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21:42:02| 人氣38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怎麼疫情越狠股市越漲,美國這是什麼神操作?



[文/李冬-中惟]

最近美國出現了一副奇葩的景象:多地發生暴動,疫情仍在蔓延,200萬人感染,11萬人死亡,4000萬人失業,相當於我們一個大上海的人口總量。但是,美國股市節節高升,反彈超過40%了! 怎麼疫情越狠,股市越漲!這是要一直朝着大風吹的方向走下去嗎?

對於這個奇葩的現象,網上很有多專家的解讀,也有不少網友的吐槽,我也很想找到答案,於是深入觀察和總結了一番,得出一個同樣奇葩的結論:股市在漲,因為疫情還沒完!


回購催生的牛市

要解釋這個奇葩的現象,就得先從美股為什麼會長時間走牛開始聊了。其實這並不是大家簡單的理解,因為美國經濟長期繁榮,資本市場一路欣欣向榮,這背後還有個重要的推手——長期的低利率。

在最近10年里,美聯儲開足馬力刺激經濟,資本市場上的錢太便宜了,發債利息低,每年才百分之2點多,很多上市公司錢是不借白不借,借完以後幹嘛呢,有的就投入到主營業務里擴大再生產去了,還有相當一部分在玩一種資本遊戲,就是回購。


上市公司自家股票流通在外的很多,有了錢把自己股票買回來或者註銷掉,或者留成期權池以後激勵管理層,這樣可以推高股票價格,而且股票少了,每股的收益自然就高了,投資者更願意購買,價格也就水漲船高,公司市值也就起來了。


例如蘋果公司,就是此中高手,累計回購股票的金額已經超過了3000億美元,公司的市值都快1.5萬億美元了,相對於50個“小米”。這種遊戲幾乎美股的幾大巨頭都在玩,當然他們業務發展的也不錯,中小型公司也在玩,和增加的公司市值相比,借錢的那點利息就是九牛一毛,到期之後再發新債或者股票市值抵押借錢,分分鐘還上了。這樣一搞,投資人高興、上市公司高興、高管也高興,你好我好大家好,咱們就繼續這麼玩下去吧,一弄就10年,出現了美國大牛市的傳奇。


不過這個遊戲也是有截止日期的,那就是總會有一天,錢不再便宜了,借的錢利息太高,還不上了咋辦?

美國市場的低利率是以美聯儲這個“央行”不斷撒錢為前提形成的,但是前幾年美聯儲對於這種無止境的印錢行為產生了擔憂。咱們美國在世界最牛的地方就是美元的信用啊,沒完沒了印下去,美元早晚要貶值,國內也要出現通貨膨脹,現在經濟又不錯了,咱們適可而止吧。這一提議在2016年被提出,獲得了相當一部分人的支持,寅吃某糧的事別老乾了,加息吧!


一加息,市場上自然就少了借錢的,錢少了,玩資本遊戲也就弄不長了,經濟會隨之開始降溫。按理說加息活動到了一定階段,股市的牛市也就到了頭了。

但是美聯儲加息還沒加幾年,2019年有人坐不住了,那就是特朗普。


2017年當上總統的特朗普,意氣風發,要把美國經濟再帶上一個新台階,同時向以前那些“老佔美國便宜”的傢伙揮出了大棒,貿易戰!18年開打,先中國、然後日本、韓國、歐盟、誰老是向我美國賣的東西多,但是買的東西少,咱們就好好談談,把賺我的錢吐出來,不答應就開打。特朗普一折騰不要緊,你制裁我,我也不是吃素的,大家都開打,日子都別好過。


但是,特朗普背後站着一大幫選民和利益集團啊,你信誓旦旦說上台後讓我們大家過上好日子,現在經濟成這樣,我們也得賺錢啊,給個說法!特朗普立馬找到美聯儲,咱們“攘外先安內”(這也不是蔣委員長的特權),國內經濟和股市不能垮,你得給我降息,鼓勵大家借錢,等我對付完貿易對手你再說的你的美元信用問題。雙方各說各的理,最後美聯儲沒執拗過總統,降息吧。


特朗普樂了,看着繼續向上爬坡的股市以及在疲軟中恢復增長的經濟,又專心開始搞他的貿易戰。

這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新冠疫情爆發!


