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0 16:01:18| 人氣7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葉檀:打壓!美對中三劍齊發




[文/葉檀☞ 財經女俠:毒舌善心]

國內控制疫情、逐漸復工,正在恢復經濟的關鍵時刻,美國對中國三劍齊發。

這三劍是貿易、技術和禁運,外在癥狀上的主要表現是,人民幣短期承受貶值壓力、國際黃金升值。

北京時間2月18日下午2點以後,離岸人民幣失守7關口,從2月10日以來首次破七。在岸人民幣倒是守住了7的關口。這說明內外對人民幣的態度不一樣,表面上原因是利率,實際上跟美國最近的壓制密切相關。


作為避險工具的黃金一直在上漲,北京時間18日下午2點10分,紐約金價上升到1588.970。從周K線看,12月20號發表了那篇論文之後,國際金價一直在上漲,12月20號當周,國際金價收出了一顆十字星,然後開始向上突破。

美國三大打壓政策,具體是什麼政策?




繼續隱性貿易打壓

取消25個國家的WTO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

2月10號,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聯邦紀事發布公告,宣布取消25個經濟體的WTO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印度、新加坡、巴西、南非等25個經濟體被除名,其中包括中國和中國香港。


這標誌着,美國在以後與這些國家的貿易中,可能將不再適用“特殊和差別待遇”,轉而按照發達國家標準進行,包括中國在內,無法享受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對這些國家進行貿易調查、加征關稅的門檻更低。

美國這幾年最重要的事之一是修改貿易規則,奪回貿易主動戰,因為我們目標最大,成為主要攻擊目標。




美國的做法是要求從根上修改群規,如果修改不了,就退出舊群,建立新群,設立新的群規。

美國對WTO抱怨已久,2018年8月30日,表示如果WTO不做出具體的調整,美國將會退出WTO體系。美國認為,WTO條款對於美國市場十分不公平,使得美國本土產業受到損害。

但美國發現,WTO群規修改緩慢,使出了一招,讓WTO上訴機構癱瘓。

癱瘓的辦法是使用否決權。


WTO上訴機構常設7名法官,每人任期4年,每起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進行審理。法官遴選程序實行“一票否決”,只有所有164個成員全部同意,遴選程序才能順利進行。


美國兩年就使用了29次一票否決權。從2014年以後,法官陸續離任,新成員因為美國阻攔一直選不出來,只剩3位勉力支撐,分別是來自中國的趙宏,來自美國的格萊漢姆和來自印度的巴提亞。2019年12月11日,格萊漢姆和巴提亞任期結束,當天,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成立近25年來首次停擺。趙宏的任期,也將在2020年11月底截止。


上訴機構停止運作後,WTO成為沒牙的老虎,臨時代替舉措無法大規模推行。解除WTO的武裝後,美國不停的拉新群,實行新規則,把一些小弟踢出群,把一些人拉進群。




最根本的原因是,世貿組織原先對發展中國家多有照顧,根據WTO補貼和補償措施協議規定,如果某個國家對產品生產的補貼超過其價值的1%,其它成員國可以倡議開展調查,並徵收回應性補償關稅。對發展中國家來說,許可補貼數值為產品價值的2%。


2018年,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公告,修改對發展中國家的反補貼調查方法很有必要,此前的相關指引可以追溯至1998年,已經過時。


在印度、土耳其這些國家身上小試牛刀,2019年5月16日晚,美國政府宣布,因為土耳其經濟發展水平“不再符合發展中國家身份”,取消給土耳其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土耳其對美國部分出口商品不再享受免稅優惠,次日生效。這一部分佔土耳其當年對美出口總額的18%左右,當晚,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匯率貶值0.3%,來到6.06:1。


土耳其早在1975年就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WTO前身)的“普及特惠稅制度”(GSP),對發達國家的部分出口關稅豁免。現在,待遇說沒就沒了。


美國取消發展中國家身份、取消貿易最惠國待遇,有哪些標準呢?

