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1 19:03:19| 人氣24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物聯網“明星”Cat.1牽手“網紅”區塊鏈,將如何顛覆IoT行業?

[物聯網智庫]

導 讀

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時代,數據信息的價值已經得到驗證。而作為物聯網時代的“石油”,其重要性自然也不言而喻,紫光展銳工業物聯網副總裁鮮苗更是直言,未來多樣性終端以及數據安全將是未來物聯網發展的兩大基石。




日常交流中,經常會發生“口口相傳,卻以訛傳訛”的現象。因為在很多情況下,信息傳遞的主體或因理解錯誤、惡意篡改等主觀因素,或因信息龐雜、時效性等其他客觀原因,導致信息在擴散的過程中出現偏差。

比如我國文化瑰寶中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其後四十章作者有高鶚一說,也有無名氏一說,更有曹雪芹全著之說,成為近代紅學中的公案。


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時代,數據信息的價值已經得到驗證。比如移動互聯網時代,美團會根據用戶位置信息推送相關的餐廳;今日頭條會根據用戶喜好“猜測”其關注的新聞領域;視頻App會收集用戶體驗信息做出整改……當然,這些數據信息必須建立在“可信”的基礎之上。




而在即將到來的物聯網時代,數據信息的價值被進一步放大。越是精準可信、安全可靠的數據往往越能帶給用戶更好的體驗;而作為物聯網時代的“石油”,其重要性自然也不言而喻,且物聯網時代數據信息無論從數據量的維度,還是數據質量的維度來看,與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時代相比都將全面升維。 紫光展銳工業物聯網副總裁鮮苗更是直言,未來多樣性終端以及數據安全將是未來物聯網發展的兩大基石。


物聯網發展帶來的挑戰全面升維

2020年或許是一個新的起點,5G全面商用正加速萬物互聯時代的到來,同時一場“黑天鵝”般的疫情不但沒有放緩物聯網時代前進的步伐,反而讓人們越來越意識到“科技力量”的重要性,一場由5G、物聯網等通訊技術和人工智能、雲計算等計算力主導的數字化轉型已經呈大勢所趨。不同行業不約而同地開始從“線下”到“線上”遷徙,新零售、智慧教育、遠程醫療、遠程辦公等應用逐漸滲透到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


同時,中央適時提出“基礎設施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要以整體優化、協同融合為導向,打造集約高效、經濟適用、智能綠色、安全可靠的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並在隨後幾個月時間內反覆、着重強調以5G領頭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工作。

政策上的支持無疑給予了物聯網駛向加速道更強勁的動力,但是,伴隨着機遇的挑戰也不可忽視,物聯網數據價值的全面升維,帶來的困難也越發凸顯。


首先,物聯網雖然是在互聯網基礎上延伸和擴展的網絡,但卻與互聯網有着天差地別。物聯網是連接人、機、物的龐大網絡,其聯網終端的數量是互聯網時代的數倍,甚至數十倍。移動互聯網時代,聯網終端以智能手機、平板等為主,數量大約為40億左右,而物聯網時代,聯網終端數量、品類呈現指數級增長和多樣化發展趨勢。GSMA預測數據顯示,2025年全球物聯網鏈接數量將達到252億。




其次,物聯網時代呈現出多樣化、碎片化的特徵。物聯網不同業務場景下往往需要不同的類型的聯網終端設備來支撐,這就對物聯網的連接能力、數據交換能力、模式創新能力等各種能力提出了新要求。而且物聯網較低的准入門檻導致行業內“良幣”和“劣幣”魚龍混雜,且又滲透於物聯網產業鏈各個環節。同時,產業鏈上下游多標準、多主體、多模式的發展方式也為物聯網的發展造成了一定的障礙。


再者,安全不只是互聯網時代的基石,在物聯網時代將更為重要。數據顯示,到2025年物聯網終端產生的數據量將達到約80ZB,相當於80×230TB,換言之,假如1G的硬盤為600克,那麼80ZB的數據就需要約5154噸1T的硬盤來承載!如此龐大的數據量,安全問題如何解決,一定是伴隨整個物聯網發展始終的核心問題。


最後,物聯網朝着去中心化方向發展。“雲計算”在過去的幾年中發展迅速,各大雲廠商已經形成了明顯的頭部效應,並在行業中佔據了強勢地位。但隨着海量物聯網終端連接入網,所有數據處理都放在雲端也帶來了更多亟待解決的問題。第一,“雲端”能力是否能支撐起百億級設備、ZB級數據量?第二,一旦數據庫崩塌或遭人惡意利用之後涉及到的安全問題如何解決?第三,集中的數據處理帶來通信資源的極大浪費,網絡壓力如何解決?