意外的疫情,給牛市突然澆了一盆冷水

新冠起初爆發美國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更有甚者認為這將促使一些製造業從中國迴流美國,是件好事!結果不出幾個月,中國疫情控制了,美國爆發,這下經濟遭了殃,美國嘗到了幸災樂禍的苦果。

道瓊斯指數從3萬點跌到1萬8,恐慌氣氛瀰漫,疫情下死亡人數創新高破了10萬,失業人數飆升到4000萬,接近十分之一的人沒了工作,瀕臨倒閉破產的公司更是不計其數。




道瓊斯指數走勢圖


白宮的人着了急,趕緊和特朗普商量對策,咱們趕緊生產口罩,呼吸機,隔離人群,讓大家別出門了吧,但特朗普的第一反應:這些事稍緩緩,趕緊讓美聯儲繼續印錢,沒上限的撒幣!

這事咋一聽讓人以為特朗普哪根神經錯亂了,其實他沒瘋,這麼做是迫不得已。疫情來臨後受衝擊最大的是實體經濟,社會經濟活動基本停滯了,企業短期沒生意做會虧損但還不至於大面積倒閉,但是現金流一斷就必死無疑。


這些年美國資本市場便宜的利率讓企業們大量借錢,玩股市回購的遊戲或者投資主業燒錢,而還錢的方式無外乎借新還舊,債務滾雪球。但是疫情這支黑天鵝打亂了大家的節奏,經濟遭受重創後,企業的風險暴露,作為金融機構本能會收緊錢袋子或提高利率,企業的業務沒了,背着運營成本,又借不到錢,馬上資金鏈就會完蛋,宣告黃攤子。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深知這種厲害關係,和疫情那百分之幾的致死率相比,基本沒啥存款的美國人,一旦長期失業就沒了活路,上街鬧事示威遊行,美國馬上就亂套,所以,趕緊讓美聯儲放水吧!

沒有上限的量化寬鬆(大撒幣)啟動,失業救濟金計劃啟動,特朗普還時不時在媒體上鼓吹下疫苗正在研發,疫情正在好轉,一邊用錢給企業續命,一邊給大家信心。


根據不完全統計,美聯儲一共拍下去2萬多億美元,相當於4個阿里巴巴的總和。特朗普指示,這些錢大家分一分,把疫情這難關過了再說:拿出6000億給沒工作的補貼發口糧;4000億給撐不下去的小微企業當貸款,別黃攤子;再拿6000億給大公司續命,特別是航空業(你說這巴菲特也是,咋在關鍵時刻掉鏈子,賣啥航空股呢!);還有其他的…


錢反正也不是他家的,花了不心疼,但是這筆巨大的資金投放到市場後,就像一塊大石頭投入池塘,勢必砸出一個大大的水花,表現在資本市場,就是給股市打了興奮劑。


吹啊吹啊,我的股市

疫情在美國爆發後沒幾周,跌了30%的股市在美聯儲加財政部貨幣放水的刺激下開始大反彈,到目前為止短短3個月幾乎快回頭之前牛市的最高點了,確切的說納斯達克指數已經回去了。

有人不明白,為了應對疫情發放的貸款和救濟金和股市有啥關係,咋就跑到股市去吹泡泡了呢?


這個問題要這樣理解,錢就像大河小河裡的水一樣,最終會通過各種途徑流向大海,資本市場的大海就是有利益、能賺錢的地方。股市暴跌後,一批趴在地板上的股票正便宜,以前垂涎欲滴苦於沒機會抄底的人正好藉機入市,同時大量的錢被政府釋放,利率接近於零,只要在資本市場上一扔,隨便漲漲就是可觀的利潤。


前陣子疫情期間我國深圳市的房價不跌反漲,背後有一些就是拿到了低息貸款的中小企業,錢沒地方去,乾脆去炒樓。在美國,樓市限制更多,不如去炒股,反正實體經濟受疫情影響都停了,想投也沒地方去。那些拿到貸款維持企業運營來續命的公司也一樣,自身資金本來不夠了,突然天降一大筆貸款,經營的錢夠用了,還有盈餘,咋辦呢,委託個對沖基金或者資產管理公司打理下,別讓錢在銀行存着,沒利息還貶值。


就這樣,美國政府的大撒幣,專業術語叫量化寬鬆,把跌入谷底的股市又拉了起來,如此一來,疫情越嚴重,失業人越多,錢投放的越多,沒實體投資機會,這些錢又流到股市去,成為一個循環,出現了“疫情越狠,股市越盪”的“奇觀”。