標準認定不一樣,包括人均國民生產總值、貧困率、出口多元程度等,這次範圍更大,有被世界銀行認為是“高收入”國家的所有國家、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和准成員國、G20成員國,以及外貿額佔世界外貿總額0.5%以上的所有國家。


印度就是這樣子被取消發展中國家身份的,誰讓你是G20、是大國呢。至於越南,經濟和貿易增長強勁啊。

2018年,越南全年進出口總額創下4822億美元的新紀錄,貿易順差72億美元,是有史以來貿易順差最大的一年,是2017年21億美元的順差3倍有餘。

下面這張圖是UN Comtrade和中金公司研究部給出的越南紡織服裝和電子產品出口在全球出口的市場份額圖。




沒有發展中國家身份,補貼等硬性門檻提高,這並不意味着一定會加征關稅,但手裡有了大棒就能揮舞,就像匯率操縱國一樣,原來沒有標準,現在制訂了標準,標準本身就成為重要武器。

反正,WTO本來就沒有明確界定發展中成員標準,美國單方面實行自己的裁定權,別人也說不了什麼。《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定》(SCM)也沒有直接的約束力,大部分採用成員自我認定的方式。


一個不言自明的邏輯是,既然美國當初同意世貿組織規則,中國以發展中國家的身份進了群,說明當時的群規是被所有人認可的。




甚至,從俄羅斯等國購買武器本身也會成為一個潛在標準,比如美國對印度一段時間看不順眼,就因為印度給俄羅斯武器大單。作為補償,印度頻繁示好,不僅降低了部分商品關稅,還和美國達成了2項高達35億美金的軍售合同,可印度依然被剔除出發展中國家的行列。因為,印度太重要了,而且,印度可以加入美國的亞太戰略,就是加入一個新的小群。


各個國家被逼得沒辦法,採取的方法是分別建群模式,來來來,大家都談談,我們幾國互相認定享受最惠國待遇。

比如,2020年2月中旬,歐洲議會批准了《越南歐盟自由貿易協定》及《越南歐盟投資保護協定》,澳大利亞-印度全面經濟合作協議、還有亞太貿易協定,世界被分割成歐盟、北美自貿區、南方共同市場、海灣合作委員會和RCEP等地區貿易集團,談判將沒完沒了。


美國在此時宣布,不是無緣無故的,貿易連環戰中半夜雞叫的事件,美國也做了不少,趁着中國人放假宣布一項政策。


這次就看看吧,1月25日,美國軍艦強闖中國南沙群島12海里領海;1月28日,美國眾議院通過涉藏法案;1月30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幸災樂禍,說中國疫情爆發有利於美國經濟,將讓更多工作機會迴流美國。1月31日,蓬佩奧訪問英國施壓阻擾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

當然,我們也沒有讓美國的專家進入中國。




針對華為、大飛機的技術攻擊

作為風向標公司,美國對華為的打壓再次升級,看來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啊。

2月13日,美國司法部公布了一份聯邦起訴書,加控中國電訊設備生產商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及美國兩間子公司,竊取商業秘密等16項新罪名。


檢方指控華為等企業,從六家美國的科技公司竊取知識產權,以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指控華為串謀從六家美國科技公司竊取商業機密,並違反了通常用來打擊有組織犯罪的詐騙法。而這裡所說的科技商業機密是指網絡路由器源代碼,手機天線技術和機器人技術有關。


華為與思科的官司早已了結,一個早已和解的官司被拿來沒完沒了的攻擊。

華為在一份聲明中直接了當的說,這份起訴書是美國司法部試圖“以與競爭有關而不是與執法有關的原因,不可挽回地損害華為的聲譽及其業務”,“無非是對一些已經有近20年歷史的民事指控進行了人為的重新包裝,這些指控從未成為對華為進行任何重大金錢判決的基礎”。


華為不但沒有竊取商業秘密,反而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美國最大電信巨頭Verizon涉嫌侵犯華為12項5G專利。




至於詐騙,有點搞笑,全球金融系統現在事實上還掌握在美國手裡,美國政府要受騙,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兒。

