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8:32:01| 人氣32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要一直相信下去嗎?歐美房價很低收入還很高,歐美孩子超獨立……

一.

“美國的房子是木頭做的,房子的質量很好,所以很耐久;中國的房子是混凝土做的,雖然產權是70年,可使用壽命只有30年。”

木頭做的房屋質量真的有比混凝土做的好?說這句話的人大概是沒在中國見過30年前的房子,但凡是正兒八經的混凝土結構房子,別說70年,就算是住100年也沒問題吧。

見過外國木屋的朋友就知道,木頭房子就是個樣板房,隔音效果差,蚊蟲多,除起白蟻來真的很麻煩。






“歐美人愛租房子,中國人愛買房子。因為歐美租房市場成熟,中國租房市場不成熟,中國的房東會趕房客出去。”

買房買不了,租金也不低,買房租房不正是困擾億萬中國人的最大問題,可這個問題真的不止中國人有,歐美國家也有。

以美國為例,他們的房價根本沒有便宜到離譜的程度,目前大部分美國房價在20~30萬美元(約人民幣140~200萬元),一套在洛杉磯有學區的房子也要70萬美元,舊金山和紐約的更貴。


如果拿美國縣城的房價來跟中國一二線城市的比,得出中國房價高到離譜當然不合適。再者,美國房子的持有成本更高,他們每年還要交2%左右的房產稅,試想,你買一套50萬美元的房子,除了房貸,一年還要多交1萬美元的房產稅,如果不交,就等着房子被國家收走,而且這個房產稅世世代代都得交。

倘若手裡有足夠的錢,房子的持有成本不高,誰不想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一大批歐美人扎堆租房真的沒什麼好羨慕。




“美國掙3000美金,你掙3000人民幣。”

美國的房價低就算了,收入還很高,你說著氣人不?

2017年美國家庭戶均稅前年收入為73573美元,全年戶均消費支出為60060美元,每個家庭消費後的平均節餘僅剩13513美元(含稅),其稅後收入略大於消費支出。


在美國生活,需要花到錢的地方有很多,他們的食品確實便宜,可到餐廳吃飯不便宜,理一次髮30美元也不便宜,去私立學校讀書更不便宜。而且,他們算的是稅前的,我們算的是稅後的,這樣比較有意思嗎?




“英國人打飛的上班,上學校,因為坐飛機比較便宜。”

飛機被英國人拿來當通勤工具,看起來真的不要太高大上,不像中國還有8億人沒坐過飛機……


那你知道為什麼英國人需要坐飛機去上班嗎?一倫敦白領這樣解釋,倫敦的房價太貴了,月租金加上稅費和交通費,月支出是1697英鎊(約人民幣16491元),但在西班牙巴塞羅那交通便利的地段租一套公寓月租只要580英鎊,每天坐廉價航班往返兩地,最低折扣來回機票只需要29英鎊,算上雜七雜八的,比住在倫敦每月還能省下349英鎊(約人民幣3391元)。


“跨國打飛的上班”的真實情況就擺在這裡,每天通勤成本6個小時,還不是因為黃金地段的交通費和房租太貴,機票是很便宜沒錯,但15.8英鎊的地鐵票和200英鎊的高鐵票你買得下手嗎?換成在中國城市,搭5元的地鐵、坐2元的公交不香嗎……






“18歲獨立,以後就不靠父母了。”

這句話被多少父母拿來當教育真理用,我們總說中國的孩子太依賴父母,看看西方的孩子成年後就不再向家裡要錢。

可美國聽了這樣說,如果是真的,那麼你估計說的是墨西哥人吧,因為墨西哥人高中畢業後就去打工。

英國人聽了這樣說,你不靠父母怎麼上大學,怎麼買房子?能想出這句話的人真的是個天才。


高素質著稱的日本人也在“啃老”,根日本政府的調查結果顯示,日本“家裡蹲”的總人數可能已經超過100萬人,其中,有3/4年輕人已蟄居3年以上,有過半高齡“巨嬰”已蟄居超過5年。他們的“低慾望”是不想買房,也不想賺錢,換來的是日本經濟的持續低迷。




之所以會出現這些令人深信不疑的謬言,不過是在利用信息的不對稱“狐假虎威”,歐美不是天堂,中國更不是地獄!真的別再相信這些謊言了……---(海外情報社OIA)



*中國研發的疫苗剛有點好消息,就被這幫人給盯上了…..*


本文轉自【環球時報新媒體】;

近日,一篇刊登在國際知名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的論文顯示,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陳薇院士與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研發的一種新冠病毒疫苗,取得了一些積極的進展。

可與此同時,境外的網絡上卻出現了多種攻擊這一疫苗的奇怪言論…..

