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19:51:07| 人氣3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美國負債超25萬億,數千億美債被拋售,美聯儲彈盡糧絕?

近期,關於全球是否要拋售美債的問題,在網上愈演愈烈,很多網友認為,美國現在已經無法再承擔其如此巨大的債務了,他的危機已經出現,所以能拋售就拋售。




如果美國的經濟不能支撐美元在國際貨幣的地位,可能全球美債的債權國都會選擇拋售美債,選擇新興貨幣或者黃金進行交易,但是目前美元還是全球通用的硬性貨幣,所以美債還是很需要的。

今年以來,美國的經濟逐漸的走向下坡路,而美元的國際地位也在日益的受到挑戰,岌岌可危,如此狀態下,國際社會對於美國的經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擔憂。

而在美債方面,已經有大規模的拋售潮愈演愈烈了。


按照昨日,6月4日,美債的不同期限的收益率來看,10年期限的美債一度升破了0.82%,創造了3月26日以來的新高,而30年期限的更是達到了1.6%以上,也是3月19日以來首次突破如此程度,創造了11周以來的新高。




然而與此同時,5年期的美債卻跟30年期的美債收益率居然息差居然達到了122個基點,這也是2016年12月份以來達到的最高記錄了。

雖然看似10年期以上的長期美債收益率都在上升,而5年期以下的短期美債都在逐步下降,其實也是因為海外投資者都在選擇拋售長期美債,選擇短期美債的原因。


這也是美債收益率曲線趨陡,並且美聯儲準備早下周的議息會議後繼續將利率控制在當前的低位程度。




為什麼要選擇長期美債高,短期美債低呢?原因也在於美聯儲可能要重新再一步擴大美債了。

雖然長期美債的收益率走高可能意味着很多人認為市場承認美國的經濟最嚴重的時期已經度過,但是這不意味着真的已經過去了。

儘管目前看似美國的失業率已經比前幾個月走向好轉了,但是仍舊保持了高達19%以上的失業率,還是不容樂觀的。


而美國的經濟現狀還是讓全球的美債投資者不看好目前美國經濟,所以大規模的美債投資者已經開始加快了美債的拋售步伐。

這也是為什麼在3月份的時候,已經有大批海外美債持有國和地區在已經紛紛選擇拋售美債的原因,在3月份短短一個月拋售的總額已經達到了2993億美元美債,接近3000億美元的拋售總額,也創造了歷來拋售額度最高紀錄。




而在這樣美債被瘋狂拋售的時候,美國還是決心在繼續瘋狂的印鈔新的美債,用這些新印刷的美債來償還以前欠下的舊的美債。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在3月份美聯儲在開啟印鈔模式後,短短的2個月內,美聯儲的美債負債總額,從4萬億美元增長到了7萬多億美元的記錄,瘋狂的印刷美鈔,其實就是為了償還以前欠下的債務,因為有美聯儲進行兜底的。


而這一模式開啟後,也造成了全球美元市場的動蕩,要知道美國如此大規模的印刷美債,已經讓美國的負債總額超過了25萬億美元的新紀錄,然而就這樣的狀態下,美國還是準備再次印發3萬億美元的新美債,這已經遠遠超過了去年的GDP總額,所以很多人疑問如此大規模的發債,誰來為美國的經濟買單呢?


雖然日本和我國作為全球美債持有最多的第一大、第二大國家,但是其持有的美債總額也不過才到美國美債總額的10%而已,而美聯儲作為美債最大的股東,單單就持有8萬億美元的美債,並且很多美債持有都是美國內部的機構和個人,所以就算我國將美債拋售了,或許美聯儲還可以印刷新的美元來進行接盤,所以我國拋售不拋售美債對於美國的影響太小了。


而除此之外的全球的美債債權國如果都開始選擇出售,那麼拋售的額度或許會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而美國在短短1個月內往市場投入的13萬億美元來帶動市場活力,已經開始快要引發美元的不穩定性了,如此在這樣繼續下去,那麼或許被拋售美債的額度或許會達到一個新的高度,而這樣的狀態下美聯儲能否將那麼美債接盤,就變成一個疑問了。


