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4 17:25:06| 人氣17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透過瘟疫看世界(下)



  時光進入21世紀,隨着量子信息科學的不斷開拓,科學家們也終於提出人死後靈魂信息不滅的觀點,在某種程度和宗教的靈魂不死說法幾乎是異曲同工。我們認為生命永恆應體現在記憶的永在而不是形體的不壞!也就是說,按照圖示,基督教的死後靈魂上天堂永生或下地獄永火說法是成立的,當然還要加上另一種可能:回返人間(輪迴)。


我們知道人腦有個記憶庫,不一定清楚靈魂還有一個記載着生命生生世世一切做的、想的行為的記錄工廠,它就是業力。業力永遠不會消失,總是在生命的行為念想過後以信息的形式在靈魂中累積,並且和無形的天與地信息發生互動。在天與地世界中,儲存着人類所有血統性祖先以及我們前世的一切信息。


  現在可以回到我們的現實中來了。人的一生,所有行為的信息化造就了業力,它和天地的互動形成了起始的因,並推動產生了現實中的果,這就是宇宙之因果規律。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是業力信息比較、平衡的結果,又稱為宇宙的公正公平原則,並決定死後靈魂到達天還是地以及天地之中層次的高低,當然還有回返人間享用的福報。那麼,我們現在說的這些究竟和病毒瘟疫又有什麼關係呢?


  非常有趣的是在追尋瘟疫形成的原因時,竟出現了宗教和科學一致的看法:殺生!科學界認為殺生是人食用了不該吃的野生動物;佛教認為是過度食用動物後遭致的怨恨,這從殺生過程中動物的拚命掙扎、嚎叫可以深刻體會到這樣的因果。“殺生”的說法一點沒錯,凡生命在自然命終之前都不應該枉殺,尤其是人,再後就是動物、植物……,否則它遲早會給你施加報復。


  所有的宗教都倡導人間的慈悲、互愛;佛道還格外提倡食素,這裡深層次的原因就是避免製造惡業。圖示中天、人、地生命格局,是非常概括的說法,其實每個世界仍然存在多種層次的生命,以人間為例,低於人層次的生命就有動物、植物、微生物等等。


最為嚴重的殺生就是對人的傷害,大到戰爭造成的普遍性死亡;小到謀財害命;對他人的迫害等等,殺生造成生命非正常的死亡,冤魂的信息就會成為施行者業力的一部分,一旦機緣成熟,必將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影響你的人生,這就是為什麼人間社會總是冤冤相報、爭鬥不斷,尤其是每遇一次改朝換代必然就是一場血腥風雨、趕盡殺絕的殘酷場面。




  人和動物、植物的關係也是如此,區別是它們的生命層次低於人類,在圖示中純屬左半球世界,不足以對人的右半球靈命進行攻擊。當然,這裡的植物由於其較低的靈性能量,所以不會對人造成太大的傷害,這也是佛道提倡吃素的主要原因。我們所以選擇殺生來進行解說是為了方便大家的理解,其實那些傷天害理、道德敗壞等等行為,在道理上就是傷害他人,其本質和殺生並無差別,甚至有些惡果還要遠遠在殺生之上。


  來自左半球冤魂的報復或更準確的說法自身惡業的結果,通常的形式就是給人造病,民間傳統有一種說法:人作孽,地府就必會降病。現在再回到文章的開頭提到的,所謂的病毒細菌、瘟疫都是應生命的需要才存在的,用一句話概括就是自作自受!


  瘟疫的形成。瘟疫是一種疾病,特點是瘟疫是一種社會群體的病態,按照上述原理再演變理解,是民族、國家或更大地區的共業(群體造業)帶來的後果。所以它的危害極大,演變過程是傳染性的,普遍性的。初始的源頭幾乎都來自動物,說明它是專門針對生命的形體,針對生活重點放在左半球的生命;對生活主要關注於右半球的生命傷害相對要小,這也就是宗教所以能得到一部分人青睞的原由之一。數千年以來的宗教文化,也一貫如是地宣揚遵從道德,保持信仰,才是人類擺脫瘟疫最好的良藥。


  如果說從上述的敘述中你對瘟疫的由來有了理解,那僅僅只完成了50%,並且還主要是瘟疫的歷史過程,你還必須讀完接下來的一半,今天的瘟疫以及和人類的互動關係,也就是透過今天的瘟疫,來解析世界的面貌以及未來。


