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3 18:07:24 | 人氣(1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跌眼鏡!世界最強抗病毒神器 就快賣不動了?!



(文/滑冰冰)

這兩天對吉利德肯定大家都不陌生了,它家的產品給全國人民帶來了希望,目前已經開始在進行臨床實驗對抗此次疫情。

在業界這家公司可謂抗病毒藥企中的“蘋果”,在抗病毒歷史上留下了光輝戰績。


最厲害的就是研製出了治療丙肝效果絕佳的葯,別家的葯治癒率最高才80%,他家的葯接近100%,咋一看好厲害,葯一上市就瘋搶,數錢數到手抽筋。但過了沒幾年,病毒就被消滅完了,葯還在,病人沒了,收入少了,股價跌了……




吉利德完美演繹了什麼叫“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最後自己也無路可走”。

但也正是這家創新研發能力超強的公司,帶動了國內一批製藥企業,一群小弟靠大哥帶着飛,成功實現股價翻倍。一家國內製葯企業就是這樣,僅靠一款吉利德研發的葯支撐業績,上市後不到四年時間,竟然暴漲480%,下面是K線圖,你們感受一下它的畫風。






抗流感神葯撐起一家上市公司

東陽光葯,成立於2001年,2015年在港交所上市,大股東為廣東東陽陽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抗流感絕對龍頭。

2019 年上半年,其營業收入為 30.08 億元,同比增長 106.3%,歸母凈利潤9.68 億元,經營活動現金流 10.57 億元;毛利率為 85.33%,凈利率為31.16%。


它的核心產品——“可威”,又叫“達菲”“奧司他韋”,主要用於治療流行性感冒。在2019年前三季度銷售收入超過40億元人民幣,屬於絕對的爆款葯。目前市場上,只有羅氏和東陽光葯兩家廠商生產,且專利還未到期,護城河極高。


可威的原研葯為羅氏的達菲,但也不是羅氏自己的,本來是吉利德研發出來,可臨床試驗要花幾億美元,於是就將生產和銷售權轉讓給羅氏,羅氏給吉利德1千萬美元實驗,如果臨床試驗順利,羅氏再付4千萬美元,正式上市後,羅氏也會分一部分銷售利潤給吉利德。


當時,平均5個進行臨床試驗的藥物只有1個能獲批,所以這個風險非常大,如果最終沒成功,羅氏投入的數千萬美元也就打水漂了!

終於在1999年,達菲獲得FDA批准,FDA是美國的藥品監管局,這就意味着藥物可以上市了,這個過程用了7年時間,相比較新葯10~15年研發周期,可以說非常快了。


達菲於2002年在國內上市。由於羅氏的產能不足,2005年,羅氏允許上藥集團生產奧司他韋,2006年,又授權了東陽光葯生產這款葯,東陽光葯向羅氏每年支付一定比例的專利費,一直持續交到2024年。


但羅氏生產線以醫療器械為主。而上藥集團當時放棄生產,是因為覺得該藥物是為政府生產,不能賺錢,估計也沒想到因此錯過每年幾十億的生意,早已哭暈在廁所,投資者要求上藥集團作出解釋時管理層也是一臉無奈。




於是,東陽光葯憑藉其不斷加大銷售推廣力度,使可威的市佔率達到85.85%。令人咂舌的市場佔有率背後有什麼原因呢?為什麼羅氏製藥會出現“教出徒弟餓死師傅”的情況?




東陽光葯近年營業收入情況

2013年開始,東陽光葯營收增速逐步加快,主要是由於可威放量加速引起,相比原研葯,可威具有價格上的優勢,而可威放量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開始自建學術團隊,轉變醫生和患者的觀念。想把葯賣出去,關鍵要消費者認可啊,原來消費者只將可威當成一款流感應急用藥,在自身宣傳下,可威逐漸轉變為流感預防、治療藥物,市場空間迅速擴大。


第二個原因,市場空間大,流感傳染性強,得流感病毒的人數逐年上升,上升有多快呢?看看下面那張圖,2019年僅上半年,全國流感監測的


發病病例高達191萬例,幾乎是過去五年流感上報人數總和。



流感病例人數情況

這樣看東陽光葯前景大好啊!真的可以靠“吃老本”一直活下去?




“神葯”既是護城河也是天花板

如果能靠一種葯就滅絕病毒,未免也太小看病毒了吧!

目前這樣樂觀的情況,只是流感真的太多了,市場規模大,但也是具有周期性的,就是說得流感的人多的時候,葯就賣得好,收入就高。

那什麼因素會影響流感呢?答案是氣候!


