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1 11:36:52 | 人氣(776)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謝道韞:有些人,一不小心就走到了地老天荒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導讀:

大多數時候,女人的故事只能在后妃列傳或者野史中間去挖掘。因為憑心而論,中國歷史上的女人不少,只是單調,異常的單調。


要麼是怨死在長門宮的陳阿嬌,要麼是把情敵切斷了四肢扔進醬菜缸子的呂雉,要麼是被畫師畫歪了像,沒得宮妃做,只好去搞國際關係的王昭君。


要知道,在古代,女人斗女人都是狠絕的,尤其是在這樣一個一群女人以爭取一個男人更長久的眷顧為最終目標的競賽,是一開始就拼上了身家性命並且只能贏不能輸的不歸路,其間的合縱連橫,謀略手段,細細讀下來,不下於一部三國。


再不然,是李師師跟了燕子李三,紅拂女隨了李靖,董小宛從了冒辟疆,私奔是永恆的主題。

狗血的愛情故事很多,不僅狗血還瀰漫著脂粉味道,看多了難免過敏。


好在,還有個魏晉,於是能夠欣慰這塊土地上也曾生活過自我而自由的女子,宗白華先生說得好,是“矯矯脫俗”。她們聰慧溫柔,清醒得如同深秋的夜月,當得起一個“敏”字。



1

謝道韞出生在當時正鼎盛的謝家。伯伯是風流宰相謝安,弟弟是淝水之戰以少勝多的將軍謝玄。

她工文墨,有詩才:有一天下大雪,謝安讓謝家的兒女們詠雪,實心眼的謝朗說是“空中撒鹽”,這個標準的郭靖似的回答引出了謝道韞的千古絕句:“不如柳絮因風起”。



其實謝朗說得並不錯,若是狀物,鹽和雪粒確實是極像的,只是作為詩,他少了謝道韞句子中柳絮般的溫柔的質感,少了那些“冬天已經來了,春天還會遠嗎”的憧憬。


曹雪芹一定喜歡這個故事。他在《紅樓夢》里配給最讓人珍愛的女主角林黛玉的判詞便是:“堪憐詠絮才”。她有少女共有的幻想,又有別的女孩子所沒有的發現美和解讀美的天賦。

只是,洞察得越多,越容易寂寞——謝道韞沒有一個能夠和她痴嗔憨頑,共讀《西廂》的寶哥哥。



2

作為世家高門的女子,不奇怪的,謝道韞嫁到王家,做了王羲之的大兒子王凝之的夫人。

本來待選的謝小姐的未來夫君,有那位雪夜跋山涉水尋訪友人卻在門前折返,到哪裡都要種竹子,宣稱“何能一日無此君”的王徽之,有寫字“丹穴凰舞,清泉龍躍”,後來和他爹並稱為“二王”的王獻之。



王凝之和他的弟兄們比起來,既沒特長也沒個性,除了在幾個兒子之間年紀最大之外(王羲之的大兒子早夭,老二王凝之便遞補成了最大的),沒什麼能稱得上第一的。

然而對於人生和政局洞若觀火的謝安卻給謝道韞選了王凝之。

謝道韞失望,不滿意,發牢騷。



《世說新語》記載她回家省親的時候曾經嘆息地對謝安說過:“一門叔父,則有阿大、中郎;群從兄弟,則有封、胡、遏、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

謝道韞的叔父,有滿腹才氣,清歌嘯詠的謝萬,精通音律和書法的謝尚,弟兄同輩里有著書立說的謝韶,能文能武的謝玄,雖然比不上謝道韞的文學造化但是也博學廣聞的謝朗和有文名的謝淵。



一時的風華,謝家佔了大半,列數自家兄弟的才華令名的時候,謝道韞未必不小聲嘀咕着王家的兄弟:“徽之、獻之,都是又帥又有才華的男人,怎麼就讓我嫁了個王凝之呢!”

天地之大,竟然有王凝之這樣的男人!


