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09:57:49 | 人氣(42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總擔心選錯職業?比起成功,我們更要學會“快速失敗”!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總擔心選錯職業?斯坦福大學教育專家告訴你,比起成功,我們更要學會“快速失敗”!

1.

有這麼一本書,原版書名是Fail Fast, Fail Often,常被翻譯為《快速失敗,經常失敗》,其中一位作者約翰·D.克虜伯,更是斯坦福大學教育及心理學教授、國際知名職業諮詢師,創立了生涯決定社會學理論。


人生幾多成敗,成敗定義人生,成者為王敗者寇,這世上又有誰是希望遭受失敗的折磨的呢?


既然如此,為什麼作者還要大聲呼籲、極力提倡要早失敗、快失敗、常失敗呢?腦子進水了?


顯然不是。


英文的fail往往被翻譯為“失敗”, 來源於拉丁語動詞 fallere, 其原始意義是“欺騙” , 發展為“矇騙人的希望 , 使人失望”;其在通俗拉丁語中的後裔 fallire (缺陷 , 失敗)進入古法語為 faillir, 即為英語 fail 的詞源。


如果回歸到fail的“使人失望”之意來看,fail的“失敗”可以理解為通常意義上的一時性的失敗,兩位作者到底在說些什麼就十分清晰了。


既然早晚會遭遇失敗、挫折,宜早不宜遲。



早年的失敗只能算是挫折,充其量只是有益的探索嘗試,是增長見識、積累經驗、汲取教訓、鍛煉能力、結交人脈的最佳手段。


它們並不是真的失敗。


比如大學剛畢業的三五年間,都是探索期和適應期。特別是在如何表達、如何溝通、如何做事、如何管理時間、管理自己等方面,每個人都會或多或少地經受挫折。


而這時能否從跌倒挫折中及時總結經驗、汲取教訓,並轉化為走好下一步的有益借鑒,就變得十分關鍵了。


今天這篇文章,就和大家分享下我從大學到工作的6年里經歷的4次比較大的失敗吧,或許從中你能獲得一些有益的借鑒。






2


簡單做個自我介紹:我是徐天坤(或者說,我叫徐天坤),農曆1979年的九月二十七日的深秋出生於安徽宿縣的一個農民家庭。


經歷了迷糊懵懂的小學、意氣風發的初中和有心無力的高中,我於香港回歸那一年考上了大學。


當初填報志願時,我跟父親一起匆忙地亂選了一個從來沒聽說過的專業,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只要能考得上大學就好。


於是,我稀里糊塗地報考了招生人數最多的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並且成為了我們村裡第一個大學生。


上了大學後,我才越來越後悔於當初的專業選擇:我真的不喜歡這個專業,甚至厭惡!


可是,後悔也晚了。


——這可以算是我的第一次失敗。



怎麼辦?選錯了專業不能四年里自暴自棄吧?


於是,我該上課的依然認真上課,學習成績反倒穩步提升,幾乎每學期都能拿到獎學金;大學四年間輝煌的頂點,是獲得了學校的特等獎學金,這讓我後來高興了好幾年……


但我並不打算將來從事相關專業工作,至於打算做什麼工作,一丁點兒概念都沒有!


雖然對未來一片迷茫,但我還是相信多學點兒知識、鍛煉一下自己的綜合能力總是沒錯的,俗話說“技多不壓身”嘛!


於是,我在課餘時間有意識地做了一些事情。


為了改變一些自己本來內向的性格,我延續了高中時代對於英語的熱情,將一身熱情都投入到了英語學習。


我不僅購買了很多英語學習資料,還經常參加學校的英語角並成為了積極分子,慢慢地,我發現自己不再那麼內向了,也敢張口說話了,還結識了幾位其他院系的朋友。


後來,我還跟他們一起輔修了英語成為了我的第二專業。


然而,我的第二次失敗很快到來。





3


大二的時候,我跟幾位好友報名參加了一個校級的英語演講比賽。


儘管事先我認為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然而當我走上了決賽的舞台後,刺眼的聚光燈照在我的臉上讓我睜不開眼,面前只有一個高高的麥克風,沒有任何遮擋。


更要命的是,我距離評委老師和觀眾有兩三米的距離,全場鴉雀無聲,我頓時心慌得不行,根本看不見台下任何人的臉。


於是,我磕磕巴巴地開場,前半段還比較順利地背完了(我很清楚自己並不是在演講),然而,意外發生了——我忘詞了!


