌新葯異環磷酰胺專利權。

然後順理成章,藥廠股改,2001年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獲得了大量研發資本。

恆瑞的研發三部曲,是中國高科技企業轉型的縮影。第一步是做原料葯,仿製葯,市場需要什麼我做什麼。天下武功,惟快不破。


仿製葯競爭加劇,變成紅海,拼銷售拼價格,恆瑞開始尋找高價值的高技術含量的藥品做國內首仿。像國內信達製藥這些企業,走的都是這一步。仿製葯也有高科技,做得好、做得快也不容易。


《我不是葯神》這本電影裡頭,主角就是一種白血病的仿製葯格列寧,原版4萬一瓶,印度仿製版500一瓶。這個葯的現實版叫格列衛,國內仿製的廠家是豪森,豪森董事長叫鍾慧娟,鍾慧娟是恆瑞醫藥董事長孫飄揚的夫人,香港上市的瀚森是也,恆瑞和瀚森可以看作是孫飄揚夫婦的一體兩翼。


2003年,恆瑞跟全球第三大製藥企業——法國賽諾菲安萬特進入了長達數年的曠日持久的的專利糾紛案。

這一案,讓孫飄揚清晰的體會到自主知識產權的重要性,從2009年起,恆瑞連續引入高端人才,重視人才培養,重視自主創新,重視原研,成為國內名副其實的“研發一哥”。目前在國內抗癌原研葯領域,沒有公司能夠比肩恆瑞。

2019年10月,孫飄揚公開宣布:2018年中已經叫停大量仿製葯研發,轉向市面上熱門的生物製劑。




經過產學研、與國際公司合作開發,恆瑞仿創結合、以自主研發為主,從創新初期“me-too”、“me-better”逐步走向源頭創新,創新葯布局正在從小分子藥物向大分子藥物轉變。

過去十年,迎來了中國醫藥股的好時代,恆瑞初上市時,股價幾年時間沒有突破一塊錢,從2006年年底突破1塊錢開始,進入新台階,到2020年6月,快接近100元,動態市盈率達到93倍。

相比而下,王健林的飛凡電商失利,線下商業受到疫情衝擊,影院、體育,統統進入凍土層。


2017、2018年,萬達全面轉型,去地產化,把重心放在了商業地產和院線上,2020年這兩個行業就遭遇了空前暴擊。

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榜單,2018年,清倉大甩賣的王健林財富蒸發值達10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37億元),是2018年中國財富縮水最嚴重的富豪。


沒有最慘、只有更慘。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顯示,王健林的財富值從2018年的1783億元,跌至2019年的1499億元,1年間財富蒸發284億,是榜單上“最慘”首富。

房地產的估值都不高,融創中國的市盈率只有5倍多,跟高科技企業動輒百倍的市盈率不在不條水準線上。

所以,我們看到萬達公子王思聰越來越低調,而他的熊貓互娛徹底涼涼,惟一值得安慰的是,51元禮盒溢價10235%成交,最高拍出了5280元。



電商後起之秀、40歲的黃錚身家超越馬雲

拼多多股價上漲速度也很誇張。

成立不到5年,拼多多市值突破千億美金,市值是兩個百度。618電商節日讓拼多多臨門一腳徹底“出圈兒”。

6月22日,黃崢的身家達到了 454億美金,超越馬雲(439億美元),僅次於馬化騰(515億美元)。


相對於淘寶、京東,拼多多是硬生生擠進電商界的“後起之秀”,長久以來,大家一直覺得它LOW,沒威脅性,活不長。

6月17日,京東零售CEO徐雷接受彭博採訪時被問及如何應對來自拼多多的威脅時還說:“我不太在乎只成立了四年的公司,雖然一個公司出現在市場上肯定有它的價值,但也輪不到我說它能否持續,要留給市場和顧客去檢驗。”

不到一周,黃崢就憑藉拼多多身價超越了馬雲。




黃錚還是黃錚,一言不發。

段永平對黃錚影響很大。段永平總結自己的成功經驗,濃縮為兩個字,本分。

2019年9月19日,作為營銷高手,段永平在雪球上說,沒有靠營銷起來並能持久的公司,能夠讓公司長久的唯一辦法就是能夠不斷有好產品。

雖然段永平把自己和黃錚的關係,定義為很熟的朋友,而不是弟子。但段永平的影響隨處可見,低調、實用、逆襲、洞悉人性…在關鍵時刻,絕不害怕與人正面硬杠。


百億瘋狂補貼還將持續,絕不退縮。

中國人的生活被最火的幾家互聯網公司壟斷的。爭議最大的拼多多,爭奪的市場並非三線以下城市,而是掌握用戶性價比的心智,使得上游能做批量定製化生產,即C2M,把沃爾瑪和中國製造結合到了一起。

拼多多現在口碑正在扭轉。


根據CEIC數據顯示,第六次人口普查中,中國三線及以下城市的消費者佔全國的七成以上,GDP佔全國的59%,三線及以下城市貢獻着中國三分之二的經濟增長。

根據企鵝智庫整理拼多多用戶畫像,拼多多買家大多集中在三線及以下。拼多多幫助三線及以下人群消費升級。而這部分人的消費需求,就是大部分中國網民的需求。



財富轉型到了誰的手上?

