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4 17:44:02| 人氣9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身負重傷 血流不止 隔離50天後 他竟成了最強逆行者!



[文/Doris&滑冰冰]

這個春節,沒有走親訪友,沒有吃喝玩樂,就算復工了,也是在家辦公,雖然差點悶出病來,但是不得不承認,真的很省錢。




但是網約車行業可就慘了。

大街上人都沒了,誰還要打車啊?

從數據來看,更扎心了。

滴滴春節期間的日活較去年春節下降59.7%,春節期間網約車市場規模總體下滑50%-80%。

有不少司機更是表示,訂單量銳減,最高的同比減少了80%,再減去平台扣點,有時候一天辛辛苦苦跑下來,就賺幾十塊錢。

不光是滴滴,其他平台也不好過。

首汽約車平台每日訂單數量較去年同期減少50%以上,曹操出行平台日均訂單減少85%以上,T3出行的訂單則下滑約六七成。

比起如今的慘淡,網約車的黃金時代似乎已經過去,那段時間財大氣粗的滴滴可謂揮金如土,也奠定了今天的行業格局。



幾百億美金 “燒”出一個獨角獸!

當年滴滴還很年輕,如初升的朝陽般火熱。

2014年剛成立的滴滴與快的爆發力第一次“補貼大戰”,滴滴當時拿了7億美金,是全球私募史上最大的一筆融資。拿着投資人的錢,滴滴可以瘋狂燒錢了。

怎麼個燒法?給用戶發紅包!讓用戶“薅羊毛”。


“薅羊毛”背後是燒錢和補貼,滴滴沒有上市,就已經融資了幾百億美金,比當年BAT所有的融資額加起來還多,而之所以滴滴能與資本共舞,融到這麼多錢,背後是遵循商業邏輯的。


當時最早做出行的不是滴滴,而是易到,大家現在可能都沒聽過,因為其創始人一直旁觀“補貼大戰”,認為“燒錢”是不可持續的。

滴滴靠着瘋狂的補貼,很快實現了訂單量超百倍的增長,在那一瞬間,易到已經出局了。




為什麼當年能出現燒錢的打法?

因為當時中國私募機構進入到了一個“快速成長期”,就是市場上錢極度豐富,資本不會躺着,用一句經典的話“資本永不眠”,資本會不斷尋找增值的方向。

後來人們對當時創業打法取名叫“閃電擴張”,是不是想到了二戰時期的閃電戰,有異曲同工之妙,它的核心就是速度快,快速製造出優勢,然後資源就會想你靠攏,出其不意地在競爭對手做出反應前打倒他們。


當時的環境下,整個行業追求地就是速度,速度就是一切,一個賽道上只要出現一個“瘋子”,所有人都必須變成瘋子。

滴滴和快的砸出了數億巨資補貼,也砸出了一大片處女地,成功培養了用戶手機打車的習慣。


當年用戶可謂幸福滿滿,打車積極性很高,用一次賺一次,公司拿着投資人的錢免費請你坐車,和瑞倖免費請你喝咖啡,外賣軟件請你吃飯一樣,羊毛黨薅得不亦樂乎,而公司看到的是用戶量、訂單量刷刷刷地漲,投資人看到:哇,我的公司幾何倍數增長,估值又創新高。

這種所有人都皆大歡喜的光景,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

終於在2015年情人節那天,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了。

兩家公司誰也沒幹掉誰,資本渴望的壟斷局面遲遲沒出現,於是資本主導了這場合并,把“瘋子”變成一家人。

當然還有那時沒有退出的Uber。

除了國內補貼大戰燒錢白熱化以外,Uber缺少滴滴獨特的優勢,中國特色政商關係,這裡不細談。

總之,Uber最終選擇離開,滴滴終於一統市場。

從這時開始,資本沒有理由再給你更多錢去燒,滴滴要開始還債了。

滴滴補貼越來越少,訂單分發模式也發生了改變——從搶單變為派單。


即便一些司機不幹了,滴滴仍然可以用效率來抗衡局部流失,即便用戶流失、使用頻次下降,但用戶習慣已經形成了。

此後,滴滴的野心早不局限在網約車市場了。2018年宣布洪流聯盟戰略,宣布開放網約車、分時租賃、定製車、智能駕駛和後市場服務業務。

最開始,網約車許多都是原本自己有車的人利用閑置時間賺點外快,但是後來,隨着各個平台的成熟,網約車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進入。

沒錢買車怎麼辦?

