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7 16:58:04| 人氣18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起訴中國要求賠20萬億美元?印度這個隱藏的大炸彈,會不會爆?



[作者:貓哥/來源:大貓財經]

01

如果單看數據,印度不是新冠疫情很嚴重的國家,截止昨天累計出現4314個病例,死亡117人,但是基本上各國專家都把目光移向印度,不僅因為這裡有全球第二多的人口,還因為這裡的衛生狀況令人擔心,而低能的政府似乎也缺少解決方案。

張文宏說,全球疫情是否得到控制,不是取決於防控最好的國家,而且最差的國家。所謂的水桶理論,短板才是決定因素,尤其是人口高於5千萬的大國。

印度本土專家也比較悲觀,他們不樂觀的預測,印度感染病例將達到1.3億人,全國人口的10%。



所以專家們說,病毒將長期存在,還真不是危言聳聽。

不過在這個端口,印度國際司法協會(ICJ)和全印律師協會(AIBA)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訴訟,要求中國賠償20萬億美元。


20萬億美元啊!

全國人民不吃不喝得干一年半,可惜,2020年和1900年的庚子年不是一回事啊。

這也不奇怪了,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提出類似要求的組織、個人不少了,疫情之下民粹盛行,好像網絡上的噴子全現形了。




不過印度的這個“罪名”帽子扣的比較大,理由是“秘密發展大規模殺傷性生物武器新冠病毒”,今年真是每天都在見證歷史啊!

有個說法是“憤怒是對自己無能的一種宣洩”,印度還真是這麼個情況。

自3月23日印度總理莫迪宣布全國封鎖將延至4月14日。印度這輛大車的經濟,完全陷入停擺狀態。全國封鎖每天損失近46.4億美元,21天損失近980億美元。

如果疫情繼續蔓延,印度將會陷入停頓甚至負增長的狀態。


02

情況很快就惡化了。

4月初,印度最大、人口最多的孟買的塔拉維貧民窟首次報告了新冠確診病例,這個沒踏出過貧民窟一步的患者已在轉院的過程中身亡。

雖然當地表示已經及時採取了隔離措施,但還是引起了極大的恐慌。考慮到誇張的人口密度和衛生狀況,誰也不敢想象真實的感染數字——

在塔拉維不到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擠着近百萬食不果腹的貧民。大部分房子間隔不到一米,有些小屋子裡甚至住着祖孫四代人,在這種情況下,“保持社交距離”純粹是一種奢望。




除了擁擠之外,這裡也沒有排污系統,用水也是個大問題。在很多貧民窟,一個水管常常被十幾個家庭分享,平均每日僅可供應3小時。

凈水勉強滿足飲用的需求,洗手就太奢侈了,日常的清潔都只能指望恆河。



沒有凈水、人員密集,貧民窟的廁所也是傳染病潛伏的溫床。

2014年,印度曾經發起過“清潔印度計劃”,旨在改善基礎設施、消除露天排便的陋習。但這個雄心勃勃的計劃似乎沒起到什麼效果,直到現在,孟買貧民區仍有78%的公廁處於缺水的狀態。

就拿塔拉維來說,數量有限的公廁不僅沒有廁紙,平均每天還要被1440人共用。考慮到印度貧民的飲食習慣和衛生狀況,這又是一個難以忽視的隱患。




03

其實早在一月底,印度就已經對疫情有所察覺了。

1月30日,印度確診了首個新型冠狀肺炎感染者,是個在武漢讀書的留學生。在發現“1號病人”後,印度馬上派了專機接回324名在武漢的印度公民,全部隔離起來進行醫學觀察;

緊接着,印度當局在二月初開始禁止外國人電子簽證入境,還緊急出台了對口罩、防護服等醫療設備的出口禁令。

在此後的一個月里,任憑海外疫情洶湧,印度卻再沒有曝出過一例確診。

當時,社交網絡上還興起了一股幫印度找特效藥的潮流:要麼是包含多種香料的咖喱能消毒殺菌,要麼是被民眾寄以厚望的牛糞、牛尿起了作用——以毒攻毒,印度人體內沒給新冠病毒留下位置。

等到了三月份,印度的防疫泡沫被戳破了。


3月2日,一名從印度出發的美國遊客在不丹確診;緊接着,過印度的香港旅行團中也出現了5例確診,這引起了國際社會對印度數據的懷疑——

實在是遮不住了,印度當局終於鬆了口,官方公布的確診病例也從個位數暴漲到上千。考慮到有限的檢測能力,真實的確診數據估計會很驚人。

為了拯救印度,莫迪不得不祭出了“封國”的殺手鐧。


從25日凌晨起,所有的36個邦和地區都要封禁,客運航班和鐵路交通也都全部暫停,整個印度開始了長達三周的“停滯”。

為了確保對居家隔離人員的警示,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還給他們蓋上了寫有“居家隔離”的印章,這種特殊的墨水能維持兩周,怎麼洗都不會褪色。