不過奇觀之所以被稱為奇觀,就是因為他不是常態,這種顯現持續不了太久,因為美聯儲沒能力永遠無上限的印錢,而錢也不會永無止境的往股市裡面去。當疫情結束之時,就是這個資金遊戲要落幕的開始。

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餘額已經累計25萬億美元,最近10年債務曲線增長接近75度角上升,特別是疫情期間又釋放了超過2萬億美元資金,這些都是債務。美國企業的負債接近10萬億美元,民間消費債接近5萬億,這些錢每天都有成本,也就是利息。




美國聯邦政府債務餘額


在低利率時代,這些債務問題暫時還不會暴雷,但是一旦利率飆升,企業身上債務的負擔就足以把他壓垮。在美國前20大上市公司,正常年景下每年利潤總和約5000億美元,美國市場化利率一旦接近4%,這些利潤每年就只夠拿去還利息的了,加上政府的負債,民間個人的負債,整個金融體系基本就吃不消了。而利率上漲,只是早晚的事。


疫情的到來造成了政府大撒幣,也就是加速製造了債務,短期內便宜的錢多了,利率也就上不去,不過“出來跑,遲早要還”,一旦疫情結束呢?


政府無限量和納稅人借錢也是有限度的,那個時候放水的遊戲也就要逐步終止了,不想上班的政府不發救濟款了,撐不下去企業臨時幫一把,接下來恢復正常運營。這個時候大家會發現,身邊企業又開工了,都上班去吧,疫情期間好多物資都不生產了,現在大家都急需,工廠開足馬力干,跟上游採購各種原料,一時間又把物價給推了上去,就是大家熟悉的通脹,通脹一高,政府就更不敢再貨幣放水。而炒股的人呢,發現借錢越來越難,利息越來越高,而且股市這麼高也比較危險,不如撤了吧,也就是股市見頂了。


但是當下,美國股市的泡泡可以繼續吹,疫情沒結束,經濟也沒真的恢復,也就是有個向好的預期,讓一些人拿來當利好,資金仍然很便宜,美聯儲放水依舊寬鬆。或許過幾天美股還超過了疫情前的高點,讓大家感覺牛市又回來了。


總體上總結,美國的長期牛市是經濟和低利率環境的產物,本來從2019年開始美聯儲緩慢降息還能再維持幾年,但疫情給了股市當頭一悶棍,政府慌了神一下子把今後幾年的刺激政策都用了,股市是起來了,但是持續上漲的時間也就維持不了太久了。

吹啊吹啊,股市的泡泡,但當驕傲放縱的美元不再投放的時候,把豬吹上天的大風也就不颳了。---(鈦媒體)




*Space X載人航天飛船升空,中國民營商業航天時代誰來開啟?*





[文/雷達財經,作者:梁春富,編輯:深海]


埃隆·馬斯克創造了歷史。北京時間5月31日凌晨3時22分,美國航空航天公司 Space X獵鷹9號火箭搭載着載人龍船艙將兩名NASA宇航員送入太空。6月1日凌晨,Space X龍飛船與國際空間站成功對接。

在此之前,全球僅有俄羅斯、美國和中國能進行載人發射。馬斯克創辦的Space X用了18年時間,成為首家實現載人發射的私營航天公司,開啟了全球商業載人航天的全新時代。


據悉,Space X公司曾在五年前宣布一項名為“星鏈”(Starlink)的衛星互聯網項目,計劃將1.2萬顆通信衛星發射到軌道,其中1584顆部署在距地球約550千米處的近地軌道。

國信證券研報表示,美國 Space X公司的“星鏈”計劃涉及衛星數量極多,且軌道高度過低,補網容易,如果任由其大量發射,將極大擠占其他國家航天器在近地軌道的運行空間。


中國是否有私營航空公司能與Space X公司競爭?據雷達財經不完全統計,我國民營商業航天公司大都成立於2015年之後,融資金額在數千萬至14億人民幣不等,大多處於前期投入狀態,部分公司對外部融資依賴較大。而且大部分科研力量來自於體制內,僅有星際榮耀一家擁有入軌能力。


據哈工創投不完全統計,除去上市公司的融資行為,2019年全年我國商業航天領域至少披露了24筆融資,總金額在15億元左右,同比下降35%。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從目前來看,中國民營商業航天公司還處於起步階段,因此目前主要由國家隊參與國際競爭。預計未來商業航天將加速發展,長期看好航天產業投資價值。