全場頓時靜的可怕,兩三秒後,在同學的帶領下大家為我鼓掌打氣,可是,我還是沒想起來!


極度狼狽之後,我只得從口袋裡掏出了講稿,看了幾秒鐘後,才磕磕巴巴地背完了全篇演講稿。


結果不用猜了,我是全場最低分;而我的一位同學,獲得了全場最高分。


——這可以算是我的第二次失敗。

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從這裡爬起來,我開始迴避一切公開演講,對英語的熱情也受到了沉重打擊。


好在畢業工作兩年後的我重返校園,讀了企業管理專業的碩士研究生,這才進了現在的一所高校,做起了老師。


通過一節節課的磨練,現在總算煉成了不管多少觀眾都不會怯場緊張的本領,甚至在業餘時間兼職從事職業生涯諮詢工作。


我時常會感到很有趣:當年那個一站上演講舞台就驚慌失措的學生,今天竟然能夠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這不得不說是我在暗地裡刻意練習的結果。


因為那次演講的落敗深深刺激了我的自尊心,讓我下決心一定要練好膽量和口才,能夠進行公開演講。





4

接著說我經歷的第三次失敗。


那是發生在考研那一年,當初我報考了當年的華中理工大學(現在的華中科技大學),沒曾想在參加數學科目考試時,試捲髮下來後,我發現一共是一個大張和一個小張,我看了看小張,題目並不很難,就先把第二張試卷放在了抽屜里,打算先做完第一張試卷再做第二張。


我悶着頭做啊做啊,試卷並不簡單,有幾道題我都拿不準,死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監考老師提醒大家:還有十分鐘交卷。


我這時才突然想起來靜靜地躺在抽屜里的第二張試卷!


“完了完了!這次肯定要涼涼了!”我的心裡一沉,涼涼的感覺至今記憶猶新。


儘管成績出來後我考得比預期好一些(滿分100分我考了64分),後來也並沒有去讀研,但這件事情卻讓我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陰影,以至於從那之後的十幾年裡,我經常在睡夢中遭逢以下場景:要麼是第二天就要考數學了,可是我似乎一次都沒去上課,也沒做作業;要麼是我到了宿舍樓里,卻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寢室和床鋪……



5

最後再說說我大學畢業後的那一次失敗,也是影響我一生的一次失敗。


前面說了,我在大學時並不喜歡本專業,反倒是花了很多功夫學英語。


到了大四找工作時,有一天,一位和我一起輔修英語專業的同學在宿舍樓下偶然碰到我,跟我說他剛去了一家非常好的外貿公司面試,說對方要求英語水平要好,並極力推薦讓我也去試試看。


就這樣我隨便做了一份簡歷就去面試了。


由於聽說這家公司效益好、收入高,我就很想能被對方錄用,於是在面試中極力表現出自己外向的一面,幾乎是談笑風生了。


我被錄用了,而悲劇也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我入職後被分派到船舶部門,職務是商務助理,主要工作是協助部門經理做好跟外國客戶的溝通。


這項工作需要的應該是一個相對外向、善於溝通的人,這也是公司人事處將我分過來的一個考慮——然而,我根本不是這樣的人,面試時的表現都是我強裝的!


工作不積極、溝通沒章法、關係不和諧的我,成為了我們那一批應屆生新員工中最早被邊緣化、被淘汰的幾個人之一。



現在想來,我誤判了形勢,或者說壓根兒沒有判斷形勢的意識,反倒是每天浪費大量時間玩電腦,還要時常留意着透明的窗戶外面會不會有老總走過。


雖然部門經理建議我和另外一位女同事探索做外貿業務,但半年下來,我除了辜負了幾家電動工具廠家老闆的信任,浪費了幾箱電動工具樣品外,完全找不到客戶!


就這樣一直艱難地捱到了2003年8月份左右,我實在看不到希望了,才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這一個工作決策。


在跟家人做過簡短地溝通以後,帶着對經理的些許不滿(當時的我認為他本應該更多地關注我的成長),我提出了辭職。


經理跟我認真地談了一次話,他邊抽着煙邊眯眼看着我,問我想好了以後的打算嗎?


我說可能會去考研究生。他就沒說什麼了。


對一個兩年來工作不見起色的冥頑不化的書獃子樣的年輕人,他還需要說什麼呢?