應對技術升維——物聯網+區塊鏈的融合創新

面對物聯網發展帶來的圍繞數據而產生的安全可信問題、傳輸交互問題、存儲問題以及價值挖掘的問題,“物聯網+”或者“區塊鏈+”這樣的技術融合正帶來新的“解題思路”。

物聯網+區塊鏈其實並非新概念,ITU標準組織在2017年就提出了區塊鏈物聯網的概念,而後國內相關企業將其合并為BOT(Blockchain of Things)。眾所周知,區塊鏈具備去中心化、安全可信、共識機制、分布式、不可篡改等多種特性,可以完美解決傳統物聯網中心化結構存在的弊端,同時保障網絡的安全可信。


不過,目前物聯網和區塊鏈的融合還都集中在雲端,通過軟件的形式實現雲端物聯網數據上鏈,而數據源頭的終端設備在硬件底層架構上還未能部署可信數據上鏈能力,換言之,終端設備採集到的源頭數據依然存在被篡改的風險,而隨着邊緣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以及未來終端設備之間直接的底層通信需求,智能化的硬件設備需求將越發凸顯,因而軟硬一體化的“數據上鏈”才能更好的解決圍繞物聯網數據而產生的一系列問題。




上周, 紫光展銳與萬向區塊鏈、摩聯科技、廣和通聯合推出了基於“物聯網芯片+區塊鏈”的底層可信數字化解決方案。目前, 這一方案圍繞紫光展銳的Cat.1芯片產品——春藤8910DM開展,基於摩聯科技自主研發的承載在蜂窩物聯網平台上的區塊鏈應用框架BoAT(Blockchain of AI Things),能使基於春藤8910DM的物聯網設備具備訪問區塊鏈和調用智能合約的能力,確保在數據上傳到雲的同時將數據特徵值上鏈,實現“鏈上-雲上”數據可信對應。這也使春藤8910DM成為全球首款支持區塊鏈技術的Cat.1 bis物聯網芯片平台。




發布會上, 廣和通基於紫光展銳的物聯網芯片平台春藤8910DM以及摩聯科技的BoAT區塊鏈應用框架,推出了全球首款Cat.1區塊鏈模組L610,將在智慧農業、車聯網等行業中創新商業新模式。

而之所以是Cat.1,其實也不難理解。2G/3G退網其實早已是行業公開的秘密,而本月工信部辦公廳正式發布的《關於深入推進移動互聯網全面發展的通知》,也是今年首個專門針對物聯網領域的文件中就正式以公開文件的形式提出2G/3G遷移轉網。


《通知》中明確提出“建立NB-IoT、4G(含LTE-Cat.1.)和5G協同發展的移動物聯網綜合生態體系”。其中,特彆強調的一點是Cat.1的作用,業界一直認為未來幾年中,物聯網連接結構中,NB-IoT+4G將成為主流方式,而4G中Cat.1承載着絕大部分的連接。一方面因為成熟的4G網絡體系,另一方面是Cat.1逐漸完善的產業生態,比如紫光展銳和ASR為代表的芯片廠商和廣和通等模組廠商。


眾所周知,物聯網的發展有賴於連接架構的完善,需要加速淘汰落後產能,以最先進和主流的技術來支撐,形成從低速到高速、從高時延到低時延的多層次、合理化結構的物聯網連接格局。而Cat.1作為2G退網背景下,對物聯網動態場景中網絡覆蓋、速度、時延以及成本和性價比有較高要求的應用的補充,則完美進行了替代。


而且,根據Counterpoint IoT的最新研究,全球蜂窩物聯網模組的出貨量在2018年同比增長了79%,其中包括了共享單車、智能電錶、智能煙霧報警器等新型應用場景,到2025年,全球蜂窩物聯網連接數則將突破50億大關。在國內2G/3G轉網趨勢下,在未來3-5年,Cat.1或將是蜂窩物聯網主要的通訊制式,這也就意味着Cat.1面對的將是千萬級甚至是億級的市場。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紫光展銳早在2017年就開始籌謀Cat.1芯片,並在當下率先在芯片上完成與區塊鏈技術的融合。


結語:“物聯網+區塊鏈”大有可為

物聯網駛向加速道,必須要從數據資產的完全可信化開始,就如鮮苗所說,“物聯網芯片和區塊鏈兩個生態的底層融合將共同助力產業的創新和升級,一方面,芯片中帶入區塊鏈生態,提供穩定的通信能力,並從芯片底層構建安全環境與硬件載體。另一方面,區塊鏈也實現了物聯網海量數據的安全可信和商業閉環。兩個生態底層融合為產業帶來了新價值。”---(物聯網智庫)



*任正非:5G在工業製造領域大有可為 6G或在十年後問世*


【環球網科技頻道 記者 鄭湘琪】“5G有很多性能適合於工業控制……6G被人類使用應該在十年以後。”近日,記者從華為心聲社區了解到,任正非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分享了對5G發展前景及6G面世時間的看法。