要知道目前美聯儲已經在逐步減少了在美債市場掃貨垃圾美債了,如果美聯儲都不能為美國的經濟買單了,那麼美元的國際地位,美國的國內經濟,將面臨的是一場大災難,而這場災難卻是美國自己引爆的。

而美元作為全球貨幣,如果出現問題,或許會引發連鎖反應,這對於全球社會都是不利的,所以這也可能是為什麼很多人持有美債卻不拋售的原因吧。

而美聯儲拋售的最新記錄,我們還在等美國財政部發的新報告,到時候就可以看出全球社會對於美國經濟是看好,還是不看好了。---(投資家)



*美元昨夜突現跳水!人民幣匯率未來或難以大幅走弱*





[財聯社(北京,記者 姜樊)訊],昨夜美元指數突現跳水行情,並一舉跌破了97關口。而在美元持續走弱的影響下,今日人民幣匯率略有所升值,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較前一日升值47個基點,而在岸人民幣匯率則開盤即升值57個基點。

“雖然今年以來美元多數時候是走強的,但美元實則是下跌中反彈,而非真正的強勢。”國際問題專家趙慶明向財聯社記者表示,支撐美元走強的因素並不多,而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民幣難以逆勢大幅走弱的。


歐央行宣布利好 美元1小時內跌超5500點

不足一小時,美元的跳水行情就跌超5500點。

根據數據顯示,北京時間昨夜22點13分左右,美元指數從97.1584開始一路下跌。至23點07分左右的不足一小時內,美元指數下跌5535個基點至96.6049,跌破97關口。隨後仍略有下行至96.5774,創下自今年3月13日以來的最低值。雖然後盤美元指數略有上升, 但也未再升破97關口。


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元指數的大幅跳水,源於歐央行宣布超預期購買計劃。尤其是在德國出台了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之後。市場目前對於歐元區尾部風險的押注在逐漸減少。


歐洲央行昨日宣布,維持當前利率不變,但把大流行緊急購買計劃(PEPP)的規模從7500億歐元擴大到1.35萬億歐元,高於市場預期的5000億歐元擴大幅度。歐洲央行還將把該計劃至少延長至2021年6月,並表示將把該計劃收益繼續投入到這一項目之中,直到2022年年底或更晚時候。


美國外匯交易平台Tempus在4日表示,美元匯率在隔夜市場相對平靜,但歐洲央行宣布擴大債券購買力度的決定提振了市場人氣,減少了對避險天堂貨幣的需求,美元再次承壓。

趙慶明也認為,今年以來美元總體走強,是因為對於全球多數投資者而言,美元仍是主要的避險貨幣。但隨着時間的推移,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越來越清晰,歐洲復工復產情況好於么過,也導致了不少非美貨幣的走強。


“如今支撐美元持續走強的因素並不多,美元未來總體走弱的趨勢也將持續。”趙慶明認為,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相對於其他主要經濟體更加激進,但經濟衰退也較其他國家相對嚴重。美元難以保持強勢走位。




人民幣現小幅升值 美元走弱下難以逆勢大幅走弱

在美元走弱之下,人民幣匯率今日也有小幅升值。根據數據顯示,今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7.0965,較上個交易日升值47個基點。開盤後,在岸人民幣匯率雖然開盤即升值,但隨後再度出現小幅貶值行情。最低貶值至7.1145,較昨日收盤價貶值79個基點。

實際上近兩周以來,人民幣匯率一直保持相對較弱的走勢。市場預期也相對偏向負面。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在美元總體走弱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難以逆勢大幅走弱。


“人民幣匯率的走勢會受到國際走勢的影響,在美元總體走弱、非美貨幣不斷走強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的貶值也不會太大。”趙慶明認為,但美國對華為等中國企業的一些措施,又讓國際市場擔憂,外匯市場預期也因此轉向悲觀。 不過,從國內市場而言,中國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人民幣沒有貶值基礎再度成為普適性的觀點。


建銀投資諮詢分析師王全月表示,短期看,我國尚有充足的外匯儲備,在逆周期調節因子的作用下,維護匯率短期基本穩定的政策空間充足,只要國際收支能夠保持基本平衡,出現匯率單向大幅波動的可能性很小。長期看,匯率變化主要仍是反應一國基本面。目前來看,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匯率波動程度加大只是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逐漸形成的大背景下市場正常反應。