在隨後走離職流程時,我很希望公司的老總會出言挽留,不過事實證明那只是我的妄想:辭職申請很快就被當時的分管副總C總批准了。


就這樣,部門經理召集全部門同事一共四個人在一家酒店吃了頓飯為我送行,一番客套的祝福後,我悻悻地離開了這家外人眼裡的好公司。





6


直至今天,我還多次夢回公司,卻在夢裡總也找不到那間曾經熟悉的辦公室。


這次失敗讓我意識到了管理(確切地說是人力資源管理)的重要性,因為那時的我單純地認為,既然公司招聘錄用了我們這些大學生,就應該對我們的成長和發展負責任,而不能放任不管,任我們自生自滅。


儘管現在回頭再看,我不會再這麼單純,但當初就是這個念頭促使我開始接觸管理學。


記得當時跑到四牌樓新華書店,買了厚厚的一本書,是彼得.德魯克的名著《管理的實踐》,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的。書買到手後我如饑似渴,雖然不是很懂,但看得十分投入,很多地方都做了記號。


也正是這一次長達兩年的職場失敗經歷,讓我下決心考研,選擇了母校的人力資源管理方向。



在後面的四個月里,我自知已經沒有了退路,只有奮發努力,甚至孤注一擲,順利地考取了研究生。


也正是這一次失敗,讓我對於職場新人如何才能更順利地走好職場第一步、獲得比較順利的職業發展念念不忘,我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幫助到更多如我當年一樣迷茫無助的年輕人。


及至後來,我分別參加了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的三級、二級、一級考試並順利取證,後來又參加了國家心理諮詢師二級的培訓與考證,也順利拿到了證書。


再後來,我參加了國內一家職業生涯規劃機構舉辦的職業生涯規劃師認證培訓,逐步走上了職業生涯諮詢這樣一條自助助人的累卻快樂着的道路。


這也正是當我認識了趙曉璃老師後,決心在璃語職美人這個公眾號平台從事兼職職業生涯諮詢工作的初心所在。




7

回顧我的以上四次失敗,我現在我要很感激它們:


一是感激這些失敗來得很早。


正是在我人生早期時就體驗到了跌倒帶來的傷痛,才讓我及早開始在痛苦中思考未來的出路何在。


假使我已經到了今年四十不惑之日,才去體驗那些跌倒和挫折,我真的不知道還能不能很快爬起來,迅速調整方向,儘快衝著下一個目標前進了。


二是感激這些失敗來得很快。


話說這其實並不由我決定,有些跌倒挫折幾乎難以避免,比如公開演講、求職工作等方面。既然早晚要來,晚來不如早來,那時的我好在還心懷希望,好在還不知前途兇險而有勇氣往前沖,好在那時的我幾近無牽無掛,一身逍遙自在!


三是感激這些失敗來得經常。


跌倒了,身體上的疼痛感能讓我清醒;生活中、學習上、職業上跌倒了,心理上的刺痛會讓我反思,這種反思儘管很難,很苦,但卻很有營養,很有價值,恰恰是成長的必需。



假使我一路順利,就容易誤以為人生本就應該風和日麗,一旦遭受來自市場、客戶、領導的任何打擊,就可能內心潰不成軍,暈頭轉向,再也鼓不起再來一次的勇氣。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如果走路跌倒了,那就拍拍身上的灰塵,擦擦磕破的傷口,抹去剛流下的淚水,爬起來繼續趕路。


哪怕被人嘲笑,笑就笑吧,反正我本就是一個無名小輩,沒什麼面子可丟的,負擔輕,代價小,恢復快,所以成長就快。


一旦衝上前去抓住了機會,就可能獲得事業成功。


正是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早失敗、快失敗、經常失敗可能不僅不是壞事、不是災難、不是悲劇,反倒是好事、是幸運、是喜劇。


我非常認同文章開篇提及的那本書里的一個觀點,那就是,在成功之前,我們更要學會“快速失敗”。


以上。


快速失敗不可怕,怕的是不及時反思總結,以至於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想要系統認知自我,從過往經歷中找到癥結所在,得更快的成長?-----(徐天坤 璃語職美人)


台長: 聖天使
人氣(426)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工作甘苦(工作心得、創業、求職) | 個人分類: 勵志小品 |
此分類下一篇:生意難做?改變下思維!
此分類上一篇:李少紅的幾句話,道破了職場中年危機的真相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