先說說為什麼中方研發的這個疫苗會被境外盯上吧。


原來,這個疫苗的研發中不僅有中方研發人員的大力投入,也有來自加拿大方面的支持,因為疫苗在研發過程中使用了一種名為HEK-293的細胞(系),而這種細胞是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研發並授權給中國的合作方的。加拿大官方在其前幾天發布的一份新聞中也提及了此事。




而在這種合作關係下,加拿大接下來也將進一步參與到該疫苗後續的臨床實驗中。這也引起了加拿大一些媒體的關注,對此事進行了比較正面的報道,比如下圖中的加拿大廣播公司(CBC)。




然而,這些報道也很快引來了境外網絡上各種陰謀論人群的目光,其中最主要的三類人是反疫苗人群、反墮胎人群以及反華人群。

反華人群我們這裡就不多說了,因為他們對於這個疫苗的攻擊都是一些很“陳詞濫調”的內容,讓人懶得一駁。比如他們炒作這個疫苗的研發有所謂的“中國軍方”背景,然後就得出了“共產黨的疫苗不可信”這種出於純粹意識形態而不是科學的結論。





我們這裡主要想說說的是反疫苗人群和反墮胎人群對於這個疫苗的攻擊。因為這兩批人對於國內的人們來說相對有些陌生,但在國外還都頗有一些市場。

其中,反疫苗人群是令西方各國的科學家都非常頭疼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編造出了大量詆毀疫苗的陰謀論,說什麼注射疫苗會損害人體的免疫力和其他技能,並讓人們成為製藥企業的奴隸等等。還有的人會誇大疫苗極低的不良反應,並把疫苗說成是某種“清除人口”的武器。甚至有人會說打疫苗是違反上帝的安排…..


雖然這些陰謀論在咱們以及科學家看來都挺很可笑的,但對於西方民眾來說卻有一定的蠱惑性,甚至導致不少不明真相的西方家庭抵制注射疫苗、反對強制注射疫苗。這也是為何西方國家在疫苗的普及率偏低,這些國家的政府想改變這一局面卻阻力重重的原因。




(圖為英國衛報對該群體此前的報導)

而在從加拿大媒體的報道中得知了中方正在實驗中的疫苗的情況後,這些人便本能地開始用他們反疫苗的認知觀念去妖魔化這個疫苗。在下圖這個境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的網貼中,一個反疫苗賬號就宣稱中方研發的這種新冠疫苗中所使用的一種叫HEK293的細胞系,會“致癌”。

他這個“聳人聽聞”的說辭,來自於世界大型細胞數據庫中對於HEK293細胞系的描述,其中提到這種細胞若移植到小白鼠體內,會導致腫瘤的出現。





但耿直哥查詢資料和諮詢疫苗專家陶黎納後得知,這個反疫苗分子的言論實在是無知。因為HEK293細胞只是用來培育疫苗需要的病毒而使用的一種載體。

其原理大致是,研發人員會讓一種對人體沒有什麼危害的腺病毒,與新冠病毒基因中的一個蛋白(S蛋白),在這種細胞內進行組合。然後疫苗研發人員會將這種組合後的病毒從該細胞里提取出來,並最終製成疫苗。這樣一來,這種對人體沒啥危害的病毒,一旦進入人體,便可以將其獲得的新冠病毒的蛋白釋放出來並告訴人體,讓人體對新冠病毒產生相應的抗體,從而阻斷新冠病毒在人體內的傳播。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的話,就好比警察叔叔為了告訴你壞人長什麼樣子,於是就把自己裝扮成壞人的樣子,好讓你以後見到壞人就躲得遠遠的。

所以,最終的疫苗與那個HKE293細胞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該細胞只是疫苗製作過程中的一個工具。而任何思維正常的人,都不會因為炒菜的鐵鍋吃下去會死人,就不去吃這口鍋炒出來的菜。