實際上,不少海外機構已經開始關注並加大對中國資產的配置力度。5月初出台的《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期貨投資資金管理規定》開始發揮積極效應,正掀起新一輪海外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潮。

根據中央結算公司發布的5月債券託管量最新數據顯示,當月境外機構的人民幣債券託管面額達到21130.72億元,較4月份環比增長1119.36億元。---(財聯社)



*美國新冠確診病例逼近200萬,美媒將矛頭指向了CDC*


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不斷蔓延。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實時統計,截至北京時間6月5日晨,美國累計確診病例已達187萬例,累計死亡病例10.8萬例,還有一些機構的統計顯示美國的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190萬例。


雖然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一直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衛生機構之一,但美國《紐約時報》在查閱數千封電子郵件,採訪百餘名官員、專家和CDC員工後發現,在新冠肺炎疫情這一CDC歷史上所經歷的最為緊迫的公共衛生危機中,該機構已然失靈。


報導稱,美國CDC存在信息系統陳舊老化、官僚主義效率低下、給出的抗疫指導令人困惑、與白宮關係緊張等一系列問題,未能及時提供感染和死亡人數,無法為政府和民眾應對疫情提供及時有效的指導和幫助,因此失去了外界的信任,而且對美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阻礙。




5月27日,在美國紐約,一名送貨員騎車從紐約證券交易所前經過。 新華社 圖


官僚主義與陳舊老化的信息系統

據《紐約時報》6月3日報道,美國CDC在此次疫情中最嚴重的失誤,是未能在疫情初期為美國各地的州立實驗室提供有效的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


今年1月,CDC開發出一套高度精確但用法過於複雜的檢測系統,但《紐約時報》報道稱這一檢測方法並不比其他國家的更好。而在生產送往各州的檢測試劑盒時,CDC草率的實驗室操作污染了許多試劑盒。再加上政府未能迅速擴大允許進行新冠病毒檢測的商業和學術機構實驗室的範圍,導致病毒檢測沒有及時大面積鋪開。


1月下旬,CDC派流行病學家前往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幫助當地衛生官員了解當時美國首例確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是否將病毒傳染給了他人。首輪檢測後,CDC實施了嚴格的檢測標準。當華盛頓州和其他地方的醫生髮送了大約650名可能被感染者的名單,CDC只同意檢測256人。據《紐約時報》3月的報道,CDC官網稱,截至2月中旬,美國全國每天檢測的樣本約為100個。


華盛頓州金縣首席衛生官達欽(Jeffrey Duchin)說:“如果我們能早早檢測,就能及早意識到(疫情的嚴重程度),能夠更早地採取預防措施,確診病例數不會像現在這麼多。”

報道還指出,部分是由於檢測能力的原因,美國CDC並未建議對無癥狀的人進行檢測,而此時中國已有報告稱無癥狀感染者會傳播病毒。


美國CDC眾多員工及相關人士也對《紐約時報》表示,該機構擁有規避風險和完美主義的文化,不適合在快速發展的危機中隨機應變。“干預不是我們的風格。”在CDC工作斷斷續續近40年的員工施密德(George Schmid)說,CDC越來越官僚主義,被“難以形容的、繁重的等級制度”所重壓。


2月初,從中國返回的美國公民在抵達美國機場後,被轉移到美國幾個城市接受CDC的篩查,各地官員要求他們進行自我隔離並監測他們的健康狀況。《紐約時報》稱這是對美國公共衛生系統能否控制傳染的最早測試之一。


然而,據《華盛頓郵報》3月初報道,基因測序結果表明,美國1月中旬可能就出現了病毒的本土傳播。據《洛杉磯時報》4月報道,加州聖克拉拉縣政府4月21日公布的檢測報告顯示,早在2月6日當地就有人死於新冠肺炎,這比美國此前公布的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出現時間提前了20多天。3月11日,CDC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 Redfield)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承認,美國存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被誤認為是流感死亡病例的情況。




