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2 16:26:46| 人氣1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貨幣政策滋養了美股牛市?美聯儲:低利率對股價影響不大



美聯儲在過去12年里採取了非同尋常的政策舉措,這些舉措與華爾街歷史上最大的牛市攜手並進。

但美聯儲的經濟學家表示,這兩者之間確實幾乎沒什麼共通之處。

美聯儲官員正在就以往政策的有效性和正確的前進道路展開討論,而作為這種討論的一部分內容,該行的工作人員在上個月介紹了他們對低利率會如何影響資產價格的發現。資產價格通常指的是股票、公司債務和商業房地產等資產的價格。


他們得出的結論是:根據周三公布的1月28日到29日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的紀要,“現有的經驗證據表明,相對於這些指標的歷史波動,政策利率變化對資產價格和風險溢價的影響傾向於並不大”。

這個結論與傳統的華爾街智慧形成了對比,後者將低利率和美聯儲的“印鈔”舉措與距離11周年只有不到一個月的美股牛市聯繫到了一起。

但這種分析也表明,美聯儲官員正在“走鋼絲”,他們希望保持足夠的政策寬鬆措施以保持經濟擴張,同時又不助長泡沫。


“他們想說的是,利率已經影響到了經濟,但他們並沒有你們在90年代末看到過的那種猖獗的投機行為。”資本研究公司Channel Capital Research的負責人道格·羅伯茨(Doug Roberts)表示。“這是有可能發生的,但目前他們正在努力阻止。”


儘管如此,認為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持續了七年的零政策利率和價值近4萬億美元的“量化寬鬆”政策)與標普500指數累計上漲超過400%之間存在微妙關係的想法還是很難讓人信服。




“戴上眼罩”不管用

每當美聯儲試圖收緊政策時,市場都會滑坡,然後美聯儲的立場就會緩和。

“他們認為現在的估值是合理的,因為利率太低了。”丹妮爾·迪馬蒂諾·布斯(Danielle DiMartino Booth)說道,她曾是前達拉斯聯儲主席費舍爾的顧問,現在則是奎爾情報公司(Quill Intelligence)的首席執行官。“冒着說這次可能會不一樣的風險,我認為美聯儲在其風險溢價的計算中沒有把自己的政策考慮在內。”


事實上,聖路易斯聯儲主席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周五對CNBC表示,他並不太關心市場的立場。目前,標普500指數的預期市盈率為19倍,而10年市盈率平均為15倍,溢價約為27%。

“我們非常關注金融穩定問題和泡沫問題。”布拉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認為傳統的看法是估值看起來很高,但從當前的利率水平來看則並非如此。”但布斯則表示,從以往歷史上低利率環境時期的調整後盈利這個角度來看,實際上現在的估值確實已經達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互聯網泡沫時代的水平附近。


她對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試圖控制資產價格以免失控的做法表示讚賞,但同時表示目前的政策沒有為美聯儲留下足夠的空間來阻止經濟低迷。

“戴上眼罩真的不太管用,而感覺上美聯儲官員正在這樣做。”布斯說道。“在利率如此之低的情況下,你會想知道系統將會迎來的下一次衝擊會是什麼。他們的‘彈藥’快用完了。“


“美聯儲已經成為市場的推動者。”保德信金融集團(Prudential Financial)的市場策略師昆西-克羅斯比(Quincy Krosby)說道。“他們想過在2019年加息,但並沒有這樣做。“


資產負債表

美聯儲還曾試圖取消至少一部分“量化寬鬆”措施,允許每個月有不超過上限的債券到期,而不是被用於再投資,這也起到了推動市場上漲的作用。但是,隨後美聯儲再次開始購買短期國債,並堅稱這不是第四輪“量化寬鬆”。

就美聯儲擴大資產負債表之舉是否正在推動股市走高的問題而言,相關爭論仍在繼續之中。


美聯儲官員辯稱,最近以來股市上漲更多的是由於該行在2019年中採取了“鴿派”的貨幣政策立場。但其他人則認為,美聯儲購買國債之舉就像是在向市場發出一個信號,暗示該行仍將保持寬鬆的政策立場,而一旦美聯儲停止購買國債,市場預期就會發生改變。


美國銀行全球研究(Bank Of America Global Research)的全球經濟學家伊桑·哈里斯(Ethan Harris)表示,市場應該減少對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擴張的關注。他指出,儘管“量化寬鬆”操作與股市上漲是密切相關的,但美聯儲現在只是在採取行動以保持銀行體系的流動性,而不是為了促進更大的經濟目標。


“在貨幣市場之外,我們建議投資者應該盡量少地關注美聯儲的資產負債錶行動。”哈里斯在一份客戶報告中寫道。“取而代之的是應該關注利率政策。現在的好消息是:美聯儲不會冒上讓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因此如果經濟陷入困境,那麼美聯儲就將重啟去年的寬鬆政策。“


美聯儲官員在1月份貨幣政策會議上表示,他們將繼續監控政策所帶來的金融風險。會議紀要指出,成員們注意到資產估值已經變得很高,並指出企業債務與GDP之比“以歷史標準衡量是很高的”。


在周四接受CNBC主持人史蒂夫·利斯曼(Steve Liesman)採訪時,美聯儲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表示:“我認為,整體的情況是金融穩定風險溫和。不過,我們正在密切監控金融系統,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來源:金融界網站)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