值得一提的是,用於製作狂犬病疫苗的Vero細胞,因為其可以無限複製,類似腫瘤細胞的特點,此前也被一些人質疑會不會導致用該細胞培育出的疫苗“致癌”。但科學界也早已澄清這種擔憂,因Vero細胞也只是培育疫苗所使用的無害病毒的載體,工藝上也十分成熟,不少研究還發現Vero細胞並不會致癌,所以也就更加不會出現疫苗“致癌”的情況。




另一個更奇怪的人群,則是反墮胎人群。

他們對中方研發的這個疫苗的反對之處在於,前面提到的那個HEK293細胞,是一種人類胚胎的腎臟細胞。雖然這種細胞的源頭來自於一個夭折的胚胎,而且早就實現了在商用實驗室的複製,但在信仰宗教的反墮胎人群看來,他們認為胚胎也是人,所以使用胚胎細胞研發疫苗就是“不人道”的,他們也不會使用這種疫苗。




最後,我們認為,雖然現在中方研發、並取得了一些積極進展的新冠病毒疫苗,能否真正成為抵禦新冠病毒的利器,還需要進一步的科學檢驗,最終結果仍然未知,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先對國外出現的這些反疫苗的“奇談怪論”打打“預防針”,省得被這類思想上的病毒傳染和毒害。

至於那些因為疫苗的中國背景,直接否定該疫苗的人,我們希望你們一定說到做到,可不要到時候“口嫌體正直”哦。---(環球網)



*老漢一輩子修了200多次路,如今卻意外“穿越”了…*


65歲的張登普算得上全世界修路次數最多的農民之一,這輩子他修了200多次路。但這條長度不過30里的路,卻窮其一生也沒有修好。

如今,張登普不再修路了。他的“生活”,因為一項國家政策發生了“穿越式”改變。




不下雨填不飽肚子,一下雨山崩地裂,一村人窮到沒有活路

張登普的老家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白家溝村,屬於“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之一的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從衛星俯瞰,臨夏州地處青藏高原和黃土高原過渡地帶,山巒如海,一片焦黃紅褐。一條條被雨水沖刷、山洪撕開的溝壑就像乾瘦的肋骨,將一座座坐落在陡坡、懸崖邊的小山村牢牢“裹”住。




↑衛星圖解白家溝村地勢地貌。

這片乾旱半乾旱山區既缺水、又怕水。儘管十年九旱,但每到夏秋之際,暴雨總會誘發山體滑坡和崩塌。缺水使人無法樂業,暴雨又讓人不能安居。

白家溝村通往外界只有一條路。這段狹窄崎嶇、長不過30里的山路,時常被山體滑坡阻斷,當地人稱“斷頭路”。但這恰恰是小山村的生命補給線。通過這條路,糧食磨成了麵粉,土雞和雞蛋換回了生活必需的油鹽醬醋。

只要來一場大雨,水流就會沿着溝壑形成的“天然河道”傾瀉而下,沖斷道路。每年,村裡的青壯勞力要自發參與五六次的修路。因為“斷頭路”,白家溝村和周圍的許多村莊一樣,成了貧困的孤島。


“路一斷,活路也就斷了。”張登普從小養成了時不時抬頭看天的習慣,老了回想當年,感受最深的是“叫天天不應”的愁怨。

天上電閃雷鳴,山谷里傳來巨響,爺孫三代能躲雨的地方只有屋檐底下

修路是脫貧的希望,“斷頭路”成了白家溝村“與天斗”的戰場。

白家溝村地處濕陷性黃土滑坡帶。從衛星看,整個村子山峰陡峭,基岩裸露,難以找到一塊成片的平地。人只能見縫插針式地居住在疏鬆、乾裂的黃土地上。一條崎嶇的路像絲帶一樣“搭”在懸崖峭壁上,隨時有掉下來的危險。


2017年,政府花費260萬元將土路修成硬化路。“硬化路終於修到了家門口。”張登普說,就在大家以為生活會越來越好時,2018年,一場持續40多天的大暴雨讓一切化為烏有。


“天上電閃雷鳴,瓢潑大雨下得讓人發愁,院子里的水沒過了膝蓋,我和老伴緊拽着三個孫子女躲在屋檐底下。我們死了沒事,三個小娃娃一定要活着。”張登普回憶說,凌晨3點,雨勢絲毫不減,遠處傳來土方掉落山谷的巨響,像極了他兒時村子整體滑坡的情景。第二天,他看到附近山溝洪水如瀑布噴涌而出,將硬化道路攔腰沖斷。