就在起訴的同時,美國商務部還在對華為進行寬限。

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及其68家附屬公司列入實體清單,然後在5月20日、8月19日和11月18日連續三次發布為期90天的“臨時通用許可”,允許華為及其附屬公司從事“特定活動”,為美國現有的相關移動服務提供支持,這是美國政府第四次推遲禁令。


任正非說不需要,美國商務部一定要,只是,這次提供的寬限期更短,45天,比以往少一半。原因在於美國農村地區的電訊供貨商,用的是華為的設備,沒有華為,這些地方也會停擺。

這次,美國還是在針對孟晚舟,想讓華為亂心。


起訴書還針對孟晚舟,無非是不想讓她恢復自由。從2018年12月份被拘禁到現在,過去了14個月的時間,中加關係稍有緩和,孟晚舟有可能回國,特朗普政府此舉無疑是施壓加拿大,延長孟晚舟獲得自由的時間。

美國如此針對華為,打壓中國5G和互聯網時代的競爭長板,不由讓我有點驕傲,這是我們最拿得出手的東西了。




美國的另一條戰線劍鋒直指中國大飛機。據相關媒體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美國政府正在考慮,是否阻止通用電氣繼續為中國新型C919客機供應發動機,這一問題預計將在2月20日舉行的關於如何嚴格限制美國向中國出口技術的跨部門會議上提出,並將在2月28日與特朗普總統內閣成員的另一次會議上提出。


白宮和美國商務部拒絕置評,通用電氣的一位女發言人也拒絕置評。

在飛機製造領域,中國還沒有對美國造成壓力,沒辦法像5G技術一樣鉗制美國。大飛機多個關鍵部件上,需要美國技術。


多年來,美國官方還是允許美國公司與萌芽中的商用機公司開展業務。美國提供了許可證,允許這些公司為中國第一架大型商用飛機中國商飛C919提供發動機、飛行控制系統和其他部件。

焦點在於,C919按計劃將在2021年取得適航認證並交付首批客戶,已經獲得了上千架的訂單;窄體噴氣式飛機ARJ-21已經進行了試飛,預計將於明年投入使用。這時候搗亂也不是不可能。




另一方面,美國的波音公司日子難過。自從幾次空難,波音銷售夠嗆。2020年1月29日,波音發布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凈虧損10.10億美元,2019年財年凈虧損6.36億美元。20多年來第一次,波音公司首次出現年度凈虧損。

我過不好,讓你家的娃娃也難過,也是一種策略,雖然有點下流。




對個別公司實行禁運

2月14號,美國政府網站之一《聯邦紀事》發布,美國國務院公告,以《伊朗、朝鮮和敘利亞不擴散法案》為由,對6家中國企業、3家俄羅斯企業、1家伊拉克企業、1家土耳其企業及2名個人實施制裁。


從2月3日起,除國務卿另有決定外,美國政府的任何部門或機構不得獲得或簽訂任何合同,從這些外國人處採購任何貨物、技術或服務;也不得向其提供任何援助,後者沒有資格參加美國政府的任何援助計劃。




不允許美國政府向這些外國人出售美國軍需物品清單上的任何物品,而根據《武器出口管制法》向這些人出售任何防禦物資、防禦服務或設計和建造服務的交易均被終止。


這6家企業名不見經傳:

    保定市世貿通企業服務有限公司

    丹東振盛貿易有限公司

    河北省高碑店開拓精密儀器有限公司

    ......

估計美國針對的,還是科技企業和重要貿易企業。


一方面要抗疫,另外一方面,一定要恢復經濟。這一次是對能力的綜合考驗,考驗可以獲得免疫力,讓自身越來越強。此時頂住壓力,既認識自己的不足,又善用自己的強項:放鬆貨幣,給企業支持,動用網格化管理力量,最重要的是,尊重有操守的專業人士。

我們得清楚,誰是真正的朋友,在難時伸出了援手。不能親者痛、仇者快,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葉檀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