任正非介紹到,5G如果面向企業業務叫作ToB,而面向消費者則叫作ToC。他認為,“5G最大用處是ToB,就是給商業用戶使用,造出一些先進的東西。”

關於5G在未來商業中的應用,任正非表示,將來5G最主要的用途不是“提供大流量”,而是“做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管理”,5G可以在工業製造領域發揮重要的作用。


5G有很多性能適合用於工業控制,它的“高帶寬、低時延”等功能都有利於工業製造。現在差不多一半的工業製造,比如飛機製造廠等一些工廠,完全可以用5G來做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管理。他還舉了兩個例子,華為松山湖園區和沙特油田的工業園區網就是用5G建成。


任正非期待5G可以在南美、非洲等地大有作為。他認為巴西的大露天礦山可以通過5G來控制,實現“完全無人化”。在非洲艱難困苦的地區,農業機械可以實現無人駕駛,24小時作業。

然而,5G的發展任重而道遠。任正非提到,5G也只是剛剛誕生,在使用功能上還沒有達到很強的程度,比如防抖動的功能,還要繼續在數學、理論上研究,使得在更短的毫秒級抖動中保持穩定,這樣可以在高精密製造中發揮作用。“5G剛剛發展,後面路還很寬、很長,華為需要更多的夥伴一起合作。”


關於6G的問世時間,任正非表示華為一直在做6G,與5G同步。但是6G在理論等各方面上還沒有突破,因此“6G被人類使用應該在十年以後”。

據悉,華為一直以來都在5G領域堅持自主研發,不斷刷新中國科技高度,在全球引領5G產業發展。華為表示,將全力支持中國運營商和各方產業夥伴共同推5G產業創新和商用業務落地,為更多行業夥伴提供更高價值。


5G在推動中國綜合科技研發和應用實力的提升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近年來,中國的5G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領跑成績。截至2020年3月底,中國已經建成5G基站達19.8萬個,5G套餐用戶數也超過了5000萬。業界專家預測,2020年底中國將建成60萬個5G基站,5G用戶將突破2億。---(環球Tech)



*地外文明搜尋科學家首次透露:“中國天眼”預計9月可啟動地外文明的搜索*


無論是霍金的警告,還是游牧外星人的假想,都讓人們津津樂道。數千年來,人類仰首蒼穹,試圖弄清楚自己是否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卻一無所獲。外星人在哪?為什麼沒有半點蛛絲馬跡呢?也許是宇宙太大,也許是缺少了像“中國天眼”這樣的巡天利器。


搜索地外文明,原本就是“中國天眼”5個主要的科學目標之一。日前,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國際宇航大會(IAC)搜索地外文明計劃常設委員會(IAA SETI)會員、中國地外文明搜尋(SETI)科學家、北京師範大學天文系宇宙學與地外文明研究團組張同傑教授首次透露,在設備升級後, “中國天眼”預計9月可正式啟動針對地外文明的搜索。




中國天眼

與巡天同步

“中國天眼”開啟地外文明搜索

事實上,“中國天眼”針對外星人的搜尋行動,早就開始了。

2018年,“中國天眼”安裝並調試了專門用於地外文明搜索的後端設備。這個功能有點像篩子的後端設備,主要就是從“中國天眼”浩如煙海的電磁信號中,篩選出有用的窄帶候選信號,而把天體和人工信號排除掉。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地外文明研究團隊基於幾十年的地外文明搜索經驗,攜手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為“中國天眼”量身開發了這套專門設備。


“中國天眼”追逐外星人的姿勢,和它的巡天模式有關,除了藉助地球自轉靜悄悄地“偷看”天空外,還能向特定的目標天體暗送“秋波”,反覆觀測。


這裡面,有無可能隱藏着外星人的蛛絲馬跡?對此,張同傑坦陳,雖然目前捕獲的可疑信號還有待進一步甄別,但經過驗證,“中國天眼”的後端設備非常有效。高分辨率,對宇宙噪音的處理能力非常出色,這將讓“中國天眼”在外星人搜尋上如虎添翼。針對後端設備的調試效果,截至目前,中國科學家已經發表了三篇與地外文明搜索相關的論文,包括“中國天眼”第一批地外文明搜索研究成果、“中國天眼”進行地外文明探索巡天的量化展望和地外文明的理論研究。


“目前,‘中國天眼’正在升級後端設備,預計9月後可以投入新觀測。”張同傑透露,“中國天眼”正在醞釀新的觀測計劃,屆時,地外文明搜索也將同步啟動。不過,由於採取共時觀測模式,外星人搜尋並不會干擾“中國天眼”正常的科學觀測。




張同傑教授

靠譜嗎?