借!

滴滴汽車服務平台獨立出來成立小桔車服,做起了汽車租賃服務。




和許多租車公司一樣。他們買來車輛,然後把車租給網約車司機,每個月收租金。

當然,小桔車服只是提供了一小部分車輛,絕大部分都還是靠其他的汽車租賃公司。

儘管疫情之下,許多租車公司表示可以延期繳納租金,但是能受惠的司機數量仍是有限的。

而且,延期不代表減免,這意味着下回要一次性交兩個月的金額,要是情況能好轉也就罷了,萬一還是不如預期,司機的壓力就更大了。


滴滴在2月1日就倡議全國3000多家租賃公司、30多家金融公司協商溝通以推動網約車車租順延方案,減免網約車司機們2月的車租費用。

2月15日,滴滴表示大部分租賃公司願意在疫情期間為司機提供延租方案,另外有38家保險公司將提供網約車保險順延,以及多家金融機構同意為受疫情影響的租賃公司提供貸款延期等。

雖然不能完全解決問題,但也算是在困難時期讓司機們喘了一口氣。



急!網約車行業如何回血?

嚴峻的資金問題其實也是當下各行各業都在經歷的,如果強行要司機照常交租,無異於殺雞取卵。

網約車其實是一個共生共存的行業。

司機賺不到錢了,退出行業,一旦需求回升,平台就再難滿足用戶了,再跑起來就難了;與此同時,無數汽車租賃公司也會遭遇不小的打擊,甚至有一批會直接消失。


要想解決當下的問題,需要整個行業的努力。

除了資金問題,當下,最重要的問題自然還是安全問題。

2月11日,滴滴出行表示,會在網約車內陸續加裝前後排防護隔離膜。


所謂防護隔離膜,就是在車輛前後排間加裝塑料隔膜,形成一個簡易的車內安全艙,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飛沫傳播。

這對司機和乘客都是種保護,雖然看起來不太美觀,但確實是個好方法。




此外,在這次抗疫戰爭當中,網約車司機們也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比如在武漢,滴滴就組建了1336名司機的社區保障隊,免費接送一線醫務工作者,解決了公共交通、網約車平台停擺下的出行問題。


為了保護司機們,滴滴為相關司機提供了專項的肺炎險,一旦確診,將提供每天300元的住院津貼。同時,各地也分別設立了多個車輛清潔消毒點,為網約車司機和乘客的安全出行護航。

這麼做,滴滴自然是為了“守護”整個網約車產業鏈,但這些做法也會在艱難的當下給滴滴帶來不小的負擔。

為別人奔走的滴滴,自己也承受着不小的壓力。



估值打折 滴滴走向何方?!

2019年,滴滴的估值為450億美元,較其2018年估值600億美元下降了150美元。

估值下降背後,成立七年來虧損持續擴大。

數據顯示,滴滴2018年全年虧損達到了109億人民幣,2017年虧損數字是25億人民幣。滴滴創始人程維曾公開表示:“自2012年起,滴滴從未實現過盈利。”

不過滴滴依然能夠融到錢,說明它非常有價值,有網友分析過,滴滴每天的訂單量保守數據為3000萬,按照每單13元計算,月流水能達到3.9億,月收入達到30.159億。這還僅僅是打車這一項服務。





估值下降是資本退潮的結果。

隨着今年監管趨嚴,投資降溫,中國金融去槓桿化,已經沒有足夠的錢支撐中國的獨角獸們了。估值下降很正常,估值將影響到滴滴的融資能力,最才是最大痛點。

那未來滴滴的歸宿在哪裡?大概率是美股市場。


現在恐怕已經沒人能夠收購它,而在A股、港股,滴滴的高科技性質使得較為困難,其他市場則體量太小,承受不住。美股則是能最大限度體現滴滴價值的資本市場。

雖然不管是滴滴還是整個網約車行業,都遇到了不小的問題。但這也是滴滴樹立大企業形象、社會責任感的重要時機。

一場疫情,讓許多不合規、不具備競爭力的小平台加速凋謝,但是頭部公司肯定會因為正確的選擇而越走越遠。-----(葉檀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