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18:00:09 | 人氣(1,65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美貌才華並存的中國“女版巴菲特”,馬雲曾“三顧茅廬”請她出山

Papi醬一直以“集美貌於才華與一身的女子”的稱號為大家所熟知,不可否認,現在越來越多的女生不僅有美貌,還有才華。




比如,那個站在“馬雲背後的女人”,雲鋒基金董事總經理李穎。在為數不多的媒體報道里,大家紛紛稱讚,她極其美麗,美貌不輸范冰冰,而且是“天賦型學霸”。

如今她40歲,是身價逾百億的女強人,名下別墅、豪車多不勝數。


她的感情問題也一直為大家所關注,當被外界問起擇偶標準時,她隨口說出了7個字“不要打擾我工作”。可見,其內心之強大,做事果斷,雷厲風行,才能讓她一路上披荊斬棘,獲得今天的成就。

她3年時間拿到MIT兩個學士學位和一個碩士學位、24歲成為UT斯達康副總、30歲成為雲鋒基金董事總經理。

李穎今天所獲得的一切,都來源於父母對她嚴格的教育,不過她自己骨子裡也有一股執着的勁兒。她知道,想要得到什麼樣的結果,就要付出足夠的努力。


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

熟悉她的人,都稱呼她為“趕時間的女子”。

李穎祖籍廣東梅縣,由於父母工作的緣故,她從小在深圳長大,一直到初中二年級。那時候,她的父母先於她移居美國,希望她也去美國念書,但年少的她對陌生的環境有些許抗拒,尤其是換一個國度生活,所以與父母達成協議:“如果到美國之後能初中跳一級,就去”。

她從小就知道,“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就必須付出足夠的努力”。




事實上,她優異的學習成績,如果不轉學去美國,在國內的初中也可以順利跳級。因此,她希望在美國的初中也能得到相同的待遇,結果她做到了。她在美國只上了半年初中,然後是高中,大學。

進入大學之前,李穎收到很多學校的offer,包括MIT(麻省理工學院)、耶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等。她在前面兩個大學之間猶豫不決,最後才選擇了麻省理工學院:“我希望大學的時候學習理科,打好基礎,如果繼續深造的話,再考慮去耶魯或哈佛這樣的學校學習文科”。


平常人在麻省拿到兩個學士學位和一個碩士學位,大概需要5-6年,她是如何把時間縮短到3年的呢?她說,“在麻省有一句老話:學業、睡眠和社交圈,你只能選擇兩樣(At MIT,you have to pick two:work,sleep,or a social life),我選擇了犧牲睡眠。”

這聽起來似乎很輕鬆,但只有做起來的時候,才知道有多艱難。當別人在玩的時候,她在寫作業、趕報告。


“上網、寫作業成了我那時候的生活常態”,她說道。上網只是為了去下載課程內容和作業要求,她稱自己很少去課堂,幾乎都是通過校園網的課程資源自學完成了許多學分。“倒是參加了很多學院開的輔導班,受益良多”。

所以即使在美國生活多年,但她的大學節奏其實還像是一般的中國學生,李穎承認了這一點,“我骨子裡是很中國的”。


就這樣,20歲離開大學校園的時候,她身上帶着3個學位:計算機科學學士、經濟學學士和電子工程及計算機科學碩士。接着,她順利進入了許多畢業生夢寐以求的麥肯錫。

在所有人都認為她會在麥肯錫待很久的時候,她卻更加“不安分”起來,她說她怕一成不變的生活會讓她過的安逸。更何況,李穎夢寐以求的生活是創業,她希望有一天能夠組建自己的Dream Team。


創業前“夜”

進入麥肯錫後不久,她以“驚人”的速度轉換着工作平台,10年里先後在四家知名投資公司任職,每家公司只平均待了兩年半的時間,她似乎一直在“趕”,趕着去一個又一個的目的地。

畢業的時候,她剛20歲。進入公司的硅谷分公司擔任管理諮詢顧問工作後,她發現周圍全是一群五六十歲的“老頭”。“所以我買了很多黑色、深藍色的衣服,希望自己看起來越老越好,至少要30歲”,她說。

有一次,她的導師Chris,麥肯錫一位資深的合伙人問她:“你真正想做什麼?”李穎回答:“找一個團隊自己創業。”


Chris很支持李穎的想法,同時也分析了一下形勢。“以麥肯錫為例,如果是要做到合伙人級別的,很少是大學一畢業(而且沒念過MBA)就能勝任的,一般是在企業做了很多年之後才轉型過來,不然,你連與跨國公司的高層對話都沒有底氣;還有一條路就是在麥肯錫待幾年,然後到其他地方工作幾年,再回來當合伙人”。Chris建議她早點出去,“你在一個地方待得久了,會舒服得不想離開,再加上以後有了家庭,就更不想動了。”




Chris這番話讓李穎開始謀劃自己的將來。這時,Ikanos公司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貝赫茲·雷茲瓦尼(Behrooz Rezvani)聽說了她的打算,並找到了她。