目前有研究表明,基因重組機制是導致流感流行的重要原因,可能有學文科的小夥伴不懂啥叫基因重組機制,很簡單,大家都知道病毒也會進化,靠的就是兩種親緣關係不同的病毒互相交換遺傳物質,產生更強的後代從而逃脫被人類的免疫系統攻擊。

病毒基因重組又受到什麼影響呢?研究表明可能跟太陽黑子周期有很大的關係。


太陽黑子是太陽表面出現暗的區域,表明太陽活動減弱,周邊磁場減弱,而這會導致宇宙中輻射到地球的射線增多。這些射線都會導致病毒基因重組。數據上也是吻合的,從最近100 年的五次大規模流感來看,每次流感高峰期都處於太陽黑子的峰年或谷年。


天文學家預測2024年左右,太陽活動將持續減弱,那麼流感也可能會進入較長時期的活躍,這對研製和生產抗流感病毒的企業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




不過,隨着用藥市場規模不斷變大,還存在病毒容易產生耐藥性突變,也就是病毒又雙叒叕進化了,之前管用的葯不管用了,從而逐漸退出市場。


其實東陽光葯如此依靠單一爆款品種,貢獻了大部分銷售收入,既是護城河,也存在風險,因為一旦出現專利到期、耐藥性產生、流感病例減少,其收入就會受到巨大影響。

因此如果維持現狀,天花板顯而易見,就是抗流感具有“強周期性”,從最近一輪流感周期看,一個流感周期大約為十年,且一般在流感大年過後,而2020年開始進入“流感小年”,因此業績可能出現下滑。


但是帶頭大哥很給力,吉利德研發的瑞德西韋成為希望最大的抗新冠藥物。那對東陽光葯來說,有沒有可能複製奧司他韋,成為第二個“可威”呢?





老大哥吉利德帶來驚喜!

此次對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展示出對特效的瑞德西韋,也不是什麼新葯,2016年就發現對埃博拉病毒有效,瑞德西韋本來是為了埃博拉病毒研發的,沒想到其他兩個競爭對手的藥物效果更好,這讓吉利德公司陷入尷尬,不得不擱置瑞德西韋。哪知道,就在瑞德西韋陷入死局之時,碰巧成為抑制2019-nCoV冠狀病毒的最有可能的特效藥。


那麼如果瑞德西韋如果臨床試驗通過,會花落誰家?東陽光葯的可能性很大!




首先鑒於吉利德與東陽光葯合作這麼多年,東陽光葯是吉利德國內最熟悉的藥廠之一。其次,在奧司他韋的生產和銷售上,東陽光葯也表現得很出色,2009年對抗流感時東陽光葯收到政府的緊急訂單,這種打亂生產節奏的事,東陽光葯按期完成任務,沒有掉鏈子。最後,就是東陽光葯工程就在湖北,就在疫區。


但是跟抗流感不同,冠狀病毒傳染性非常高,不管是SARS、埃博拉還是寨卡,即便出現一點苗頭,各國政府都必須集中力量掐死。你想想患者少了,葯的需求不也少了嗎?瑞德西韋註定沒有奧司他韋那樣廣泛的市場空間。


除此之外,定價也是個大問題。

製藥一直是一件技術含量極高,且具有極大博弈成分是研究。電影《我不是葯神》也將生物製藥企業的痛點反應得淋漓盡致——一邊是費用高昂風險極高的研發,另一邊是無力負擔醫療費用的患者。


對於已經處於爆發期的傳染病,如果定價過高,吉利德會被扣上“人血饅頭”的高帽,而且之前武漢病毒研究生搶注瑞德西韋的用途專利,注意!是用途專利,不是藥品本身專利!如果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的專利通過,會對瑞德西韋治療本次新冠肺炎定價有牽制,價格很難定高。


而如果定價低,錯過這陣傳染高峰,下次再碰上這樣的冠狀病毒也不知是猴年馬月了。不同的病毒最適合的抑製藥物並不相同,武漢肺炎過後,很難確保瑞德西韋能抵禦下一種冠狀病毒。

所以,瑞德西韋雖然可能是肺炎的最佳用藥,但可能無法重現抗流感神葯的奇蹟。


不過,且不說瑞德西韋臨床試驗通過還得等多久,新葯要達到一定產能也需要較長時間,因此,在確診新冠之前,抗流感的奧司他韋依然要供給給患者,疑似期也是給奧司他韋,對於手握“神葯”的東陽光葯來說目前還不用擔心。-----(葉檀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