  圖示告訴我們,人是天與地的組合,所謂的一半是神一半是鬼。右半球的成道者鳳毛麟角,註定絕大多數人已被左半球的高度物質化所吸引,將生命的重點放在了以人為本的文明發展。無論是左還是右,都來自生命源頭的創造,生命對方向的選擇,來自於自我意志的表達,必然有她的道理。這段話的意思就是告訴我們,左半球是瘟疫生存的溫床,只要人類不放棄對左半球的鐘愛,和瘟疫的抗爭就不會消停。




  事實上,由於近代醫療科技水準的大幅度提高,傳統瘟疫給人類造成的傷害已不足為奇。不過,就像前面所說,瘟疫生存環境的存在,瘟疫就不可能消失,加上一些人類的無知,在某種程度仍然在無意間創造出新的病毒,如由動物骨粉引起的瘋牛病;由人類自己孵化出來的禽流感等等。為什麼在高科技的制衡下,會出現危害程度越演越烈的病毒性瘟疫?它們究竟來自哪裡?


其實在我們上述的分析中可以明確地認識到,凡是來自動物的自然傳播,所謂“動物的報復”病毒性瘟疫並不可怕,因為人的層次在動物之上,不存在什麼對付不了的問題。但是,值得警惕的是來自人造的、對抗性病毒性瘟疫,通常又被冠名為“生物武器”的東西,這才是現代人類真正的殺手,需要我們努力防範的危機。


  不可否認,由於人工基因工程技術在本世紀初的突飛猛進,今天的病毒生化實驗室事實上已經到了可以人工改造病毒的水平。有心瀏覽近些年頂級的有關病毒性研究報告,其中大量生產的論文並非是防病毒疫苗成果,而是病毒傳人,殺人的快捷和能力。


如2015年有一項多人參與的有關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的“高風險的科研”,在美國本土引起了爭議,導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叫停,並終止了聯邦資助。針對這種踩踏了科研倫理底線的“科研”,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指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該病毒在人細胞中“生長良好”。他說:“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1975年3月生效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一共有183個締約國。公約的出現顯然是為了防止該類武器的泛濫,同時變相地宣告了繼核武器之後又一類駭人的殺人武器誕生了。人類為什麼會熱衷於將曾經痛恨萬分的“仇敵”武器化?


  現代中西方之爭源自文明的衝突。地球的“熵增”現象註定資源無法惠顧世界的所有國家,因此,後起的中國、印度等國必將遭遇先期西方文明的阻擊,可以說文明衝突的本質就是利益衝突。而歷史以來慣常的戰爭手段在擁有對等核武器的前提下只會帶來二敗俱傷甚至同歸於盡。所以,生物武器的開發顯然成為了世界各國心照不宣的選擇,目的是消滅有生的人口力量,尤其再配合陰損的瘟疫流行病加以掩蓋,很有可能有人會成為靜默中的勝利者。


  我們就從最近流行的武漢新冠病毒說起。2003年,在中國爆發了一場薩斯病疫情,中國軍事醫學專家徐德忠認為,SARS不是自然進化的病毒;俄羅斯醫學科學院院士卡雷辛柯夫乾脆直接指出,SARS是實驗室中人工合成的病毒。對於2019年發生在武漢的新冠病毒,大多專家認為,新型冠狀病毒並非SARS的“進化版”,而是一種全新的病毒。




人們耳聞目睹,這是一次疫情惡果遠大於薩斯病的瘟疫傳播。在尋找病毒源頭的過程中,透過雜嘈的爭議,大多專家的結論認定這是一種明顯經過人工改造的病毒,可能出自誰手意見似乎集中在二個大國身上,這給本來就聲聲不息的陰謀論無疑是增添了火力。冷靜之下我們是否考慮過這樣的判斷方法,假設有一對冤家,其一對其二施加病毒瘟疫,造成了大量人口的死亡,我們何不作一下統計,死亡人口的年齡分布,如果亡者大部分是老弱病殘,那麼,其一的生物戰不等於在幫助其二脫胎換骨,自己搞自殺嗎?