雷茲瓦尼很直接地說,“我建議你先到一個創業公司工作,去感受和鍛煉一下。如果自己完完全全去創業的話,和現在的工作狀態截然不同,在沒有找到夢想的團隊之前,最好不要那麼快。”雷茲瓦尼其實是想把李穎挖到自己剛剛初步成型的公司。


他成功了,李穎加入了Ikanos,擔任市場及營銷總監,並同時代表公司出任IEEE 802.3ah的副總編,她說服中國前三大電信設備廠商採用公司的VDSL寬帶產品,與台灣的四強ODM代工廠簽訂獨家合作協議,並幫助公司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


在開拓中國業務的時候,李穎認識了當時UT斯達康的老闆周尚寧。

後來,她受邀擔任UT斯達康IPTV事業部的副總經理。任職期間,她負責管理產品規劃、市場推廣、供應鏈等業務,發展與內容供應商、廣電運營商和政府部門等夥伴的合作關係,並建立和運營支撐30多個省份的全國市場服務體系。


2006年初,由於UT內部的一些矛盾激化,李穎回到美國,加入KPCB,成為公司最年輕的全球合伙人。

當時,正值公司積極開拓中國業務,李穎成了主力軍,負責KPCB中國公司的籌建戰略及股權投資,並深入協助全球已投資公司在中國的業務,如即將上市的中國最大地圖信息服務商高德軟件和已成功登陸創業板的安全軟件公司啟明星辰,並深入協助全球已投資公司在中國的業務。


這一步步走來,李穎身上關於創業的激情始終沒有磨滅,而每個公司的經歷都適當地為她補充了創業者該有的養分。

所以,當馬雲在硅谷找到李穎的時候,她覺得時機到了。她明白,“很多事情還是不能操之過急,積累、沉澱,在合適的機會做適合的事情。”

當年馬雲需要一名複合型人才,而李穎剛好是這類型人才裡面的佼佼者,所以一下子被馬雲看中了。


馬雲“三顧茅廬”,她不負眾望

具有“超強豪華陣容”的雲鋒基金成立於2010年4月,而雲鋒基金的“雲鋒”二字正是取自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和聚眾傳媒創始人虞鋒兩人的名字。

除此兩人外,巨人網絡董事長史玉柱、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銀泰投資董事長沈國軍、分眾傳媒董事局主席兼CEO江南春、深圳邁瑞醫療董事長徐航、七匹狼創始人周少雄、九陽股份董事長王旭寧等10多位成功企業家都是基金的發起人。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雲鋒基金總部設在上海,並在香港、北京、杭州等多個內地城市設分支機構。

而李穎因為其完美的個人履歷、出眾的能力和豐富的資源,讓馬雲不惜三次飛赴硅谷,上演了一個現代版的“三顧茅廬”。




最後一次去硅谷的時候,馬雲大聲說道:“我們投公司的時候,如果這個公司雲鋒基金不能給他們帶來價值,我們就不會投。”此話一出,驚得李穎說不出話來,這和她以往在投行的理念完全不同。

最終她思考後,認為是時候可以獨當一面了。隨即,她決定出任雲鋒基金董事總經理,負責雲鋒基金在高科技、新能源、文化產業、消費服務等領域的投資。

從此,她的頭頂又多了一個光環:“馬雲的幕後操盤手”。


在她的帶領下,雲鋒基金首期規模高達100億,一路擴張後發展到數百億,這意味着李穎手上有着一筆巨款。

這些年,她也不負眾望。她投資了阿里巴巴、螞蟻金服、圓通快遞、全峰快遞、華誼兄弟、大麥、搜狗、華大基因、韓都衣舍等明星項目,成績相當亮眼。


公開資料顯示,雲鋒基金投資回報遠超行業均值。在雲鋒一期基金中,投出37.3億元,回收高達160.8億,凈賺120多億。所以,李穎在圈子裡又得到了另一個稱呼——女版巴菲特。

2019年11月,雲鋒基金成立九年來首次對外披露自己的投資回報率:資金管理規模成長60餘倍,基金平均年回報率(IRR)高達30%。


有如此大的成就,李穎卻極其的低調,幾乎不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所以除了工作之外,她的信息外界鮮為人知。

當問及李穎她有沒有計劃在這個崗位上繼續發展?經過歷練的她,已經不那麼看重時間了,“以前老是在乎幾歲畢業,當最年輕的什麼什麼,現在覺得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她說,“我在硅谷看到所謂的最年輕的副總裁,二十幾歲就做到副總裁,但是他就一直在那個位置上,沒辦法再往上升。”所以她認為有意義的事情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在投資領域,她的偶像是巴菲特,還有她在KPCB的老闆John Doerr。“我希望自己三、四十年後還能像他們一樣活躍在投資領域”,她說。

可見,做投資是她足夠熱愛的事業,因為熱愛,所以格外願意付出。-----(來源:投資家/作者:胡菲菲)


台長: 聖天使

(悄悄話)
2020-01-17 10:38:18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