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4:04:50 | 人氣(20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威士特丹”號終靠岸 郵輪業陰雲未散




短短几天,感染病例從最開始的10人到現在的218人,“鑽石公主”號掀起的風波還在繼續。更重要的是,有了“鑽石公主”號的例子,郵輪彷彿變成了過街老鼠,拒絕成了多個港口的首要選擇。如今,“威士特丹”號終於靠岸,但仍有郵輪依舊在公海上漂泊,也難怪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賽會強調,現在是團結的時候,不是搞污名化的時候。


“鑽石公主”之鑒

確診病例依舊在上漲。據NHK 13日報道,日本厚生勞動省當天稱,橫濱港的郵輪“鑽石公主”號搭乘者中,新確診44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其中乘客43人,船員1人,29人為日本人,這意味着船上累計被感染的乘客和船員已經達到了218名,而整個日本的感染病例數為247例。


距離“鑽石公主”號3日晚停靠在日本橫濱港已經過去了10天,從2月5日開始,根據14天的隔離要求,船上乘客及船員的隔離期將持續至2月19日,目前船上仍有大約3600人在隔離。而在過去的10天里,瀕臨崩潰成了不少人最真實的感受,對此,日本厚生勞動省表示,“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部分乘客最早可能在14日被允許下船。


厚生勞動省表示,郵輪上80歲以上高齡者、本身患有疾病的乘客以及生活在無窗客艙的乘客,在經過病毒檢測後證實未感染新冠病毒的情況下,可提前下船。按照厚生勞動省的說法,考慮到船上有超過半數的乘客都是老年人,其中266人超過80歲,而且還有部分本身患有疾病的乘客,在船上滯留過長時間健康狀況可能發生惡化,因此准許部分乘客提前下船。


對如今的日本來說,“鑽石公主”號儼然成了一個燙手山芋,船上的人無法上岸,但船艙又相對密閉,隔離只會讓感染概率繼續加大。而當確診人數不斷攀升的時候,日本政府的擔憂、船上人員的不滿和外界的批評也都接踵而至。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興斌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郵輪旅遊是人口高度密集性的旅遊方式,人們的活動面積有限,一旦發生任何傳染性疾病或者有恐怖組織威脅的話,對全體船員及遊客來說都是風險很大的事情。日本政府方面的舉動可以說是非常不明智的,這意味着把傳染源局限在了船上,只考慮怎樣不影響日本,但在人員高度密集的情況下,卻影響了大量船上的人。最合適的做法是將人疏散到一個專門的港口進行隔離,減少船上人員的互相傳染。




悲喜交加的“威士特丹”

疫情之下的“鑽石公主”號彷彿變成了恐怖郵輪,而“鑽石公主”的前車之鑒也讓多國面對郵輪到來的時候,非常一致地作出了同樣的選擇——拒絕。載着2000多人的“威士特丹”號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幸運的是,“威士特丹”號終於在柬埔寨找到了一線生機,而在這之前,“威士特丹”號已經在海上漂泊了近10天,至少被5個國家或地區的港口拒之門外。


路透社13日的報道稱,國際船舶追蹤網站Marine Traffic的信息顯示,荷美郵輪公司旗下的“威士特丹”號郵輪已於當日早晨抵達柬埔寨西哈努克港。而據荷美公司此前的聲明,乘客將乘坐包機前往柬埔寨首都金邊,此後再返回各自家鄉,荷美公司將承擔乘客回家的航班費用。根據荷美公司的說法,船上乘客身體健康,船上此前和現在也沒有新型冠狀病毒病例或疑似病例。


“這是我們一直呼籲的國際團結的一個例子。”當地時間12日,譚德賽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柬埔寨同意接受“威士特丹”號郵輪靠岸的消息,當時,譚德賽如此評價道。據了解,“威士特丹”號1月16日從新加坡出發,停靠東南亞多個港口後到達中國香港,2月1日從中國香港出發,於4日到5日停泊中國台灣的高雄。而在13日抵達柬埔寨之前,郵輪已被菲律賓、日本、韓國、美國海外屬地關島以及泰國拒絕停靠。


“威士特丹”號找到了歸宿,但其他郵輪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根據譚德賽的說法,目前有3艘郵輪經歷了延遲通關或被拒絕進入港口,而且通常沒有基於有證據的風險評估。譚德塞稱,WHO將與國際海事組織一起,根據《國際衛生條例》向所有國家發布一份公報,以尊重船舶的“自由慣例”原則和對所有旅客提供適當照顧的原則。 世衛組織已發布有關如何在船上處理此類公共衛生事件的指南,並敦促各國和公司遵守該指南。


上個月末,WHO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宣布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彼時,譚德賽明確表示,這項聲明不是對中國投下的不信任票,他們最擔心的是,這種病毒有可能傳播到衛生系統較弱的國家。而在這種狀態下,如果入境口岸不具備相關衛生能力,締約國可命令船舶或飛機在自擔風險的情況下駛往其他入境口岸。





被拖累的郵輪業

“我再說一遍,現在是團結的時候,不是搞污名化的時候。”柬埔寨在“威士特丹”號上樹立起了一個標杆,在發布會上,譚德賽不忘對此進行強調。事實上,在疫情面前,旅遊業本就成了重災區,而郵輪業因為其高度的移動性、空間的密閉性及遊客活動空間的相對局限性則加速了疫情的傳播,眼下,郵輪幾乎與病毒畫上了天然的等號。


此前上海國際郵輪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葉欣梁對媒體表示,某些郵輪公司因為取消航次直接損失7億-10億元左右,小型郵輪公司的損失也在5000萬元左右,而為郵輪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應商、企業等,相關損失初步預計在10億元左右。


亞洲郵輪產業目前已經成為全球郵輪市場最具活力的地區,亞太區客源量佔全球郵輪市場份額達到了15.1%。其中,中國郵輪旅客的數量2018年達到219萬,占亞洲郵輪旅客總數超過50%。但在疫情面前,郵輪旅遊訂單量的下降是可想而知的,而國際郵輪協會發布的最嚴郵輪業禁令也讓各國郵輪企業短暫告別中國市場。本月初,皇家加勒比還宣布,取消3月4日之前從上海母港出發的豪華郵輪“海洋光譜”號8次行程,預計取消將使一季度每股收益減少0.25美元。


不過根據國際郵輪協會發布的數據,今年只有10%左右的郵輪計劃在亞洲投入運營,32%的郵輪將在加勒比海運營,28%的郵輪將在歐洲和地中海地區運營。


王興斌認為,目前來看,疫情對中國郵輪的內河航行還沒有影響,但是過境郵輪的影響就很大了。而這件事也給國內郵輪游提了個醒,過去郵輪都在安全上下功夫,卻忽略了健康方面的影響,如今疫情則在健康、安全等方面給郵輪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