財富與資本的遊戲,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回顧福布斯中國富豪榜10年變遷,過去中國首富大都集中於實體業和房地產——比如王傳福、王健林、許家印、宗慶後,2009-2018年,前十榜單中互聯網行業的人越來越多,2014年,馬雲榮登首富是一個引人注意的時間節點。

今天的中國首富,幾乎全是互聯網和高科技,馬雲、馬化騰、黃錚,孫飄揚。




不僅中國,放眼全球,都是如此:

對比一下今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前十名身家變動方向,榜單上7成都是互聯網、科技大鱷,他們的財富值還在不斷擴張,擠兌老富豪。

安信證券統計顯示,目前在納斯達克指數中,科技、醫療、消費三大類行業的合計市值權重超過90%,其中,僅信息技術行業的市值佔比就超過一半。


美股的龍頭無一例外全都是科技互聯網巨頭,美股五大支柱FAAMG(臉書、蘋果、亞馬遜、微軟、谷歌)不僅是納斯達克100指數中的前五大權重的公司,也是標普500中的前五大公司。

FAAMG這五大公司現在佔據標普500的權重超過20%。如果再加上英特爾、高通等其他科技股,所有科技股占標普500的比重能達到五分之二,標普500基本已經成了一個科技指數。




再看看大A股,2000年以來,漲幅300倍的牛股有貴州茅台、長春高新、恆瑞醫藥、三安光電、恒生電子。除了茅台這妖孽特殊,其他全來自醫藥、電子領域。

互聯網行業更不用說,除了拼多多,美團、B站最近創出了歷史新高,6月17日,美團市值突破1萬億港元,力壓招行、中石油。

信號非常明顯,舊經濟謝幕,新經濟唱響。


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由互聯網、醫藥、科技等新經濟領銜驅動。創業板成立之時,就有新經濟增長極的夢想,只不過,這個夢想沒能成真,現在內外壓力之下,必須成真。

這不是創造幾個富豪和問題,而是中國經濟能不能浴火重生的大事。

6月1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搞了一個大新聞——30年來首次,上證指數要改革了,7月22日完全生效。


改革方向有以下幾點:

ST股和*ST股不再納入,以免垃圾股拉低上市公司整體水平;增加科創板和紅籌股CDR,上證科創板50成份指數也即將發布;新股上市1年後再納入指數。

互聯網等新經濟等在國民經濟中的佔比越來越高,但其中代表企業(如阿里、騰訊、華為等)均未在A股上市,它們的發展成績也遲遲不能體現在上證指數里。


將科創板納入上證指數,有望為科創板的股票帶來新的增量資金。將紅籌股CDR納入指數,未來,騰訊、阿里巴巴、京東、百度等科技巨頭,都能通過CDR上科創板,並納入上證指數。這是為中概股回歸、上證指數進行換血準備的。

早在2009年10月創業板開板,2019年7月科創板出世,到今年4月《創業板改革並試點註冊制總體實施方案》審議通過,再到今天上證指數改革,劍指中國高端製造和高科技。

十年以來,上證遲遲不能上3000點。




這次上證改革,就是劍指“更有效地反應上市公司真實水平”,也就是說,上證指數還會繼續漲。

我們是歷史轉折的見證者。我們深信,新經濟統治中國經濟是歷史必然,也是未來的長期趨勢。

只要我們對這種歷史發展規律、對人類科技的發展篤定不疑,就應該對新經濟充滿信心。---(葉檀財經)




*[馬斯克發飆!怒懟全球首富,你是“抄襲狗”!]*


端午節假期最後一天,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硅谷傳來一則大消息,自動駕駛領域明星公司Zoox被亞馬遜收購了!

據外媒報道,這筆交易作價12億美元,而Zoox此前估值達到32億美元,這意味着Zoox的估值嚴重縮水。原本是亞馬遜的一次併購交易,誰曾想,馬斯克卻跑出來搶了風頭。




他在推特上憤怒的認為,首富貝索斯是個抄襲者。如果按着原文“copy cat”翻譯,互聯網用詞多指“抄襲狗”。

那麼,馬斯克為何動怒懟首富呢?Zoox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公司?




