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22:30:47| 人氣42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懸崖上建大橋,豆腐里挖隧道:不吭聲的中國人,竟悄悄幹了這麼多大事



[作者:王耳朵/來源:王耳朵先生]

最近耳朵注意到一條新聞。

它隱藏在疫情、暴亂等各種驚人的國外消息中,顯得幾乎有些不起眼。

但卻讓我備受震撼和感動。

原來,在我們根本沒在意到的時候,“基建狂魔”中國,又幹大事了。


01

如果說2020年了,還有地方沒通路,你信嗎?

四川大涼山彝族自治州,金沙江畔的西溪河峽谷里,有一個村莊,名叫阿布洛哈。

這是一個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地方,甚至在手機地圖上都無從尋跡。

因為實在太偏了。




三面環山,一面臨河,孤零零地坐落在高山之上。

抬眼望去,四周除了深數百米的峽谷和高聳入雲的崖壁,啥也沒有。

與縣城之間,也隔着好幾座大山的距離,和2000米海拔的差距。




如此艱險的自然環境,路沒法修,車進不來,阿布洛哈成了全國最後一個不通公路的建制村。

想出村,只有兩個辦法。

要麼是爬到村子後面的山上,戰戰兢兢沿懸崖上的羊腸小道走4個多小時。

要麼就是往下走到峽谷邊,通過滑索前往懸崖對岸。




窮是可想而知的。

這裡的人,幾乎沒見過大件家電,更別提交通工具。

想富起來,唯一的辦法就是修路。

但高山峽谷,能落腳的地方實在太窄,機械車根本開不進去。

山體岩石還經常破碎,隨時都可能遇上落石,將機械車砸碎。

一來二去,進度常常被迫停滯。




怎麼辦?眼看就要窮途末路,智慧的勞動人民想到一個點子:

用直升機運送機械。

這聽上去簡直就是個天方夜譚,可為了讓村裡的人儘快有路可走,有關部門當即拍板:幹!




於是,它來了它來了,一架“米-26”直升機吊著挖掘機、裝載機、潛孔鑽機真的來了。




“米-26”,是目前世界上現役的運載能力最強、重量最大的直升機。

當年汶川大地震,我們就是靠着它,給唐家山堰塞湖運去了數十台大型作業車以及重要物資。

如今,它又為這個落後的村莊送來了希望。






就在5月23日,這個彷彿與世隔絕的村子,通車了。




陡峭的山崖上,鋪呈了一條“雲端公路”。

天塹,終於變成了通途。




通了路的阿布洛哈村,馬上就可以轉變為金沙江大峽谷的旅遊基地。

這裡的孩子,也都可以去外面更好的學校讀書、考大學。

我不禁想到一句話:在中國,沒有哪一條路是容易的。


就為了一個偏僻山村的幾百戶村民,動用了40多套設備,150多位施工人員,十幾名專家,以及全球最大的直升機。


放眼全世界,哪個國家為了修路會願意花費如此代價?




這些年,中國有了一個綽號:“基建狂魔”。

何故?

原來中國搞起基建、修起路來,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02

耳朵常聽父輩說,他們那時候雖然有車,但路不好。

蹭村裡的卡車去縣城,坑坑窪窪的地要走上一天。

去省城更費勁,要花上3天。

這種情況下,說要發展致富,太難了。

但現在呢?我從老家開車到省城上班最多只要3小時。


到處都是“村村通”公路,直接開到家門口。

要是不修路,有多少人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走出大山?

要是不修路,我們的農村怎麼通電通網,下個網購訂單快遞兩天就能送到?