兢兢業業的警察們也使出了全身解數,除了講解病毒危害的懷柔手段,更多的執法人員拿起了藤條。只要沒有正當理由和證明,隨便上街的一律打回家去。



截止目前,印度全國範圍內的火車已經停止運行,首都新德里現也正式實行宵禁。商場、零售店面、餐廳等統統關閉,僅允許醫療設施和食品雜貨店開門營業。

就像莫迪說的那樣——“再忍耐一段時間,因為我們沒有其他選擇。”


04

對富裕階層來說,就算全國封鎖,生活依然可以很滋潤。

不過就是提前開啟了休假模式,但對佔據人口絕大多數的赤貧階層來說,漫長的封鎖則是一種酷刑。

有位印度醫生說的一針見血——

“能保持社會距離是種特權,說明你家有足夠的地方隔離;能洗手是特權,說明有自來水;有乾洗手液也是特權,說明你有錢購買它;能禁足不出門更是特權,說明你有能力不出門工作。”

就在富人區隔壁的貧民窟里,住着數量龐大的日薪工人。這些人每天只能拿到幾十人民幣的薪水,沒有存款、甚至沒有銀行賬戶。一旦停工,他們就失去了收入,只能在棲身的貧民窟中挨餓。


塔拉維貧民窟的首例確診者,是一名56歲的服裝店老闆,老實本分,家境貧寒,3月23日,他已出現了發熱、咳嗽等癥狀,26日被轉到正規醫院,4月1日,已出現併發症的他,終於被確診。

他死在了轉院的路上。從生到死,他沒能走出困鬥了一輩子的貧民窟。

封城之後,大部人只能返回農村家鄉,那裡或許能有讓他們維生的口糧。所以在禁令宣布的當天,就有幾十萬外來務工人員湧進了尚在運營的火車站,寧可扒在車頂也要出城。

能蹭到一張“車頂票”還算不錯,更多的人只能徒步走回老家。面對高溫和飢餓,幾百公里的長途跋涉中同樣充滿了危險——在長達一周的大遷徙中,已經有20多人倒在了路上。

就算是歷經千辛萬苦返回了鄉下,這些流離失所的人也還沒有脫離危險。


在各地政府眼裡,這些從大城市返回的人是潛在的傳染源。沒辦法全部隔離,只能在街上就地消毒。至於使用酒精還是84消毒液,就看當地的物資庫存是否充裕。

比如印度的北方邦,當地工作人員用水槍裝上消毒液,對着人群噴洒;而印度泰米爾納德邦的蒂魯巴地區則建立了消毒通道,返鄉民眾得舉着雙手通過消毒通道。

在一刀切的防控措施面前,數量眾多的流動人口已經成了未來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05

在沒碰上疫情之前,印度經濟的發展勢頭還是很猛的。

先是在鋼產量上超過了日本,成為了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鋼鐵生產國;發電量和石油消耗量也保持了多年的增長勢頭,位居世界第三;在汽車、醫藥和手機製造等領域也在隱隱發力。

在2019年,印度的GDP就已經趕超了英國和法國,擠進了世界前五。按照疫情爆發前的發展勢頭,人口多且年輕的印度是南亞不可忽視的經濟引擎。




但在突如其來的封鎖禁令面前,這個高速奔跑的國家要摔跟頭了。在全國範圍的停滯面前,很多曾經被忽視的問題暴露了出來。

1、數量眾多的貧困人口。

印度全國約有1.2億農民工,而需要經濟救助的貧困人口將近8億。留在城裡生計不保,回到鄉下又可能對本就脆弱的醫療系統形成衝擊。



更麻煩的是那些連鄉下都回不去的真正“貧民”,這些人在鬧市中是乞丐,等走到偏僻點的地方,他們和家中壯丁又會變身搶劫者。既無工作又無收入,這些人在封城之後靠什麼過活?


2、脆弱、落後的衛生系統。

WHO做過一個統計,每10萬印度人中僅有2.3張重症監護病床,沒有足量資源可進行防護、隔離和治療,印度只能藉助低成本的方式對抗疫情。

雖然政府醫院提供免費的病毒檢測,但數量十分有限,只有有癥狀和境外接觸史的人才可以預約,還不一定能預約上;私立機構倒是也提供病毒篩查,但數千盧比的開銷大部分人都掏不起。

在更落後的鄉下,很多人在發病之前對病毒一無所知,往往在確診前就已經參加了不少集會和活動。上個月,印度的旁遮普邦就因為一例確診隔離了2.6萬人。


如果放任疫情蔓延,即便是發達國家的醫療資源也承受不住,印度只能擴大封鎖範圍。就像莫迪在電視講話中說的——“如果我們在未來21天內無法控制疫情,我們的國家和家庭將會倒退21年!”

雖然印度官方一再強調沒有出現社區傳播的現象,但考慮到明顯滯後的檢測速度,實際感染者的數據可能更高,這也讓全球防疫形勢也越來越嚴峻,正如世衛組織所說——“人類對抗新冠病毒疫情能否取得決定性勝利,未來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印度”。-----(大貓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