商業載人航天曙光初現

北京時間5月31日凌晨3點22分,搭載着兩名NASA宇航員的Space X載人龍飛船,從美國佛羅里達州肯尼迪航天中心39A發射台點火升空。在經過大約19個小時的飛行後,北京時間5月31日22點16分,載人龍飛船與國際空間站成功對接,完成了NASA 此項Demo-2任務最關鍵的部分。


龍飛船在將兩位宇航員送進國際空間站後,兩位宇航員還需要在國際空間站完成33~119天的飛行任務。在任務完成後,龍飛船將脫離國際空間站,返回地球。至此,Space X才算完成了“客戶”的訂單。

在NASA官網,這項任務被稱為“Launch America”,該任務是美國近10年來最重要的一次航天任務。“Launch America”的成功,意味着美國載人航天不再需要向俄羅斯聯盟號購買“船票”。


民生證券表示,作為商業航天的領頭羊,Space X將可重複使用作為核心目標,其獵鷹9號火箭是目前全球最先進的可回收運載火箭。

民生證券認為,可重複利用的航天設備將顯著節約成本。俄羅斯聯盟號火箭將美國宇航員運送至國際空間站,每個座位收費8000萬美元,而Space X龍飛船的座位費僅為5500萬美元。


Space X緣起於馬斯克的“火星夢”。“這個星球不配我死。”馬斯克曾表示,“要死就一定死在火星上。”

痴迷於火星和科技的馬斯克從小愛讀科幻小說,12歲寫出遊戲代碼,隨後學習物理、在硅谷創業。馬斯克創業項目包括世界上第一個移動支付工具PayPal、特斯拉電動汽車、Neuralink、頂級光伏能源提供商“太陽之城”(Solar City)以及Space X。


2002年,Space X誕生時,適逢美國向私人資本開放太空領域,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和巨頭波音均選擇在太空領域發力。其中,貝佐斯於2000年創辦了商業太空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


Space X最初發展並不順利。馬斯克個人出資1億美元,加上2億美元融資,帶領着Space X 的第一批員工造出了首款火箭“獵鷹1號”。“獵鷹一號”前三次試發射均以失敗告終。此時,Space X的資金已經見底。彼時,馬斯克的特斯拉也一直沒有交付成品下線。


禍不單行的是,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兩家公司和馬斯克跌入谷底。如果“獵鷹1號”第四次試發射還不成功,Space X將宣告死亡。

2008年9月28日,馬斯克的獵鷹1號火箭第四次發射,最終順利升空。此後NASA的訂單紛至沓來,Space X“重獲新生”。


2010年NASA決定開始執行新的商業載人航天項目,Space X的載人龍飛船以及波音公司CST-100星際客機獲得了NASA的支持。具體合作模式為——NASA出錢出宇航員,兩家公司負責各自研製一款商業載人飛船。僅在2014年,NASA給兩家公司簽下的載人航天的合同資金就達到68億美元,波音和Space X分別得到了42億美元和26億美元的商業合同。

NASA的資金對Space X發展助力巨大,本次龍飛船的發射就是NASA與Space X簽訂合同的組成部分。





馬斯克“星鏈”計劃發射1.2萬顆衛星

據外媒報道,近期Space X累計融資規模已經超過5.67億美元,公司最新估值約為360億美元。新籌集的資金將可能用於公司的“星鏈”(Starlink)計劃、星際飛船(Starship)項目。

所謂“星鏈”,即衛星互聯網計劃。Space X計劃利用衛星取代傳統地面通信設備,幫助全世界、特別是偏遠地區取得高速的互聯網。


“星鏈”計劃預計將1.2萬顆通信衛星發射到軌道,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發射的衛星總和的3倍,其中1584顆將部署在地球上空550千米處的近地軌道。

為此,過去三年來,Space X旗下的獵鷹9號已將8批合計482顆衛星送上太空,超越了任何國家和衛星公司,成為世界上擁有衛星最多的組織。


有分析認為,馬斯克能取得如此成就,首先是因為Space X有足夠的技術支撐。使用一次性火箭將衛星送上太空花費昂貴,Space X擁有的火箭可重複利用技術極大地降低了衛星發射的成本,為Space X的“星鏈”計劃提供巨大的支撐,也將改變國際商業航天的市場格局。


在中國民營商業火箭公司、翎客航天科技有限公司CEO楚龍飛看來,“未來火箭如果不重複使用,真的就干不下去了,不光火箭干不下去,由火箭支撐起來的整個行業都不會有大的發展。成千上萬顆衛星的發射市場,一定得基於極低的發射成本。”