  這絕不是信口開河,我們可以翻開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其中一大謎團就是致死率高達百分之2.5,而且都是青壯年。普通流感導致的死亡率一般是百分之0.1,而且死亡的多是體弱多病的老年人或者抵抗力很弱的兒童。正因為西班牙流感中亡者大多是青壯年,後被認為這是一次提前終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莫名瘟疫。


  可見未來“人工瘟疫”的製造,對受害者的年齡因素肯定會是一個重要的指標。甚至在當前出現世界性的人口危機之時,作為掌控權力的精英者,難道就沒想過控制人口的手段“戰爭、飢餓、瘟疫、計劃生育”,其中能控制年齡指標的瘟疫毫無疑問是最佳的法寶嗎?請不要在此談什麼倫理道德!當一個社會群體認定在左半球發展它的事業時,所有的倫理道德很快就會消失,因為倫理道德屬於宗教;屬於右半球,難道這樣說有問題嗎?我們必須要建立這樣的認知。


  當新冠病毒快速向全國蔓延之時,可喜的現象也開始出現了,那就是舉國的民眾力量被調動起來了,所有的防控措施集中體現了同一個聲音,群體的自由意志拒絕這場瘟疫,要消滅這場瘟疫,這無疑會形成一個很重要的轉變。我們不妨回顧一些曾經發生過的著名瘟疫,雅典大瘟疫;西班牙流感;伊波拉病毒;中國的薩斯,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很多人覺得,尤其是醫生,薩斯是治好的,其實不完全是。是病毒不適應當下的環境和溫度了,自己走了。為什麼會這樣說?大家知道,在短短的兩個月左右的時間,薩斯來勢兇猛,走的匆匆,其實直到最後有效的抗毒藥物也沒有研製出來,薩斯就這麼走了!


  這裡並沒有太大的奧秘,我們前面說過,瘟疫的來,是人們的共業所求,瘟疫的去,同樣是共業所驅。這裡的關鍵是齊心協力,一致對事件來由的懺悔和檢討,如果是“三人不同心”,什麼都白搭。這個世界本質上從來就不存在偶然,所有的結果都有其產生的原因,來自無形歸至同樣無蹤。我們知道有人不會理解我們的說法,尤其是一些徹底的唯物主義者,這沒有關係,我們接下來要講的透過這場瘟疫來推演世界未來的格局,主要就是針對唯物主義說的。




  回到我們的圖示。宗教信仰者通常關注的是右半球的精神世界;物質(唯物)主義者則是左半球的物質世界,儘管宗教信仰者要佔到世界人口約70%,實際上堅定的從道者並不多,絕大部分人是處在天與地之間,抱有一種傳統的、宿命的觀念。物質文明的誘惑,走到今天終於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放下宗教信仰;擺脫傳統的束縛,世界從此迎來了唯物主義新生代追求她們幸福生活的年代,相應的物質高科技異軍突起,給予了她們極大的夢想和希望。這大概就是現今世界生命格局的分布情況吧,宗教把它叫作末法時期;傳統的則認為是倫理道德墮落時期。


  和佔據左右二邊的傳統觀念有所不同,唯物主義者從本質上是不認同右半球存在的,左半球才是唯一的宇宙。在左的世界,唯物主義者認定人是最高的智慧甚至宇宙的獨苗;人代表的就是天;完全有能力主宰和管理這個世界,實際上這就是“以人為本”的核心思想。唯物主義者也有它的精神世界,那就是左半球的無形地世界,一個建立在物質基礎之上,實際上的暗物質精神世界。


  今天,在新冠病毒的浩劫之下,人們開始尋找零號源頭;追查可能的第一隻手,其實除了製造疫苗的需要,其它究竟是誰並沒有實質的意義,借用我們的宇宙觀分析,當一個龐大的社會群體執意要告別歷經數千年的精神意識世界包括一系列配套的倫理道德體系之時,它必定要經受一次極其沉重的告別儀式或嚴酷的考驗,這一點老祖宗的傳統文化說的明明白白,所以,沒有這次瘟疫,照樣還會有其它,甚至會以偶然的形式出現卻是必然的安排。當考驗針對的是一個國家時,會引起國家的重生;當考驗針對的是整個人類時,那就是天與地、人間世界的改變。這是宇宙必然會遭遇的變化。與其已經站在了這裡,只能是勇敢地去面對!


  不過,冷靜之下,我們必須要考慮到這樣一系列的問題:當你看到的是嚴重程度超過伊波拉的病毒,有人看到的則是高規格的生物武器,未來的競爭、更加危機的風險很難避免;無論如何地解釋,甚至拿出蝙蝠屎證明,世界尤其是中國總算經歷過了一次模擬生物戰的演習;未來的戰爭可能就會像我們今天這樣,具體到沒有口罩就會輸掉;沒有交通我們必須照樣生活……;必須發展高科技,越快越好地建立屬於唯物主義的道德監察體系,否則世界秩序將不堪設想。-----(張工/識界人生觀)




台長: 聖天使
人氣(170)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生活智慧成長STATUS: publish |
此分類下一篇:論命運
此分類上一篇:透過瘟疫看世界(上)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