這段話歷來被當做謝道韞發泄鬱悶的證詞。然而仔細一看,卻發現謝道韞說到這裡的時候,無奈和着嬌嗔,撒嬌是主要目的,簡直似曾相識:已婚婦女們聊天,都喜歡詬病自己的夫君。

然而哪一天真的有人攻訐起先生們,最先揭竿而起的定然是夫人們。



謝道韞未必是不滿意王凝之。否則,以謝安對她的寵愛,縱然是與王家和親,也不會武斷讓她嫁一個定然不喜歡的凝之。

有才華的女子多,只是被曠達卻又深悉人生的謝安調教大的謝道韞,既懂得熱愛也懂得生活的瑣屑和無奈。


她甚至頗為“世故”地明白,一個女人,一個註定了是要帶上“聯姻”使命的女人怎樣才能安穩又舒心地度過一輩子。





3

謝道韞如此鍾靈毓秀的女人,心裡明白,嫁給王凝之,是她最好的選擇。

王徽之為人任情於心,雖然風流,但是變化多端,若是謝家姑娘跟了這位深更半夜跑出門去暴走一夜,大天亮再往回趕的風流才子,恐怕擔心勞累早就紅顏薄命了。


王獻之先是娶了郗家的女兒,後來郗家失勢,又娶了公主,郗家和謝家一樣是東晉大族,王獻之或薄情寡義或是迫不得已,總之,太過耀眼的王獻之不能帶給謝道韞保有一生的安全感。

嫁給風流的徽之獻之,是舉案齊眉,卻也是情深不壽。後來的李清照和趙明誠從“賭書消得潑茶香”到“小簟輕裘各自寒”,不正是驗證了謝道韞的選擇的正確嗎?



之前的司馬相如和卓文君從“鳳求凰,有艷淑女兮在閨房”到“朱弦斷,明鏡缺”的故事,已是聰慧的女子們不堪細說的往事。

王凝之沒有什麼特殊的才華,卻也並不太差,有匹配的家世,不多不少正夠混的才名,偶爾吟詩清談也能拎得出手去。

沒有太過鋒芒的性格和才華,因而能在亂世里遠避禍端,安穩地從江州刺史,左將軍一路做到會稽內史。



會稽就是今日的紹興上虞一帶,是整個東晉風景最優美,生活最富庶的地方。在那裡做地方長官的夫人,謝道韞的日子過得該是安逸的吧。

嫁給王凝之,是謝道韞自己的選擇,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這是這位才女真正通透的地方,她終於跳出了只聞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的惡性循環,戳破了看上去很美的肥皂泡,放棄了把一輩子投入一場在當時代價昂貴,卻結果低微的愛情豪賭的黑洞中,終於在平淡的愛情里收穫了相濡以沫的婚姻。



4

謝道韞總讓我想到因為妮可基德曼的電影《時時刻刻》而變得流行的弗吉尼亞伍爾夫。她也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常常參加父親的茶會,和當時最出色的男子促膝而談。

她的朋友,有後來拯救了大蕭條而一舉成名的經濟學家凱恩斯,有寫過《西方哲學史》的數學家羅素,有《007》之父小說家弗萊明。



他們後來分享了一個共同的名字布魯姆斯伯里(BLOOMSBURY),這個名字最後成為了文化世界的一個綺夢,讓後來所有的文化人扼腕而嘆自己生不逢時。

如果晚生一千多年,謝道韞未必不能成為中國的弗吉尼亞伍爾夫。



謝道韞和伍爾夫中西兩分,隔着一千多年,然而要真的比較起相同點來,她們都有超越了性別的見識和欣賞能力,都有可以比肩男子的知識和才華。

然而作為兩個女人,她們最有趣的共同之處大概是,她們都有一個懂得欣賞她們的丈夫。



伍爾夫有嚴重的強迫症,屢屢有自殺傾向,是最懂得欣賞她的丈夫雷納德·伍爾夫屢屢救下她。那時候一個女子寫作還需要承受來自男權社會的種種挑剔,是伍爾夫先生為伍爾夫建立了一間自己的房間,讓她可以在那兒留下給全人類的禮物。

