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7 19:02:53| 人氣3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克里斯·瑟奇:我希望科學,尤其是物理學能更多地接受宗教和信仰

                                     



《科學美國人》雜誌日前刊登了一篇史蒂文斯理工學院科學寫作中心(the Center for Science Writings at the 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主任約翰·霍根(John Horgan)對量子物理學家克里斯·瑟奇(Christopher Search)的專訪。在這次專訪中,克里斯·瑟奇猛烈抨擊了對多元宇宙、弦理論和量子計算機的誇張宣傳,並呼籲物理學領域需要多元化。值得注意的是,克里斯對除白種人之外的有色人種從事物理學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以及他希望物理學能更多地接受宗教和信仰。


約翰·霍根:你為什麼選擇物理學專業?

克里斯·瑟奇:我總是對事物的運作方式感到好奇。在我很小的時候,物理學似乎為宇宙所有的奧秘提供了答案,它對自然和宇宙起源的解釋讓人感到權威並且毫不含糊。從這個意義上說,物理學是我小時候經歷無神論階段最完美的宗教信仰。無可否認,無神論很可能是我在那個年齡段閱讀了所有流行的物理學書籍所激發的,比如《時間簡史》。這些書總是那麼教條,就像我小時候上的天主教主日學校一樣。




約翰·霍根:有意思的比喻。選擇物理學有遺憾嗎?

克里斯·瑟奇:沒有遺憾。多年來,我對物理學的看法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我不再相信物理學能提供所有的答案。他不能解釋為什麼宇宙存在、為什麼我們在這裡。對於宇宙如何運作,物理學確實描繪了一幅非常美麗而複雜的圖景。我真的為那些不了解物理學定律的人感到遺憾,因為他們錯過了一些真正神聖的東西。


物理學定律之間完美的環環相扣的聯繫,向我表明了宇宙是多麼完美和非凡。對我而言,這證明了宇宙不僅僅是隨機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通過學習物理,我不再是一個無神論者,因為物理是如此完美和和諧,它必須來自於某些東西。經過多年的思考,我完全不能接受人擇原理暗示的那樣宇宙是隨機的。


我還需補充一點,物理學具有驚人的預測能力,這一直讓我着迷。所有的方程都能完美契合在一起,使我難以置信的是,我可以從幾個簡單的方程出發,推導出一個新設備的工作原理。人類追求的其他領域沒有物理學那樣,具有如此的精準度和預測能力。




不僅如此,物理學還可以而且確切解釋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我覺得我們生活在一個後科學時代,各種騙術橫行,因為人們對科學如此一無所知。

從不懂基本熱力學的氣候變化否認者,到在我居住的非常富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小鎮上,很多新時代的東西在出售,實際上無非是賺錢而做的營銷。

我覺得如果人們多了解一些科學,尤其是物理學,他們就不會那麼容易上當受騙。出於這個原因,我也非常感謝學習了物理,因為它讓我更容易在生活中辨別事實與虛構,我希望自己能為大家做點什麼。


約翰·霍根:現在我希望自己多學一點物理學。你目前的興趣是什麼?

克里斯·瑟奇:在過去的幾年裡,我越來越遠離基礎物理而轉嚮應用物理。我一直在研究各種類型的光學傳感器,包括陀螺儀。我甚至開始了一個新的光學工程學位項目,這可能意味着我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真正的物理學家的資格。


約翰·霍根:你太謙虛了,你的工作與量子計算有關嗎?說到這,你認為我們會很快擁有商用量子計算機嗎?

克里斯·瑟奇:我當然希望我的工作與量子計算無關。這與個人對此的看法無關,我只是將其視為研究主題。物理學沒有改變,但在物理學中流行的東西確實改變了,舊物理學被重新命名為新物理學。(我們所說的量子位只不過是自量子物理學誕生以來,物理學家研究的兩能級系統,如自旋1/2和兩能級原子),我非常懷疑做流行和大眾的事情,因為那只是跟風。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做着同樣的事情,因為這是資金來源,也是發表論文的最簡單方式。在我看來,這種趨勢投入大量精力,但是收效甚微,因為每個人的工作是如此相似和重疊。我想是這是收益遞減法則的一種形式。從根本上改變我們認知的重大突破來自那些走自己道路的人,即使其他人都朝着相反方向前進。不幸的是,物理學就像其他學術領域一樣,那些不跟主流走的人,通常難以得到太多支持。




我認為在未來,簡單的量子計算機將會被造出來,會提供非常特定的應用。但是,我不認為普通的計算機會被取代。

約翰·霍根:很高興能知道這些!我個人一直批評理論物理學家,這是否有失公允?

