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1 18:46:42| 人氣57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口罩熔噴布玩家眾生相



[來源:財經無忌,作者:賈磊先生 十三叔,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2020年剛剛到來時,沒幾個人知道什麼是熔噴布,但僅僅在三個月後,它就成了最炙手可熱的生意。

有人一夜暴富,相關機器和原料身價暴增,最近的三個月里,熔噴布甚至具備了期貨的某些特徵,比如高波動,高槓桿。


當然,還有——高風險。

“99熔噴布,三天後拿提貨碼全國提貨,要的速度,不要再指望現貨了。”當你也在朋友圈看到類似的文案時,會不會跟我一樣,感受到熾熱之外,也想到一個叫“飛蛾撲火”的詞。


一切都供不應求

3月30日凌晨,山西長治商人羅浩(化名)出了門,他的目的地是江蘇泰興。

這旅程有900多公里,但在羅浩和司機的交替駕駛下,空載的大貨車只跑了不到13個小時,抵達泰興後,他甚至連水都沒喝一口,就抓起電話聯繫賣家。


“我到了,貨在哪?”

貨是五台減速機,它們是熔噴布機的核心部件。比起年前2000多一台的定價,現在已經翻了10倍。

“2萬一台,沒問題,搬上車。”一夜沒睡,羅浩紅着雙眼,盯着眼前的機器。他知道自己虧不了,客戶就在自己辦公室等着呢,他們出的價格比這還高。

“現在都不是錢不錢的事,問題是,市場上有沒有貨。你不搶,有的是人要。”羅浩說。去年年底,羅浩還在為訂單發愁。他生產的吹塑機銷路穩定,卻難有增量。加上疫情影響,廠子停工,前途堪憂。




3月初,工廠復工不久,就有幾位浙江商人上門,求購“基礎版吹塑機”。

羅浩說,熔噴布機與吹塑機結構類似,核心部件都是一台橡塑設備專用的減速機和專用螺桿,但比吹塑機更簡單,稍加改造,就能做出。“他開的價太高了,一台12萬元。我們的成本還不到1萬。”

於是,廠子加速運轉起來。將減速機和螺桿等相關零件組合到一起之後,一台熔噴布機的核心部分就搭建出來,但是庫存原料很快就不夠用了,他又開始在業內四處尋摸,這5台機器的提貨單就是他從一位朋友那邊拿來的,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機器出廠價一直在漲,現在一台至少賺幾萬。供不應求,組裝出來一台就拉走一台。”羅浩說,這些機器被拉往浙江、福建、江蘇,並不一定直接用於熔噴布生產,很多機器一落地就要被拍賣,價高者得。


羅浩的奇幻旅程只是一個時代縮影。

最近的三個月里,口罩生意穩賺不賠。不光是市場上供不應求,在政策的鼓勵下,地方政府也會對N95口罩、防護服等重點醫療物資兜底採購收儲。為了加快防護用品的生產,央行還針對相應企業提供了3000億元貸款。

這樣力度的推動下,無數人入局,其中,有大型企業,也有小微參與者。


“只要有口罩,就能換成現金。”




但是,口罩並不是“三層紙”那麼簡單。

首先,要生產一次性醫用口罩,必須辦理三個證書——生產許可證、醫療器械註冊證和食葯監局頒發的許可證,而且要生產口罩,首先就得有一個無菌生產車間,而且,得有機器吧。


但口罩機市場同樣甚至更加瘋狂。

“網上能找到的正規廠商已經不接單了,政府的業務就夠他們生產的了。”一位一腳踏入口罩生產行業的朋友說,為了找口罩機,他心力憔悴。

“二手機器最高炒到了100萬一台,網上有的是騙子,現在淘寶上還有賣口罩機圖紙的。”這位原本做水產生意的朋友說,“我要圖紙有什麼用,又生產不了機器。”

正是因為終端(口罩)市場的瘋狂,原料(熔噴布)市場也開始變得奇幻。




綜合媒體報道,過去的三個月,熔噴布的噸單價從2萬元噸最高漲到了65萬元,之後,又從65萬元降到15萬元,現在又從15萬元反彈回50萬元左右,波動程度比股市更驚心動魄。

現在,有無數人圍繞着熔噴布做生意,其中有生產熔噴布的廠家,也有買空買空的掮客。


一切都圍繞着錢

揚中是江蘇的一個縣級市,此前,最出名的城市名片是河豚,如今,是熔噴布。

據媒體報道,近一個月以來,依靠原本發達的產業集群,揚中的正規廠家、私人作坊一起上馬了熔噴布生產,想以此發家致富。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江蘇省揚中市相關熔噴布經營戶就有近500家,整個產業呈井噴式發展。


在揚中,24小時開工是常態,而在百度熔噴布吧里,兜售熔噴布的,銷售減速機的,提供原料聚丙烯的,熱火朝天。“一天一個價”已經成為行業常態。價格波動就赤裸裸寫在網上。