被指涉嫌竊取特斯拉技術的明星公司

據投資家網查閱相關資料顯示,Zoox成立於2014年,總部在美國加州,先後完成知名VC/PE多輪融資,金額近10億美元,截至2019年10月,該公司投後估值在32億美元左右。值得一提的是,Zoox是加州第一個拿到無人車載客許可證的公司,若按當時規劃,Zoox有機會在2020年參與到“無人駕駛出租車計劃”。




表面上,Zoox發展的順風順水。實際上,這卻是一家非常燒錢的公司。無人駕駛技術需要大量資金投入,被很多巨頭視為一個“需要養活”的業務,如果沒有大額融資或巨頭進入,Zoox的經營就會出現困境。2018年以來,Zoox高層頻繁更替,上任CEO被迫離開了公司。


引起外界關注的還是2019年,Zoox和特斯拉之間的訴訟事件,這也被視為馬斯克此次怒懟首富的導火索。特斯拉認為,Zoox和其加入Zoox的四名前員工涉嫌竊取特斯拉包含WARP(物流軟件平台)系統在內的大量商業機密和技術。使得Zoox可以跳過一部分研究,直接取得無人駕駛技術的成果。


訴訟案直至2020年才算告一段落,以Zoox大量賠款落幕。




貝索斯用12億美元買下價值32億美元的Zoox

進入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許多明星公司資金鏈都受到了影響,拿不到融資,沒有訂單,Zoox也不例外,上半年受困於經營壓力,該公司完成了一次多大120人的裁員計劃,正當公司如履薄冰面臨危機之時。


首富貝索斯的亞馬遜出手了,用遠低於此前32億美元估值的作價,以12億美元收購了Zoox,對於這一行為,有業內人士認為,“貝索斯撿了個大便宜。節省了將近三分之二的資金。”這比收購也視為全面2020年度優秀收購案例。


貝索斯興高采烈的時候,馬斯克坐不住了。他數次嘲諷貝索斯,認為其趁着疫情用極低廉的價格,購買了一個抄襲特斯拉技術的公司,不費吹灰之力,坐享其成。其實要說起,貝索斯與馬斯克,二人有過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這次只是加深了二人的矛盾。




貝索斯與馬斯克的矛盾淵源

早在2000年左右的時候,貝索斯曾創辦一家名為藍色起源的航天公司,馬斯克可是一個航天發燒友,當時藍色起源的可回收火箭要比SpaceX晚三年,卻和SpaceX一同被美國航天局(NASA)公布為登月項目中標商之列,被一個後來者居上,讓馬斯克非常不爽,埋下“禍根”。


9年後,藍色起源發布了一個“3000顆衛星發射計劃”,再度引起馬斯克不爽,後者認為前者是抄襲了自己的計劃,在加上2020年的Zoox,直接引爆馬斯克。他開始大發雷霆,在推特聲稱,“亞馬遜壟斷是錯誤的,是時候分拆這家公司了。”


面對暴怒的馬斯克,貝索斯很少公開發聲回擊,但在其商業布局上,亞馬遜的觸手已經越來越長,與馬斯克針鋒相對。雖然,特斯拉在電動車領域已經拿下全球大部分市場,可亞馬遜一直在默不作聲的以各種方式進軍車市。

首先,它通過投資的形式連接了新興電動皮卡公司Rivian,其在2018年洛杉磯車展上發布首款電動皮卡R1T一舉成名,已收穫超10萬訂單。Rivian雖然方向是皮卡,卻特斯拉最大競爭對手之一,公開支持Rivian,等於已向馬斯克宣戰。


其次,在操作系統方面,亞馬遜的Alexa系統早在4年前,就開始與車企合作,奧迪、寶馬及MINI均是Alexa系統的合作方。如果不是路透社的一篇調研報道,人們甚至都不清楚,在無人機、自動駕駛等領域,亞馬遜拿到了210項專利,該數字甚至超過全球科技大牛蘋果與谷歌。


現在又攬獲Zoox,亞馬遜可謂如虎添翼。它正從一家科技公司跨越到一家硬科技公司。難怪,馬斯克會暴跳如雷。可貝索斯必定是世界首富,擁有1496億美元的財富!有的是錢,可以大規模投各種公司,拿錢砸出一個未來。馬斯克想要硬拼,只是以卵擊石,所以,他才會去推特吐槽吧。---(投資家)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