“要想富,先修路”,真的不只是一句口號。

不過,要給中國70萬個行政村修建公路,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國的陸地面積,67%都是山地、丘陵和高原,還有許多極端天氣、地質複雜的地方。


無路難,開路更難。

即便如此,要生存下去,就沒有向環境妥協的道理。

不論是多偏遠的地方,“基建狂魔”都是迎難而上。


新疆天山,過去根本無路可走。


這裡多數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冰川峽谷,地質複雜,到處是侵入岩、火山岩、沉積岩和變質岩,還有塌方、雪崩等自然災害。




但為了發展經濟,在萬丈懸崖上,在高山永凍層上,人們冒着難以想象的危險開鑿通道。





耗時9年,跨越近10條河流,翻越4個終年積雪的雪山,終於修建了一條連接南北疆的獨庫公路。




西藏墨脫,山勢異常險峻。

這裡頻發地震、滑坡、塌方、泥石流、強降雨,最低海拔200米,最高海拔又陡升至7000多米。




在這個飛鳥都很少能到達的高度,從1965年,幾代人在這裡奮戰,耗費整整50年心血,修築天路。


讓墨脫這個高原上的“孤島”,終於擁有了通往外面世界的生命之路。




雲南獨龍江鄉,很多年前一直是全國的貧困地區。

只有一條蜿蜒的小路出村,人背馬馱要走3天,還有半年時間大雪封山。





為了讓世代居住於此的獨龍族人民走出大山,4000多名築路人,扛着螞蝗叮咬、毒蛇襲擊和高海拔寒冷、缺氧。

過原始森林,趟沼澤泥潭,攀人造天梯,翻雪山,挖隧道。




祖祖輩輩受大雪封山無路可走所困擾的獨龍族,有了一條與外界聯繫的通道。




坐落在太行山深處、海拔1700米的河南郭亮村。

幾十年前,這裡還是一處與世隔絕、靠天吃飯的貧瘠之地。

下山的路只有一條宋朝的“天梯”,720級台階,縱貫百米懸崖。




村裡一貧如洗,遇上有人重病,需要8個壯勞力抬擔架走“天梯”,4小時才能到最近的醫院。

為了逆天改命,築路人在119米高、堅硬無比的紅岩絕壁上,硬生生挖出一條長達1300米的石洞公路。




還有更厲害的。

禁忌之地塔克拉瑪干沙漠,已有不止一條沙漠公路深入其中。




坡陡彎急的湘西矮寨鎮,山路十八彎的盤山公路蔚為壯觀。




張家界天門山,絕壁千仞處立起玉帶,實為“天下第一公路奇觀”。




所有你能想象、不能想象的地方,中國的公路都在以無法阻擋的速度延伸。

如今的中國,無論在高原、沙漠還是草原,99.98%的地方都有公路連通。


“基建狂魔”,無非就是敢想敢幹。

哪裡有人居住,就要把路修到哪裡。

有了路,才能有希望,有通途。

我們從不低頭找路。

路在何方?只要有想去的地方,路就在我們腳下。


03

不過,中國人修路的厲害之處不止如此。

在有地面的地方修路已經算不得什麼,用“上天入地”來形容我們的基建,一點也不為過。

記得動畫片《哆啦A夢》有一集,大雄心疼爸爸上下班擠地鐵辛苦,拜託哆啦A夢挖地道直通爸爸的公司。

小時候的我對那台挖洞機印象非常深刻,覺得要是真有這樣的機器能夠挖通地下之路,該有多方便。




後來才知道,原來早在上世紀90年代,我們就已經有了這種神器。

當時,國外盾構機技術已相當成熟,但中國建設者們靠着自己從零干起,硬是從設計圖紙開始自主研發、製造國產盾構機。




一不小心,製造出了技術全球領先的盾構機,相當高效,比進口的還便宜2000多萬。




靠着自己的盾構機,我們打通了全世界最困難的隧道:

東起雲南大理,西至緬甸邊境的大柱山隧道。

這裡地質結構複雜,挖隧道好比拿鑽機在豆腐塊上打洞,還面臨未來大地震的威脅。

但我們把14.5公里的隧道建成了,只需7分鐘,火車就能通行而過。




挖通了當年德國專家說“不可能成功”的胡麻嶺隧道。





還“掘進地下城”,在武漢挖地鐵隧道穿越長江,在蘭州挖地鐵一號線4次下穿黃河......