《紐約時報》報道稱,美國地方政府官員一直嘗試使用CDC發來的名單跟蹤旅客,在電子表格中搜索航班信息。然而,由於CDC陳舊的通知系統在機場收集到的信息充滿了重複的記錄、無法撥通的電話號碼和不完整的地址,篩查工作遭受挫折。


對於CDC來說,快速、準確地獲得信息對了解病毒傳播、感染患者、如何治療以及預測本國“重啟”的速度是十分重要的,但事實證明,由於數據系統陳舊、數據集成度和綜合性不足,實時獲得信息十分困難。《紐約時報》稱,CDC的數據系統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地方衛生官員通過電話、傳真以及郵件附件中的電子表格搜集或分享的信息。


因此,CDC無法準確計算出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的人數,無法收集已確診病例的完整人口統計信息,甚至無法及時記錄死亡人數。

在5月下旬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美國CDC主任雷德菲爾德當時表示各州的疫情數據提交經常延遲而且不完整。同時,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CDC以及11個州的衛生部門也都承認,在檢測工作中存在病毒檢測和抗體檢測數據混淆的情況。




5月27日,在美國紐約,人們在草坪上限制社交距離的圓圈內休閑。 新華社 圖


“從未和特朗普這樣的總統打過交道”

儘管美國CDC在公共衛生危機事件發生時的主要作用之一是提供指導和建議,但自從3月9日CDC領導層停止舉行定期簡報會後,醫務工作者和公眾只能從其網站發布的信息里了解疫情情況。《紐約時報》報道稱,這些信息“經常很模糊”。


一些醫務工作者表示,CDC在兒童如何傳播病毒、何時給患者通氣以及如何優先使用隔離室方面只提供了有限的指導。並且部分臨床指導是出於美國全國範圍內個人防護裝備短缺的情況提出的,而不是出於讓醫護人員免受感染的考慮,比如CDC一再降低醫護人員佩戴口罩的標準。


學校、企業和其他組織的負責人也對CDC的防護建議感到困惑。3月16日,白宮敦促學生 “儘可能在家中上學”。但幾天前CDC建議,當某幢建築中有人新冠病毒檢測為陽性或有證據表明出現大量社區傳播病例時,學校才應關閉。然而在17日,CDC表示,對於學校是否開放一事已“完全遵循白宮的新指導建議”。


另外,美國CDC與白宮的關係也很緊張。報道稱,CDC的資深官員“並不是不熟悉華盛頓的做事方式”,但他們“從未和特朗普這樣的總統打過交道”。報道認為特朗普及其助手經常對疫情的表態常常與CDC大相徑庭,當CDC將新冠病毒稱為真正的威脅之時,特朗普卻說新冠病毒“會奇蹟般地消失”。CDC在4月發布指導意見,敦促美國民眾在公共場合佩戴布口罩防止病毒傳播,但特朗普卻表示口罩“不適合我”。特朗普3月時甚至還直接在社交媒體上抨擊CDC“數十年來”一直沒有改善病患檢測系統。


4月初,CDC表示郵輪“禁航令”可能會無限期延長,白宮卻私下反對,擔心“無限期禁航令”會給為數萬人提供就業崗位的郵輪業造成持久傷害。5月初,美國媒體報道稱,白宮禁止CDC發布該機構在全國範圍內重新開放公共場所的具體指南。

《紐約時報》報道指出,作為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的所屬機構,CDC不能制定政策,但可以指導聯邦和州的公共衛生系統,並向政府領導人提供建議。


曾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和布什在任期間擔任CDC主任的科普蘭(Jeffrey Koplan)說:“當有人建議、要求、命令CDC做有悖於遏制疫情的事時,它很難有效運作”。美國喬治敦大學法學教授、世衛組織官員戈斯廷(Lawrence Gostin)也批評白宮在疫情期間對CDC施加了不當壓力。


雷德菲爾德5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承認美國被新冠病毒打了個措手不及,表示“幾十年來這個國家對此毫無準備”。雷德菲爾德還將美國的高死亡率歸咎於兩個因素:一是美國人不佳的基礎疾病情況,如肥胖和糖尿病;二是CDC等公共衛生機構資金的缺乏。---(澎湃新聞)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