↑張登普一生參與了200餘次的修路。

白家溝村並非唯一受災區。2018年,積石山縣的降雨量僅8月份就超過1000毫米,持續強降雨導致全縣新增252處地質災害隱患點。“戰天鬥地不是這麼個‘斗’法,人定勝天還得根據實際情況講究戰略策略!”無情的事實教育了臨夏州幹部群眾,只有徹底搬出大山,才能甩掉貧困的“斷頭路”。

搬出深山!祖祖輩輩沒敢想過能住進縣城,世世代代的命運就此改變

正在這個時候,村裡傳來了易地扶貧搬遷的消息。從2017年開始,國家在積石山縣投入巨資,將生活在偏遠山村、災害多發、不宜人居的1148戶群眾搬出深山。白家溝村的44戶群眾搬下大山,其中,包括張登普在內的18戶群眾搬到了縣城安置小區。




↑衛星圖解積石山縣易地搬遷安置區

從衛星視角俯瞰,搬到縣城的原因一目了然。積石山縣城地勢平坦、水源充足,如同夾在兩山間的狹長綠洲。衛星記錄了縣城近年來的變化,高樓建起、區域擴大。山上村民們的陸續遷入,讓這兒成為全縣境內最具活力的希望之地。




↑全縣近2/3的易地搬遷貧困戶搬到地勢平坦的縣城。

張登普一眼就在衛星圖上找到在縣城的新家。在150平方米的新家裡,張登普一邊澆花一邊看看在客廳寫作業的三個孫子女,照顧好下一代成為能實現的實際心愿了。“我再也不害怕下暴雨,也不用擔心去修路了。”張登普感嘆。




↑張登普和老伴、三個孫子女在新家拍了一張全家福照片。

活了40歲,從來沒錢買擦臉油,現在能敷上面膜了

為了讓易地搬遷貧困戶安家又“安心”,縣城安置小區還通過開展勞務技能培訓、組織定向勞務輸轉、引導扶貧車間就業等多種措施,確保搬下山的每戶困難家庭至少有1人實現穩定就業。

這些扶貧措施的推進在地表上也留下了痕迹。在縣城西側,積石山縣與福建省廈門市海滄區開展東西部扶貧協作建成的山海協作產業園從無到有。


縫紉機嗒嗒作響,40歲的保安族婦女妥賣言正在扶貧車間里縫製雨傘。她操作熟練,短短几分鐘,傘骨和傘面便“融”為一體,一天下來可以掙到90多元。




↑妥賣言對着鏡頭開心地講起了搬遷後的新生活。

“以前,除了照顧老人小孩,就是種地勞作。”在山上居住時,解決生存問題佔據着妥賣言的全部。搬到縣城後,在車間掙到的薪資讓妥賣言掌握了更多的生活主動權。“以前沒錢買擦臉油,也不好意思向家裡人說這個需要。現在自己掙錢了,也捨得買些好的化妝品,有空還會敷個面膜保養一下。”妥賣言笑着說,要是遇上婦女節、母親節等節日,會和車間姐妹們一起聚餐、唱歌,生活完全不一樣了。


穿越式的“改天換命”,這一代人做到了

在古人眼中,窮好比“窮途末路”。無路可走的“斷頭路”就是貧窮的象徵。十八大以來,隨着形形色色的“斷頭路”被打通,臨夏州累計有53.07萬貧困人口擺脫貧困,當地貧困發生率從32.5%下降到1.78%,迎來了歷史性的減貧奇蹟。

走出“斷頭路”,改善的不僅是生存空間,更滋養了這裡的人們對生活的熱情追求。衛星仍會過境這片土地,記錄人們“穿越”地理與時間空間而留下的喜悅變遷。


[出品:汪金福、任衛東、陳凱星、周亮/策劃:賀大為、鍾昊熹、馬維坤、譚飛/統籌:周瑜、程婧、牟帆、宋常青、張欽]

[執行:李夢婷、丁新珂/記者:范培珅、張智敏、郎兵兵]

[衛星數據:中國航天科技集團資源衛星應用中心/中科衛創*新華社衛星新聞實驗室*新華社新媒體中心*新華社甘肅分社*聯合出品/環球網]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