在去年,熔噴布的價格大概是2萬元一噸,2月初,這個價格已經漲到了8萬,2月中旬,熔噴布市價在26萬左右,3月比較瘋狂,最高時到了65萬一噸,日常穩定在35萬~45萬之間。根據最新的一個帖子《江蘇吳江現貨品質有保證國內貨99醫用51一噸》顯示,截止發稿前,熔噴布的噸單價再次突破50萬。


一本萬利,是生產端的福報。更可怕的,則是流通端的“無本萬利”。




熔噴布在國內的火熱,導致了境外熔噴布的流入。在貼吧里,無數人發布信息:“現貨在滿洲里”“韓國熔噴布已入關”。

“誰知道真假呢?”一位口罩行業的老闆透露真相,“80%都是假的。”


這位老闆說,熔噴布市場的火熱,讓無數人湧入其中,有些能聯繫上廠家的,成了銷售渠道,還有些聯繫不上廠家的掮客,要麼當了騙子,要麼將熔噴布當期貨在炒。


“我通過一個行業互助群,聯繫到了一個自稱有熔噴布貨源的人,對方說,沒現貨,等兩三天,41萬元一噸。”這位老闆說他沒敢買,“就算對方不是騙子,我也等不了,他說兩三天,肯定要超過一周了。現在,時間就是金錢。”

類似的叫賣,甚至已經出現在了朋友圈裡:有位微商行業的朋友,最近就賣起了熔噴布,“99熔噴布,三天後拿提貨碼全國提貨,要的速度,不要再指望現貨了。”


沒有現貨,炒提貨券,價格波動劇烈,熔噴布的火熱買賣,像極了期貨市場,它當然也是高槓桿的——以如今熔噴布的價格,想要參與其中,必須要籌備大量的現金,才有底氣,才有膽量。


上個世紀80年代末,中國消費品市場曾迎來價格大闖關,家電業尤甚。當時,企業的生產能力並不能完全覆蓋旺盛的市場需求,“提貨券”商人應運而生。早期的“倒爺”們,經常用15000元收購10台明年才能產出的萬家樂熱水器,再加價到18000元賣出,門都不出,就創造了3000元的GDP。

不過,當時“一步發財,一步破產”的景象並不罕見,期貨市場本身就有“高風險”,不知道如今參與“炒布”的投機者們有沒有想到。


這個行業行將崩斷

實際上,這個行業的風險就在眼前——時間進入4月後,環境正在悄然變化。

3月2日,國家發改委就宣布,中國口罩日產能、日產量連續快速增長,雙雙突破1億隻。國內的口罩慌已得到緩解,身價漲了數十倍的口罩,價格已經回落。如今,國內的疫情已經被有效控制,瘋狂上馬的口罩生產商只能緊盯着情況嚴重的國外。


但是,國外的需求跟國內並不相同。國外用戶需求的口罩,大多是可以多次使用的N95、KN95口罩,一次性醫用口罩並不受歡迎。另一方面,中國正在提高標準。

據媒體報道,就從4月10日開始,有19個起醫療物資列入出口法檢名單,其中最大宗的,就是口罩。

這一切都意味着消費端的緊縮。而在生產端,亂象也在漸漸被梳理。


據揚中當地媒體《京江晚報》報道,熔噴布產業井噴背後,行業亂象不絕於耳,有採購員買到的熔噴布一拉就破,也有些產品衛生根本不達標。這讓當地政府緊張,有關加強監管的會議幾乎日日召開。而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江陰、寧波等地。


除此之外,大廠的入局,也會讓行業漸漸趨於正常。

作為國內最大的醫衛原料供應商,中國石化在口罩產業鏈中原本是最上游聚丙烯原料的生產者。疫情發生後,為保障中游熔噴布價格穩定和下游口罩產品供應,中國石化按照國資委要求,決定全面介入熔噴料、熔噴布和口罩生產,打通口罩生產全產業鏈。


日前,中國石化燕山石化2條熔噴布生產線一次開車成功,將儘快投產達產;在江蘇,中國石化儀征化纖還有8條熔噴布生產線正加速籌建,預計4月中旬建成投產。


另外,還有新材料的出現,根據浙江日報消息,寧波有家企業已經研發出了噴布替代品。多方發力之下,現有的熔噴布買賣也將像口罩產業一樣趨於平穩。這本就是經濟規律使然,就像那句話說的,“當家門口的大爺大媽都知道炒股賺錢時,牛市也就到頭了。”

一擁而上的開始,必然導致一鬨而散的結局。如今,這場擊鼓傳花的遊戲中,已經有聰明人開始離場,但也一定有人最後接棒。

這個人,會是你嗎?

[來源:財經無忌,作者:賈磊先生 十三叔,題圖來源:視覺中國/虎嗅]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