儘管雷納德的名字註定被淹沒在芸芸眾生之中,然而沒有伍爾夫先生便沒有日後完整的伍爾夫太太。



王凝之在歷史上也是不出色的:他幾乎消失在了王家另外兩個兄弟耀眼的光芒中,甚至謝道韞彼時的聲望亦高於他,有人戲稱,王家對歷史的貢獻,在於獻之的字,徽之的放誕和凝之的老婆。

然而王凝之並沒有表現出不耐,他沒有以丈夫的身份將謝道韞的足跡和思想限定在閨閣之內,他也沒有讓謝道韞經歷古往今來那麼多才女所共同經歷過的顛沛流離。



一個男人,能夠容忍並且以溫和愉悅的態度接受和欣賞自己妻子高於自己的才華和聲望,定然不簡單。也許他平庸,但他至少以他的胸襟包容着她,保護着她,在他力所能及的那些歲月里免她驚,免她苦,免她四處流離,免她無枝可依。


作為丈夫,王凝之是出色的,他成全了謝道韞,用他的平凡。

在他的庇佑之下,謝道韞是自由的,她有自己的心靈空間和追求,不再囿於閨閣,不再傷春悲秋,有關於人生和世界的哲學思索。





5

仔細地觀察這個女子,你常常會想,如果她不是女子,也該是永和九年那一次蘭亭之會上俯仰天地,品類宇宙的一員,也該在《世說新語》中像她的叔叔謝安一樣被寫進“雅量”篇或是“排調”篇中。

曾經有一個頗有識見的尼姑在比較謝道韞和當時與她齊名的才女張玄的妹妹顧夫人時說過:“王夫人神清散朗,故有林下之風;顧家婦清心玉映,自有閨房之秀。”



看着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但高下卻依然是分出來了:閨房之秀,一般女子努力讀書少做錯事勉強可及,可是一個女子,有疏朗清闊的竹林名士的風采,便早已超越了學識修養,而是氣度和胸襟了。

謝家經常有文人雅集,開明的謝安允許孩子們一起參加,他曾經問過孩子們最喜歡《詩經》中的哪一句。謝玄回答的是深富美學意味的“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而謝道韞喜歡的卻是“吉甫作誦,穆如清風。仲山甫永懷,以慰其心。”和謝安喜歡的“訏謨定命,遠猷辰告”一樣出於《詩經·大雅》,是周朝的老臣憂心國事的句子。

她不僅憂心國事,對於當世的事情也看得透徹,她曾經提醒過謝玄,你天分有限,警告他不要塵務經心。



那時候謝玄正打贏了淝水之戰,是功高震主的強臣。謝道韞看到了盛極必衰的苗頭,隱晦的提醒謝玄該是止足的時候了。

她還關心自然,像當時的很多聰明人一樣思考人生和天地的關係,思考名教和自然的相生相剋,她一定不是小家碧玉似的容易臉紅的女子,也許還曾經女扮男裝遨遊四方。


謝道韞曾經去泰山玩,有詩留下:

    峨峨東嶽高,秀極沖清天。

    岩中間虛宇,寂寞幽以玄。

    非工復非匠,雲構發自然。

    氣象樂何物,遂令我屢遷。

    拆將宅斯宇,可以盡天年。


這是當時流行的玄言詩,講究意在言外,於是詩句本身便晦澀起來,不好讀。六朝的詩歌更是不能比唐詩的工整濃麗,只是看着這一句“拆將宅斯宇,可以盡天年”,你不會想到那句帶着豪情的“以天為蓋地為廬”嗎?

後來那位寫出“採菊東籬下”的陶淵明也一定會將謝道韞引為同類,贈她一杯菊花酒。-----(作者:北溟魚)


台長: 聖天使
人氣(77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情愛*幸福感STATUS: publish |
此分類下一篇:所謂的友誼,幾分套路幾分真?
此分類上一篇:一念秋風起,一念相思濃

(悄悄話)
2019-10-22 11:09:40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