中國鐵建甚至驕傲直言:挖隧道,你只需要告訴我起點和終點,在這個星球上就沒服過誰!




會入地,我們更會上天。

全球最高的100座橋中,81座都在中國(包括一些尚未完工的)。

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在中國。

港珠澳大橋,曾被外國工程師斷言中國無法獨自完成。

但中國工程師卻建成了這條全長55公里的巨龍,刷新世界紀錄。




世界最高的橋在中國。

這座橫跨貴州省和雲南省的北盤江大橋,橋面到谷底垂直高度565米,相當於200層樓高,埃菲爾鐵塔剛剛夠它的一半。






世界最長的橋在中國。

丹昆特大橋,全長164.851公里,一望無際,至今保持着吉尼斯紀錄。




世界最複雜的立交橋也在中國。

重慶黃桷灣立交橋,上下5層15條匝道朝着8個方向延伸而去。

這場景,世界罕見。




“基建狂魔”,憑什麼能把好萊塢科幻大片的場景變成現實?

我們沒有什麼神力,全憑着中國人那股樸素的幹勁。

遇到問題,從來不想着“車到山前必有路”,更不會停留在原地打轉。

而是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哪怕是最無路可走的天塹,也能變作通途。


04

為什麼中國人這麼愛修路?

因為我們曾經也窮怕了。


70年前,全國公路能通車的只有8.1萬公里,鐵路里程只有2.2萬公里,沒有一條高速公路。

柏油馬路是高檔的象徵,絕大多數地方,出行只能靠雙腳。

農村裡更是泥地,一下雨到處是水潭子。




窮則思變,變則通。

如今的中國基建速度,正在不斷刷新世界的認知。

短短几十年間,我們的農村公路總長度,增長了近6倍。




鐵路營業里程,提升到13.1萬公里,




我們可以2個半小時拆除一座大橋。




可以43小時重建一座立交橋。




可以5個小時將一條鐵路整體平移。




也可以用20年時間,奮起直追,讓中國的大橋、隧道、高鐵,從無到有,又到現在世界第一。






幾十年前,或許有人會問:外國的地鐵高樓海底隧道,我們什麼時候能擁有?

在當時,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但如今,那些夢寐以求的東西我們都有了,而且都是最好的。


也許有人會覺得,中國作為“基建狂魔”,實現這些都是很容易的事。

但不要忘記,奇蹟的背後,從來都只是每一個平凡人的付出,甚至是犧牲。

川藏公路,2000多公里的公路旁長眠着3000多名戰士,平均每公里就至少有一位官兵犧牲。

那時,他們的平均年齡只有23歲。




獨庫公路,數萬名官兵在這裡奮戰了9年,168個年輕的生命在這裡逝去。

墨脫公路,6年的時間裡,犧牲了34人,重傷近百人。

一個個血肉之軀,挑起了中國的脊樑。

哪有什麼“基建狂魔”?人人讚譽的工程奇蹟背後,不過是一群普通人拿命在拼。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不僅如此,光是從2013年到2017年,中央在農村公路建設上就投入了4000億元人民幣,

其中大部分,都是投向了最貧困的地區。







在你看到或看不到的地方,我們正花着真金白銀,在祖國大地上拚命結着交通之網。

“基建狂魔”沒有什麼捷徑,回望來時路,全是一步一個腳印。


現在流行一句話:在人人低頭找六便士的時候,別忘了抬頭看看月亮。

但我想,在這個人人都在這山望着那山高、羨慕別人的時代,不如低頭看看樸實勤勞的百姓,為了祖國的基建默默付出了多少。


多少人默默耕耘,用幾十年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路。

希望這些,你我可以共睹。

不要低估中國追求更文明、更發達的決心。

我們正在抓住一切機會,向前狂奔。-----(正和島)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