用“中國天眼”搜尋外星人

俗話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在不斷變化,科學家發現銀河系中可能存在至少10億個類似地球的宜居星球,而宇宙中充斥着約2萬億個星系。外星人是否真的只存在於科幻作品中?

在屢屢闢謠“月球上沒有外星人”後,中國探月工程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自遠都不忘強調一下自己的“希望”。沒錯,正是因為心存希望,人類一直沒有停止過搜尋外星人。


在圈內,射電望遠鏡一直是探索地外文明的主力軍。20世紀60年代,美國天文學家弗蘭克·德雷克開啟了第一個現代搜尋地外智慧生命的實驗,他使用當時美國最大的阿雷西博射電望遠鏡展開搜索,結果一無所獲。


能在幾毫秒內釋放出相當於太陽釋放一整天的高能量,關於快速射電暴是外星人信號的猜測,在最近幾年多了起來,但在科學上至今沒有定論。不過,有關外星人的話題,卻被各種荒誕演繹和神化,以至於一提起地外文明搜索,往往略有思考能力的人都不免在心裡先打上一個問號。


用“中國天眼”搜尋外星人真的是靠譜、嚴肅的科學研究嗎?張同傑的回答是“YES”。“研究和探索地外文明,絕對不是天文愛好者和科幻作家的事,而是天文學家正兒八經的任務,只不過,要用科學的手段。”


相較於所謂“黑暗森林說”,張同傑提倡“黑暗大海說”。“在黑暗的波濤洶湧的大海中航行,如果看到遠處一小點星光,那是來自另一艘帆船。此時,人們是像穿過黑暗森林的獵人一樣相互獵殺,還是守望相助?”張同傑傾向於後者。 他認為搜尋外星人不僅有科學意義,對於人類今後的太空移民計劃更有現實意義。




外星人在影視作品中被各種演繹。

作為目前世界上最大、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中國天眼”在搜尋外星人上的優勢顯而易見。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博士生張志嵩說,“中國天眼”的高靈敏度,將大大增加探測的概率。口徑比阿雷西博大,而且採用了獨創的主動反射面設計,裝上了19波束接收機, “中國天眼”不僅觀測視野遠比阿雷西博大得多,還可以同時觀測19個天區,接收更多的電磁信號。


按照張同傑的說法,“中國天眼”有潛力探測到數千顆地外行星上的類地文明或擁有更先進技術的文明,如果它們存在的話。未來,“中國天眼”勢必會成為地外文明搜索研究的主力軍,引領地外文明搜索的復興。


沒有專門經費支持

科研屢陷尷尬

也許是知道很多工作都是無用功,在地外文明的觀測上,很多望遠鏡都不想給它時間,由此發展出了一套叫共時觀測的模式。這樣,科學家在觀測其他科學目標時,地外文明搜索的研究者才得以“蹭”觀測,在互不干擾的前提下,分享其觀測數據,並以地外文明搜索為科學目標進行數據分析。“中國天眼”的觀測模式,也是如此。


這何嘗不是一種權宜之計,研究者無需大筆科研經費即可開展地外文明搜索。其背後透視出的,正是地外文明搜索研究的尷尬現狀。

張同傑說,在美國,外星人搜尋一度被嘲諷為薅資本主義納稅人羊毛的無用之學,最近這二三十年,官方基本停止這方面的經費支持。經費的匱乏,導致地外文明搜索研究出現嚴重人才斷層。全世界以地外文明為研究方向畢業的博士生不超過三人。在國內,目前同樣還沒有專門的經費支持。


讓張同傑擔憂的是,伴隨着“中國天眼”對地外文明搜索的正式開啟,海量的數據將源源不斷,針對數據的儲存和計算能力,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如果有個幾百萬,就可以把數據中心建起來。另外,設備購買、人才建設和學術交流,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迄今為止,在搜尋外星人上最大的一個手筆,是俄羅斯巨賈尤里·米爾納聯手霍金組織的“突破性聆聽”。歷時10年,耗資一億美金,全由尤里·米爾納支持。在中國的富豪之中,馬化騰對天文學尤為感興趣。張同傑說,他如果能像尤里·米爾納一樣資助地外文明研究就好了。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天文學與天體物理學系與宜居行星中心Jason T. Wright起草了由126名科學家簽名的美國地外文明2020年白皮書,分析了當前國際地外文明研究現狀,倡導推動國際地外文明的研究。張同杰特彆強調,不能因為希望渺茫就認為沒價值,就不去做。

或者說,不能因為一杯水裡沒有找到魚,就武斷地認定整個海洋里沒有魚。

美國康奈爾大學天文學家G.Cocconi and P.Morrison 1959年發表在Nature上的文章結尾說:“尋找地外文明成功的可能性很難估計,但如果我們從不去尋找,成功的可能性是零”。---(來源:科技日報/環球Tech)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