克里斯·瑟奇:沒有。理論粒子物理絕對是一門死學科,理論物理學的其他領域在應用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但與此同時,幾十年來我們對物理學的理解沒有任何根本性的新發展。


物理學上有一件讓我很不安的事情是,現在的研究生課程使用的教材和我在90年代讀研究生時使用的教材是一樣的,這些教材也是我的教授們在我出生前經常使用的(最好的例子之一是傑克遜的經典電動力學理論,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幾乎所有的研究生課程使用了該理論)。如果某個領域取得了根本性突破,難道你不認為教科書會過時,必須被全新的書籍取代嗎?


物理學停滯不前的一個極具諷刺意味的例子是,大學物理入門系列課程的第三門課(在力學和電磁學之後)通常被稱為“現代物理學”。這門被我們看做具有“現代”意義的課程包括了量子理論。然而,量子理論在好多年前就已經發展起來,這清楚的說明了現在的量子理論並不現代。甚至粒子物理學的標準模型都比我年長,而我已經中年了。


約翰·霍根:這種說法聽起來很有趣,那你怎麼看待弦理論和大統一理論?

克里斯·瑟奇:這是浪費時間。除非它是可以測試的,但很可能永遠無法被測試,因此這就不再是科學了。我認為那些研究弦理論的人忘記了他們實際上是在從事科學,或者他們應該被送回中學,重溫什麼是“科學的處理方式”。區別科學與其他探究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的模式(如宗教、哲學)在於,新理論必須通過實驗來檢驗。如果實驗結果不能證實,我們將其丟棄。




我認為整個弦理論界都應該深吸一口氣,想一想他們人生的下一步該怎麼走。在遙遠的將來,當技術有了足夠的進步,或者我們有了幾乎無限的資源,也許可以直接測試弦理論和其他統一理論,這時關於統一理論的理論工作可能會再次變得有意義。


約翰·霍根:那多元宇宙和人擇原理呢?

克里斯·瑟奇:就像弦理論一樣,這不是科學。你如何測試其他宇宙的存在?宇宙是我們所能觀察到的一切。因此,另一個宇宙將與我們的宇宙分離,不會以任何方式與之互動。如果我們能探測到其他宇宙,那就意味着我們能觀測到它,但這就產生了矛盾,因為我們的宇宙就是我們可以觀察到的一切。


我在大一機電課上討論過人擇原理。然而,我認為對物理學家來說,用人擇原理來解釋為什麼物理定律是這樣的,完全站不住腳。人擇原理暗示着物理定律不同的其他宇宙的存在。但是這些其他宇宙的存在無法得到驗證。這也就意味着我們的存在僅僅是偶然的運氣。

說到底,多元宇宙的存在和人擇原理,都是用科學術語包裝起來的宗教觀點。比起相信上帝創造了宇宙,它們沒有更多的合法性。


約翰·霍根:曾於2018年在史蒂文斯學院發表演講的薩比娜·霍森菲爾德(Sabine Hossenfelder),在她《迷失數學》(Lost in Math)一書中稱,對數學“美”的痴迷“把物理學引入歧途”,你怎麼看?


克里斯·瑟奇:誰來決定什麼是美,什麼不是?美是高度主觀的,它是基於我們的社會條件和文化教養,它絕不是普遍的。甚至在人類社會中,什麼被認為是美的,誰被認為是美的,也有很大的差異。西方的審美觀無處不在(雜誌封面、廣告、電影、電視節目、社交媒體),以至於我們可能忘記了一個事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同樣的東西都是美的。

我非常懷疑任何基於美的物理“定律”。也許外來文明認為不對稱和無序是美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強烈反對弦理論家的美學方法。


約翰·霍根:說到美,物理學有多客觀?如果更多的非西方、非男性、非白人物理學家參與進來,物理學看起來會有所不同嗎?