“星鏈”計劃擁有巨大市場。根據賽迪顧問發布的《“新基建”之中國衛星互聯網產業發展研究白皮書》,全球仍有30億人未接入互聯網,超70%地理空間未實現互聯網覆蓋。基於海洋、山區作業和科考,航空、災備以及全球實時金融服務等市場需求,衛星互聯網能提供“高速率、低延遲”的互聯網接入服務,單個衛星覆蓋的面積更大,用戶數量更多,實現起來要比傳統光纖方式更容易,上網速度也將大幅提升,甚至人均費用更低。


據美國衛星工業協會(SIA)發布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衛星產業總收入為2774億美元,全球航天經濟規模達3600億美元。其中,衛星製造為195億美元,衛星服務1265億美元,地面設備1252億美元,發射領域62億美元。

按照《華爾街日報》計算:如果一切按照Space X計劃,預計到2025年,Space X衛星互聯網服務的用戶將超過4000萬,當年收入就會達到300億美元。




衛星互聯網納入新基建,中國商業航天產業迎來新紀元

國信證券報告認為,“星鏈”計劃涉及衛星數量極多,且軌道高度過低,且補網容易,如果任由其大量發射,將極大擠占其他國家航天器在近地軌道的運行空間。

國信證券表示,為了讓我國的商業航天市場及子孫後代的航天基礎設施建設有足夠的軌道資源,為了保護我國相關產業的商業利益,大量發射近地軌道小衛星刻不容緩。


國家有關部門也注意到了近地軌道衛星的重要性。4月20日,國家發改委明確表示,以衛星互聯網、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屬新基建內容之一。

九天微星創始人兼CEO謝濤對此表示,受“新基建”政策催化,未來3年-5年,國內互聯網衛星行業有望迎來爆髮式增長,百公斤以上通信衛星批量化生產將成為行業剛需,地面終端及應用市場蓄勢待發。

有報告認為,2020年我國低軌衛星通信發展將邁出實質性步伐,中國商業航天產業有望迎來“大年”。

值得一提的是,進入2020年以來,航天馭星、九天衛星、微納星空等國內商業衛星企業獲得新一輪融資。




據雷達財經了解,馬斯克的“野心”雖大,但衛星互聯網領域的玩家不止Space X一家。全球範圍內已有多家公司都瞄準了衛星服務的市場,包括國內的微納星空、航天行雲、九天微星、銀河航天等初創公司,還有國外的Outernet、Space X、Oneweb等企業。此外,還有ViaSat、微軟、亞馬遜、軟銀、波音、空客等巨頭都想分一杯羹。


我國的銀河航天與Space X的“星鏈”計劃在衛星互聯網領域上直接對標,今年4月份銀河航天實現首次時長3分鐘的衛星互聯網視頻通話,目前估值達到50億人民幣。國家隊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也分別提出了“虹雲工程”、“鴻雁星座”兩個衛星通信網絡建設,截至目前,“虹雲工程”和“鴻雁星座”都已發射了首顆試驗星。


在商業火箭領域,雷達財經梳理髮現,我國的民營商業航天公司大都成立於2015年之後,公開可查的累計融資金額在數千萬到14億人民幣不等,大多處於前期投入狀態,部分公司對外部融資依賴較大。而且大部分科研力量來自於體制內。


其中,星際榮耀於2018年4月5日成功發射了民營自研商業探空火箭“雙曲線一號S”,這是國內第一枚真正意義上的民營火箭,也是美國以外第一枚取得飛行成功的民營火箭。星際榮耀是國內目前唯一擁有入軌能力的民營商業火箭公司。


萬盛證券研報認為,近年來,太空領域越發成為爭奪戰略全局優勢的一個新制高點。但我國商業載人航天成熟速度不及預期,航天領域前期投入巨大且研製周期過長,而社會資本要求快速變現,民營企業難以獲得持續資金補充,並且載人航天需要長期而穩定的航天專業人才隊伍。創新企業研發能力可能不足,難以獲得核心競爭力。


萬聯證券研報表示,中國商業航天處於“起步”階段, 由於前期投入巨大且研製周期較長,需要長期且穩定的航天專業人才隊伍,因此目前主要由國家隊承擔這項任務。預計未來商業航天將加速發展,長期看好航天產業投資價值。---(鈦媒體)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