克里斯·瑟奇:在過去,物理學毫無疑問是白人的職業。今天的物理學仍缺乏多樣性。最近我和一位朋友在反思,無論是本科還是研究生院,我的物理學教授都不是黑人或拉美裔,他們幾乎都是白人、還有一些是亞洲人。在我的整個教育生涯中,也只有兩位女教授是物理學家。從我還是學生以來,事情似乎沒有發生太大變化,看看史蒂文斯理工學院的物理系就知道了。(作為一個缺乏多樣性的鮮明例子,根據美國物理研究所的數據,2013年只有1.7%的物理學學士學位被授予有色人種女性)




因此,如果物理學更加多元化,它會是什麼樣子,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人們只能猜測。我的信念是,不同的文化傳統和較少的思維同質(即集體思維)會使得物理學研究領域更加多樣化,並通過吸收更多非西方哲學和信仰體系來豐富哲學解釋。如此多樣的研究方法和解釋只會豐富物理學,並使我們的想象力發展。如果是這樣,也許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量子引力的工作理論。


約翰·霍根:我很想這樣。如果由稅收或學生學費支持,物理學研究是否具有一定的實踐潛力?

克里斯·瑟奇:是的。如今,不僅僅是美國,全球都面臨著許多問題,從氣候變化到巨大的財富收入不均。終身任職的學術研究員從他們的教授職位和研究經費中賺取豐厚的薪水,卻不利用他們的能力來幫助解決這些問題,這是不合理的。許多人都在這麼做,但我們不得不懷疑,弦理論家是如何對社會做出貢獻的,即使物理學界的大多數都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約翰·霍根:如果你是物理學界沙皇,你會插手所有項目嗎?或增加資金嗎?

克里斯·瑟奇:我不想在這裡評論具體的項目,因為我對科學資助的細節和方向不夠熟悉。我確實認為國家在國防上花了一大筆錢,而國防部一直是最大的科學資助者之一。我常在大一的物理課上說戰爭對物理學有好處。這是具有諷刺意味的,因為大多數大學教師在政治上明顯傾向於左翼,但增加軍費開支通常有利於美國教授。


約翰·霍根:的確諷刺。你是天主教徒,你現在還信教嗎?

克里斯·瑟奇:是的。我的確相信某些東西創造了宇宙。那個創造者,我想我會叫他上帝,但你叫他什麼並不重要。




在我看來,人擇原理是荒謬的。我希望科學,尤其是物理學能更多地接受宗教和信仰。它們回答完全不同的問題。科學可以解釋事物在宇宙中是如何運作的,也可以預測它們在未來將如何運作,但科學無法從根本上回答為什麼宇宙是現在的樣子,是如何形成的。


這些是宗教和信仰的領域。而且,很早之前人們就感覺到,超越我們所能感知的宇宙之外的更偉大的事物之間,存在着一種深刻的聯繫。這超越了文化和社會,存在於所有宗教和靈性的形式中。但物理學並不認同這一觀點,即:除了我們可以用方程建模或從實驗數據中獲取的東西之外,還有其他東西存在。但這並不意味着它比量子力學或麥克斯韋方程更不真實。


不過,我對有組織的宗教持懷疑的態度,因為它往往不過是一小撮精英用來鞏固權力和影響群眾的一種制度。我認為一個人的信仰和與上帝的聯繫是非常個人主義的,每個人必須遵循自己的精神道路。宗教文本和神學家可以作為某個人的道路上嚮導和顧問,但僅此而已。我們都應該直接聆聽上帝,而不是聆聽站在祭壇前的牧師。


約翰·霍根:你心目中的烏托邦是什麼樣的?

克里斯·瑟奇:我的烏托邦是一個比我們生活的社會更公平的社會,在那裡每個人都有美好的生活,都有同樣的成功機會,不論財富、性別或種族。這也是迄今為止我最大的擔憂。


美國夢已經死了。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靠努力工作和天賦就能獲得成功的精英社會,而是生活在我讀到過的人所說的繼承性的精英社會。

如今,你出生的家庭比你努力工作達到的經濟成就更有決定性。皮膚的顏色和你家庭的財富比其他更重要,這些東西決定了你負擔得起一流大學學費、獲得高質量教育,以此擁有更多的機會確保自己未來的職業和收入。


此外,經濟上有保障的家庭能給孩子提供更多的選擇,因為他們可以依靠經濟上的支持,不用擔負巨額的學生貸款,可以自由地從大學畢業。


在壓迫性不平等程度摧毀美國之前,我們需要改變這些事情。這個問題有很多方面,從我們在這個國家實行的無情的贏家通吃的資本主義,跟不上經濟變化的、薄弱的社會保障體系,大學教育的可怕成本,到政府諸如將學校資金與當地財產稅掛鈎的政策。


甚至這些因素都忽略了我們社會和經濟體系中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這給像我這樣的白人男子提供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優勢和特權。-----(翻譯:程小康/觀察者網)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